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嶽等學者認真普聯要求推出三個特首提名方案建議,在網絡上立刻引起熱烈討論。可惜的是還未去到原則層次的辯論,各方人馬即因著其對政治的有限認知而錯漏百出。即使某些錯誤其實相當幼稚,但我並不是要去嘲笑他們,始終香港的教育並不會教曉我們何謂普選、民主。

在學習過程中,過份偏頗理論或現實經驗的情況亦時常出現,無論自學還是受教,出錯(被教錯)的機會仍然相當大──不要以為政政系的老師、學生就會對所有政治議題都很熟悉,至少在我看來,區諾軒 、林嘉嘉以及好一些政政系畢業生之流,和政治白痴的差別並不大。

我時常說彼此立場不同,進行辯論、甚至相互指罵也不要緊,重要的是大家是建基在一個彼此皆有正確認知下的背景進行,否則只會變成九唔搭七。本來我已和劉嘉鴻拍攝了兩節短片討論過幾個有關提名委員會的討論謬誤,但一來我覺得文字版本在擢取重點比較方便,二來有些更新或比較次要的謬誤並沒有在片段中提及;三來我和劉嗡始終在提名委員會方案的立場上有點分別,所以希望另外寫成一篇文章,綜合網上我認為較為重要的12個謬誤進行討論,並從中表達我的一些看法。

又由於本來要討論的東西已夠多,請恕我不在此重新介紹方案的由來與內容,以及背後的一些政治考慮和背景(也就是說,這至少是一篇中級程度的文章啦)。文章已假設各位對於真普聯方案及有關「政治」、「民主」的概念已有一定認知,如有不明白可留言發問,或直接上網找尋相關資料。



謬誤1. 葉寶琳謬誤:因為方案A與方案C出現「票值不均等」的情況,所以只有方案B符合普選定義

葉認為由於方案A與方案C中,聯署提名需要8萬個以上,而提名委員會卻只須10份1、亦即數十至百多名提名委員的提名,兩者之間的「票值差異太大」,故此不符合民主原則;反而方案B因只有提名委員會而沒有聯署提名,反而符合「票值相等」原則云云。

葉寶琳這種想法第一個錯誤,就是搞錯了「票值相等」的問題。聯署提名是一個具名的簽署,容許某程度上的公開查閱;而提名委員會的成員,則為透過不具名投票授權進行提名,兩者無論在概念上與實行上皆完全不同,根本不能類比。



至於葉寶琳之後向馬嶽追問是否至少應在「提名委員」與聯署提名之間,有著某種程度上的「提名權均等」,這即為葉的第二個謬誤:在我們較為熟悉的三個擁有總統提名制的國家/地區,即法、台、美,本身就沒有「提名權均等」這個概念。法國總統的提名概念是透過指定民選公職提名,由於不同公職之間的選舉規模相差太遠,所以根本不可能做到「提名權均等」;看到葉的討論串拿台灣的總統提名制度作為「票值均等」的例子就更笑死人,因為政黨提名與公民連署根本是完全兩樣的提名制,可謂「提名權不均」的最佳例子。至於美國,即使將獨立候選人的提名考慮在內,各州不同的初選制度亦幾可肯定他們從未考慮將「提名權均等」放在考慮之列。

相比起「票值均等」,其實提名委員會內的委員,是否經過民主選舉中獲市民授權,才是真正重要的部份。所以即使立法會直選議員的當選票數與區議會議員的票數相差很遠,但我們不可能因為「票值均等」的考慮,就將他們其中一邊摒棄在外。

至於提名委員票與公開聯署的難度差異問題若太過鉅大,我也不反對作某種調節;但有一個原則我們必須知道,就是聯署與提名委員會提名就像兩條獨立的跑道,強行要兩者完全看齊是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謬誤2. 馬嶽謬誤:只要候選人接受普選洗禮,提名權不均等亦可忍受。外國民主制度亦有提名權不均的情況出現

