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很不搭調的,在難掩興奮心情下回憶這場賽事的種種,卻不停聯想到《Slam Dunk》的各個經典場面。



面對「地上最強」的Barcelona,Chelsea卻是一連串的諸事不順:失去主領隊,個別球員老化嚴重(Malouda和Essien);三條戰線的頻密賽程帶來沈重的心理和生理壓力,卻又得不到古板的英國蘭足總體諒。相反雖然巴塞則在國家打比敗走,但變相拋開了衛冕的包袱;再加上西班牙足總特意將此場比賽推前一日,讓其與Chelsea有著同等的休息時間。在陣容對比加上客觀因素,王者巴塞就像山王工業一樣予人無敵之態,相反今非昔比的Chelsea,也有充份資格擔當湘北的落水狗角色……



在這場賽事中,幾乎所有車迷都將那微弱的希望放在首回合那看似渺小,卻無比重要的領先入球上,期望就算在客場不能入球,至少能如上回合一樣死守完場。可以預期,Chelsea將再次面對有如山王傳家之寶一樣的巴塞名物:全場緊逼攻勢,只能以死守作抗衡。領隊Di Matteo在次回合可說是鐵了心的打徹底的堅壁清野,將防線從禁區峨眉月頂再退後一點至剛剛禁區界內,寧願以禁區內犯規內的危險換取更緊密的射門封鎖。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這位名宿教頭始終沒有安西教練的智慧,堅持將完全不適合0空間死守打法的Mata正選上陣,結果此君和上場一樣,攻守皆無甚表現,變相浪費了半個球員和一個換人名額,甚為可惜。假若Di Matteo不拘泥於Mata正選的迷思,讓在週末阿仙奴一戰這個更適合他發揮的場合不掛免戰牌,或許Chelsea在英超排名上就不用處於這麼惡劣的境地了。



一開賽雙方即各拆損一名後防猛將,Cahill的拉傷迫使Ivanovic移回中堅位置,而碧基腦震盪亦讓丹尼爾‧艾維斯入場。Bosingwa的防守力固讓車迷稍稍憂慮,但Pique的傷出變相讓巴塞的3-4-3陣式只餘Puyol一名正統中堅,似為Chelsea的反擊戰略更為有利。



但此時Chelsea已無閒再想往後之事,因為巴塞的瘋狂進攻終於打開了決口,由巴斯基斯接應古恩卡的策劃,將比數追成了1比1;更禍不單行的,是僅僅在2分鐘之後,Terry竟然在防守角球期間出了一下愚蠢的膝撞,被球證直接以紅牌趕出場!這簡直就像是當年陵南對湘北時,魚住被趕出場一副待宰的樣子……果不期然,在上半場43分鐘,因為Ramires一下盯人上的失誤,Iniesta從左路一掃而入,二比零。當時我的心情亦隨之墮進谷底,甚至索性將電視關掉,悔恨自己為何特意整晚不睡觀看這場慘敗。



「當你放棄這場比賽的時候,比賽也就此結束」尤幸忘記這句安西教練名言的,只是我這個不爭氣的球迷,而其餘10位尚在場上的車路士球員,卻從沒有想過放棄。再一次只是短短2分鐘,因為勝利而帶來的一時鬆懈,加上3人防線的脆弱,讓Ramires接過Lampard的致命傳送後再次以速度突破巴塞防線,射入讓人難以致信的一球笠射,以作客入球優惠重新處於領先位置!車路士往慕尼黑的路程又重新啟動最後45分鐘的倒數了。



在領先而少打一個球員,加上面對巴塞的情況下,「血肉長城」可說已是Chelsea在戰術上的唯一選擇, Drogba和Ramires可說是相互輝映:不但需要串演左閘填補Terry被逐後的空隙,每當進入反擊態勢之時便立刻衝前做回中鋒角色,以體能和身型與一眾巴塞防守球員搶點,以求再次覓得反擊機會,或至少為隊友爭取喘息、重整隊形的機會。這種一人擔演數職、長期以寡敵眾的艱鉅任務,鬥志、技術缺一不可,杜奧巴以35歲之齡咬緊牙關完成任務,球隊支柱可謂當之無愧。



