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一句總結,《半澤直樹》的奇跡,就是靠堺雅人一個人撐回來的,其他都是旁枝末節。若以所謂「金融劇」,或是「金權政治」劇本的質素來看,有相若水準甚至比《半》更出色的,日劇《不毛地帶》、《金融小子》以及漫畫原著的《打工一族金太郎》都是例子。




當然,這並不是要矮化《半澤直樹》,因為它的故事其實也寫得不錯,尤其是將全劇分為兩個單元,以類似英國劇集形式以五集為故事的長度,將不必要的枝節刪除,讓情節舖排更有爆炸力,這和《半澤直樹》本身主題的性質可謂相輔相承。可是橋段中讓主角陷入絕境,然後靠著其誠懇與努力得道多助,一層一層的揭開陰謀,最後在緊要關頭奇跡反勝,都是過往整個日本流行文化產業常見的設定,並無甚麼新奇之處。



有人說《半澤直樹》靠甚麼親情橋段豐富元素更是Bull Shit。上戶彩的演技浮誇,常常扮成天真可愛,真叫人噁心。這可不是我個人極端,就連日本調查「最討厭女星」她可是榜上有名;至於所謂「幫助」半澤直樹的一幕更是值得商榷:從那些待人誠懇的主婦中套取他們所愛的家人資料,然後拿去威脅別人,怎也不能當成是「感動的親情」吧?(聽說原著小說她的設定是以自己優先的人,這樣就比較合理了)到最後這條支線的唯一功效,就只剩下讓人知道半澤直樹除了是個企業戰士外同時也是溫柔的老公而已。還好因為時間有限這條線只是象徵式的舖陳一下,避免了災難性的結果。



也有人說壇蜜是灸手可熱的艷星,她的加入讓更多人有興趣追看云云。究竟是《半》捧紅了壇蜜,還是她吸引了收視?光是看日本網站調查有超過50%的評價認為她的演技差劣、20%對她「沒有印象」、甚至有評語說她比花瓶更差,劇中只「像棵樹」,已不用解釋了吧?



唯一有點可取的是半澤和渡真利忍、近藤直弼三人間的友情說,算是側寫了半澤在鬥爭與友情之間的糾纏,讓劇情立體起來。不過渡真利也難免陷入了一般朋友角色設定的毛病:好人得過了份,無論怎樣艱困,亦義無反顧的站在主角那一邊,到後期甚至好像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全力協助,令故事又更超現實了點。而在東京總行篇中大和田明知道渡真利是半澤的好友,也不耍手段滋擾他,讓他無憂無慮的成為半澤直樹最可靠的武器,也未免太幸運了。



所以去到最後,整個劇集的重擔還是放回在半澤直樹這個角色,和飾演他的堺雅人身上,所以命名劇集時故意不用原著名稱《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組》、《オレたち花のバブル組》而是以主角為題的《半澤直樹》可謂畫龍點睛。我曾粗略看過了幾集《Legal High》,個人其實並不太喜歡堺雅人那誇張灰諧的演技,可是一換了半澤直樹,感覺就完全不同了。又有人質疑堺雅人為何演來演去都是那幾個表情,但那半時木訥,暴走時卻變成另一個人的反差,卻正好成為了全劇最有娛樂性的部份。



我們都知道《半澤直樹》在現實世界是不可能出現的,就算不計階級觀念甚重的日本大企業,換著任何一個地區,都不可能任由一個下屬瘋狂指罵上司同僚,然後還可以平步青雲的。但這套劇集最荒謬之處,卻正好滿足了我們在工作受壓逼時的夢想,堺雅人那種歇斯底里式的演繹,在這裡反成為最暢快的發洩代行者。其實若從比較冷靜的角度看,半澤直樹真帶點中二病,在還未搜集到充夠證據前就搶先發難,希望以氣勢壓倒對手,然後才在關鍵時刻騷出王牌收官。老實說,現今職場,認為自己大條道理,毫無過錯的人豈在少數?但真正有半澤直樹的膽色、才能以至運氣卻又剩下幾人?若從這個角度想,《半澤直樹》能衝破近年收視紀錄,也就毫不意外了。



雖然我將絕大部份功勞放在半澤直樹與堺雅人想,但也不會忽略那些襯托的綠葉。由最初的大阪分行開始,一直到總行行長,當中的奸角無論是大是小,皆恰如其份的帶出各種討厭神情,讓觀眾不同情起半澤的困境,在他終於反擊成功,反過來「加倍奉運」一刻自然大快人心。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調查官黑崎駿一,擁有和健吾相似的俊俏面龐,讓人討厭卻又帶點瀟灑有型的舉止,很適合成為半澤的宿敵;而隨著劇情推進,小卒被廢後又有中頭目來駛還手,一步一步攀升直至面對頭目大和田,那種妖魔輩出的感覺就和《孖展風雲》一樣。



不過唯一一個要罵的就是「萬俵大介」。作為銀行行長,他竟然放任整個重要的救亡計劃由區區一個次長負責,在整個過程中更沒施加絲毫援手。上司以下屬作工具這個我懂,可是在猶關生死的時刻還是站在一旁看戲,到最最後的結局才出來「抽水」,這種人是怎樣當上頭取位置的?和《華麗一族》那個梟雄之勢實在相差太遠了!



最後還是要客觀地說,《半澤直樹》的收視只所以有如此佳績,很大程度上還是由於大阪分行篇的成功而產生的滯後效應而已,老實說從東京本行篇開始,路數已帶點重覆,而且劇情的破綻也愈來愈厲害。最先的一個破綻,就是總行法人部的古里則夫竟然輕易就被和他有深仇大恨的酒店經理課課長戸越茂則約了出來,這個約會本來就完全沒有必要的。結果在口疏兼被錄音之後,才展開整個大報復計劃的開始,想來也甚是無謂。



當然最誇張無理的情節還要數到大和田常務的「終極一跪」。之前分行長淺野匡還因為不跪就要被送官辦了,大和田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這一跪都是沒有意思的:所謂約定沒有法律約束,跪了也不會改變被處分的結果,而且堂堂一個常務跪在下屬面前,以後還如何在其他人面前抬頭?可是香川照之最後還是跪了,我不能接受這是為了實踐打賭的約定,最多只能藉此看成大和田對自己過往所作所為的一種贖罪行為。



如此突然讓我想起,淺野匡為了家庭而跪,岸川為了女兒而犧牲自己的前途,大和田為了「贖罪」或遵守約定而跪,幾個銀行高層其實都有著各自人性的一面。反觀半澤直樹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會變成他們一樣,但在大阪篇為了自己的前途而不將犯法者繩之於法(所以他實在沒資格怪近藤出賣他),在東京篇又用別人妻子的情報、女兒的幸福來威脅別人,想來也不過是一丘之貉。(黑崎的不擇手段,甚至不惜犧牲外父這點倒和半澤相似)雖然其實我很喜歡這種亦正亦邪的主角設定,但仍不禁慨嘆劇集中對黑暗人性的展現,竟有某種程度的嘉許,或許就是我們這個時代醜陋的現實。
Tags:
影視園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3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