上面我對葉寶琳謬誤的指正,馬嶽也在葉FB中回應了近似的內容,但「提名權不均」並不是能應用於所有情況的金科玉律。之前也提過,法國、台灣與美國之所以出現「提名權不均」的情況,是因著其政治考慮:法國是公職間沒有絕對相同的民意授權;美國是聯邦制中對各州獨立性的重視;至於台灣則為政黨政治之間的妥協──可是看回香港方案A與方案C的「提名權不均」,卻有不少純粹是不公義不民主制度下的殘渣。

方案A的成員由選舉委員會過渡至提名委員會,不少成員本是就是以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選出,那些宗教界、資訊科技界、地產及製造界,代表了一個又一個的利益集團,為何他們能夠從一個相對簡易的選舉中選出捍衛自己行業利益的代表,其他市民卻沒有這種特權?這根本是一種非民主、不公義的安排,難為馬嶽說得出口這是符合民主原則的方案!

所以若從民主成份去檢視三個方案,方案A它是05年政改方案的遺毒,也是功能組別的幽靈,它才是絕不能接受的一個。即使是方案C也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要將所有功能組別議員(超區因為被剝奪了提名權與參選權,理論上也要篩走)及含有委任成份的區議員(如鄉議局當然議席)全部摒除在外,否則甚麼公義、平等、民主,根本無從談起。



謬誤3. 學民思潮謬誤:方案B變相令提名委員會區議會化及剝奪全民提名權,完全不可接受

上面這一句是截至報章報導的,但張秀賢之後又說其實學民思潮沒有立場云云,但又不知這是否就代表他的個人意見。在未搞清之前我姑且將其命名為「學民思潮謬誤」。

學民仔之所以認為方案A與方案C相對可以接受,乃因為當中包含了公民聯署的選項,亦即是所謂「現實考慮」:老實說,因為擁有符合自己立場的內容就連不公義、非民主的部份也一併支持,這種想法就一個沒有任何政治包袱的學生組織來說,實在是太「老積」、太世故了。也難怪毓民陳雲先後對他們發炮。身為學生,為何就不能理想一點呢?

但組織的立場並非重點,我所關注的卻是他們反對方案B,亦即以比例代表制形式選出400個提名委員會的理據:區議會化?剝奪全民提名權?唔係下話?

首先馬嶽精心設計一個複雜的20選區比例代表制選出20個代表,本身就是要避免「區議會化」;但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要用回區議會分區選出400名代表,這種「區議會」化又有何問題?難道違反了任何一項民主原則嗎?若依此邏輯,那區議會本身就有問題吧?學民思潮是否就連區議會制度也要反對?是的話請你一併提出讓大家清楚明白。

其次,剝獨全民提名權也是笑話。只有市民沒有任何民主方式提名特首的渠道,這才能叫做「權利被剝奪」,若有幾種方法能夠達致目標而其中一種沒有出現,這根本不能稱之為剝奪。舉例說,難道沒有總統的議會制國家人民是「被剝奪了總統選舉權」?難道透過間接提名方式的法國又是被剝奪了「直接提名權」?

只要提名委員會的構成方法符合民主原則,即使當中某些問題漏洞需要小心留意,但絕不存在所謂「直接提名權被剝奪」的問題。假若用這種答案考通識,應該是要零分重做─┴當然大前提是那位通識老師的政治知識會比學民仔高上一點點。



謬誤4. 蛇齋餅糉謬誤:因為單議席單票制選出選委易被收買,泛民有機會不能爭取到足夠提名「入閘」

我當然明白學民仔對於沒有民間聯署、只有直選提名委員會的憂慮是甚麼,就是怕提名委員會委員被收買。這種收買要分兩個層次去談,一是目前區議會已被建制派壟斷大半議席,靠的就是中共背後無限資源。二是提名委員會本身有容易被收買的特性。

首先一的錯誤在於提名不等若選舉,若門檻為百份之十的話,建制派要壟斷至91%的議席才能操控選舉,這是近乎不可能的。何況我一直認為10%的門檻太高,若減至5%,甚至參考超級區議會的15席作起點的話,那收買的可能性只剩下數字形式的存在。

再說,蛇齋餅糉破壞的,是選舉文化,不是選舉制度本身;我同意大家要面對現實,但要追究,就追究目前的選舉條例為何容許這種事情發生,而非將責任推往一個本來公平、民主的選舉制度,甚至推往選民身上。學民仔說他們反對提委會組成「區議會化」,但他們以及那些認為提委會成員會被收買的評論員和政客,有沒有任何一個建議在選舉條例上作怎樣的防堵防止特首提名過程中出現舞弊?至少我看不到。



