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想不到與同系列的上一篇文章發表,竟已相隔3年之久,還要起首就採用以這種「終結式標題」,這是否代表通識系列就要到此為止?不,基於太多既得利益者的阻撓,通識科不會那麼容易就壽終正寢。在這篇文章我只為吹響這場「取消通識」戰爭的號角,希望受著各種教改遺毒殘害的莘莘學子,至少能讓他們早一點脫離痛苦。



數年下來,我對通識科的看法仍然沒有絲毫改變:這理應是一個大學程度的跨學科概念,不是一門中學學科;而即使主催者如何吹捧其崇高理念,只要這門學科是由愚昧的教育官僚及保守落後的教育「老行尊」把持,最終也只會落得眼高手低的下場。

曾因工作關係,出席了數場由教育局主辦的通識科說明會,當發現這門學科竟援引其他文科評卷常用的「分級評核法」,已經覺得大有問題。所謂「分級評核法」(其實我並不知它的官方名稱),是將每題內容的評分定為五級,然後每級定立一些評分規範和例子。

我首先發現的問題,是所謂的評分規範通常都是模稜兩可。例如5級(最好)的規範是「資料詳盡、結構嚴謹能全面整理分析資料、立場清晰而展現寬容開放態度」;3級(一般)的規範是「資料大致正確但、結構鬆散略有離題、可見學生意見但立場模糊」。那麼若你遇到一個學生提供的資料相當詳盡,然而行文卻東拉西扯偏離重心;對題目的立場雖然鮮明清晰但又偏激非常,那究竟他的答案值多少分?最後還不是靠回老師的直覺判斷!



再來是在考評局分析題目期間,就某些立場出現了明顯的偏向性。例如他們解說那條有關「穿環」試題的評分參考的時候,就將反對「穿環」答案作為最佳答案、支持「穿環」的答案則作為較差答案的示範例子。這種「上下其手」的解釋手法,等若暗示只有依循「主流社會」最廣泛接受的價值觀,才是奪取5*的不二法門!



所以某補習天王堅稱有人憂慮有關政黨試題的作答立場會影響分數是「杞人憂天」,我只感到可悲。作為補習天王,今年學生成績不好,還可較可種宣傳包裝挽回自己的名聲,但對學生來說,這次考試將可能對其人生發展起著最重要的影響!面對這個不能失敗的「任務」,學生能不以最小心的態度去選擇作答的立場嗎?依循一般常識,支持泛民立場的老師大多對政治取向比較開通,自較能容忍與他們立場相違背的答案;但支持建制立場的老師是否有著同樣廣闊的胸襟呢?為著一個小小的答案表態而將人生的賭注押上,值得嗎?



本來「通識」的理念應跨越一切學科框架,但為了讓其成為一門能以考試評核,又將其各種內容強行塞回學科的框架之內,結果這個畸型兒出生的一刻起,即顯現其根本矛盾引伸的各種荒謬。而教育局對這個無解的困局即盡顯其官僚本色:傳媒找來各界專業人士作答考卷,他們自信滿滿的回應謂:「這種結局是可以預期的,因為他們沒有受過作答技巧的訓練」在過往的中學公開試,因學生缺乏作答技巧而令成績受到影響的情況不是沒有,但一位數學家、歷史學家有可能因不懂作答技巧而在數學科、中史科「肥佬」嗎?當作答技巧竟可成為主宰答案生死的界線,受到這個科目訓練的學生,只不過是另一堆考試工場生產出來、完全沒有個性的製成品而已。



可是這班高薪厚祿的狗官,已對任何進一步的質疑感到煩厭,到最後只重覆派發毫無說服力的「定心丸」:「通識卷將會由兩位老師評卷,假若分數相差太遠將會交由第三位老師評改,確保公平公正。」其實若以通識科評審角度來看待這個回應,學科目前被公眾關注的各種質疑,又豈與評卷員數目的多寡有關?當考評局對著本身的「考題」也交出了等若「不合格」答案的時候,這科的前景也夠清楚了吧。



