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反對派錢「左右不分」詭辯法

曾俊華以守財奴聞名香港,所以可預期2013年預算案同往年相比,都係了無新意,甚至更差。對於當日反對派錢,寧願政府「將派錢資源用響乜乜物物」的人,最有力的質詢就是問一問他們:「停止派錢經已兩年,試問香港市民的生活有好轉過嗎?」

事實在擺在眼前之時,為何這班反對派錢的人仍然可以無恥下去呢?經我兩年來的觀察,結論是他們可以義正辭嚴,看似好有Common Sense的說話掛在口邊,讓他們能夠把自己自我催眠,甚至一般市民都糊里糊塗的接受這堆歪理。所以要說服這班人,首先就要踢爆這些偽邏輯、偽常識。



第一個要踢爆反對派錢人士的常見謬誤,就是「左右不分」的問題。很多左膠如左翼廿一的民主黨「乳鴿」區諾軒,都將派錢簡化為右派自由經濟的政策,但他們都不能解秣為何大右派的孫柏文、李兆富同樣反對派錢。其實對於派錢,左派與右派各有不同的正反理據:反對派錢的自由經濟支持者會說,要派錢,就用退稅、退差餉的方式,因為在他們眼中,對社會愈有貢獻的人就要交愈多稅、擁有愈多物業,派錢給他們才能夠鼓勵全體市民努力向上,不會讓一班無所事事的懶人平白受益。

至於反對派錢的社會主義支持者就會說,政府應該將資源重新分配給最有需要的人,寧願政府做一些更有利窮人的長遠福利政策,都不要一筆過派給他們,blablabla。

對於這些看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說法,我在兩年前已撰文逐點反擊,這裡不再詳細覆述。這裡來說的重點,是當大家和這班左膠或右膠辯論的時候,一定要迫他們澄清立場,不要讓他們混淆兩邊理據進行詭辯。



例如那班認為社會愈有貢獻,就應該在政府手上分得最多資源的右派,就請不要再提甚麼反地產霸權,因為這班人所謂貢獻,若全以財富量度的話,那李嘉誠和那班地產商賺了那麼多錢,就代表他們對香港最有貢獻,政府理應分給他們最多利益。至於甚麼壟斷市場,香港市民要捱貴租,買不到樓,就不要怪到政府頭上,因為在城中巨富眼中,交得幾萬,最多十多萬稅的你們,就是因為對社會貢獻不足才被視為低增值人士,應該移出香港,騰出空間讓大陸炒樓交幾百萬印花稅的大款來港定居,「貢獻社會」。

至於以民主黨為首的這班政棍,既然他們認為因要按需分不配,不應派錢而將資源分給最有需要的人,那請這班垃圾用更大力度要求政府立刻取消退稅退差餉、回饋電費與發生i-Bond這些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不公平政策,也不要再和其他人說甚麼「中產過得好苦」、「中產交稅最多卻獲最少關懷」,因為中產怎苦,也不可能比基層更苦,支持中產和「資源分給最有需要的人」兩個立場本身就有著最根本的矛盾。



現實世界對這班反對派錢的人最有力的反駁,就是政府雖然已停止派錢兩年,但基層生活並沒有如這班反對派錢的政客有任何改善;他們希望政府用盈餘做的各種東西,只有少數幾項落實,而總計下來這幾項措施所花費的金錢根本不會受派錢影響。張超雄說派錢等同燒煙花,問題是唔燒煙花的現在,政府連炮竹都無得你放!



