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先後經歷慈善盾、超級盃、歐聯、世界盃冠球會盃、聯賽盃、聯賽、足總盃先後七個錦標的失落後,我對Chelsea本季奪標的希望早已心如死水,甚至認定這就是去年歐聯冠軍所帶來的詛咒。本來的打算是隨著歐霸盃這個最後的失敗,為車路士來個季末總結,甚至連標題也想好了;沒想到賓尼迪斯卻還硬把這個最後的希望帶回倫敦,所以傷感的總結,也只好變成喜悅的回顧囉。



雖然若以賠率參考,車仔的確被外間在這場決賽中看高一線,然而當中卻有兩大隱憂讓車迷不敢樂觀:首先自然是John Terry與Hazard的缺陣。前陣還有Cahill、Ivanovic與David Luiz頂上,但整季下來Hazard已證明和Mata一樣,是Chelsea攻擊線上無可替代的核心,他的變速和突破力,都不是「第三核」Oscar所能比擬的,沒了夏薩特,以進攻足球為本位的車路士體系已打了八折。



另一個重大隱憂則是整季下來的疲憊不堪。事實上車路士在4月已打了9場,而在5月15日的決賽日前已打了6場賽事,平均賽程幾乎是三天一戰;雖然賓菲加在葡萄牙盃也是打到了決賽,並剛於週六與波圖進行了一場聯賽生死大戰;但和藍軍本季破紀錄的一年第68場賽事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更何況Chelsea也剛剛才在四天前在維拉公園球場,與對手纏鬥到最後才幾經辛苦確保歐聯資格,無論長期還是短期累積起來的疲勞,都把車路士推向不利的境地。



Benitez或許在整季上的不少部署與排陣受到質疑,但他確確實實的借助輪換制為車路士球員們積存體力,而如今,就是爆發出來的時候了。前鋒和後衛的陣容在缺乏選擇的情況下一如預期,但賓尼迪斯的排陣心思卻花在中場線上:沒有起用傷癒不久的Mikel,反而再次起用David Luiz與Lampard拍檔代打防中;在進攻線方面,除了Oscar替上Hazard的左翼位置外,在歐霸盃入球不少的Moses也被放在後備席,剩下的右中場位置卻是由Ramires代打。

這個「雙重代打」的選擇就我而言,就是整季下來,我一直強調的兩大原則:棄用替補級數的功能球員米基爾,以及重新擺回3防守中場陣式。沒有了Mikel,車路士的全體球員都能在進攻上給予對手威脅,而多擺一個防守性中場在場上,除了讓Lampard上前助攻時能有更好的掩護外,也是重拾球隊過往重要的核心思想:先從鞏固防守做起,再從中力求爭勝。



可是Benfica的領隊Jesus大概也看出了車路士球員因頻繁賽程可能帶來的疲態,打算由球賽一開始就分出勝負。由第一分鐘開始的壓迫性打法,立刻就讓對手亂了陣腳。前車路士球員Matic當初被當成了David Luiz交易籌碼而被賣到賓菲加,但在這場比賽中明顯是比後者出色:其強壯的身型除了有效攔截車路士的進攻球員外,進攻時更能衝撞對手防線,然後配合其不俗的傳球策動攻勢,可謂Chelsea全場的心腹大患;再配合上沙維奧、洛迪高和加爾丹這個進攻三叉戟,整個上半場藍軍禁區一線可謂「永無寧日」。



很多人說若非賓菲加欠運,上半場早就打開紀錄了;但相對來說,賓菲加的把握力低下,也是他們最終潰敗的原因。Oscar Cardozo其實數據相當漂亮,也是我早期fm中的愛將;問題是此子對車路士的時候,往往在大好形勢下弄砸了最後一腳,所以除比賽初段有點風聲鶴唳以外,賽事愈往後我反而愈不擔心。



至於Ramires被很多球評說他在整場比賽一無是處,我得承認他在近一兩場的表現的確有所滑落,而這和頻密的賽程有必然關係;而且他明顯對自己在場上應貫徹翼鋒職責,還是多退下來協防右路亦明顯有點迷茫。但我仍然堅持賓尼迪斯將他擺上陣是正確的選擇,因為Moses或許在進攻方面能施予更大壓力,然而防守意識卻是此仗最需要的元素;更何況Ramires最讓人驚嘆的是其突然靈機一動、依賴其驚人變速作出的反擊,此等「不留神就隨時輸球」的壓力將在比賽後段慢慢發揮出來──比賽最後致勝的那個角球,就是由拉美里斯取得的。



