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害怕人多的本人最終還是去了年宵市場一趟;也不是因為現場笑死朕的提點,也不會親身視察民主黨攤位鬧出了這樣一個笑話。

話說民主黨自從立法會選舉慘敗後,一時間出現了存亡危機之感,很多本來在平常時期看似荒謬絕倫的「改革」都打算用上了,例如嘗試將那連當立法會議員都不合格的黃碧雲推上主席位置。不知幸還是不幸,「碧雲邪神」因為她的多番愚行最終被掃了出局;然而為了更新「老派政黨」的宣傳,仿效國民主黨設置了一個甚麼反媒體部,讓羅當負責人。



客觀點說,羅健熙也算是有點小聰明,懂得玩弄一些網絡技倆歪曲視實及打擊對手,其成名作即為將單仲楷立法規管工時修訂案的結果醒目地將「人民力量棄權」放在當眼之處,讓不少人誤以為人民力量因私怨反對民主黨修訂,甚至誤解成對規管工時議案投棄權票。狡猾的是,羅卻沒有點明民主黨自己卻也投票反對梁繼昌提出的修訂案,然後只一臉無辜的說自己只是陳述客觀事實「批評工聯會」,但同時卻特意將慢必的發言置於自己Facebook的連結之下。



這些網戰技倆或許羅玩弄得很純熟,但他卻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需要為黨的形象負上責任。沒錯將黃碧雲按錯制當成宣傳短片的笑料,又或是將劉慧卿叫人關燈的海報分享出來的確是不錯的Gimmick,但究竟讓一般人對民主黨有「新氣象」更有好感?還是讓人對「民主黨」爛撻撻的形象更深?一堆模仿朗思嚇人大字海報和改圖,若是網民之作自然可以體諒,但若政黨掛出來,只會讓人以為收數佬追債。



真正災難性的結果自然是今年年宵羅嘗試將「聖誕快落台」的宣傳計劃延續下去。先不說這個「聖誕快落台」的主菜:宣傳短片的質素十分山寨,假若聖誕後他真的不落台那你怎辦?難道要改名「新年快落台」、「復活快落台」、「佛誕快落台」?那不是更讓人覺得你民主黨只得把口,實際上卻無能為力嗎?真沒想到他們真敢這樣搞!




我其實並無意糾纏於那堆「快落台魚蝦蟹」究竟是否模仿自香港人網去年的舊產品,因為相比起來,我更擔心新年流流拿一些「快落快落」的東西的支持者們(我想沒有多少非民主黨支持者會購買這樣沒創意且不好意頭的產品)回家來年是否會非常「唔老黎」。



至於那個T恤的看板娘,我不是想以貌取人,但民主黨不是出名多美女的嗎?要知道看板娘就是要吸引路人的眼球,是一個宣傳的最基本常識吧?甚麼鄭莉莉、鄺美娜、王雪盈、黃成智座下三大實習生,隨便找一個比較「順眼」的當Model,真有那麼困難嗎?(如果那個模特兒就是上面名單之一,我願意道歉……)



不過最搞笑的還是那一系列的將政敵當成賣點、所謂「輸都變嬴」的主題產品。「輸都變嬴」相比起「快落快落」算是更貼合新年的氣氛,但若以此作為「好意頭」的正面說話,那原本你打算批評的不公選舉結果就完全被混淆了──結果當一句好意頭的說話配上一個沒怎麼被醜化(又或者是醜化失敗)的劉江華,還要舖天蓋地的豎立他的旗幡民主黨彷彿又回到港同盟時代般,與這位「三姓家奴」並肩作戰起來了。在我駐足觀看之間,就有位少年在我旁邊驚呼:「乜劉江華原來係民主黨架咩?」



可悲的是,當有人在民主黨Facebook頁面質疑宣傳品的種種問題時,這位「新媒體部部長」羅先生只一味將討論「政治化」,不停糾纏於政治立場問題,卻無視本身宣傳計劃各種根本性錯誤,結果鬧出了這種大笑話。



其實民主黨要改善自己的形象,最切切實實的,還是向香港市民,就走入中聯辦進行密室談判鄭重道歉,而不是整色整水的搞甚麼「新媒體部」──其外怎麼金碧輝煌,只要敗絮換走,仍然阻止不了它的腐爛。當然羅健熙的核爆級表現,實遠在我意料之外,而這也再一次證明,這班乳鴿或有過人之處,但和一眾行走江湖多年的老鴿相比,還是太嫩、太弱、太無知。

作為一個很久以前的前支持者,先不論立場問題,感情上實在不想免白鴿黨的形象進一步與民建聯睇齊。這個「新媒體部」,好應收檔。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8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