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新鮮出爐,其實很多部份都可以講,例如搞咁多極其複雜的資助方法,浪費高昂的行政成本去分派資源最終卻可能使人更易作弊,又例如有班離地愚昧中產媒體例如主場新聞話施政報告偏幫基層忽略中產,但就隻字不提連連退稅退差餉最大受益人是誰。

不過今次想集中討論的,還是低收入家庭津貼。Credit絕對是要給梁振英的,因為雖然裡面的邏輯機制是非常硬膠,但至少算是開了負入息稅的先河。奉勸所有網絡名人評論之先,請先仔細聽聽梁振英解釋這項措施的發言:雖然好多都係廢話,但他是明確指出了,這項津貼不單是扶貧那麼簡單,而是要鼓勵在綜援網的人,有動力重新投入勞動市場,這就是負入息稅的精神所在。

香港一直有一種好錯誤既觀念認為,懶人窮到一個地步,就會自力更生,就會發奮向上,但其實這種假設是錯的。因為基於人道立場,我們必須確保所有人能在最基本的生存水平線上生活,於是一班窮人若被迫得太緊,他們就只會自暴自棄地甘於墮落。例如蘇浩發現自己一生人都買不到太古城,於是就索性把一生積蓄花盡去意大利旅行就是例子。低收入家庭津貼,其實就是為他們提供額外的動力,去追求一個他們本來已放棄了的生活水準,同時亦因此令社會最終得益。

基於這種獨特性質,當然我認為低收入家庭津貼要有入息審查,但資產審查的標準可以定得比較寬鬆;尤其是自置居所,只要估值不超過一個數,例如一百五十萬上下,又或是以差餉租值估算,已是可以接受。對於有網絡名人指,擁有物業就代表富貴,可以升值幾十萬,又可以免交租,不認為自己要交稅養這些人,我覺得這正正代表了香港中產知識份子「同情與刻薄」並存的精神分裂。

好多香港中產常常認為,資助非得等到受助者仆街冚家剷才可以開始,對於這些到達仆街冚家剷程度的窮人,他們往往表達出那種肉麻過度的同情心,但當這些窮人生活改善些少之後,這些生活較好的窮人就立刻變成中產的敵人,非得將他們重新折墮至仆街冚家剷的地步才能夠重新接納他們的「同情」。大哥,一個貧窮家庭,因祖產留下一座爛鬼唐樓,算甚麼富貴?一家人自住一個劏房單位,又係紙上富貴? 如果這樣你都要將他們的業權剝奪的話,這位網絡名人第一個要針對的,就是那些公屋住戶,他們比起那些未上樓的窮人享盡租金優惠,還要年年免租,還要和其他窮人平起平坐?他們是不是要免除在低收入家庭津貼的門外?還有長毛,他可是享盡資源錯配的著數啊,你夠膽就和民建聯站在同一陣線聲討長毛,說你為了公屋住戶和長毛享盡福利而不願交稅,起碼大家明暸你的立場。

  



說回梁振英,雖然搞這個政策要給他Credit,但他在制定津貼的給予辦法時仍是非常硬膠。我想他本來的原意是,鼓勵窮人重新就業,自然是多勞多得,所以工時愈高受惠愈大。但他忘記了,這項津貼還是有一個基本不變的原則:扶貧。當一個窮人的收入持續改善,需要的幫助就愈少,這是福利政策最基本的邏輯,所以讓人百思不解的是,工時比較長的人,為何所獲得的津貼反而比工時較少的人多?還有更重要的是,如果距離津貼邊緣的津貼額反而愈大的話,這就等若給予誘因那些剛好跳離津貼網,能夠自己更生的基層故意削減開支、甚至作弊,而跳回網中。這種「識D唔識D」的思維,令梁振英想做好事,都會因為他太膠而變成了壞事。

而且在綜援之外又搞低收入津貼,本來就是架床疊屋,梁振英如果真係些微勇氣,就應該夠膽說出兩者將會整合,成為負入息稅的雛型,那我至少還敬你是條漢子。但以他的識見和能力,這個自然是不切實際的期望。

但最最最讓我失望的,還是一堆以吳志森為首,包含一堆經濟學教授、主場新聞讀者、以及網絡著名評論員,蘊釀而成的硬膠大合唱。甚麼「擔憂大幅擴張經常性開支,而另一方面又全沒計劃加稅,對未來加稅有憂慮。」、「擴張經常性開支,而又沒有增加經常性收入的計劃,即是要蠶食儲備,財政上是不健全的,對未來加稅是有壓力的。」,這全都是象牙塔中教科書式的答案,完全漠視現實,但一班硬膠中產一聽見教授銜頭,就立即跪拜視為「聖訓」,證明宗教式盲從在香港由來已久,並不獨於某幾個政治人物。

首先這班盲毛最基本的一個錯誤,就是忽略了一個現實:現今香港政府的財政收入是遠遠比開支為大;因此就算提升數十億的額外開支,也根本不算甚麼一回事。至於所謂經常性開支與非經常性開支,也不過是玩弄文字上的遊戲而已。事實上這麼多年來,賣地、投資、印花稅是「非經常性的經常收入」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學者只一味以鴕鳥方式逃避是他們的事,你吳志森堂堂資深傳媒人,為何又跟他們一起癲呢?

「增加政府經常性開支會唔會影響財政健全架?我地應唔應該加番D稅去平衡下?」實在是笑話中的笑話,我和劉嗡已多次提及,香港政府目前可自由動用的儲備達一萬四千億,若這區區增加這30億的開支就會蠶食儲備的話,要把儲備蠶食淨盡就要466.6年!再說,現在香港的稅基狹窄?稅收不足?知不知道去年退稅,政府就已少收了84億元;退差餉少收100億元;還未計因利得稅的退稅部份,已經足夠證明目前政府是收稅收得太多,要減還來不及,你吳志森卻急不及待說要加了?

從來敬重吳先生,雖然他的節目有點悶,但至少還算是不慍不火、老誠持重。但我今天才突然發覺,原來吳志森處理一些議題連基本的資料和數字準備也沒有,和一般師奶的分別不過是多看幾份報紙,有些面子請些同樣膠的嘉賓,以及口才比較好而已。他說自己是「左膠」,至少「左膠」會明白30億對於扶貧來說根本是杯水車薪,而政府就算增加多30億經常性開支也是綽綽有餘。你,只是單純一粒「硬膠」而已。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2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