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app水,還是要抽

| |
[不指定 2013/02/01 06:00 | by henryporter ]


倦於拾人牙慧的本人,本來以為有關這個題目,在網絡翻炒再翻炒的情況下,應再無置喙之空間。但幾天下來,大多「網絡評論員」竟然因為看了太多「反對Whatsapp收費」的留言(我倒沒看到幾個),最後只將焦點著眼於「其實8蚊唔係錢」這個阿媽係女人的道理上演繹發揮,以致當中還留有很多看似值得「深究」的空間,給本人作一個遲來抽水



整個Whatsapp抽水運動中最讓我感動的,莫過於將網絡兩位冤家連成一線,無待堂主指「小小一個Whatsapp要收每年八塊的一點點錢,就跳起來。這種敏感度,要是能推要廣之,香港早就革命,推翻中共統治了。」 ,而陳牛大師則「附和說」:「為了8元而憤怒,香港革命有望」 (雖然後面還是抽水)。但假若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真如爭取Whatsapp免費般停留在得把口,卻無任何實際行動的階段,那香港就真的玩完了。



事實上在Facebook上所謂「爭取Whatsapp」言論風潮,倒還比較像民主黨風格:遇到不滿就大聲喊幾句「好離譜囉」,試試能否藉此給予對手道德上的壓力;成功了當然最好,失敗嘛,就逆來順受──難道Whatsapp最後真的收錢,網民真會走出來抗爭嗎?

其實為了$8大聲疾呼有甚麼奇怪?因為「嘈」是沒有成本的。從經濟學角度來看,以較低成本的方法爭取較高成本的利益,可謂完全合乎邏輯,除非你認為時間是成本之一──偏偏對網民來說,閒就是他們最大的資本。



那些說「不想付錢就去用Line吧」的建議也是白痴。Whatsapp之所以變成了大多人的必需品,正正因為其「集體共用」的特性。就算「眾人皆醉你獨醒」的明白Whatsapp有很多同樣出色的替代品,別人不跟你轉又有何用?所以不願付錢的人的鼓譟,其實從另一層面來說,也是為了說服那些立場較為中立、對付錢無可無不可的朋友加入他們的行列,這才有可能做成「轉用」的時勢。有人說因為Whatsapp付錢,就會讓用戶大量轉用Line,但他們忘記了早已有大量Apple用戶擁有Whatsapp,Andriod友說服得了他們轉會嗎?目前實在太言之尚早。



至於「為何買了這麼貴的Smart Phone,卻不願付少少的金錢買Whatsapp」也和「為甚麼買了這麼貴的PC卻仍然要用盜版」、「明明音樂便宜得很卻偏偏不買唱片甚或MP3」這些老掉牙的問題,除了理性的成本估算外,更混雜了大量感性的考慮。雖說三者間的價錢或規模或不能類比,但「不買Whatsapp」和「為何要用翻版」的回應:「我係要用呀,吹咩」以及隨之而來的一萬個看似合理的解釋,在本質上是一樣的。

我認為不願付錢的人,雖然同樣有很多戇尻的說法,但其中兩個算是值得討論:一為擔憂年費會在往後不斷提升,二為付款平台的問題。像Whatsapp這類社交軟體,他能鎖著用戶的主要原因不是甚麼功能介面,而是用戶對其依賴性:假若今次了年費,則自然更加深了對這款軟件的依賴,將來若其持續加價,怎能脫身?但若我們回顧ICQ的用戶如何在一夕間倒向MSN的歷史,只要有具競爭力而廉價的替代品出現,Whatsapp的崩潰可能比想像中快。問題是相比起前者,Whatsapp首次提出了「定價」這個概念:即使將來真有替代品能擊潰Whatsapp,但會否以完全免費的形式出現,我相當懷疑。



至於付款平台,過往「免費用戶」因要開通信用卡戶口購買Whatsapp所帶來的麻煩,其實可能比$8更大。你說香港人不願意付錢,但其實在Whatsapp誕生之前,身邊每月付上數以十元甚至百元計SMS費用的大有人在。SMS與Whatsapp一個最根本的分別,除了前者一開始要收費而後者由免費過渡至收費外,更重要的是SMS的收費早已附屬於電話公司的帳單中而Whatsapp卻不。受信用卡收費打擊最大的群體,莫過於未能申請信用卡的學生一族,有人按常理猜測,Whatsapp最終還是能找出讓他們付錢的法,我個人的意見是這班人或真會因此轉投其他代用品,但會否因此動搖整個Whatsapp的「慣用性」優勢?我覺得未必。



最後,問題也不單單在於用戶有否信用卡的問題,而是由堅持免費用戶過渡至付費用戶的一項「儀式」,代表了一種價值觀的轉變:今天你願意付$8買一個Whatsapp,那明天如果有其他一些同樣好用的程式要你再付$8,不付似乎也說不過去。很多人都說網絡市場有所謂「One Penny Effect」,要用戶由零到付第一個Penny是最困難的,但一旦打開這個缺口往後即一帆風順。所以全球所有企圖藉開發手機Apps賺錢的程式開發員,理應全力為Whatsapp收費打氣。

腦人院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8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