香港福利政策M型化


大前研一曾經提出所謂「M型社會」的概念,我想這個「M型化」的趨勢也很切合目前香港福利政策的特色。一方面政府以「關懷中產」為名,對一班高收入的中上階層賦與各種稅務優惠;另一方面又花費大筆資源津貼領取綜援及公屋住戶等低收入人士,結果福利政策的受惠者就好像「M」字的兩端,而那些生活條件未差到跌入福利安全網,收入又不高的中下階層,就變成了香港福利政策下被遺棄的一群。這種荒謬的現象,正正是反對兩個自相矛盾的理由:「將資源分給最有需要的人」、「中產對社會有所貢獻應得到獎勵」被政客肆意玩下的結果。

其實兩年下來,反對派錢的人當中,已有愈來愈多人開始明白政府的福利政策出現愈來愈嚴重的問題,部份開始嘗試諗一些屎橋去所謂「完善化」整個制度,但這堆「屎橋」幾乎全都可以用邏輯可笑、「捉蟲入屎忽」來形容。



例如反對派錢的林本利,提出類似「負入息稅」的概念,向未有申請各種政府津貼的低收入在職人士派發最多12000元,表揚基層市民為社會貢獻云云。雖然這種想法和林本利過往認為曾俊華「胡亂派錢」是進步了一點,但只表揚「打工仔」明顯歧視全職師奶多年來對香港的付出;至於低收入人士當中,那些真的是努力工作卻不能養家的「窮忙族」,那些只是打打散工游手好閒的「廢青」,這種「在職津貼」也不可能做到區別作用,結果所謂「表揚打工仔」的原意自然也大打折扣。



林本利比往年「進步」,民主黨更是更弱智,竟然建議提高中產退稅比率,再搞一個極其矛盾的「累退制退稅額」作平衡:原來這樣就是「將社會資源應用在最有需要的人身上」的「按需分配原則」?沒錯,中產因此所謂退稅額可能比那些打工皇帝多,但這不是明目張膽地將那些連稅也不用交,或者只需交幾百幾十的中下階層貧富差距拉得更開嗎?至於租金扣稅,更加和退差餉和iBond一樣,是中產愈退愈多、貧者不獲分毫的不公義政策的延續,難道民主黨心目中的公平,就只存在於中產和上等階層之間?



反而今年關愛基金再向「居住環境惡劣的低收入人士」派發資助,向N無人士「派錢」,和林本利一樣,算是比較合乎邏輯。因為在福利政策M型化的情況下,理應盡量嘗試填平這個M字缺口。但只要你建議的政策是要在社會階層之間劃線,無論怎麼劃,其實仍然會出現各種未能受惠的「漏網之魚」。以去年標準為例,一個月入17060元以下的3人家庭可獲8000元津貼,17061元以上的就甚麼都沒有,這樣又叫甚麼公平?

結果為了填補這個M字,只能有兩個方向:一是不斷引入各種更複雜的機制,例如漸進式派錢、各種更複雜的資產審查公式和填寫表格,將行政成本不斷提高之餘,就連受惠者本身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受惠、受惠多少;另一個方向就係不斷放寬限制的界線,盡量將漏網之魚納入其中。

審查複雜化固然是民主黨為首的各種政棍和既得利益者所希望,因為他們的區議員和社福機構才有藉口去「幫助市民」,撈取選票和各種政治資本。至於真心希望市民受惠的,自然希望往後者發展,不過最後他們都會發現,原來讓所有階層皆能共享社會成果的最簡單、最公平的方法,還是派錢。



別被偽常識騙倒

說回過去兩年多在網絡上,一直與一班反對派錢的中產、知識份子以至社運人士纏鬥,而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明明這班智商不低、且受過相當教育程度的人,明知自己的理據經已站不住腳,卻仍堅持自己是對的,寧願保持沈默,唔出聲唔睬你,但過兩日又再次將自己錯誤的想法繼續四處宣揚。

當去到這個地步,我認為已經不是立場或意氣之爭的問題,而是他們被自小成長以來、根深蒂固的「常識」價值觀所束縛,這種頑固甚至強硬得淹沒了事實和真相。驟耳聽來,他們的說法都相當漂亮,甚麼「資源應該分配給最有需要的人」、「政府每年都將稅收隨便花掉,這種理財手法不能接受」、「將收回來的錢又重新派出去,浪費行政費之餘又做不到財富再分配作用」、「只有勤力工作的人先才有獲得政府福利」,全都符合所謂「香港精神」的普世價值。



