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的影片連結,是2011年民建聯李慧琼在《議事論事》節目內發表有關對該年度財政預算案的意見。在前半部份,你會發覺她的意見和一般民主派議員的說法差別不大,甚至乎真以為她是一位為民請命的好議員,然而自1分30秒開始,當一談到政治現實,亦即贊成或反對議案之時,李慧琼就立即回歸本性,大談「財政預算案是一個要和不要的選擇,如果選擇不要的話,就連其他利民抒困的措施甚至財政經常性開支也等同不要,所以要她和民建聯不支持這份財政預算案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

事實上也看不到她和民建聯的最後決定有何艱難:因為從一開始,作為立法會橡皮圖章的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任何阻礙財政預算案通過的打算。但既然如此,那李慧琼之前說甚麼中產苦況、貧富懸殊、房屋問題及各種財政預算案的建議,就等如全部都是廢話。



很難相信的是,這番說話在兩年之後,竟然由他們的敵對陣營,所謂「泛民」的立法會議員的口中再次出現。甚麼「不希望拉布影響受助人」、「擔心會癱瘓政府運作,最終影響市民」,思路豈非和李慧琼同出一轍?不過是兩年,香港的所謂「泛民主派」竟淪落到和民建聯一般見識,能不覺得悲哀嗎?



有人說建制派考慮不過是否對預算案投反對票,而所謂「泛民」卻是決擇是否拉布,程度不同,而他們最終應會在財政預算案投下反對票云云。其實這正正說到問題所在:人家建制派手握票數反對票數足以真的否決預算案,自然要認真考慮,可是泛民呢?正正因為他們的票數不可能推翻財政預算案,這種表態性的投票根本沒有成本;可是一說到拉布,一個可能真的可以推翻政府粗暴決定的方法的時候,他們就開始卻步了。



其實所謂「預算案不通過就會癱瘓政府」這說法根本是危言聳聽,不過是建制派及其友好傳媒才會說出來的大話:試問當初擬定基本法的精英,怎會沒想到這一步呢?先不說申請臨時撥款,解散議會重選這些非常手段在外國民主國家早已見怪不怪,就算預算案真的在很長的時間通過不了,政府其實仍是可以根據往年的財政預算標準,申請撥款繼續維持政府運作──怎麼現在這些惡毒攻擊,竟又從港共果邊傳至泛民口中?本來對預算案提出修訂,是立法會議員應盡的責任,但如今這班「泛民」議員為表明自己與「拉布」無關這種表態,就連自己的責任也可以捨棄掉:別忘記,這班所謂「泛民」,由其是工黨,可是口口聲聲要為市民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各種長遠福利措施,連修訂都不做,究竟如何爭取呢?



結果就連范國威這種「不撤回方案,但不參加拉布」這種滑頭騎牆式的手段,竟然都獲坊間大舉認同。究竟呢個香港,仲係咪我所認識既香港呢?



在這裡又讓我為各位回顧一下,對上一次所謂「泛民」,對財政預算案保持強硬立場是甚麼時候:又是2011年,不過是當曾俊華改口在財政預算案每人派六千後,民主黨同公民黨才急急腳走出來威脅要投棄權票和反對票讓財政預算撥款不獲通過,理由是「特區政府為了政治利益才派錢,馬虎草率、理念破產,選擇不作長遠打算,應予以嚴重譴責」。


為了派六千元這種全民福利就大動肝火,如今就為了他們口中的政治利益對惡劣至極的財政預算案保持緘默,甚至要作全力護航的幫兇。請問你能再找一個理由投票去支持這班人嗎?我只能夠認為,香港此刻真的已完全痴線。




有關今次拉布,我也有兩點去說。首先是今次拉布比之前的難度都要更大,原因不單在各種技術層面或時機問題,而是過往還算是保持友好中立的所謂「泛民」,如今都將會變成敵人。為免被外間指他們暗助「拉布」,他們必定會保持一定人數在會議廳,以令之前「點人數」致令流會的策略失效,萬一最後真箇動用茅招「剪布」,再奢望當年吳藹儀義助的場景亦不會再發生,反而好像劉慧卿般坐視不理,甚或所謂「泛民」助紂為虐的情況出現時,大家請不要驚訝。


第二是很多人質疑「拉布」的主題全民退保未必是自己同意的政策,但其實長毛與人民力量已多次表明,只要財政司在預算案某些部份,如限制大公司退回數千萬差餉、將長生津的資產限額提升等等,已足以讓他們考慮撤回「拉布」,而這些都是包含建制派在內都不會反對的提議。所以大家不要用自己的「經濟立場」去衡量支持拉布與否,而定從「大局」去衡量拉布的意義所在。


至於支持「拉布」朋友可以做些甚麼,我可以想到的只有三樣:向身邊的朋友解釋今次拉布的因果關係,因為今年出了通識題,我想他們都會很願意去了解究竟是甚麼一會事。發動網上輿論攻勢,走去工黨、民主黨、民協、教協、街工以至新同盟的FACEBOOK,將那些政黨/獨立議員全罵出來,讓他們感受到群眾的壓力,知道反對「拉布」只是自掘墳墓的行為。至於長遠來說,自然是將選票投給長毛和人民力量,讓他們能夠透過選票凝聚更大能量,以及再以選票「懲罰」那些口講關懷基層,但卻始終停留在「口講」而毫不願意作出犧牲的議員。


Tags: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9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