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觀察後回歸鍵盤做網絡軍師,希望能夠總結一下今天的看法,幫助大家瞭解今天的狀況:

1. 今次蕭生口中的「軟皮蛇佔中」,我認為直到今天再真真正正實踐出來。基本上因為大台被奪,所以每個佔領位置受壓,群眾就立刻湧去更遠的地方;結果竟然可以在同一時間有四五處同時受到衝擊!

整個戰線最後拉到警方不能承受的長度(只是彌敦道已是橫跨數個地鐵站!);而且當警方強勢佔領時,示威者就混在馬路行人之中,等待防守薄弱的機會。

當然預測最準確的,還是當警察決定對市民佔據馬路零容忍的時候,結果就是警察自己佔據了馬路!就算你控制了街道,但車輛卻不能通過的話,有意思嗎?這時示威者早已走往另一地點部署下一次的衝擊了。

2. 警察今次的策略,本為堅決以「十字界豆腐」方式分割不同地點的示威者,以防他們連結在一起。誰料示威者正正因為被分割,反而四處點起衝擊火頭,讓防暴隊疲於奔命,最後更因眾集群眾愈來愈多而被反包圍。




其實如果警察一早重新開放十字路口,群眾奪回根據地後,就會因為安逸感而減褪了衝擊的鬥志;為何直至凌晨三點仍有近萬人「流連」於旺角?正由於還有警察堅持分割佔領區域,使得他們不放心離去,反成了凝聚群眾的動力。

3. 今次過千防暴隊再次空群而出,但那種「強弩之末」的感覺愈來愈大。在現場隨處可見樣子只有中五畢業左右的PC,有些甚至連制服都還未做好;就算督察級亦不乏大學畢業生般的外表,不少可能是警校學生──當連少年兵都出動的時候,兵源也差不多枯竭了。

另一個重點是士氣問題。今日警察指揮要求他們全程留守,直至深夜前不得撤退,但又不許他們衝散群眾,結果自然是飽受「精神攻擊」,當中不少已經疲態畢露、士氣低迷。我想這不是單憑休假就能回覆的,可以預期各種過激執法,或警隊內部爭執等情況將會愈來愈多。



4. 經過又一天的交手,我想彼此間的強弱時間已能捉摸得到:示威者最弱的時刻是早上九時至下午,因為留守整晚的最忠實一群,此時還在睡則中,所以多次被警察乘虛而入。但若警察本身也要面對換班問題,如果他們早上發動攻擊,那倒過來去到深夜時候,就是他們最脆弱之時了。這個考慮甚至連黑社會與愛字頭亦考慮其中:似乎他們的攻擊時間多是下午左右,因為晚上必然要由交通工具運送回自己的住處;又深夜旺角龍蛇混雜,外來者亦會有所顧忌。

可是旺角佔領者是否需要鞏固早上的防線呢?我的看法時,自從大台被清,死守一處的思維應該再次轉變:當然有些像徵意義的佔領地方還是需要的,因為始終要讓人感受到「運動還未終結」才會繼續出來;但要做到這點,有數百人已足夠;真正需要人手的,卻是晚上的「黃金時間」,因為只有做到「壓倒性的多數」,警察的暴力佔領、愛字頭的滋擾,才會被壓制,所以能夠在早上留守的當然歡迎,但不能出動的,則好應養精蓄銳,好等晚上的關鍵時間進行成功率更大的衝擊行動。

追加一點:基本上我和其他示威者不同,我並沒有特別仇視警察,也從某程度上瞭解基層警員的難處;但今晚接連遇到躁狂警察,在毫無挑釁的情況下竟然突然使用暴力或誣告,使得我充份體會到,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的仇恨,很多已不能化解。

當然最離譜的還是,施暴的警察,通常都會用「螢光龜背」遮掩號碼,而且還要受到其他同僚的包庇,不接受投訴,也故意無視別人要求其出示號碼:這真是腐爛到底的可悲。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2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