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小鬼遊戲下的完美策略

| |
[不指定 2014/10/03 01:25 | by henryporter ]


一個要依循人大決議框架的談判,白痴都知道只是拖延計策,無論是找梁振英親自談,還是政改三人組談,都是沒有意思的:因為最後決策的還是中共。本來我還以為中共還會留一手,不在會談前設任何條件,以提高成功的機會,到日後才再反口,但結果連「在人大議決下」的前提條件也說出來了,若你接受,那以後談不出成果也怪不得人。對一個不可能有任何成果的談判喜出望外的人,好應驗一驗自己的智商。可是當你看到很多人為此結果而舒一口氣的時候,這個現象還是有分析的價值。

讓我們先由結論談起吧。假若928催淚彈與狂暴警察在最後一刻被硬生生停止進行武力執法,是代表了中共在上一場膽小鬼遊戲最後關頭扭了呔的話,那今次談判建議被接納,就輪到了示威者的一方在這場膽小鬼遊戲輸了。

其實這場博奕的一眾「佔中」策略家們,心底裡大都有上中下三個結果:上策自然是在避免血腥衝突或嚴重社會動盪的前題下,能令中共讓步,爭取到真普選;至於下策則是血腥衝突與嚴重社會動盪發生,這樣的話就算爭取到真普選只能算輸,因為學生與平民已成犧牲品;所以若上策不能成功,他們都會覺得至少要讓情況不往最壞方向發展,至少達致中策的結果:雖則政改方案不能寸進,但至少阻止血腥衝突或嚴重社會動盪的發生。



中共正正是針對「佔中」一方的戰略選擇,而策劃了今次的計劃。首先連日以來施加壓力,讓「佔中」一方感受到中共不惜玉石俱焚的意志,而開始要考慮到退路;然後在學聯最後通碟的一天,故意讓傳媒拍到大批橡膠、木子彈以至真槍實彈的搬運,以此作為進一步恫嚇的「示威巡遊」;之後在最後一刻前再派兩大校長作為「人盾」,對學聯進行感召攻勢之餘,亦讓在場人士不敢輕舉妄動,傷了兩位貴客(其實夠膽以校長為人盾是雙面刃,萬一衝突一起傷及了校長是公關災難,但這也代表了政府本身根本從無考慮過動用這批武器,政府這次賭嬴了),最後再由梁林二人提出一個根本不能算是讓步的下台階,逼迫學聯接受,整套恫嚇戰術即圓滿結束,甚至能讓示威者趕搭尾班車回家,試問還有比此更好的結局嗎?

當然我不是要在這裡怪責任何人,就算換著是我,可能也會作出接受下台階的同樣抉擇,要怪就怪中共謀略實在太過完美,香港人根本鬥不過它。目前唯一的希望,是談判不致陷入曠日持久的局面,讓香港市民盡快認清這場前談判根本不會達致任何結果,在不致損耗太多民氣前回到抗爭路上。只是,當我們明暸了原來我們根本經不起鐵一般的鎮壓時,究竟還剩下多少抗爭意志?再加上左膠、飯民的內外交煎,時間站在對手一方的佔領行動,前途實在黯淡。

不過政治一天也嫌長,而我的智慧也實在不能與黃之鋒相比。此子既搞得出一個置諸死地而後生的佔領公民廣場行動,要創造另一個奇跡出來亦並非沒有可能,但這已是另一個故事了。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