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你懂不懂籃球,林書豪都是你不能忽略的名字。除了白宮發言人特別表示奧巴馬已開始關注Lin的表現外,《Time》、《經濟學人》、《Forbes》和Freakonomics.com都分別以Jermey Lin為主題撰文,內容牽涉到他的虛擬市值 和在遊戲中的數值亞裔美國人的身份認同問題NBA勞工市場在發掘人材時,因對長春藤球隊和國籍身份的偏見而產生疏漏以致從經濟學角度來看,林書豪應否立刻結婚 。若連美國都如此,可以預期中港台三地必然有大堆與籃球毫不相干的「另類專家」冒起,爭先恐後的就Lin-sanity還未退潮前留下幾坨「偉論」。



本來談談自己不熟悉的題目也不是甚麼問題(例如本座現在也未能免俗),可是你至少也應該做點功課。台灣目前「專家」,因為連水牛城勇士隊和金州勇士隊都搞不清被當成了笑柄,大陸記者沈洋向Kobe詢問:「你會給予林書豪甚麼建議?」也被視為腦殘問題。那麼香港呢?只會出更尷尬的醜,分別只是因為讀者水準更低,能夠輕鬆的蒙混過去而已。

由於貪圖方便,我只隨意找找這兩天的《蘋果日報》作例子,便發現了多達5位寫手嘗試以林書豪借題發揮賺稿費,但偏偏幾位仁兄對這題目的一知半解,最後只顯出他們膚淺和愚昧。



莫乃光:IT井底之蛙

例如莫乃光在〈社交媒體創造傳奇 〉大讚林書豪善用社交網絡助其提升人氣甚麼的,實際上購買自己網站、寫xanga、拍Youtube、玩twitter等在美國大學籃球員、以至NBA球員間早不是甚麼新鮮事(如曾在NCAA已紅透半邊天的Dee Brown),這在美國人之間的生活常態,毫無大書特書的價值;林書豪在社交網絡所作的一切也只是為了好玩,而不是甚麼名聲促銷。莫先生以所謂「泛民」IT代表身份寫出甚麼「腳踏實地的作好社交網絡的基本功夫」,實在叫人發笑之餘,又感悲哀。



尹思哲:比擬不倫

至於尹思哲在〈學林書豪爭普選 〉的內容更讓我「R爆頭」:

「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NBA的D-League,本身就是讓技術不足,或有待證實自己實力的球員磨練的地方啊!林書豪不就是在D-League取得Triple Double後,才又再有機會重回紐約板凳,最終爭取到一個爆發的機會嗎?若沒有D-League,林書豪可能連美國也待不下去,要到中國或歐洲打球了,怎可以將事情說反了呢?

用D-League與NBA作為例子,我只想到那些反對民主的建制派思維:「因為你的水準還不夠,我們要循序漸進,先在D-League(小圈子選舉)試一下,待證實了你真準備好以後,才升級至NBA(普選)吧!」將比賽表現作為唯一標準的NBA世界,拿去和人人應有同等權利的普選去作比較,只會愈辯愈糊塗。

最後,尹思哲在另一段內文說:「當我們不斷被中央派送各式各樣的經濟利益,難道就不像林書豪要面對讀哈佛經濟大好前程的引誘嗎?」其實作為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林書豪最想當的職業是傳道人,所以對他而言上帝的誘惑要比所謂「大好前程」來得大;再說,隨著職業籃球在各地漸具規模,林書豪在NBA不能立足,在其他地區他也可擁有「大好前程」:本來若這個球季真的全季封館的話,林書豪已有往歐洲打球的打算,姚明也由林書豪加入金州勇士隊起與他持續保持聯絡,希望招攬他到CBA來──在這些球隊打球的收入不會比NBA球星多,但也不會太少。



《蘋果》財經版的三個臭皮匠

《蘋果日報》財經版一連刊登了三篇與林書豪相關的文章。其中高明先生的第一篇〈報告王:林書豪熱  押注四克 〉錯得最離譜。首先「入籍成為中國隊球員,隨時成為下一個姚明,跟球會簽新約年薪有可能過千萬美元,商業價值無限大。」已是低能兼白痴,先不論入籍中國是否真箇會令人工暴升,若以新合約的起薪點計,在NBA的薪資協議下,來年林書豪的新合約受到Gibert Arenas Provision所限,其他球隊只能開出500萬美元起跳的合約,因為紐約人有優先續約權,自然也無需要開出更高的價碼。