上半場踢得不好也不止拉美里斯一個,事實上很多球員都踢得很拘謹,例如Mata就很難想像他竟會犯上幾個低級的傳球失誤。這除了因疲憊身軀不能即時入局以外,本季不停在盃賽失敗所累積起來的心理壓力也是原因之一:歐霸盃已經是最後一項可能奪得的錦標了,在經歷了七次失敗之後,第八次的來臨也是理所當然吧……這種想法我想在場的藍軍球員是難以揮掉的。



不知道賓尼迪斯用了甚麼神奇魔法,但顯而易見,車路士在下半場的作戰心態已完全調整過來,而賓菲加已錯失了它最容易獲得勝利的時機。隨著藍軍的球員慢慢入局,踢法也變得更積極,也慢慢搶回均勢了。



60分鐘由施治手拋球開始的攻勢或許帶有幸運成份,但絕不能抹殺Torres的技巧功架,相比起沈重壓力的英超,似乎歐洲賽才是他更能發揮的舞台,而這個入球也終於讓Torres達成了「要成為決賽舉足輕重的一份子」這個夢想!Benfica雖然沒有放棄取回賽事主動權,甚至在8分鐘內就藉Azpilicueta的手球失誤再次追平,但即使如此車路士已再沒有呈現如上半場那種不知所措的失態。



Benfica那種持續的積極打法,代價就是球員體力的急劇消耗;而本來應用作調整體能較差球員的後備名額,又因為急著追回比數而匆匆換入了尼瑪與約翰兩名攻擊球員,結果擺在Jesus面前的是一個兩難境況──全攻型的陣式迫使賓菲加必須繼續壓逼去隱藏防守力不足的弱點,但若繼續這種踢法卻又必然導致體力進一步下降,而替補名額卻只剩一個了。



反觀Chelsea因為上半場較為被動,以及慢熱的入局,讓球員的體能至下半場才慢慢發揮出來。此消彼長的情況下,進入加時只會對賓菲加愈來愈不利:Cardozo抽筋、78分鐘格雷因力歇而被調出,可說是一次又一次的警號。就算Lampard說己隊沒有操練12碼,就算後備能足以堪用的就只有Moses和半廢的巴拿約、米基爾和馬連,這種優勢都不會被撼動,所以賓帥索性不作任何調動,留待加時再作針對性部署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勝利女神已等不及加時了。Lampard的撞柱波沒能為他自己在今年劃上最完美的句號不要緊,在加時的92分鐘,Ivanovic在甩開了集中力已呈下降的守衛,揮頭一頂──漂亮的拋物線越過了Artur的五指關直飛入網,這足以讓眾人回想起在2009年歐聯四強轟掉利物浦那兩球價值連城的頭槌!又有甚麼入球,可以好得過在補時階段打進?伊雲奴域終於把他在聯賽盃四強的債項還清了。



可是Benfica這個可敬的對手還沒有放棄:當全世界以為開球只是例行公事的一刻,Oscar Cardozo轉眼間又將皮球帶到車路士的球門前。本來Ivanovic再一次的失誤足以把他本季的債重新揹上,猶幸卡度素始終解決不了臨門一腳腳軟的問題,再加上整場表現普普的Carhill適時補上一腳解圍,至此勝局終於奠定,Chelsea成為了第一支衛冕歐聯冠軍在第二年卻嬴得了歐霸盃的球隊──沒錯,這個紀錄其實不算光彩,但a Win is a Win, right?



我不知道假若Di Matteo沒有離開,車路士是否最終仍能嬴得這個冠軍,事實上對於賓帥接手後執教的一些安排,也不是毫無異議;對於他的離去,也不認為應作何等程度的挽留。只是作為一個「暫時領隊」來說,Rafael Benitez毫不含糊地完成了最基本的使命:取得來屆歐聯資格的第三名,而在球會沒有適當增兵的情況下(BA只為頂替史杜歷治的離去,而且還要因CUP-TIE而缺席歐霸),竟還能在地獄賽程下拿到餘下賽事中最重要的一場決賽,這種戰果,夫復何求?

那些說車路士一手好牌,得到如此成績是理所當然的,我只能說是極其偏執的氣言,完全沒有參考價值。



看到在嬴得決賽後,Benitez在慶祝時故意和球員保持距離;在對愛華頓的最後時間特地讓保羅‧費拉拿上場,好讓他在英雄地上瀟灑再見;在最後一場賽事嗚雞完結刻,沒有絲毫猶疑的轉身返回更衣室,好像只是又一場普通不過的賽事……雖然作為一個古烈治時代的老車迷,但我從沒認為賓尼迪斯那些Mind Game在我的腦海留下任何創傷;當看見那現在的低調和他達成的目標相比,套用《一路向西》的一句台詞,我只感到有點傷感。



Thank you , Rafa.

Tags:
體藝壇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8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