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得失,先說自己

相比起誰主宰區議會這種間接影響,世澤兄與我斷交,可說乃是次選舉我的最大一「失」。很多人看見他以「罵戰王」稱呼我,都不約而同問我:「唔係下化,你連黃世澤都敢搞?」事實上也沒有敢不敢的,因為在整個區選論戰期間,有關他的評論,我一句也沒有說。不說也不是不敢,而是世澤兄每一句話背後,都有其想法和盤算,對於這種有智慧的人,我只有欣賞和尊重,不同下面所提的某「知少少扮代表」的網絡名人。

當然他要和我割蓆的原因我有心知肚明。在眾多反民主黨的人士中,我的名氣最小,炮轟的長度和激烈程度卻最大,一日我和他還是「朋友」,就如芒刺在背。有很多和我意見近似的網友已不斷提醒:「你再咁寫落去,世澤同你一定無朋友做!」但就算歷史重來100遍,這個系列,我還是會寫,因為這牽涉到我最根本的信念。

其實我在現實世界中不算相熟,直接交談過的唯一一次,大概是在我舊上司的婚宴中,或許他已忘記了。可是在虛擬世界中(包括電話),我卻在不同的場合中碰上,或許這就是緣份。原本我是打算特別就和世澤兄的君子之交寫一篇文的,但這實在有點GAY,所以最後還是打住。只在這闢一角落提提。

成為黃世澤的敵人(就算現在不是,我再這樣寫下去,遲早都會是了),我的命運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從其他幾個例子看來,就算活得好好的,有時也難免有點「不如意」。雖然我是著名的「網絡爛仔」,但和世澤兄的一筆,也想學學古時所謂「君子絕交,不出惡言」,延續我在區選時的原則,無論他怎樣「挑機」,我也絕不對他作出任何反擊,就當是一個修養上的磨練吧,至少我不會如方X潤,憑空創造個「戰友」來搞「勉為其難插兩句」這一套。



票債票償,宣告失敗


其實從提倡「票債票償」的運動起,人民力量理應預期在區選泛民大敗後,被人拿作出氣唾罵的對象;即使我非人民力量支持者(說同情者可能像一點),但同樣有著如此的心理準備。

但在這次區選過後換來的,卻是一個無奈的境象:在人民力量狙擊的選區中,民主黨與民協的得勝率竟然比沒有狙擊的選區更高;若以票數計算,所謂「界票」成功,導致民主黨與民協落選的選區更只有5席左右(連同陳偉業支持的雷文輝在內則有6席)。馮檢基與何俊仁明顯在狙擊下表現得遊刃有餘,人民力量慘得連被人譴責的資格也沒有!

慢必說因為人民力量的出現,間接降低了民主黨支持者的投票意欲,在整體上拉低其得票,這也是很多仇視人民力量人士提出的論據。但相對上來說,人民力量的出現卻同時讓民主黨的支持者響起警號,產生某程度上的催票效應。由於沒有任何數據支持,所以只能大概估計這兩種間接的效果相互抵消。所以李永達說就算沒有人民力量自己也會輸,可說是相當客觀的分析。

更進一步,地區工作在區議會自然繼續擔當關鍵因素,但真正發揮影響力的政治議題,卻始終圍繞於外傭居港權與議會暴力兩點,政改正確與否的討論,被完全被排除在外。至此,已反映了香港市民對民主黨犯錯與否根本毫不關心,所謂「票債票償」也無從說起。

若說人民力量此戰為「試票」,那眾多選區「一成不夠」(得票率),的情況也讓人憂心。觀乎整個選舉,人民力量在不同選區的平均得票率只得11%,但這亦只因部份有在地區紮根的區份將整體提高,其餘選區只在約3-5%之間徘徊,相比起他們要在來年立法會選舉每區拿10%選票,可說相距甚遠。

