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對經濟學雖然只懂皮毛,但卻很喜歡看經濟學者分析社會時事,也很佩服他們的努力,因為當討論一「落地」,就難免與各種「常識」與「道德價值」糾纏,非費一番精力才得以「脫身」,甚至陷永世不復之劫。

就好像近日經濟3.0的梁天卓教授,因寫了一篇〈手機遊戲互相抄襲有何不可?〉,便立刻被P&D支持者「天下圍攻」,甚至上綱上線到質疑梁教授本身如此縱容抄襲,是否本身的論文也是抄襲云云,戰況可謂一片慘烈;就連我不過連載一下,(此文)也難逃被狙殺厄運。我非專攻經濟學,但看著這些感性多於一切的攻擊卻也難免失笑,再加上某些討論方向已經偏離文章原意甚遠,故在此也發表一下我對閱讀此文後一些隨心而發的感想。

我同意某些人指出,梁教授的題目未免起得太過「惹火」,因為梁教授文末所言,他只重新整理出若從經濟學角度看「神抄之塔」事件應該如何如何,至於道德判斷,則不在討論範圍之內,看見很多御宅不停以「冷血教授」稱呼Tommy,我覺得實在說得好,因為「經濟學本來就是門冷酷的學科」,是我一直的看法。只可惜這班御宅罵到最後,卻又把文章最後的一句忘掉了。



法律層面看

我在Share這篇文章時說過,這次的論戰最無謂的地方,就是將道德、法律與經濟學三者間搞混。究竟《神抄之塔》抄襲與否、抄了多少自是各說各話,要判斷誰是誰非,第一個客觀的標準就是由法律進行判斷。很多人說「無版權保障就唔會有人創新,結果一街都係抄Game。」云云。

這班人搞錯了一點,就是即使是《神抄之塔》熱賣的香港與台灣,也是有知識產權法保護的,《神抄》若真有令原作者感受到被侵佔利益,那原創人自然就會藉法律對其進行制裁。假如你堅持《神抄》之塔真的是抄,而沒有被制裁的話,那問題就是出在法律制度上面,要針對討論應該在版權法,而非《神抄》本身,因為無論怎樣討厭,它還是在法律制度的規管下進行銷售,只要合法的事就有權利去做,也是法治社會的核心價值。



但為何那麼多攻擊《神抄》的人,都避過了就有關收窄版權執法尺度的討論呢?因為我們都心知肚明,所謂版權保護,同時也是扼殺創作自由的元兇。所謂「網絡廿三條」的反抗,不就是認為很多版權持有人藉「保護版權」為名對創作人進行壓逼嗎?「版權保障最終反而會令唔會有人創新」,這是何等諷刺的反差!

最後,所有創意產業從業員必須面對的是,因為他們不能完全依靠「保護版權法」,否則最終被侵害的反而是他們自己,所以由創作完成的一開始,他們就必須預期會被競爭對手仿效、抄襲的一刻,所有成功的創意商品,早就經歷過這種洗禮,只是他們的支持者還慒然不知而已。

在下面這個我最喜愛的TED-Talk,講者就分享了為何在時裝界,版權法的保護是如此寬鬆,而在這種環境下他們又如何在「一街都係抄衫」的情況下發展。

http://www.ted.com/talks/j...

從經濟層面看


有人引經據典,振振有詞地對我說:「經濟與道德密不可分」,至少在這個話題,我看不出彼此的關係。不能否認在某程度上,道德考慮影響了的我們的選擇,但在龐大的市場力量面前,它又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以音樂mp3為例,我們聽過多少次歌手或唱片公司大聲疾呼:「支持歌手、支持唱片業,請買正版CD!」然而當中又有多少個例子是成功的?當消費者發覺在網上抓MP3比買唱片轉MP3還要方便的時候,剩下還有多少人願意進行這種儀式多於一切的購買CD行為?



