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與草蜢

| |
[不指定 2012/02/04 23:09 | by henryporter ]


對於雙非與大陸人湧港問題,一直沒有就此表達我的立場,這是除了是因為我認為自己對此議題還未有足夠深入的認識外,另一問題是本身較傾向同情的所謂「左翼」立場,代表他們的所謂「意見領袖」們,他們嘴臉之醜陋、思路之愚蠢,實在很難叫人支持得落手。

所以這篇文章也不直接談雙非問題,而是最緊「海報」事件所帶出來,有關蝗蟲與草蜢的「小風波」。話說高登在網上集資,在蘋果日報刊登反雙非廣告,不單在坊間引起熱烈迴響,更惹來平機會關注,指有廣告稱大陸人為「蝗蟲」,並對他們表達負面情緒云云。



殊不知廣告設計者立刻回應,指廣告內的昆蟲並非蝗蟲,而是草蜢而已!再加上「蝗蟲」習性本為聯群結隊覓食,才會被暗喻為湧港大陸人數量太多對當地資源造成壓力;如今只得一隻草蜢,已與「蝗蟲」原意不符。



平機會這次「認錯昆蟲」事件簡直是一場公關災難。設計者既有充份證據指出這隻昆蟲並非蝗蟲,那潛意識將「蝗蟲」視作大陸人的就是平機會而非設計廣告者本身了:我不理同樣誤會的人數是多是少,因為這是一個廣告,而非法律條文,平機會不單認錯了蟲,而且還帶頭暗示「大陸人」就是蝗蟲!作為一個官方機構,作出這種「莫須有」的指控是對言論及創作自由的終極冒犯,香港人應該集體譴責,並要求其公開道歉。



可是某些已有既定立場的「意見領袖」,為了讓自己在這場族群辯論中不落劣勢,竟都埋沒良心,為這種無理指控作出狡辯。當中代表性人物自然是「社運上流成功人士」林輝先生,以為證實了「蝗蟲也是有綠色的」就代表平機會沒有錯,這種低層次討論自然不值一哂。可是當自稱「網絡百科咸書」的方x潤,恃著自己對昆蟲有多少認識,吠出了

「咩野叫死拗, 就係呢種. 如果話果隻係草蜢唔係蝗蟲, 麻煩解釋下點解要放落去個廣告度.」

此等似是而非的謬論,就自然有駁斥的必要。



在這裡我不打算搬出甚麼專業學術名詞來「大」對家,基本上方x潤指「蝗蟲都不過係草蜢」,某程度上也是正確的。可是這位「網絡百科咸書」沒有說出的是,蝗蟲雖然為草蜢的一種蛻變形態,但大多數的草蜢都不會變成蝗蟲,然那些會蛻變的品種,大部份亦都要在特地的情況下收到訊號才會開始蛻變──換言之只要達不到指定條件,草蜢可以一世也是草蜢而不變成蝗蟲。

行文指此,我們已可知以方x潤為首的「網絡名人」或「意見領袖」,正在玩弄一種低級的詭辯:基於同種的情況下,你當然可以說蝗蟲是草蜢的一種,但你不可能倒過來說海報上的草蜢是蝗蟲!正如你會指著一隻毛蟲向女孩說:「你就和它一樣漂亮」;也不會指著一隻蝌蚪說:「這隻青蛙真可愛」──更何況,毛蟲和蝌蚪一定會蛻變成蝴蝶和青蛙,但不是每一隻草蜢都會變成蝗蟲啊!



當搞清了當中的道理後,在網上的後續討論或許正如林輝先生所言,真的是「十分無聊」;但無聊的罪魁禍首,卻正正是以他為首,不去探求事實真相,只一味追問「蝗蟲係唔係真係冇綠色的」、「草蜢也是農害的一種」(麻雀也錯被認為是農害一種,畫隻雀仔你係咪又要話佢係歧視?)此等無聊問題,又或是如「網絡名人」方x潤般,「如果話果隻係草蜢唔係蝗蟲,麻煩解釋下點解要放落去個廣告度。」



媽的,面對平機會的錯誤指控,作為受害者,竟還要去解釋自己為何無罪!?這他媽的和黃成智要求人民力量提供自己沒有打人的片段、「不排除事件和人民力量有關」有可分別?反對廿三條、反對政府無理檢控、反對限制網絡創作自由的人,不去維護一個無辜者的創作和表達自由的權利就算了;怎能夠如此無恥地採用「兩把尺」,無視普通法的「無罪推定」原則,逼迫創作人去解釋自己為何無罪?這件垃圾以後還有面目去談甚麼法律條文嗎?



