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Facebook看到一位自稱是醫生的用戶分享自己接待孕婦的經歷,文筆怎樣見人見智,但觀乎近萬Like的數目,應該「感動」了不少人吧?



詳細的情節大家可以看延伸連結,但觸動我的,卻是當中最「戲劇性」的一段:「說罷,話鋒一轉,我憤怒地說:『但是,你有在香港交稅嗎?你有盡過做香港公民的義務嗎?你把孩子生下來了、拿了身分證,就白享我們的福利,要替你養活孩子,我、護士、女警三個更辛苦!』」

先旨聲明,我自己並不是一個濫情的左膠,甚至雙輝之流的「北斗派」只會是本人譏笑的對象;我也認為在目前生死存亡的關頭之下,守護港人利益將是第一優先──但這並不代表一些人種主義、優生主義之類的極端意識滲透在運動之中。

沒有在香港交稅、沒有盡過所謂公民的義務(我不知他所認為大陸孕婦不能遵守的義務包含甚麼,暫時想到的只有就業和投票),就沒有權利在香港生育,讓孩子取得居留權?先不論接受香港政府資助的兒童,在成長後其實是否有機會履行上述的所謂義務回饋社會;問題是這種指責已超越了雙非問題本身,而是泛指所有對香港沒貢獻的人,生出來的下一代都只會為社會帶來負擔。這次這位孕婦被趕回了大陸,然而那些趕不了最終生下來的「雙非童」,之後的一生是否都要承受「醫生、護士、女白養你」這條罪名過活?



香港要在關卡設限、阻截雙非孕婦來港產子,這是社會考慮承受人口的現實問題,本地人獲資源優先分配甚至壟斷,也是基於地緣考慮。這些原則我們必須小心理解,假若隨便將這種想法推論至「沒交稅、沒盡義務」的人就沒有生育權,那麼那些腰纏萬貫的大款在香港瘋狂掃樓,繳納大量印花稅,他們所交稅款豈非比絕大多數人多?你說他們搶了香港人的樓?沒辦法,稅是他們交的多嘛,「作為低增值人士,如退休和低收入人士搬去內地,然後歡迎高增值人士來港」這種說法正正迎合這種情況。

這位醫生的另一個「有感而發」的感想:「董伯伯曾經在1999年說過:『若果167萬人全部來港,後果是不堪設想的,社會顯然很難承受這種人口壓力。多年以來透過香港人的努力,我們已逐步將香港的生活質素提高,我們不可以讓這些成果付諸流水。』相較起來,其實董伯伯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差嘛。」也有偷換概念之嫌。



事實上董建華當時以167萬之數恐嚇港人,結果卻顯示港人非婚生子女數量比想像中少得太多,這種利用民粹去破壞法治(釋法),最後卻發現問題子烏虛有的做法,怎可能「不是想像中那麼差」?「非婚子女」與「雙非嬰」本來回事,只因為同樣把槍頭對著「爭取本港居留權內地人士」,就可以把魔鬼當成朋友了?

我在這裡很少就本土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就是因為要討論就要有「走鋼線」的準備:一方面大陸人與香港人在爭奪本土資源上本身就是一個零和遊戲,我認為要鼓動民情抵制大陸南下的潮流,一點點民粹的手法也是難免,這是鄭經翰鄭家富遲遲未能醒悟的。但另一方面,一旦以自身利益作為抗爭動力,那各種危險的想法就會隨之而生,最後隨時如飲鴆止渴,以仇恨讓自己變得愚昧,毀了別人之後也毀了自己。我只希望就算同樣反雙非、反蝗蟲,在Like一篇「感人至深小文章」之前,至少也看清楚自己Like的是甚麼。

延伸閱讀:急症室的迎送生涯之:強國人要生仔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6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