人民力量在將來應怎麼走,其實答案已顯而易見,只是各方都被怒火與仇恨充昏了頭腦,拒絕接受這唯一的道路而已。有關這點,如有機會的話,我將在下一篇文章再講。



白票運動,必有意義


「懲罰」民主黨運動流產,已有「網友」留言指「主流民意就是不支持你,寫100篇文都無用,收檔啦」;我想這位仁兄搞錯了政客和選民的分別。我只是投票者,不是政客,無需要靠選票搵食;我寫文章,只為向人解釋我的選擇背後動機,有人同意跟隨固然高興,沒有跟隨,就算只得剩下我一個,我還是會去選擇去做認為正確的事情。假若人多就去支持,我早就是紅魔擁躉了;而且觀乎議席數量,民建聯不是比民主黨更「主流」嗎?若你是西瓜靠大邊的那種人,還是快快投靠共產黨吧,這黨的會員最多,民意最「主流」。

「網絡名人」方X潤趁人民力量區選失利,又再出抽水,力指白票沒有用,只有投白票的人自己才覺得有用。其實這種說法,和「我咪又係得果一票,投邊個有咩影響丫」的說法一樣可恥。

對這種低智的看法,我沒有甚麼心機作詳細辯駁,但大家看看何俊仁,無論在選前,還是選後,他都持續聲稱會根據選舉結果考慮黨的未來發展路向。在最初公佈選舉結果,壞消息接踵傳來之際,何俊仁還在說要考慮是否要檢討支持政改方案對選舉結果的影響;到後來知道守住了基本盤,就立時改口說選舉結果與政改方案無關了──這種態度,不就表達了投票予民主黨的票數,將左右其未來政策的發展路向嗎?

要白票運動成功,必然要有足夠數量的白票以作支持,人民力量呼籲市民投白票,自己卻又沒有杯葛選舉,本來就存在先天性的問題,而其他散兵游勇式的白票沒有領導者進行整合,也自然未能聚合出力量來。但方X潤藐視白票,就如同他藐視每一個個別選民的意志,所以說在現今社會,因為蛇齋餅糉而投民建聯的公公婆婆並不可恥,真正可恥的,乃這些對政治一知半解卻亂發議論的垃圾「政論家」。

雖然感性上,我還希望民主黨會在選後檢討一下自己的路線;但觀乎楊森、劉慧卿的嘴臉,我知道這次每一張民主黨的選票,實際上都是肯定了他在外傭居港權、五區公投與社會抗爭所抱持的立場。可能真如方X潤所藐視一樣,個別的白票未必有人注意,但至少,它表達了投票者既不願與建制派同流合污,卻也不想認同民主黨此等倒行逆施的政策的意志,也不會成為任何一方的幫兇。



說回「兩個爛蘋果」的爭論,有聲人指你不去挑蘋果,最後還是要吃,到是吃了個更爛的可別怨人;雖然我想說當選擇已變成一舊屎和一舊無咁臭的屎蘋果,又或一顆五秒鐘毒死你、和一顆四秒鐘毒死你的毒蘋果,你的選擇基本上沒有多大的意義;但關鍵不在這裡,而是有否付鈔(投票)。提供蘋果給你的商人,始終還是要靠收入養家的,你不給他錢,就是一場耐力比賽,看看誰有一天頂不住要作出讓步;但你一給他錢,就代表了吃屎吃毒也是你能接受的水準,以後就吃屎去吧!



意料之內,情理之外

本屆區選最讓「泛民」支持者感到揪心的三個區選敗戰,分別為陳淑莊落選、梁美芬當選和白韻琴當選,認為這種結果是出乎意料的不能接受,但我不禁要馬後砲講句,三者皆有因由。

首先是陳淑莊的去屆當選,某程度是在兩位建制派候選人互相爭奪下「漁人得利」,今屆對家玩「集中票源」,在半山此上流選區落敗並不令人意外。



梁美芬在選前已有大量報告指其鐵票強勁,如無意外將順利當選,只是「泛民」支持者被感性掩蓋而已。但除此以外,民主黨推出的黃碧雲,無論在形格和言行上,比梁美芬根本好不了多少,只靠「民主」牌頭,根本說服不了選民為何要選投另一位「八婆」。至於星屑醫生,本身無地區基礎,就更不用提了。

