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不認識B君這位網友,但原來他在網絡的名氣可大,不少網上的動員運動,就算不是他所發起的,多半也少不了他的份兒,其中最讓我留意的,莫過於「基督徒向同性戀者道歉」、「將免費煙旦讓予長者」以及這次「大學生R贊助事件」。三者看似毫無關係,但本質卻雷同:都是用一個可能只有耶穌才抬得起的十字架壓在議題上,叫人動也不敢動。



以基督徒身份,向那些被壓逼的同性戀者,為他們受到其他「教友」的歧視、不公衷心道歉;斥退那些貪小便宜的人,讓免費的早餐落入最有需要的老弱長者手上;當然少不了這一次,為好人有好報的食店老闆伸張正義,讓少不更事的大學雞好好上一堂「公民教育」課大團圓結局……上述那一幕不賺人熱淚?那一點不讓充滿「愛與公義」?在大義凛然的氣氛下,你敢說句不嗎?



對不起,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妥。有關B君發起的「基督徒道歉運動」,我已在〈請不要以「民主黨式」行動反對基右 〉一文中談過,當別人不認為自己有錯時,B君如何衷心代其他基督徒道歉也是無濟於事;而免費的煙肉蛋漢堡,本為麥當勞為了長期服務的顧客的回饋,不知為何一班在家撐飽肚子沒事做的網民,只因網上發表了幾個沒有成本的騎劫訊息,就立時變成了人人稱羨的「義賊」。



我不知這位B君又或是那些批評那些浸大學生的人有否上過莊,搞個學會活動,我自己就有。當然我對某些上莊的「傳統活動」如交職典禮、甚麼「Dem Beat」以至校花校草選舉等,但從大方向而言,大學的各種學會活動或多或少都帶有「浪費」性質。



聽到有人問為「為何交職典禮要有野食」的時候不禁失笑:這個世界各種義工活動還不夠多嗎?那不若所有學會都摺埋,將義工隊列為唯一認可的學生組織吧?即使大學生已成年,其實在一兩年級之間仍頗為莽撞,各種上莊活動其實正是要學生在包含「浪費」的各種跌跌撞撞成長。



還記得當年上莊之時,誰沒有為「R贊助」而奔波過?那時也好像沒有甚麼「要體諒小店」的潛規則,畢竟只要店舖覺得沒有商業價值,又或有贊助經驗但又收效甚微,就自然而然會把我們趕出去。「R贊助」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在信和店舖哀求別人給予會員卡九折優惠時,頂樓的老闆乾脆說了句:「我們這裡專賣成人寫真和錄影帶,好像不太適合給予學生優惠」──假若這位老闆當時真的一時心軟,或許大學生「R贊助」R到出事的新聞,早在十多年前已發生了。

那這班浸大學生是否不該罵?當然該罵,但不是B君那悲天憫人、浪子回頭的大團圓造法,而是探討那早已被模糊了的問題核心:究竟贊助商贊助你是為了甚麼?就是為了贊助的宣傳效果超過贊助的成本;而有否盡力去完成,讓贊助者覺得「物有所值」的宣傳效果,就是學生的責任。



在我的年代,所謂「大額」的Sponsor多是大公司那些宣傳期過後留下來的「雞肋」紀念品,價值不高之餘又印滿了他們的商標,拿了一大堆派出去也自覺盡了責任,但也還是在場刊裡印下贊助商的資料,或在致詞時介紹一下他們的名稱。現在浸大同學們收到的是無記認的食物,而且價值也遠比一般帶有宣傳性的紀念品高,若沒有想如何去盡贊助商「交託」予被贊助者的責任,那學生們在這件事情上自然是「失職」。



可是「失職」有「失職」的彌補方法:可以是運用學會的人力和資源,在校內宣傳「明哥」店舖,讓學生因而前往幫襯;當年我也試過拿了別的大學學會一批物資,就干脆協助他們招收會員以作補償。但正如前面所言,這位B君先生只將自己當成了教育家,編排了一幕幕自家感覺良好的「感人至深小劇場」,好讓大學生、明哥、窮人都能在這幕「神功戲」中各取所需,感人謝幕……



我不會說B君是那種沽名釣譽,借媒體關注及眾人擁戴來讓自己出名的那種人。事實上除了這些「公眾活動」外,他自己私底下就做了很多寂寂無名的扶貧和關愛活動,單從這點來看,都只能讓人尊敬而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甚至乎他在網上就自己的善舉進行各種分享,反對政府急推四川賑災卻無視本土貧窮,也是為社會帶來各種正面作用應該鼓勵。

但B君在網絡主催或支持某些活動時,都過份集中在如何推廣他心目中的「善」,而不去深究這種「善」是否適合、甚至是否正確地採用在特定的事件上。又因為這個道德十字架的份量實在太重了,人人當聽到活動的意義是如此「大義凛然」的時候,衝去助威都來不及,敢去質疑的人只會是極少數。我也有看過浸大生那個反擊的簽名運動,當中或許有些地方其實應對得不好,甚至很差,但有一點我是同意的,就是那種高調的「網絡公審」方式,以及將大學生塑造成只愛消費「開P」的少爺仔,實在不要得。



我衷心希望B先生的「平等分享行動」能不停推展下去,因為這是切實讓貧若人家受惠的「實事」;可是那些鼓吹別人在網絡上進行無成本的「善舉」,例如自以為代人道歉就可解決問題、將領取回饙優惠者打擊成「與老人家爭食的小器鬼」,甚或叫「Common Friend向勞永樂醫生指教一下」(有道理的,一人單挑便夠,毋須班馬海淹)的,就不要再做了。



先不論這些虛擬累積起來的「善心」對世界的變得更好究竟有多大的威力,我最怕的是這班「網絡善心人」以為這就叫做了好事,卻不明白比起道歉,更需要做的是向那些恐同教會教友提出質疑和辯論、就算Share 100個「別買煙旦」Post也不及給那些在街上向你乞討的老人家十元八塊,而不是猜度他/她背後是否有乞丐組織的直行直過,擔當「網絡公審員」,也不過是出席了一次審判而非實踐過甚麼公義……就如熄燈一小時一樣,忘了本來熄機,是為了喚醒自己,而非真的為了熄燈。



延伸閱讀:

[五皮潮文] 從《這是一個十二級火的事》透視道德焦慮
http://quenthai.wordpress....

為何要將美好的事情污染呢?評論浸大學生贊助事件
http://www.inmediahk.net/n...

食物贊助事件鬧出了香港的希望
http://dadazim.com/journal...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9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