綜觀而言,新高中通識科由一開始已注定其失敗的結局,其中有些因素或許可以改變,但在目前的政治氣候與官僚體系,使得這種可能遙不可及。若以理性角度判斷,通識科由誕生一刻已可宣告其死亡,剩下來要顧慮的,就只有如何在取消通識科的過程中,對學生所產生的陣痛減至最低,也就我是在題目提倡的做法:先將科目評級取消,改為為「合格」與「不合格」兩種;再藉免考試削減科目時數,最後讓通識科「安樂死」,讓香港高中教育重回正軌。



後記:可以預期,任何弱化/取消通識科的建議必然招致大肆抨擊。守舊、愚昧的「通識既得利益份子」處處為這個科目護航固然可惡;但更可悲的是,一些沈溺於理想主義的教育工作者,或因生活逼人、或因已投放太多心力於科目中而不願捨棄,竟都像中邪般,在一個破敗的廢墟中尋找亮點,處處從感性角度去描繪那不可能成真的「通識烏托邦」。

和這個巨大的利益板塊戰鬥,將讓「取消通識科運動」變成一個艱苦而漫長的戰役,這也是通識系列(三)的主題。

議政廳 | 評論(3) | 引用(0) | 閱讀(21449)
CL
2012/04/10 11:57
別妄想政府會撤回通識了。根本上通識是洗腦愛國教育的一部份,目的不是要令你愛國,而是令你即使憎恨,也要猜度改卷員的評分標準,不得不說違背良心的話。大陸的人就已經習慣了這一套,最後人人都在說謊,沒有人敢說心底話,那樣共匪就已經達成統戰的目的。而且它就是要讓人缺乏基礎根底,以前各科分開,每個人可以涉獵物理、化學、生物、以至文史哲的知識,有基礎知識的人,就不會輕信傳媒或政府,不會被輕易洗腦。大陸的統治方式就是愚民,讓你連基礎知識也沒有,再加上背後攏斷傳媒,傳媒說甚麼人們就會說甚麼。最近已經開始覺得香港人逐漸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很多時他們在FB/網誌寫的意見,都好像只是抄襲傳媒所引導的方向。當傳媒一致倒唐的時候,很多人就被搧動了,全城起哄一起加入倒唐的行列。很可怕。我覺得還要關注一下中文科。中文科取消了範文,也是等於清洗我們的文化基礎。以前的範文有唐詩宋詞、古文以至民國時代的散文,從中可以吸收優良的中文和文化。現在取消範文,也是為了令年青一輩和優良的中華文化割裂。今年中文DSE考試竟然出了一篇文匯報前總編曾敏之的橋,文章裏面的大中華情意結非常噁心。這樣的文章竟然放到中文考試裏。通識的不堪更是可想而知。
hevangel Homepage
2012/04/07 16:09
試答通識卷的才子議員,他們不是每天在報章寫專欄評論時事,便在立法局為國家大事社會議題辯論,他們應該精於通識教育所提倡的心法吧,照道理不應考得如此差吧。我寧願相信通識試券只是另一份填鴨卷,考生必需依循通識考試的遊戲規則玩才能合格,最壞也頂多是通識教育之死,反正也沒有人對香港的考試制度有什麼期望。我恐怕事實卻是另一面,那些才子議員其實根本不懂通識,給他們一份通識卷便完全露了餡,觀看他們平常的言行,看來這個恐怕才是他們不合格的真正原因。既然理應最需要通識的報章和議事堂,全不懂通識的人也可以做其才子做其議員,不是正正指出通識沒有用嗎?那學生還學通識來做什麼?香港的通識早已死亡,搞多少通識教育通識考試,亦已反魂無術矣。不懂通識的人坐著最需要通識的位置,懂通識的人不能學以至用,只好去教通識。
doraemonserv
2012/04/07 14:39
屌柒趙永佳啦, 佢係通識試卷主席grin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