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Comicshelf所賜,看完了不少過往全無興趣的連載,也發掘了不少蒼海遺珠:當中有些在香港確是不見經傳,也有些是因為本人孤陋寡聞而錯過:例如《Magi》(又稱《魔笛》或《魔奇少年》)

對於《少年Sunday》近年王道漫畫的印象大概就是《植物的法則》和《魔界小金毛》,全都是讓我大倒胃口的作品;就算是藤田的《月光條例》比起《魔偶》也是相差太遠了,所以當友人向我推介此作時,也著實猶疑了一下。



事實上看漏眼的也不指我一個。以《Magi》的質素來說,過百回才有人想到要動畫化未免太遲了點;而另外的友人在看過頭數集的動畫感覺也是不甚了了。至於我,若非推薦者說明必須忍受前面十多二十回的悶場,更可能早已封塵一邊──所以雖然《Magi》是人氣漫畫,要發掘出它的真正價值,也還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這裡也不特別介紹《Magi》的故事大綱,因為基本上就是少年漫畫王道元素的大集合:技擊、尋寶、戰友與成長完全出現了,唯一算是有點特色的不過是那帶點阿伯拉的背景和造型,以及那支在後期已失去效用的「魔笛與巨人」而已。



《Magi》的精華所在的乃是主角一行人在周遊列國的過程中遇到的人和事。最先讓我感到震撼的,乃是假借中國的「煌國」的描述:除了以大量的人力、物力及魔力侵略其他國家外,對於貿易城市的攻略,甚至連量化寬鬆的經濟戰也搬出來了,這可是以前的少年漫畫想不想不出來的橋段。



隨著漫畫的世界慢慢擴大,作者巧妙的利用各個國家各種精心設定的畸型社會制度或領袖,然後帶出各種問題讓讀者思考。而問題內容可以是最簡單的人生而為平等與階級的對立問題,一直到是否應以仇恨作為革命反抗的原動力,再提升至謀略與正義是否應有所平衡等等。雖然在《Magi》中也有一個明顯的奸角,但其他的「惡勢力」都有自己的正義,而且不是那種膚淺的,唯我獨尊的想法,而真是一種普世價值觀的衝突。



正如先前所言,這些複雜的問題大多不是以沈悶的說教式舖陳,而是借一個又一個有血有淚的故事帶出,而就算是說教,也讓你心服口服。就好像最新的「魔導士之國篇」,舞台魔法王國是用一種抽取賤民(即非沒有賦稅的魔法師)生命力的裝置去維繫國家的繁榮,雖然很多人都認為殘忍,但「校長」卻清晰解釋你聽,非魔導士與魔導士那追求慾望方向的不同如何讓國家發展成這一步、賤民們如何因豐足的物資生活而拒絕離開國家,甚至因為這種「和平的剝削」大大減低了死亡率,再問你要作出怎樣的變動,才能讓國家幸福?



最精彩的一部份,乃是其中一位配角對女童因這種制度而瀕死而於心不忍,「校長」不但協助其拯救女童,甚至對他說救多幾十個也不是問題,並清楚點明,這種「有限度的救贖」只是為了彌補自己的內疚而已,卻不是真的為了別人。這種對感性過剩的憐憫的抨擊,可謂對「北斗派」,打了一大巴掌。

《Magi》在很多方面為我帶來震撼,也讓我反思目前日本漫畫的發展出路。不容否認的是,日本漫畫市場已經踏入市場飽和時期,銷量已從最高峰滑落;但若要以此推論日本漫畫王道已至窮途末路,甚或不比當年,則未免太過武斷。



事實上自從80年代所謂「少年漫黃金時期」之後,日本漫畫的成功方程式雖仍被無限次重覆使用,但你總會在細微之間找到其轉變的嘗試──一成不變在競爭激烈的商業社會中,是不可能的事。之後到了《死亡筆記》創出了邪道漫畫風潮,雖然最終仍動搖不了王道漫畫的地位,但當中不少特點與元素已被吸引收其中。

我認為《Magi》正正是這種不斷進化的王道漫畫代表。雖然在最初的部份採用了保險的作法,用簡單的王道設定站穩腳跟後,陸續將宏大的構思和深化的內涵灌進故事之中,最後再以自己對世界的立場和看法貫穿全局作為中心思想……



這種做法也不獨在個別作品出現,例如「王道少年漫」支柱之一的《Naruto》,岸本齊史就是以人氣作後盾,不斷嘗試將複雜的戰鬥系統、以至戰略規模的大戰解說引入本應強調爽快直接的《少年Jump》之中──雖然出來的效果不如人意,但這正正推翻了那些追看幾個少年漫連載,就大言不慚的為「王道漫畫發展已到盡頭」的謬論。



有人說從前故事比較複雜的作品都「升級」到青年漫畫誌繼續連載,《Magi》的成功是否愈加簡化的時代正在開始逆轉了?不,我認為和《Magi》和舊時的少年漫也還是有所區別,它有著老派經典的的影子,但也同時兼顧著潮流漫畫的時代感;至於青年漫,它們在市場萎縮下掙扎求存又是如何突破,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日本漫畫市場或許持續不振,但精彩作品的推出,可是從未間斷,關鍵只是有否心機去發掘而已。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