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普聯正蘊釀提出普選特首的共識,人民力量聲稱正在研究當中,裡裡外外都洋溢著鬥爭的味道。就個人立場來說,我是由一開始就反對人民力量加入普選聯的,這種「政治公關」手段根本不適合這個組織,最後亦必然徒勞無功。

黃毓民很快已提出了自己的底線:假若人民力量支持普選聯保留提名委員會這個立場的話,將不惜退出人民力量,而坊間一眾毓民或激進派支持者竟也一同附和,我對此則有一點意見。我當然知道這個所謂「提名委員會存廢」的論爭背後牽涉多個層面,很多人亦喜歡將不同層面的理據混為一談,而問題亦在這裡──當討論道理時混入私怨或感情在內之後,則這個討論亦變得毫無價值。

至少在這篇文章,我無意介入任何一方的黨爭,所以只抽出我認為較為重要的「概念層面」和「現實層面」,和大家分享一下看法。而若我的意見將成為某方人士的眼中釘,而被視為除之而後快的目標的話,雖然我一向很愛網絡罵戰,但在這個議題上,我實在沒甚麼心情去指罵、諷刺或反唇相稽誰人。



概念層面:提名委員會本與普選無矛盾

首先我認為「特首選舉不應預設篩選機制」的說法,在字眼上而言是有點問題的。提名制度本身就是一個篩選機制:只要你找不夠提名人,又或者不能符合被提名的資格,就不能參選了。只要選舉的人口基數愈多,提名的門檻愈高乃自然的事,這根本就是無可避免的篩選。

所謂「特首選舉不應設有篩選」,那其實是指提名制度不應存在提名權、被選權、投票權上面,與「普選價值」出現相違背的情況。那只要「提名委員會」組成符合「普選價值」的大原則,它的存在就不構成「過度篩選」的疑慮。



法國的總統選舉的提名制,本身就有著相當濃厚的「提名委員會」味道。法國總統候選人必須要取得500人民選代表提名才能角逐大選,而所謂民選代表包括國會議員、參議院、社會經委會委員、地方議會議員或市長;這個以接近36000個市長為多數、整體多達4萬人的名單,基本上已可視之為一個選舉出來沒有名號,卻有實質含義的「提名委員會」。

這個篩選機制雖在法國國內亦有爭議(主要是名單中的人士很多不願作出總統提名),但從沒有任何民主國家、組織實疑過這種提名方法究竟是否民主。

另一個對「提名委員會」最大的質疑是,如何能於香港那麼小的地方中,選出多達1200位提名委員會成員?這明顯是誤入了「委員會成員多=具廣泛代表性」這個先入為主的陷阱:假若「提名委員會」真是以類近普選方式選出的話,又何需要超過一千名成員呢?我同意基本數量成員是有需要的,但只要將提名門檻能降低,將「提名委員會」人數作出相對減少是完全可以接受。



甚至把例子推得極端一點,將四百名直選區議會議員(或再加上所有直選立法會議員,但大前提是選舉前政府必須他們將成為提名委員會成員,作為選民投票參考)變成提名委員會成員又如何?這和立法會功能組別,亦即「超級區議員」是完全兩回事:特首名額只有一個,而且被提名權亦不如「超區」般受限,只要提名門檻夠低(我想5%,即大約20個提名也可以接受),又何嘗不何?

必然有人會擔心,區議員的小選區單議席單票制選舉,最容易受到蛇齋餅糭收買,但至少目前並沒有任何一位民主激進派的知名人士,是對區議會抱著全盤否定態度,證明他們至少代表一定程度的民意。在這裡再說一次,特首提名與「超區」提名本來就是兩碼子的事宜,而且若區議員的功能出現轉變,一向以地區政策為首要考慮的選民亦好應反思一下(又或是被政黨教育一下),這種取態會否最終會令自己成為最終的受害者。

相對來說,假若所謂「泛民」連5%席位的力量也集中不到,那就證明一是各種賄選問題已到達失控的地步,而這就算再上一級的立法會選舉甚或特首選舉,同樣也會像馬來西亞一樣的結果,而這就不關制度,而是整個選舉也出現問題了;二是民意可能反映,選出一個泛民特首是與民意背馳的一件事,那所謂「泛民」好應檢討一下,自己是否已被選民唾棄。

其實我不應花這麼多時間去談這個「區議會議員提名委員會方案」,因為這本來只是一個示範「在香港選出具代表性提名委員會」的例子,當中可以有無限個可行性:例如你認為區議員的功能不夠純粹,可以依區議會選區多選一次提名委員會委員,又可以引入全港選區政黨比例代表制分配委員會議席……或許當中都有些漏同存在,需要更深入的討論和完善,但至少上文足以證明,「提名委員會」的存在並不與普選特首矛盾,而選出一個符合普選原則的提名委員會,基本上也是可行的。



