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矛盾已由擴張與否,進一步演變成「旺角/灣仔」與「金鐘」的二元對立。一邊是過往抗爭運動由上而下的舊有體制,另一邊則是人民自發、各自為獨立個體、拒絕聽從指揮的新型組織;當然這其中還隱含了溫和vs躁動、中產vs基層、權威vs反權威。

現在金鐘價值嘗試以斷絕支援、重定正塑(我建議把旺角剔除後,將民主大廣場改稱民主小廣場以正視聽)來扼殺旺角價值的發展,問題是他們卻不自知這也是為自己挖墳:沒有了旺角、灣仔的掩護,在警力集中的情況下,你還可能作如此輕鬆的佔領嗎?一個運動若其主要方向為收縮、封頂的話,一方面人民在沒有希望成功的情況下,士氣必然出現瓦解;另一方面政府得知對手底牌是不會影響其管治,亦自然可作出某程度上的無視──這又回到了七一、六四的原點。
有人以為,旺角聚眾不過是因為政府高壓手段而作出的反動,我不認為這完全是錯的,但整個雨傘革命本來就是被政府逼出來,沒有高壓,難道金鐘又會出現佔路?有人說旺角萬人空巷是因為奇跡,彷彿以為金鐘有萬人支持就是理所當然。

而且金鐘價值並不明白,旺角佔不佔的概念與金鐘完全不同,對很多人來說旺角平時早已去慣去熟,你說佔領旺角讓很多小商舖痛恨佔領,但與此同時,亦同時有一大班人堅信佔領是他們生活價值的一種體現,佔領一受壓,無論多危險都會忍不住挺身而出。外人以為這是意氣用事,這只是因為和「特地前往」的金鐘價值與「著住對拖就落街」的旺角價值沒有充份了解。



再說,強調指揮、控制的金鐘價值領袖們,也是時候想一想你們的權威是否能永遠的消費下去。金鐘的支持者之所以願意將指揮權交託給你,不是因為你們才智過人、英明神武,而是因為整場運動就是由你們展開的。「佔中」的初衷不就是為了佔領中環這個金融的心臟地區嗎?若你們打算將「佔中」降級成佔領金鐘的花瓶式抗爭,沒差,但聰明的香港人很快就會認清運動的本質,進而離棄你們。國教一夜間散水,為何金鐘不能?

及至有些人污衊旺角價值等若破壞整場運動,並攻擊指誰人支持留守旺角,就等若推示威群眾送死,我認為作出這些指控的人應該三思。若將金鐘與旺角的對立,提升至「敵我矛盾」的話,這場運動就會出現破壞性的分裂。旺角與金鐘從來都是戰略問題的分歧,最終也還是針對梁振英;我想目前已有些反佔中的幕後操盤手已看出了兩地的矛盾,透過搬弄是非挑動兩地間的敵視,有智慧的網民千萬不要中計。

最後,若有人問我,旺角還能守多久、是否永不會散場?當然不是,但問這種問題的人,很明顯還未掌握到運動的本質。旺角之所以還未散場,這不是為守而守,而是它還能守得住;萬一有天它真的守不住了,也不是世界末日,因為當機會一到,市民還是會自發重來的。反倒是金鐘價值由於還是依賴領導意志,領導一退同時也是代表了運動崩潰,所以才出現非守不可的困局。

可是現在金鐘價值與旺角價值已然對立,我不認為兩地之間還有主從之分;我對叫人「必要時棄守旺角」的呼籲沒有意見,但我不認為旺角有多少支持者會聽從。而若覺得這場佔領運動已演變成「長期抗爭」,必須依靠其他不合作運動對政府施加壓力亦無不可,不過若真有如此「質變」,則請誠實對民眾說明此點,讓他們接受變相退場的現實。


P.S. 想著想著,我還是害怕那些相信領袖、相信金鐘價值的市民不能接受運動有人出現「質變」的現實,所以特地想到了十個「我地已經嬴左」的理由,作為某種程度上的心理輔導:

1. 外國傳媒已向世界展現政府既無恥!
2. 689已被逼至左支右絀、氣急敗壞,嬴得第一階段既勝利!
3. 林鄭月娥已積極部署與學生談判,借此架空CY,日後將有機取而代之,結束梁匪政權!
4. 群眾經已覺醒,日後將更積極參與抗爭!
5. 金鐘已成為人民既勝利紀念廣場,係彰顯抗爭勝利既成果!
6. 解放軍不敢出動,反映連共產黨亦對抗爭投鼠忌器,不敢輕視群眾既憤怒,成果已超越六四!
7. 學生積極參與,見證整場運動開始到結束,是一場成功的公民教育運動!
8. 試問有邊個運動可以好似我地香港咁和平理性?這已是香港人的驕傲!
9. 民眾自發抗爭,展開了社運抗爭的新模式!
10. 即使面對黑社會、催淚彈,我地運動並無因此結束,展現我地面對暴力時既勇氣,比D掌聲自己!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5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