「久守必失」可謂至理名言,事實上若非運氣之神幫助,只憑一股士氣根本不可能在下半場達致零失球。先是49分鐘因為杜奧巴攔截而導致12碼,但已七場對戰Chelsea未有入球的Messi,在一下勁射之下竟然中楣;再加上之後一下中楣和僅僅越位被判無效的「詐糊」,基本上兩個回合180分鐘車迷都只能從驚恐中渡過──老實說,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時間的流逝可以是那麼緩慢,每次以為應該已過1分鐘,但實際上不過10多秒而已!所以各位可以想像,在這個最後的下半場,那種希望快點完場的心境是受到何種程度的煎熬。



不過巴塞在Chelsea禁區前的那種無力感,多多少少也有是咎由自取。和皇馬三叉戟反擊不同,Chelsea連剩下的攻擊球員也要全部加入防守,Xavi在這場的存在價值已相當之低;但哥迪奧拿最後卻選擇將攻擊力較強的法比加斯與古恩卡換走;更離譜的是,在國家打比一無是處的Tello,竟又再一次被派上場,變相讓Chelsea的右路防守壓力舒緩不少。



還有就是明明上半場還偶以用高波吊入禁區突顯密集防守轉身不及入楔快的弱點,但去到下半場基本上只是反覆的橫傳試圖「猜空」車路士,效率明顯低得多。雖然我明白自Terry離場後,山齊士與基達在頭槌上是有點優勢,但柱躉式打法犧牲的機動性,反讓巴塞失去了過往賴以致勝的強項。



還有就是Messi在最後階段的幾次個人突破,都明顯讓Chelsea的聯防陣式出現漏洞,但為何巴塞始終未有利用個人盤扭作為進攻的主軸呢?我相信其中一個原因是哥迪奧拿被上半場所失的一球所嚇怕,因為盤扭間被攔截往往是敵人反擊的最佳時機。可是當遠射、高空轟炸、小組短傳皆不能湊效之時,哥迪奧拿卻只一味等待機會的來臨,未免顯有有點兒被動。



時至下半場69分鐘,Chelsea的另一支柱,號稱無限體能的Drogba出現抽筋情況,這足以反映球賽的激烈程度。至80分鐘,Di Matteo動用最後一個換人名額,但入替的竟然不是防守球員Essien而是Torres!以《Slam Dunk》作比喻,這簡直就像在比賽中將受傷的「大猩猩赤木」換下來,然後由大配角木暮頂上那麼讓人不安。




事實上,Torres在防守端的表現也說明了Di Matteo為何遲遲不將其換入的原因:相比起S.Kalou,他在閘位上的發揮是嚴重的適應不良:站位沒有緊貼對方球員之員,引球出擊被截後的回防意識也明顯不足,讓左路防守出現不少險象。或許時間經已無多無暇想及防務,又或許巴塞球員根本不將這位「褪色王子」放在心上,當進入補時階段,Torres盤球再一次被攔截之後,「宇宙最強」竟完全無視其繼續往前走的舉動,只一味希望藉著這個防守上的失位發動進攻。



結果,在禁區一片混亂與手球疑雲之間,A.Cole作了一腳有意識的大腳解圍,而目標正是因對手已全數壓往前半場而不致陷入越位的Torres──之後的一幕就好像定格一般,Torres在那漫長的數秒間將皮球推進至巴塞龍門Victor Valdés面前,推橫一下之後送入球門──一個被人譏笑、忽視的球員卻奠定了最終勝局,這一刻的感動,只有木暮在對陵南時投入3分球可以比擬。



Chelsea在今場賽事獲得了6面黃牌,而即使撇除了所有傷兵隱憂,在決賽也至少有Terry、Ivanovic、Meireles與Ramires四名球員停賽;這等若將整隊車路士正選球員抽走了一半。所以,在安聯球場對上拜仁,在何種角度來看都是兇多吉少。對我來說,車路士在成功復仇後,他們在歐聯的旅程經已完結,慕尼黑之旅只是向拜仁/皇馬「學下野」的餘興節目而已;這就像幾經艱苦擊敗山王后的湘北,在下一輪就在「愛知之星」手下慘敗一樣。或許"no one remember runner up",但在所有車迷心目中,在魯營球場「吹雞」一刻,已是永恆。

本文部份圖片來自Twonil新聞組scholes先生

Tags:
體藝壇 | 評論(1) | 引用(0) | 閱讀(14326)
Eliard
2012/04/26 17:44
描繪得好精彩!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