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政府又再有消息傳出,要再次提高強積金上下限;身邊不少朋友立刻大肆抨擊,說甚麼政府又再「官商勾結」,把市民辛苦賺來的薪水借「養老」之名奉獻給肚滿腸肥的基金佬云云。對於這些說法,我只貼了一條連結,冷冷對他們說:「這是你們自找的,也就是梁美芬所言,選民活該受到的懲罰。」




我所張貼的,就是2011年11月23日立法會提升強積金上限立法會議案表決,當中除了還是人民力量的黃毓民與陳偉業,以及張宇人以外,所有建制泛民候選人一律投贊成票(僅詹培忠一票棄權):當這個選舉結果公開給所有市民查閱之後,你仍然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投票予那些投贊成票的政黨,那就活該承受這個惡果。

歸根咎底,又是因為我們對政治人物的所作所為特別善忘,尤其那些掛著「飯民」牌頭的政客特別寬容黑事。當他們做錯事的時候不會受到懲罰,或者只是「嘈兩句就算」的時候,做得更加無恥,又有甚麼所謂呢?




下面我們先看看兩位號稱自己是「泛民」的功能組別議員,會計界的梁繼昌與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先後在2013年2月17日發表的兩篇文章節錄:

莫乃光:〈二月二十七日—給IT人的2013至14年度財政預算案號外〉

「其實以香港優越的財政條件和今年649億盈餘,應該把握機會規劃長遠經濟和產業發展,可惜財政司司長剛發佈的財政預算案保守、了無新意,對於新興產業發展乏善足陳,整體仍然缺乏產業多元化和支持創新產業發展的新政策。」

梁繼昌 :〈vsison專欄〉 February 27

「我的估算尚算準確,政府今年有649億的盈餘,但今次的財政預算案實在令人失望,中產人士對政府的期望不是派糖、退稅,而是以政策為社會開創未來,提供機會。在大量的財政盈餘下,我們的政府卻不投放充足的資源,開拓新產業、新市場;又不籍此檢討我們的社會福利政策、訂立長遠的扶貧、滅貧政策,令基層市民不會輸在起跑線上;反而卻降低投放教育的資源,漠視本地高等教育,特別是研究生學位的不足。我們的政府,還有希望嗎?」

聽完上面的節錄,他們都好像很不滿預算案吧?但最後兩位仁兄竟夠膽在財政預算案三讀投下贊成票!一個連民主黨都不敢投贊成票的預算案;一個被譏諷為「維穩民主派」的李國麟都只敢投棄權票的預算案,這兩條仆街,就夠膽贊成給香港市民看!

對於梁繼昌此人,我其實也不太懂他的思路。在毓民提倡無篩選提名委員會的議案,他會支持,這是值得表揚的;但這份萬惡預算案,他又會支持;反對拉布之後,又大鑼大鼓宣布自己在湯顯明調查委員會成功中斷湯顯明發言剪布成功,所以我還需要多點時間去捉摸一下他的政治邏輯究竟是怎樣,或者究竟有沒有。



至於莫乃光這個賤人,就真的無可辯駁了。之前他在d100接受訪問時還囂張地說自己反對派錢。但這條契弟最終究竟贊成了一個怎麼樣的預算案?有錢交稅的人才能享用到的退稅?一間公司可以獨享數千萬的差餉優惠?窮人無錢就買不到的i-Bond?手上擁有愈多公司就可退愈多的利得退稅?請莫乃光先生回答一下,上面有那一樣措施,比你反對的派錢更公平,更能用在最有需要的人身上?




在這裡我也分享一段小插曲。因為看到了這個詭異的結果,所以我立刻在一個我相當敬佩且喜愛的「立法會重要議案表決紀錄網站 」留言,希望他們能夠在網站中為此議決記上一筆。誰料他們竟以「今年立法會財政預算案不算重大熱議,不想拉低重要標準」為由,拒絕更新。我真的完全不明白,有甚麼議案比財政預算案更加重要?有甚麼比有「飯民」議題倒戈投票更加熱議?難道是黃毓民由人民力量轉為獨立這件事?

臨近六四,很多人都會說「毋忘六四」,但除了六四,我們更加需要「毋忘政棍」,他們在立法會上的每一次投票,在議會抗爭上的各種取態,都不能因時間而淡忘,否則,最終被懲罰的,還是選民自己。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9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