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近日同性戀反歧視引發的各種爭議,以及基督右派高調舉行集會反對就此進行咨詢後,最近有某位網絡名人在網上發起了「道歉運動」,呼籲支持者在Facebook Wall上張貼聲明,向受影響的同性戀群體道歉,結果我和其他朋友的Facebok就立刻遭到洗板。



我當時的第一個直覺,就是立法會選舉前黎智英在DBC代民主黨道歉的一幕:道歉的大前提是犯錯者真心覺得自己有錯,你看那些大叫「願天父維繫家庭價值」的耶撚毫無悔意,那裡有悔改之心(當然基督教中也會代罪人向上帝請求原諒,但同志團體可不是上帝)?而且所謂「基督徒」涵義何其廣闊,一個基督徒真有資格代表別的基督徒向別人道歉嗎?



但似乎不少開明基督徒的確認為自己和那些恐同耶撚是同一群體,認為自己有義務同是亦有理由去代他們向同志道歉,這就到了本文的重點所在:假若你們認為可以代表他們的話,拜託請做一些比道歉更有用的事情。



當然我不是說道歉不好(雖然我還是很懷疑有否資格代一些沒有悔意的人道歉),事實上不少人除了道歉聲明以外,也有用各種方式去聲援同志人士(例如齋Sir)。但我發現更多的人張貼聲明都只為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然後又回歸沈默,對於那些共存共榮的耶撚,則像泛民支持者對待民主黨一樣,作個姿態,輕責一下,然後就當沒事發生。有人舉出這個道歉運動源自當年小布殊連任網站供網民向世界道歉他們選出了這樣一個總統來,但至少這班人在下一屆的選舉中就將共和黨的候選人踢走,你們這班教徒又打算怎樣?



作為一個前基督徒,離教當然包含著不少原因,但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太多的所謂「信徒」一方面將教友視為主內兄弟姊妹,但另一方面卻對於這些教內各種不公義的事情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默許這些「邪惡」的存在。既然大家都以「弟兄姊妹」稱呼對方,如今家人做出有辱家門之事,讓別人受苦,你不去指正家人,卻一味看別人陪不是,這樣能讓事情變得更好嗎?



自從民主黨走入中聯辦後,香港人發明了一種精神分裂的譴責方式,就是雖然口裡罵著,身體卻不由自主地縱容對方為所欲為,甚至當其他人去抨擊這班犯錯的人時,就舉出各種冠冕堂皇的藉口作出包庇。各位基督徒,希望你們不會沿用這種思維模式,不要集中精力先消滅撤旦才轉頭對付蘇穎智,不要說抨擊恩福堂就是分裂基督教。



相比築起一千幅自我感覺良好的虛擬哭牆,堂堂正正向身邊其他恐同教徒、甚至自己教會的牧師曉以大義,甚至以基督徒身份與基右教徒在反歧視議題上公開抨譴責,讓這班假先知不可再肆無忌憚的假借行惡,更能彰顯上帝的公義。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6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