雖然目前也有人指出Jeremy Lin在轉會過程中有些含糊,讓他可能享有early bird rights早鳥條款,但無論如何都不會超過中產條款的數目,所以500萬作為來年續約的「封頂位」基本上已是共識。若以總金額來看,目前傳出紐約人的報價是5年3900萬元,也是遠遠超過高明先生所提出的「千萬美元新約」,究竟這個數字高明先生是怎樣得出來的?除了和「入籍中國合約金就能暴升」同出一轍的亂估一通,我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可是更錯的還在後頭。高明先生又指「估計林書豪會吸引中國體育用品股簽約成代言人,在多間本港上市的體育股中,匹克體育(1968)跟 NBA有最大關係,最有『林書豪概念』可炒……相對其他股份只得兩三名,最有潛力簽下『Lin-Sanity』。」媽的你難道不知道林書豪早已在2010年9月和Nike簽下了三年合約嗎?雖然根據青姐說,大市風一吹,垃圾股也可升仙,但若真有股民相信所謂「林書豪概念」而入貨的話,請自求多福吧。



第二篇是添馬男的〈中門大開:For Real 〉。由於中間一大段都是「轉述」自Stephen Dubner在Freakonomics.com的文章,剩餘的也是東援西引的名人發言,嘗試「小造小錯」;但即使如此,不懂籃球的添馬艦仍是出了大錯,只片面地將「NBA的選秀輪數不及MLB,所以較難發掘人材」的語句翻譯成中文。

其實Stephen Dubner全文的真正意思是,他不相信只有2輪選秀的NBA球探,只會用相當於MLB廿五份之一的資源於選秀中(MLB選秀輪數是50輪,剛好是NBA的25倍);同時林書豪在登陸紐約之前,也先後出現過在其他球隊的名單上,所以NBA球探理應不會走漏眼,然後才帶出添馬「引述」的所謂「以貌取人」的原因。

簡單來說,「Compare this to Major League Baseball, which has had up to 50 rounds of drafting.」只是一個設問,但添馬男先生卻直接當成了是原因,真是錯得離譜。甚至比那句將學業成績與運動戰績混淆的「係華人先以為哈佛畢業係 Something,在美國傳統運動,名校哈佛係完全唔入流。」錯得更離譜。雖然我對添馬男先生過往的所謂財經政論早已不敢恭維,但畢竟還是他自己的個人意見。聽說他以前也曾借費格遜為例大放厥詞,嗯,我只希望他不要成為「財經界的蔡子強」。



在這裡也順帶說一下,是否能夠發掘人材,和選透輪數的多少其實沒有直接的關係,而是按實際需要而定。例如MLB要搞50輪,是因為他們不如NFL和NBA在大學有完整的feeder system,而且即使第一輪選秀也要從小聯盟起磨練,大量的Sleepers讓他們需要有夠大的球員Pool去進行長期的觀察和提拔。



可是NBA就不同了。作為四大運動中擁有最少球員名額的一種,一般的常用輪替陣容只有八至九人,而且正選的球員已佔了大多數的出場時間,再加上經驗老將存在的需要,通常只有兩三個位置用來養新人。再說次級聯盟NBDL的實力和NBA的實力相差太遠,就算在前者打得虎虎生風的,也不代表在NBA能有好表現,所以根本沒有大量二軍以備揀蟀的需要,而這也是為何NBDL通常會由幾隊NBA球隊共同持有的原因。過往NBA也曾有20輪的選秀,但選來的球員根本用不著,結果才會出現1984年選中Carl Lewis的鬧劇。

林書豪、甚至之前Wesley Mathews等在選秀落榜成為蒼海遺珠的案例並非沒有,但主因還在於NBA沒有太多給新人表現、測試的機會,小聯盟參考價值有限,與選秀的輪數多寡無關。不少第二輪末段的選秀連半季也捱不到便被揮棄、甚或連簽約的機會也沒有就是明證。



最後一篇是凱伯特的〈財經破惘:林書豪值幾多錢 〉。雖然在表面上看,這篇文章的資料搜尋好像很扎實,但錯誤的地方仍讓我摸不著頭腦。首先那幅把名字搞亂了的收支圖已讓我倒足了胃口,不過可能與作者無關,那就略過不理,讓我們看看下面這一段:

「09/10季度球隊換血,雖然簽唔到 LeBron James,只招攬到史杜迪米亞,但總算因禍得福,慳返大帝份人工之餘,也較往年節省逾1000萬美元的巨額球員罰款( Luxury Tax Bill)……」



慢著,在招攬LBJ失敗之後,紐約人不就立刻將收購目標轉向了Camelo Anthony了嗎?若單從新合約的起薪點計算,Camelo Anthony的合約甚至比LBJ更昂貴,「慳番人工」之說從何說起?其實,為了避免球隊間因追逐球員而無止境提升合約金,故此NBA在招攬球員與簽約之間制訂了大量的限制條款,否則也不會有文中所說的「奢侈稅」。凱伯特先生所不知道的是,紐約人在NBA薪酬上限方面早過了所謂「硬上限」Hard Cap,換言之無論他們想招攬那一個超級巨星,都必須要將現有的肥厚合約交易出去。

以Camelo Anthony的交易案為例,金塊隊應允交易其中一個基本要求是把另一份大合約Cauncey Billups一併送出去,但紐約人即使已將以Raymond Felton為首的一眾二線球員作為籌碼,還是騰不出足夠的空間。結果還是要將另一隊沒有薪資上限壓力的Minnesota Timberwolves拉進來作three way trade,將超過一千萬美元年薪的Eddy Curry到期合約「卸給」木狼,才總算讓交易完成。

在這一連串的交易過程中,牽涉了一大堆複雜的交涉和數字計算,我在翻資料的期間也一度搞到頭昏腦漲;但凱伯特先生卻自信滿滿的說紐約人因「招攬LBJ失敗而省掉了一千萬美元巨額罰款」,明顯是把NBA世界看得太簡單。

說回有關「巨額罰款」,亦即奢侈稅的問題。的確,紐約人在10/11年度的薪酬總額出現大幅下降,甚至多年來首度低至「軟上限」以下而避免繳交奢侈稅。但這是因為Camelo Anthony的交易遲至2月再完成,他的薪酬被撥入了2011/12財政年度才作計算,所以這筆奢侈稅不是「省回了」,而是遲點再還而已;而若我們再對比LBJ和MELO的本年度薪酬($16,022,500 vs. $18,520,000),薪酬所佔的額度只會愈來愈大。



當然若論到紐約的奢侈稅,這裡還有兩點需要注意。第一是目前NYK的GM Donnie Walsh,自他到任後對紐約人的節流政策,讓過往亂簽球員導致總薪酬破億的窘況大幅改善:看看今年NYK的薪酬架構,除了三巨頭和剛剛報到的J.R.Smith,全部球員年薪竟都在200萬美元以下!Donnie Walsh,才是紐約人得以規避奢侈稅的最大原因。

還有就是若說全美國的球隊那些最不怕奢侈稅,大半都在紐約。紐約人的票價冠絕全NBA,背後持的就是比別的城市都要龐大的市場。至於早些年份虧蝕,全因兩位前任腦殘GM,外號「Ben Layden」的Scott Layden和Isaiah Thomas:給予已到職業生涯後段的Allan Houston的一億美金,Howard Eisley、Shandon Anderson、Eddy Curry、Jerome James等二三流球員一份又一份肥約之餘,球隊成績卻每況愈下,連季後賽資格也拿不到的恥辱戰績才是主因。

至於2010年紐約人盈利能創新高,原因並非省回了多少薪金,而是Amare Stoudamire的交易給予支持者的新希望。若凱伯特先生引用資料是準確的,則即使來季要用盡中產條款和雙年條款先Lin和Fields等球員續約,和六千萬以上的純利相比,奢侈稅又算得了甚麼呢?
Tags:
體藝壇 | 評論(1) | 引用(0) | 閱讀(14942)
阿靳
2012/02/21 21:54
今日林行止篇文都幾好笑。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2/02/22 12:01
林书豪与众不同的是矮小(姚明七呎四他只有六呎三),从他在篮底对手的胳膊下穿梭看,他不仅矮且瘦,完全不合美国职业篮球员牛高马大的条件正因为如此,林书豪异军突起,令论者认为美国体坛有太多「遗珠」,因此,所有职业运动遴选队员的标准将起革命!up得就up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