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漫長接近20個月的漫長等待,車路士終於再一次捧起獎盃,即使那是相對較不被重視的Capital One Cup

老實說,就算事前的賠率如何看好車仔,我內心還是相當不踏實。首先決賽的對手熱刺,就是早前讓藍軍慘敗
35的「罪魁禍首」,她那快速引球反擊打法,正是摩連奴最頭痛的。第二,在這個夏季市場中,Chelsea「以二換一」,先後放走André SchürrleMohamed Salah二人,卻只購回無論打法和樣貌上都有點相似的「Willian複製人」Juan Cuadrado,變相將本來已相當繃緊的一隊陣容進一步削弱。

 

 

但最大問題卻在於第三點。從本季可見,整個防守中軸開鍵都在Matic身上,當然被視為Chelsea近年最成功的收購的他(是的,我個人認為比起Cesc Fàbregas甚至Diego Costa都更要成功),起著當年Makelele一夫當關的作用;但另一方面,除了他以外卻沒有一個真正合格的替補。

Mikel
的問題多年來我已提過無數次了,而Fàbregas也不過是一個掛名的「防中」,事實上整季下來他在防守方面的貢獻都是在合格線上下浮沈,因為他本來的任務就是放在供應傳輸方面;結果攻擊線上WillanOscar反而在回防上比他更為積極。尤其是Oscar,經Mourinho改造後,他的爛打防守在首輪對阿仙奴中表露無遺,甚至讓我想起名宿Dennis WiseChelsea今季得以長據榜首,我認為Oscar是不可或缺的一員。

 

 

但無論OscarWillian如何積極,他們都不可能算是防守中場,而當Matic在對Burnley因一個作為男子漢不得不作出的報復舉動而被停賽三場以後,整個冬季轉會市場竟沒有作出任何補強的問題即突顯出來:回顧板凳,就只剩一個本季長期因傷患困擾而遲遲未有狀態的Ramires,而嚴格來說,非純正防守中場的他也不是這個位置的答案。

 

 

面對這個困局,摩帥再一次排出了怪陣:讓年輕中堅Zouma串演防中。雖然這個作法在Luiz時代時早已嘗試過,不過相比起MaticZouma的位置更後,甚至只比中堅前一點點,作為一個純防守的掩護,而將中場策劃的責任完全交給「進攻組」。這個嘗試不單免除了對於Zouma在控球與傳輸能力上的疑慮,在TerryCahill在其更後面的保障,也讓他無後顧之憂地進行各種破壞工作,相反前兩者在速度衰退而引致的空位,亦可以其活動填補。結果除了少數幾次走漏以外,Zouma基本上成功凍結了Eriksen在場中作用,亦是熱刺最大的致命傷。

 



 

至於熱刺方面,保捷天奴似乎對上仗大勝的甜頭仍念念不忘,所以在這次決賽的排陣上面,除了由Dier取代了Fazio以外,就是沿用了同一陣容。他的如意算盤亦一樣,希望透過一種年輕球員如Townsend(23)Harry Kane(21)Christian Eriksen(23)Nabil Bentaleb以至Mason(23)的快速反擊撕裂Chelsea防線,然後針對TerryCahill這對年紀較大的慢速中堅進行突破取分。

在上半場很長的一段時間,基於
Chelsea排陣偏向保守,一如所料打得比較被動,相反Hotspur卻每每積極搶攻,屢屢造成險境:在Eriksen的中眉罰球前,若非Fàbregas的果敢犯規,不能已讓Harry Kane重溫先開紀錄的歷史。不過當站穩陣腳後,這個破壞性防線卻慢慢突顯出它的作用:Ramires不愧為大賽球員,全場發揮出他本季罕見的十足狀態,而且他偏屬的「直向型」防中,亦很適合堵截熱刺球員的突破。

 

整場賽事的關鍵卻在於臨完上半場前,Terry再次代表「防守組」,以死球為Chelsea打開紀錄。雖然這個「林伯」式折射射球帶點幸運成份,但仍要問Tottenham的球員,為何花這麼多球員排成「一字長蛇」陣之餘,反應卻又這麼緩慢呢?這下一來Chelsea的球員就首先心定了一半,而隨著熱刺必須在下半場不斷加強攻力,反擊空間亦必然大增──結果在下半場56分鐘,Costa再憑一記折射球迫得Walker烏龍,此時亦大局已定。

 

 

從這場賽事可見,Chelsea既會醜陋的大敗於一隊球隊後,相隔一輪又可在決賽穩穩找住勝機,在足總盃敗給巴拉福特,卻在聯賽盃決賽的最後階段,打出近乎完美的防守。這代表了摩連奴對於球隊的陣型調配已大致完成,但在心理層面,尤其是年輕球員這方面的磨練卻還未足夠。我只希望這場勝利,會為下一輪的歐聯次回合,以至餘下的超聯比賽打下強心針,讓他們明白只要精神夠集中,這個世界沒有多少個對手能將他們擊敗。

 
Tags:
體藝壇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