至於白韻琴當選,除了麥國風受社民連的負面形象拖累外,其實還有兩點,在選舉論壇中,麥國風聲言在區內興建骨灰場是他與區內居民的共識,亦稱此為各區應負上之共同責任云云;看著直播的我當堂打了個突,這個世界有些事是能做不能講的,讚成在區內搞這些東西,不是明倒區內業主米麼?白韻琴立時聲稱自己不認同是所有選民共識,當選後要再商議云云,明顯醒目得多。



再說,樂活選區為中產選區,選民對區議員的依賴相對地少,所以也更不介意以地區工作以外的元素,如知名度來挑選區議員了。(大家忘了馮兩努的例子嗎?)有人說日後樂活選區必就今日的選擇受到懲罰,我相信更大的機會是,這班選民平時都不太依賴區議員,根本感受不到「懲罰」的惡果。

上述的解釋都不能掩蓋一個共同議題:就是陳淑莊、麥國風和民主黨的得票都比去屆為多,但其對手的的得票都出現不尋常的激增(當中以麥國風選區最為誇張,對手總票數差不多高了整整一倍),尤其是三個選區都是中產或上流階層此等聚居地,說明了中聯辦的催票機器,只要是他們針對的戰略區,無論是基層還是中產以至富豪區,一樣能發揮作用;當然更重要的是,現實的醜陋,比起理念的漂亮更受中產支持。



「泛民」大敗,重點在那?

蘋果以駭人聽聞的「泛民大敗」來包裝是次選舉結果,所引用的理據為六位立法會議員加陶君行落選作為依歸:其實所謂「泛民」的明星效應,在愈來愈強調地區網絡的「玩法」下,以這種標準判定「大敗」與否,未免流於表面。

若你以去屆議席與今屆議席相比,民主黨未能奪回這些年間不斷從補選流失的議席;加上新東勢力分裂成新民主同盟,的確是跌得很慘,但如果以開選前的50席來比較的話,丟了3席無論如果都不能算是大敗;民協從開選前16席減至15席,與最悲觀「全軍覆沒」的預測亦相距很遠。至於公民黨說其大敗,輸得最慘的自是王德全僅敗一仗,但公民黨連任區議員中仍能守得住7個現任議席,反映紮實的地區網絡,抵消了外傭等議題對該黨的打擊。



其實若仔細一看,民主黨與民協在今屆的區選有點像「換位」遊戲,一方面失落不少固有選區,同時卻成功開拓了新選區。民主黨年青一輩在南區和沙田區打出了代表作,民協則順利進行「遺產交託」:廖成利將啟德議席讓渡至去屆挑戰工聯會心臟區失敗的新秀楊振宇,而譚國僑雖然跨區失敗,但亦能將扶起去屆敗走大角咀曾激動暈倒的吳寶山,在南昌東選區重新站起來。民協在其他幾個選區也不過僅敗而回,有蕭亮聲前例援引,來屆未必不能一雪前恥。



真正的大敗,必社民連莫屬。一般的分析為社民連的路線太過偏激,與人民力量分裂導致票源下跌云云。但有兩個點卻鮮有人提出,一是社民連本次派出多達27人參選,當中黨內精神領袖梁國雄更要親自狙擊葉國謙,在資源分薄的情況下原有的選區在關鍵時刻自不能作妥善鞏固;而在今次選舉不惜與民主黨與民協「撞區」,導致所謂「泛民」在最後的「集中票源」名單被剔除在外,使其卡在「溫和派」與「狙擊派」之間,顯得兩面不是人。

當然,我們最需要佩服的,還是中聯辦的戰略眼光。社民連一舖清袋,難道會是偶然?陶君行在選前一段時間已不斷指出在社民連選區遭逢抹黑、騷擾的程度是前所未見,只是傳媒以至「泛民」的支持者,全都選擇視而不見。共產黨就是看出了社民連「誰也不幫」的尷尬定位,以及其「鼓吹議會暴力」的原罪,將其作為本屆區選主要清剿的對象,可說是最適合不過。

我在之前曾稱,社民連是否泡沫化,還得視乎陶君行能否嬴得下屆立法會議席,這種看法至今仍沒改變。而隨著這次徹底大敗,或許以哀兵出戰,藉著「鐘擺效應」來年勝選的機會可能更大──問題是這次區選失敗,反映社民連的競選團隊必須承認自己的無能,檢討自己弱點,招攬適當的人才重新出發──但觀乎當中某些仍只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四處抽水,毫無羞恥之心的幹部,我只能祝陶君行好運。



新盟例子,如何引用?


