其實墳總單野我不是跟得很貼,只了解個大概,不過我在這裡只想談兩點,第一點是借題發揮的,就是所謂「小眾」問題。我本身就有一些份屬「小眾」的興趣,也曾不止一次想過如果政府能花多一點資源去資助或保全這些我認為寶貴的東西,那或許和人分享、推廣時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可是當談到政府動用有限資源時,我們就要問,究竟誰應該去分享這些資源?比起那些新詩,我寧願政府多扶助一下港漫;又就算大家在「援助甚麼」達成共識,那誰能拿得這些資助?每個組織又應拿到多少這些資源?


雖然感性上,我是相當抗拒鄧小樺之流拿到資助是相當不爽,但想深一層,幾十萬搞本《字花》,總比搞些垃圾形象工程會好一點吧?

問題是違反市場定律,靠公帑資源去維持自己的「攤檔」,我想至少應有一種戒慎恐懼的心態,這不是數額多少的問題,而是心態的問題,一邊拿錢,一邊擺副全攻型姿態去吹捧自己喜愛的文化是如何如何高尚,其他批評者則只可能因為無知、「唔識欣賞」、無品味,這種態度已足夠讓人由中立變成反感,就好像一個生意經已不好的SALES,還要高聲指罵客人唔識貨,被人圍攻也與人無尤。

至於那種「不應用市場衡量小眾文化」的說法,我已聽夠了,不用市場衡量,那為何收到錢的是你,而不是其他那些不被留意、不被資助的小眾文化呢?



第二點則是我從某篇文章看回來,大概是指支持墳總的人正將他塑造成一個權威云云,老實說,我對那種「各打五十大板」的扮平衡文章十分反感,你說「人人都是墳總」是戇尻我可以接受,甚至某程度上同意,但你說墳總被奉若神明、「唯青SIR獨尊」、「又成了另一個一言堂」,那我請你提出證據,講講究竟現在墳總成為了一個怎樣的權威、怎樣的一言堂?

墳場自然有其一套立場,或許文章也有參差不齊的問題(不過某作者用「未能盡善盡美之處」批評就未免太過行貨了,試問有那位作者能做到如此?那豈不等如廢話?),如果你要批評,就拿他的文章來談,找幾個支持者的言行(又其實我仍未知道有那些支持者的言行有問題)就想搞一個平衡式結尾,這種評論未免太過便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