草蜢與蝗蟲的聯想

我不會猜度「反雙非」廣告中作者加插草蜢的用心(人地鍾意畫隻蟲仔上去做裝飾關你撚事咩),但網上已有不止一人,曾將草蜢與蝗蟲的特性聯想到港人與大陸人的關係。很多草蜢之所以會變成蝗蟲,無非是因為氣候變化導致生存環境改變,又或是居住地方太過稠密,才不得不變成侵略性更強,食量更大的蝗蟲,透過遷移覓食才找出生存之路。



若你問我海報上的那隻草蜢代表甚麼?那當然就是代表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甚至整個世界,大家的本質都是一樣的,只是因為生活環境的不同,某些「草蜢」才會變成蝗蟲遷移到其他地方和其他同種爭食而已──換著我們這些「草蜢仔」身處和這些「蝗蟲」一樣惡劣的土壤,蛻變成蝗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面對資源受到攤薄,甚或原有的生活習慣、文化價值受到衝擊,這是無法避免的客觀事實;要怎樣去解決,怎樣去面對這批「外來客」,我心中也還未有譜。但「草蜢仔與蝗蟲」這種關係,正正指出目前的衝突從來都與人種、血統和族群無關,而是在於彼此的生活環境不同;若以此角度來看,這種比喻不但不會催化仇恨,反更能讓我們從更宏觀視野去看問題的本質,這不是更有建設性嗎?



後記:從族群討論看出香港人對知識、歷史的賤視

在一連串有關「蝗蜢之爭」的討論中,除了某些「總之我覺得係就係!」的論調外,也有不少人說出「隻野係乜關我咩事」之類的意見;我沒有興趣知道說這些話的人背後的立場是甚麼,也可能海報上的那隻昆蟲最後究竟是甚麼,對雙非討論的大局也無甚影響,但我關注的是,這班討論者當中的大多數,並非真箇認為討論中有甚麼必要和非必要,只是希望所有的東西都盡量簡化,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去理解,然後就憑心隨意作出對或錯的判斷。

方x潤那句「根本就係多餘, 蝗蟲都不過係草蜢」自然背後有其動機,但其他人呢?究竟他們真的是覺得海報上的昆蟲是甚麼並不重要,還是和派錢、遞補機制、五區公投以至立法會議員的日常工作一樣,只懂個皮毛卻又不想深究;不想花時間弄清事實只求快意恩仇妄下判斷?我沒有科學性的數據去支持,但憑個長久以來,非單一個案的經驗所得,幾乎有九成是指向後者。



在這裡又回想起張堅庭一段有關雙非問題的專欄,當中有一段說:「你或許不明白非洲胡圖族和圖西族互相砍殺數以十萬計,理由是他們都有人被對方殘殺,當香港人以生活習慣差異作為攻擊詆譭同文同種的同胞時,我們煽動仇恨的藉口比種族歧視還要惡劣。」很明顯張堅庭並不了解胡圖族與圖西族在殖民地和後殖時期,是經歷了怎樣的一段歷史,殖民者是運用了怎樣的一套「以夷制夷」的政策,才讓兩個本身在族群文化上無甚差異的種族,最終會變成「互相都有人被對方殘殺」。



當然你又可以說:「人地篇重點又唔響呢度,咁係雞蛋裡挑骨頭!」其實我對他的文章的確有點意見(用教仔比喻勸導遊客真係多X餘,佢係你個仔咩,佢日日見倒你咩,佢係唔聽你講你吹咩),但若我們對因為「不視重點」而對那些歷史、知識、文化的相關謬誤視而不見,愈來愈偏狹的眼光何嘗不是一種「蝗化」?假若你將蝗蟲視為一個貶義詞的話。

議政廳 | 評論(1) | 引用(0) | 閱讀(15382)
iak
2012/02/05 06:46
http://weibo.com/1757022731/y3LyRrC0z
來看看這箇,大陸網友對這幅漫畫的戲仿。又稱「忍夠體」。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