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從新聞得知劉夢熊的殊死反擊與有機會身陷囹圄的報導,不禁讓我聯想到早前劉夢熊在前線晚宴上的捐款是否他整個陰謀的一部份:即使前線最後嘗試將捐款贈與其他團體,但對組織的傷害已成。


但即使如此,我仍對這次的突發捐獻事件引起的牽連大波,感到相當意外:那些「反人力教徒」借機生事,本是意料之內,奇就奇在其他人力支持者也跟著旋律起舞。記得在立法會選舉的時候,林宇揚已為捐款原則立下最佳注腳:只要沒有任何附帶要求,只要開誠布公,就算共產黨捐錢,為何不收?

在瀏覽當中的一些爭論時,我甚至認為某些人力支持者搞錯了邏輯次序:當時是因為民主黨指責收杜玉鳳捐獻是「人民幣力量」,於是人力才反擊民主黨自己也雙重標準,大收地產商捐獻──這本來的意思是「你罵甚麼,本來大家都沒有錯」,不知為何現在卻變成了「唔通要跟一樣咁衰」?



作為政黨,總得看現實而行。再強的政黨,也不可能自力更生,不假外求。昂山素姬、奧巴馬都曾收受政敵或抨擊團體的捐款,雖受質疑,但仍無捐其公義形象。人民力量四面受敵,既被建制,亦被所謂「泛民」圍堵封殺,爭取所有不違背良心的政治資本,有何問題?舉例來說,全港僅餘的「撐泛民」傳媒蘋果和信報皆封殺人力,那是否因為太陽報是梁粉報,就要放棄那裡普羅之聲的專欄?

其實自社民連時期開始,毓民早就承受了別人對平租「江湖人士」單位、家人出事、杜玉鳳捐款等各種質疑;對於這些莫須有最有力反擊,就是堂堂正正在議會為民請命掃除市民的疑惑!那些「反教徒」最擅長的把戲,就是將人民力量道德高地推至一個不合理、也無需要的標準,最後讓你自絕於人前。但人民力量要面對的可不是這班「反教徒」,而是群眾啊!



記得毓民在當選之初與曾肉成飯聚被傳媒渲染、長毛質疑,但現在長毛與曾吃飯,「反教徒」有提過半句嗎?冰鋒奇俠逼迫蕭定一撤資,以信報余錦賢為首一眾中傷「社科院事件」的垃圾,有沒有因此說回一句公道話?

目前只有兩個考慮角度我認為係比較合理的,一是將劉夢熊的捐款看成是一種陰謀操作,又或是經過盤算後,認為接收這筆捐款的利益,不及其因此失去的民心來得重要。但前者你總得提出一個合理的說法來,否則毫無原因的拒絕對劉夢熊也不公道;而後者則要想清楚,畢竟以後因民意而要站的道德高地究竟有多高,甚麼人的捐款和幫助可以接受需要拒絕,最好定一個清晰的立場,再向市民和支持者說過明白。



「勿通匪類」指的是政治上的勾結,不是物理上的接觸;拒絕密室談判,不代表就要將一切策略、妥協拋諸腦後;只因一己喜好、又或是無謂的道德判斷,去抨擊、杯葛自己愛護、支持的組織,最終自然是親者痛、仇者快。伯夷、叔齊只因婦人一句譏諷不食周粟,最終餓死首陽之山,表面看來忠義,但為了一個暴君惡政,一個八婆戲言而死,值得嗎?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