現實問題:關鍵不在提名委員會存廢,而是真普聯的決心

再次重申,我從不認為「提名委員會」就是架床疊屋,就會讓普選議題複雜化;相對你要完全撇除掉「提名委員會」的存在,當中牽涉修改基本法以至觸動「全民制憲、重新立約」的概念,執行上涉及萬人級的聯署手續與確認,即使有台灣等先例可引,也不代會事情變得清晰簡單。真‧普聯在基本法框架內鑽空子,單從手段與策略層面判斷,只要「提名委員會」成立方式符合普選價值,也只是爭取手法上的分別,和「十萬人聯署」是平起平坐,不存在甚麼讓步、退卻,甚麼「直選全民委員會倒不如直接選特首」,不過是一些幼稚的指責。

但我以上的辯護,都是建基於一個條件才能成立:就是真‧普聯是否有決心捍衛「提名委員會」符合普選原則這條底線上。然而真‧普聯中的所謂「泛民」成員,在他們所得出的共識中,並沒有作出任何明確保證:香港人對「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存疑,就是因為目前的構成非常的不民主,等同功能組別的翻版:部份界別人士的選民基礎不合理地低,不同選委之間的代表性差異太大,而且某些成員還明顯是一些利益集團的代言人。



即使原來較有民意基礎的區議會議員代表,也因為民主黨密室談判出賣港人,由原來05年政改方案400位民選區議員成為當然委員的建議,被政府一扭而成由區議員全票制選出117名代表,讓建制派得以借制度之便全攬席位。試問有著這樣的前科,又如何叫人對新「提名委員會」的構成付予信心?



若你仔細觀察真‧普聯的所謂「七點共識」,就會明白毓民之所以如此憤怒,並不是毫無原因:甚麼一人一票、保障選舉權、被選權、提名權普及而平等、不能有預選篩選全都是空洞的口號,不能有愛國愛港、不能抗中等沒有客觀標準的參選條件這點更加好笑,即是如果有明確的客觀條件,例如不能被警方就政治案件檢控、不能簽佔領中環誓約書這種客觀標準就可接受了?



但真的關鍵的部份卻在跟著的部份:甚麼是「具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也應由選民一人一票方式產生」?目前的功能組別議席不也是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嗎?一人一票根本是基本得不能再基本了吧?真正的重點應該是整個提名委員會的選舉要符合「普選原則」,亦即有公開、公正的提名權和被選權,以及相若份量的選舉權!只爭取一人一票,那在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中增加5個一人一票議席難道你就會接受了?

最要命的還在後頭:「提名委員會長遠也該廢除」。先前我也說過了,只要提名委員會符合「普選原則」,那就是民主選舉的一部份,何用廢除?真‧普聯認為「提名委員會長遠也該廢除」字面背後的意思,似乎就是目前他們所爭取的那個「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必然存在著某些缺憾,所以長遠才要廢除!當看到真‧普聯在字眼間竟埋下如此伏線的時候,甚麼這並不是底線,還可以商榷之類的說話也變得無關重要了……

事到如此,我認為真‧普聯這次發表的「七點共識」,關鍵並不在「提名委員會」的存廢,而是在「提名委員會」所應堅持的底線上。真‧普聯好應附加幾項和「一人一票選出特首」一樣鐵價不二的條件,包括無論「提名委員會」無論組成方法如何,都應符合「普選原則」,甚至列明每個提名委員的選民基數不能相差太遠,又或是「聯署達致一定數量可獲提名委員會追認」這道「逃生門」等,其中某幾項或全部都不會讓步,消滅所有中共可以在委員會機制中進行操作的可能性。

可惜的是,似乎真‧普聯內裡不少成員,都沒有真正的勇氣與強權對抗,反有甘於被玩弄的心理準備,所以才會推出這種不倫不類的共識出來,實在可悲;而這也正正是由一開始我就反對人民力量加入這種俾面派對的原因。



至於人民力量就目前形勢應如何取態?現在最尷尬的,是似乎「提名委員會」的構成還有很大變數,而且「聯署追認逃生門」的建議更是連毓民一直堅持的聯置提名都包含在內,只因共識內有「提名委員會」這個架構就要退出,無論怎樣看也是於理不合,至少目前在坊間,我看不到有誰人能就架構的部份作出合理的抨擊,而幾乎所有質疑都是從真‧普聯本身的動機出發,這根本不可能作為退出組織的合理理由。



我的建議是,人民力量應對真‧普聯設下限期,迫使其就提名委員會的構成作出原則性的澄清,包括「聯署追認逃生門」究竟是誘餌還是不能退讓的條件,好應交待一下。這些原則底線本來就應該在與中共談判前就要劃清楚,所以不存在「先看看對方還價如何」的問題;假若限期界滿亦不了回應那就拉倒──說到底,提名委員會本身並不是一種原罪,只是爭取策略上的一種分歧:但若真‧普聯根本無心爭取,那就不如早抖。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