問題是正如上面一再提及,說這些話的人,根本無視自己的想法自相矛盾,偏偏他們認為是自相矛盾的重點,如「與其派錢寧願政府做好些福利」,反而是可以兩者並行而無互相抵觸的。最愚蠢的是,他們一直希望追求一個絕對公平的、按需分配的福利政策願境,為此甚至不惜反對派錢,而結果政府每年財政預算案推出的,卻是一個比全民派錢更差、令中上階層與既得利益集團獲得鉅大利益,一個更不公義的資源分配。

要改變這班人的想法,其實相當困難,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針對他們自己建構出來的「偽常識」不斷進行擊破,迫他們正視自己的錯誤。人總不可能持續以非理性的態度堅持自己的立場,撐得了一年兩年,到了第三年還是會屈服於事實之下。

最後在文章末段,我將整理反駁「反派錢」的各種「偽常識」與「偽邏輯」為七大論據,希望各位同樣支持派錢的朋友,當遇到那些言正辭嚴的中產、知識份子和社運運動家時,知道如何應對。



1. 按需分配與多勞多得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你支持退稅、退差餉、iBond就無可能要求政府照顧最有需要的人,反之亦然

2. 如果有人堅持只有交稅交得多的人或失去工作能力的人才有資格享受政府福利,這些人可以參考現在的堅尼系數,看看香港目前已是世界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區。這亦代表了,在香港生活的人無論怎樣勤力也好,都無法分享到經濟富裕的成果。根據歷史,這樣的社會發展下去只有一個結果,就是貧民暴動。而只要社會一暴動,全城霄禁經濟癱瘓,股市大跌六七成,到時最大損失的,就是這班中產。

3. 當然你可以舉出很多當年派錢後有人亂花6000元的例子,但同樣我可以舉更多在取消派錢後,在這兩年間得不到任何政府福利幫助的中下階層。為何交幾百元稅的人,既無基層福利,又無錢無樓享用iBond退差餉?一個住在旺區劏房,租金剛巧過了4370元的N無人士,就連關愛基金不會幫他,相比起那些退稅退差餉萬多兩萬元的中產,這就是公義、公平嗎?

4. 你說派錢一旦成為慣例,就會令市民有錯誤期望。其實每一年基層都會期望公屋免租綜援雙糧,中產每年都會期望退稅退差餉,根本這些期望早已成為習慣,那又如何?分別只是,這些人年年期望年年有,中下階層年年期望年年無咁解。退一步而言,幾年前沙士經濟逆轉,政府減免稅額扣減綜援,那時有沒有因為「錯誤期望」而出了問題呢?

5. 同樣,害怕政府年年退稅「放煙花」燒錢的人,其實玫府派錢一直存在,退稅退差餉退電費iBond都是一種派錢,同直接派錢分別只是有錢人先有資格拿,沒錢的人只可在側邊羨慕而已。



6. 要注意政府之前派的錢,都不過是每年的財政盈餘,外匯基金與財政儲備根本碰都沒碰。政府現在根本就是有太多錢,遠遠超過應付金融風暴或經濟衰退的儲備。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區議會現在不停在十八區興建醜陋地標、六七百億起高鐵、還有接踵而來的西九注資、每區再派1億進行面子工程,藝發局亂派錢益自己友……點解?就是因為錢太多,無定駛。請不要再以為不派錢,政府就會將錢用在更應用的地方,相反只造成比派錢更無謂的浪費。



7. 如果你認為政府有比派錢更好的方法去實行福利政策,不要緊,即管去爭取,但在爭取成功之前,同時爭取派錢,有利無害。派錢比其他福利政策更易成功的原因,係因為之前已有先例,實行時會少了很多行政步驟和繁複的咨詢過程。現在曾俊華之所以年年重覆同樣的派糖招數,也是一樣原因。爭取派錢成功的機會既然會比其他福利措施大,那就在成功爭取其他措施先用派錢解市民燃眉之急,再待理想的福利措施落實之後,取消派錢也未遲。最後,也請不要以為反對派錢就會增加實施其他福利政策的機會,過去兩年香港社會福利無絲毫寸進,就是證據。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5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