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叫騎劫?

| |
[不指定 2013/10/21 08:00 | by henryporter ]


現在時興「人民自發」運動,連帶冒起了一種聲音,指群眾運動沒有政黨參與的位置,嚴禁騎劫云云。

這種說法帶出了兩個問題,一是政黨參與的問題在那,二是有關騎劫的定義。




有關第一個問題,我只想到有兩個情況是容許政黨參與而是有害的,首先是運動本身若滲混政治成份反而出現負面影響:例如你支持的是香港電視本身,而非真正開放大氣電波,那一些激進勢力參與運動,就可能成為建制派繼續封殺香港電視的藉口了。

假若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真的只是一個純粹的商業決定,那除香港電視本身的員工外,其他市民有必要出來聲援嗎?我們就是因為同意這是一個政治決定,才有成千上萬的人走出來抗議這個不公義的決定啊!一個政治問題引伸出來的運動,有政黨參與有何稀奇?有人以組織是否打算參選作為有否「抽水」資格的標準也是愚蠢,某組織今天不參選,不代表明天不參選,更何況在香港社會,「油水」又豈止「議席」那麼簡單?看看「X十後社會大學」長開長有,某幾位社運領袖在傳媒間各有根據地,此即為利益所在!

但,即使如此,我仍不抗拒任何組織的參與。又,政黨的存在本身就是源自人民,為求將人民的聲音帶進政府之中,也總得依賴政黨組織的能量,一邊要求「議員做野」,一邊又要求他們不要「抽水」,這是輸打嬴要,自相矛盾。

在今次的抗議運動中,竟有人指某些政治組織穿著制服及豎立直幡就是「騎劫」運動,實在是可笑兼可憐。先不論這些人本身支持的政黨組織是否從沒做過類似的事情,在一個十多萬人參與的活動中,一小撮政黨支持者的聚集就能讓人誤會運動由他們舉行的話,這種民智水平香港也差不多應該玩完了。從負面角度看你當然可以說他們是在「抽水」、撈取政治本錢;但政治本來就是如此,正面點看,政黨的出現反而是代表了他們與群眾同在的證明,也是一種支持和聲援。



然而,某些特定情況下,政黨或類近政黨參與仍會為運動帶來傷害,這就是真正「騎劫」出現。真正的「騎劫」,並不在於參與者穿甚麼衫,插甚麼旗,而是對運動領導權的搶奪、並藉此對路線與執行方法的歪曲。就算穿衫插旗,只要乖乖坐在台下,騎劫是不可能的,堅持這就是騎劫的人,只是極端的政治潔癖者,老實說,繼續參與政治運動必然只有失望的結果。

而假若你夠人望,足以把運動中相當一部份群眾拉走,去做你想做的事,撇除分散力量的問題,這至少是你的實力;但把運動的舞台佔領,無視運動參與者與主角本身的意願,試圖將運動路線拉往自己期望的方向,這就是真正有害的「騎劫」。

當然若領導者無能,或在群情激憤時發起組織出於「維穩」考慮擅自將運動結束是另一回事,但從香港電視這個例子來看,左膠的上台並沒有為運動帶來助力,反而堅持與原本主角與參與者的希望背道而馳,只一廂情願進行自己的「領袖」遊戲,搞些完全離地的「分組討論」,這就是問題。



這個區諾軒,在這次騎劫運動失敗後,說以後將淡出社運,專心區議員工作,這點我是絕對支持的;但他本來就是民主黨區議員,他強行在這件事將自己「左膠廿一」與「乳鴿仔」的身份切割,就如四腳蛇把自己的尾巴放棄掉一樣,以求讓自己聲望毀損控制到最小,把應負的責任卸掉;在「過冷河」後繼續在民主黨內上位,以立法會名單第一作為目標。假如我的觀察沒錯的話,則足見此子的立場模糊、卑鄙陰毒。

除非你希望香港的政壇以後由這種沒有原則、沒有義氣的垃圾把持,否則甚麼「把希望留給民主黨新一代」這種天真想法,還是死了心吧。



P.S.不過話說回頭,有人因為近50萬人LIKE的「支持香港電視PAGE」的創立者竟為左膠廿一,因而恥笑LIKE的人,我覺得不必。雖然我本人亦未曾LIKE過此PAGE,但相信各位走去LIKE的原因,只是完全因為活動本身而非組織策劃者。我們常說在虛擬世界中,一個LIKE算不得上甚麼,那這班左膠廿一,實在不能從LIKE中騎劫得到甚麼,因為明眼的香港人很快就會拆穿他們的面具,將他們趕走,反過來「騎劫」這個創立時不安好心,主題卻未受歪曲的FACEBOOK PAGE──我看這次左膠失威,之後這個PAGE在群眾監視之下,也不敢再胡言亂語吧?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26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