謬誤5. 提委倒戈的謬誤:提名委員會本身有容易被收買的特性,所以不應該用「間接方式」提名特首

另一個「容易收買」的擔憂,既然馬嶽說公民聯署也可以用「儀式性的方式」追認,那選委也可以參考美國某些州份的選舉人制度,以當選後宣誓必須提名政綱中列明的特首候選人形式剝奪提名人意志,將提名人提名過程「儀式化」就可以了。

其實提出上面的想法,不過是要封住那班事事質疑的「反提名委員會份子」,就我個人來說,根本不覺得有這種限制的需要。(就算是美國,大約仍有近半州份並沒有對失信選舉人定下法律約束)就算目前的委員「議席」容易被收買,就算提名委員因為有限期且任務單純容易被收買,那又如何?難道參選的政黨/聯盟不會想到這一點嗎?他們會蠢到想不出一個方法去組成一個具公信力且可以信賴的提名委員候選名單嗎?而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難道又真會蠢到連判斷那些是能夠信賴的提名委員的能力也沒有嗎?難道大多數的香港人連選舉特首與蛇齋餅糉那樣更重要也分辨不到嗎?

假若真是發展到我們連選民與候選人都不能相信的話,那香港也差不多玩完了,誰當特首也差不多吧?即使目前的政治環境是如此惡劣,但一個要參選特首的政黨或聯盟,(記著,現在要選的是管治整個香港的特首!)連15個提名委員都爭取不到的話,那還選甚麼特首?不如番屋企訓覺啦!(重申,若提名委員會由400名提名委員組成,5%才是合理門檻)




謬誤6. 韓連山謬誤:提委會人數少等如「小圈子選舉」

我一直對韓連山那「口硬心軟」的立場相當懷疑。他時常狠批民主黨,但總會在選舉前夕「有其他事做」或歸邊;他明知教協問題百出,卻又時常出席教協活動。單看他的文章,其實他應該加入社民連或人民力量才是,但做出來的,偏偏是另一邊。

他在《成也提委會,敗也提委會》一文中的立場和他之前的「發言」一樣,相當進步,但不代表邏輯上沒有問題。首先他認為真普聯各種「必然會作出的」讓步、甚麼「偷偷刪掉」,其實沒有甚麼意思,因為如果他們最終必然會投降的話,就算照足他的建議提出方案開價也是白開。開價和底線是兩個獨立問題,開價高底線就會高,開價低底線就會更低,只是感性的判斷。

然而更大的謬誤是他對所謂「小圈子選舉」的定義:選委人數愈少,就代表愈「小圈子」,於是他說認為由1500名提名委員組成的方案A,會比只得數百位議員組成的方案B,更荒謬了,其實這才是荒天下的大謬!



是否「小圈子選舉」的原則,乃在這班代表是否有足夠的民意認受性,而非人數多寡來比較。一個400多人,全由民意代表組成的「提名委員會」,它「小圈子」在那?由於實在太過荒謬了,我只能猜想,韓連山的意思是全民提名才是真正的民主提名,但這是「直接」與「間接」分別,而非「小圈子」與廣泛代表性的分別,否則全世界以內閣提名總理/首相的議會制國家,都變成了他口中的「小圈子」選舉了。

其實我們將人數的差距推往極端的話,例如數百萬vs數人,這種說法還可站得住腳。劉嗡曾問我若只剩下40名立法會議員,提名門檻低至4人能不能接受,我也會擔憂人數太少會否有全被收買的可能性,因為收買35人的確存在一定可能性,但去到400人要收買386人的程度,已是完全不同層次的考慮。


後記:前六項是比較原則上的謬誤,基本上沒有任何質疑的空間,所以我以此為界作(上)半部份。但讓我震驚的是,即使當中的謬誤這樣明顯,坊間竟然不少人仍奉之為高見,四處推介……只希望看倌若有朋友向你宣揚此等說法,先讓他看看這篇文章,搞清基本說法。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9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