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借物少女》

再一次慶幸自己秉持一向的習慣,在觀看《紅花阪上的海》前儘量避免接觸任何與電影的相關資訊;當然最重要的是讓自己忍耐不看,從某程度上來說比《紅》更精彩的NHK紀錄片《父與子的300日戰爭 》,才能讓我能在最客觀的情況欣類宮崎吾郎這一次絕地反擊。



從結論說起,《紅花阪上的海》未必是一套最出色的作品,和宮崎駿作品相比的話,就如這位老人家所說一樣,連給予後者「一點壓力」的水平也沒有。然而若以《地海傳說》的基準來說的話,《紅》卻又好上太多了:假若《地》當年76.5億票房是「過譽」,那《紅》的44.6億則明顯是低於此作應有的成果。



在《紅》的初段,我還一度擔心故事太過平淡而變成一套悶作,但因為女主角討人喜歡的形象很快便確立起來,再加上甚有《千與千尋》「油屋」味道的「拉丁樓」學生會室給予導演很多發揮逗趣笑位的機會;所以90分鐘下來,我竟然找不到感到沈悶的「看錶位」或「廁所位」,反倒是愈看愈投入。



很多人都會拿《借物少女》和《紅花阪上的海》作比較,因為兩者皆為宮崎駿退居幕後放手與後輩發揮的作品。誠然從畫面質素與表達技巧方面,前者的確比後者出色很多:《借》的人物塑造很有吉卜力的味道,不同人物之間的形象相當鮮明活潑,不像《花》除了女主角和兩三個配角(如妹妹和四眼仔),包含男主角在內的其他角色的模模糊糊的,叫人很難留下深刻印象。



此外《花》在鏡頭運用方面也不是很自然,有時會出現一些古怪的連鏡和鏡頭轉換,感覺是表達給人說「我能這樣做」多於真正利用鏡頭帶著故事走;尤其是片末所謂「高潮」的一場追逐戲,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讓人緊張的速度感;唯一真讓我認同的高水平鏡頭,大概就只有男女主角乘單車滑下山坡的一段。



而我覺得最不可饒恕的,還是吉卜力一直引以為傲的畫質,不知為何那些背景總有一點粗糙的感覺。人物面相就更離譜了,「走樣」的例子已到了俯拾皆是的地步;不少男女主角同在的鏡頭,面相表情竟都是99%相似,難道是要暗示「兄妹」這個偽元素嗎?相比起來,《借物少女》即使構圖與背景方面很多時會比《紅》要複雜得多,但整體卻能做到「一絲不苛」的水平,而無論人物塑造還是面相表情皆很有宮崎駿的味道,這除了因為米林宏昌長期參與吉卜力製作,經驗比宮崎吾郎優勝以外,在預算分配方面《紅》相信也是處於同樣的劣勢吧?



不過即使在畫面質素上大獲全勝,但整體而言,我卻還是喜愛《紅花阪上的海》更甚於《借物少女》。首先,《借》本來就是一個奇幻故事,在視覺方面的發揮空間自然比《紅》要來得大;相對而言《紅》在「先天」所限下,仍能創出「拉丁樓」這棟在現實世界中帶點奇幻的建築,以及營造了日本1960年代那令人嚮往的懷舊情懷,若以此著眼來看,《紅》本身也有其獨到之處,並不輸給《借物少女》太多。



費解的舖排、俗套的壓抑

假若說到劇情部份,如果你能接受那稍嫌老土的劇情的話,則明顯《紅》更能觸動人心。在我看來,《借物少女》本身就是一個人類「搞亂檔」的故事,只從結果看,女主角更理應對男主角有恨;可是男主角那孤獨和渴望親近小矮人的渴望,卻又讓女主角難捨難離,然而兩者身份上的差異卻又注定不能發生愛情……這種複雜的關係和感情其實很難處理,而事實上米林宏昌也的確處理得不夠好,所以才會有人不明白為何男主角從何得到生存的勇氣、女主角為何對只能是「功過相抵」的男主角流下同情之淚──而我,則只覺得全片只瀰漫著淡淡的哀愁,卻很難明確抓住甚麼感人的片段。



