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在此我要再重申一次自己的立場:我對D100的成立樂觀其成,也是長期鄭經翰的長期擁躉;其次,我認為在這次「粗口老味」爭拗上,基本是毫無意義的,大班不應糾纏在此,因為鬧人講粗口只是無賴逃避指責的最後之地。第三,相對來說,指責大班欺騙婦孺血汗錢打官司亦是無關重要,因為區區數百萬,鄭經翰在取回千萬計的老本後絕對放得低,況且正如大班所言,只有親身捐款的人才有資格表達自己捐款是否被「誤用」,只要有一個適當的渠道退回或處理款項,即可解決。

但在今次黃毓民、黃洋達與鄭大班的對質事件上,我認為鄭經翰仍欠了一個道歉。其實最初我也很奇怪,自己為何在之前當DBC轉變成D100 和毓民等人對於鄭經翰放棄DBC抗爭的反應差距那麼大,甚至也不如蕭若元般認為訴訟基金有任何問題。之後經過一輪反思,終於知道關鍵所在:就是在整個DBC爭取復播的過程中,我完全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冷漠觀察事情的經過,自然也不會如上面的幾位一樣感到不妥,甚至有被出賣的感覺。

大班在為自己的決定辯護的時候,不自覺的露出自己的商人本色,先說DBC的投資是自己老本,買遊艇買飛機也不干別人的事,再說在撐DBC過程中沒有出錢的人不要指三道四──這些說話就算不能說是錯,但也實在太傷某些人的心。記得DBC爭取復播運動時,不少人民力量的義工都是當中的參與者之一,他們未必出錢很多,甚至出過錢,但付出的汗水和時間,難道就憑你區區幾句就可以打發?



至於他搬出各種開脫的理由,例如要顧及員工生計、競標方式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玉石俱焚不如浴火重生等等,相信當時大家都心裡有數這是抗爭的必要代價;若果這些原因能夠凌駕於捍衛大氣電波之前,那就代表甚麼」不賣股份」全是廢話。

或許在整個DBC過渡至D100的過程中,非純粹支持鄭經翰個人,而是真心希望捍衛DBC言論自由的人只是少數;局勢發展至此,也或許正如他所言,是一個令人無可奈何的結果。但始終的的確確存在一班人,他們真的曾經相信活動的目標是要捍衛大氣廣播而非鄭經翰本人,也相信鄭經翰那「不為錢,不會賣股份」的宣言。對於他們,一句「道歉」是鄭大班的最低消費。

議政廳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