根本稍有前瞻性的歌手和音樂行業老闆,早已看出依靠「道德價值」去維繫收入是死路一條,紛紛往多線發展,以演唱會、登台、商業宣傳活動以及各種難以被盜版的商品(國內的例子就是電話彩聆);唱片業也積極開拓數碼下載市場,iTunes的「1美元政策」再加上仔細的搜尋系統,結果出現了Chris Anderson口中的「長尾」市場,結果反而讓很多小眾和獨立歌手打破了過往天皇巨星的壟斷,得到了出頭機會。

要數受盜版遺害之大的市場,非音樂市場莫屬,但結果有出現「周圍都係老翻mp3,結果無人唱歌」的結果嗎?與其在冷酷的市場等待道德施捨,倒不如主導找尋出路:電腦遊戲主流由單機轉變成MMO,大投資的電視遊戲過渡至成本較少效益更高的手提機,再過渡至化整為零的社交網絡與手機遊戲,不就是一連串與盜版惡鬥的過程嗎?或許我們的消費形式因盜版而改變了,但無論從電影、電視以至音樂、遊戲,我可很少聽見商品因盜版而出現質素下降的說法。



拉回很多御宅提出所謂Gungho對《神抄》的「間接回應」,亦即「PaD冇推出華文市場係因為大中華區包括香港都冇保護概念版權機制」,我個人對這種聯繫亦相當質疑:Gungho真的是擔心「PaD超過20款以上同PaD一模一樣嘅game夠膽放出黎俾人download」而影響他們的市場收益?不會吧?Puzzle&Dragon不是被認為是擁有一眾抄襲作品所不能比擬的質素嗎?如果是這樣只要它一推出市場,劣質產品豈不立刻會被淘汰?別忘記,PaD的收入來源可不是依靠售賣數量,而是玩家付費購買遊戲內的虛擬貨幣,盜版下載量多寡可是和它的利潤本身沒有直接的關係啊?



我相信Gungho對版權侵犯的最大憂慮,似乎是華文市場玩家普遍接受使用外掛程式作弊,以及國內在欠缺產權法保障之下,當有玩家大規模修改遊戲資料,欺騙商城盜取虛擬貨幣之後卻難以追討;相比之下所謂《神抄》影響市場份額之說就算不能說沒有,也只是小問題一個。



從道德層面來說

說了那麼多,可能很多人以為我是「神粉」,其實我正正是PaD的玩家,算不上忠實,但課金並不少;也試玩過神魔之塔,絕對認為是一款抄襲作品,否則也不會以《神抄》為題。對於曾對《神抄》多加讚許的莫乃光,我更身先士卒的進行討伐;而所有《神抄》「創」立人所發表過的沙塵語錄與暴發戶式宣傳手段(如捐款科大),我更嗤之以鼻。



「既然如此,那你又為何要為《神抄》辯解那麼多?」假如到現在你仍有這種想法的話,那我只好嘆一句對牛彈琴。由始至終,要罵《神抄》都是一個道德層面的問題;要說《神抄》抄襲要受制裁,那就由法律去判斷,法律若有漏洞,那就圍繞保護版權與創作自由空間進行辯論。

而就算去到最後,法律真的制裁不了,一個成功的創意產業,早就因應情況而作出迎合市場的調節,那些「打擊市場」、「扼殺創意」,全都是危言聳聽:環顧那麼多創意產業,就算真有被影響而式微的範疇(如香港漫畫),盜版從來不會是唯一或最重要的因素;而就算被影響了,它總會用另一種形式延續下來,這就是市場的奧妙,也是經濟學最關注的部份。

所以你要罵,我不反對,甚至支持;但若要拿一篇經濟學文章「開刀」,說來說去最多都是標題有問題而已,其他的所謂抨擊,到最尾還是感性批判三幅被。《神抄》不過是讓你看不順眼,完全不影響你對PaD的消費;倒轉來說,無論是網絡上或是現實世界所見對各種《神抄》的「道德審判」,包括我自己在內,都只是止於形式上的挑釁(簡稱打飛機),當面對市場的力量,全都變得蒼白無力。



所以,真要找碴,別找那些經濟學者了,有種就直接找Mad Head吧!



極樂門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8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