至於《紅》則由兩條主線:「拉丁樓」的保育與男女主角的愛情線交替而成,兩者互相支援(舖排男女主角間的關係進展),互補不足(娛樂性與劇力),明顯比《借》只單靠女主角連繫家人與男主角豐富得多。我不否認《紅》的愛情橋段有點老土有點TVB,但正正因為如此,《紅》能夠先確立松崎海那討人喜歡的性格,讓人對其得不到應有得愛情回報感到惋惜;連帶藉著那稍嫌太早的「那些年」(60年代呀大佬,我仲未出世),但感覺近似的青春回憶,回味那本應屬於中學生帶點稚嫩的傻勁和純愛,這正是宮崎吾郎令人刮目相看的原因。



不過《紅》和《借》都有同一問題,就是在處理情感上太過壓抑,讓大家都只能以「淡淡的」去形容對作品的感覺。我不是說灑狗血就是好,但如何讓劇力爆發而又不致淪於韓劇+TVB(香港電視台,劇集以家庭主婦為主要觀眾群)套路,出色的監督和劇本絕對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難道我們連一套動畫成為名作的可能性也要抹掉嗎?太現實了吧。



的確,當性格同樣壓抑的阿海與阿俊向彼此表白,說出就算有著血緣關係仍然那麼喜歡對方時,猶如在「臨界點」爆發出來的情感讓觀眾相當感動──兩者之間經歷那麼多後好不容易確認彼此的心情,他們所走的每一步都會是艱難而讓人揪心的痛,卻最能牽動人心。可惜的是,《紅》並沒有將這種效果多加發揮,在這場告白後的「感動位」就只有女主角在母親懷裡中大哭,和最後從小艇跳上樓梯的一刻,阿俊將阿海擁住的一幕。



片末以一種落雨收柴的方式營造「高潮」,也讓我大惑不解。假若那位長輩真的擁有甚麼重要的身世關鍵的話,留口訊給阿俊的義父代為傳達就可以了,用得著趕頭趕命、還要靠全城幫助之下去聽?而且當上船的一刻聽見船長說「延遲15分鐘開船」,那種白忙一場的感覺真讓人脫力……想不到更屌的劇情還在後頭:那位小野寺船長隨意一看,竟就憑「你們果然和各自的父親長得很像」這點,就「宣告」了兩者不是親生兄妹!



這種大團圓式結局,使我不由得傾向相信黃洋達「一切皆是將亂倫合理化」的陰謀論說法:澤村所謂的「友人託孤」只是掩飾私生子的藉口(在信任的朋友面前竟不提孩子父親的名字);阿海的母親與阿俊的養父去設計一個讓雙方孩子可以接受的「劇本」(這場單獨相約根本沒有必要);最後才有「突然」出現的小野長船長,隨口說句「他們和各自的父親很像」就將亂倫疑惑一鎚定音(完全沒有任何輔助證據)──總結起來,幾位大人「夾計」去欺騙兩個小孩,似乎比「行雲流水」的身份確認儀式的可能性要來得大。



總結

即使我對《紅》在某些情節內舖排上很有意見,但由於這本來就是改編作品,再加上宮崎駿已寫了個完成度很高的劇本,再加上在製作期間有很多東西都是宮崎吾郎控制不到的。更何況即使算上了這些缺點,《紅》也是一套比《地海傳說》好上太多、比《借物少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好作品──雖然還未算走出父親的陰影,但至少我可以將割櫈的界刀收回。而宮崎吾郎,請你記著,相比起提升作品的質素,自尊簡直是一值一哂。



最後想提一點的,是《紅》的配音問題。我看的是粵語版,雖然將入面的幾首配樂改成了廣東話,但感覺也不是太差(雖然《地》的〈蒂露之歌〉差了一點);整體來說,配音水準是甚至比《地海傳說》好了一點。不過女主角找糖妹配音也就罷了,不太好也不算太差;但男主角阿俊和水沼是怎麼一回事?那猶如背誦課文的語氣,完全破壞了氣氛……甚麼超級聲Twin Brothers周志文周志康,收皮啦唔該!拜託,若堅持大部份的院線都上粵語版,又沒有錢請有經驗的配音明星的,就請你用回專業配音員吧。



後後記:找資料時才記起原來Nuffnang舉辦過免費試映會,但當時我也還未打算欣賞這套作品呢……不過鬥快爭位這種參加辦法也是問題,因為我知道這個活動的時候已是相當遲的時候了。僅將這篇文章獻給Nuffnang,希望下次有著數的時候會幫我「留位」grin
Tags:
少爺安
2012/02/25 01:42
《紅花坂上的海》比《地海傳說》好多了,可能宮崎吾朗適合現實故事。

我都寫了篇看後感。

http://shaoyeon.blogspot.c...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