在一片愁雲慘霧下,新民主同盟的大勝,自然被捧為「泛民」這次選舉的最亮點。很多人都稱讚新民主同盟地區工作做得好,但很少人點出的卻是,在各種外傭、議會暴力爭論以至政改方案的爭議,新民主同盟都鮮有牽涉在內。新民主同盟本身也不是沒有與分裂的「母體」民主黨存在矛盾,但他們能在整個選戰間一直忍耐,至區選嬴得理想成績後才將一口烏氣吐出來。

當然,新民主同盟沒有立法會議員,在五區公投後才作分裂也減輕了兩者間的「仇恨」,但帶了一個相當清晰的訊息,就是在選戰期間,甚麼時候需要做和講,甚麼時候需要忍耐到區選後才算,這是所有政治組織都要學習和參考的。



地區工作,年又復年

每一年區選檢討,又有一堆堆「時政評論員」重覆提及「要嬴就要靠地區工作」。這句說話,從03年「泛民」區議會大勝時已聽了一次,在07年「泛民」大敗時又聽了一次,如今2011還要聽第三次,很明顯無論講者和聽者都是歷史科肥佬,從來不能從過去汲取教訓。

「地區工作」現在大概已變成一個咒語,任何人討論區議會選舉只要說出這一句,整個討論幾乎已等如完結。民主黨幾個新秀嬴得議席,跟風者立刻大造文章,專訪他們探討地區工作「成功秘方」,然後煞有介事的歸結於「師奶選票」作為溫馨提示云云,簡直是將全港成功當選的區議員當白痴。

經歷這麼多年來的汰溺留強,搞不懂如何爭取民心的候選人,大概在這次區選過後也淘汰淨盡了吧?就連「保皇黨有無限資源」這個前提,也早已成為香港人間的共識;如何在限米煮限飯的情況下最有效率使用資源,已是所有非建制派候選人參選後的第一課。在這種情況還不停的說「地區工作」甚麼的,叫人悶出鳥來。

就今屆地區選舉,我有兩個著眼點,一是一些勤力的「泛民」區議員都落選了,但同時也有另一些地區,明明「泛民」新丁只是空降新區,地區工作尚未紮穩,就幾乎將舊有的建制派議員翻盤;二是在某些指定議席,如今屆社民連四席,灣仔、大角咀和北區,你可看出中聯辦背後的精心部署,但另一些地區如大埔和沙田,卻又可以敗得很慘。

你可以說中聯辦是搞留放戰術,然客觀而言,卻也反映了共產黨對區議會的滲透,未去到「隻手遮天」的程度。這證明「地區工作」做得好不好是相對的,所以除了落區的各種策略和努力外,挑選一個「好對手」同樣是紮根的起點;同時「突然性催票」和「欺敵策略」已讓最富選舉經驗的老手下馬,接下來的四年,義工和樁腳的反滲透、選民各種資料的變化這些「反間諜工作」同樣應劃歸於地區工作的日程表中。



選舉拾遺

在點票當晚,我曾在Twitter整理過一些值得留意的選舉結果,在這裡以點列形式,在為這篇文章的結尾:

‧季詩傑在區選只得42票,讓人驚訝。明明季在區選論壇中,是表現最出色的一位,結果竟然敗得比林雨陽更慘──這固然是所有「反馮煒光」的選票出現棄保效應,但季詩傑所提倡的「中產偏左」競選工程,明顯是完全破產。



‧另一個季詩傑的「親密戰友」,社民連的李豐年,在一個五方大混戰的選區中同樣落得59票敬陪末席,比起其黨友如黃浩銘近千票的成績,只能以「慘敗」來形容。這究竟同樣是「棄保效應」影響、「泛民」封殺,還是因其走近季詩傑出現各種「影響」,或許要等待其自己解構了。



‧社民連在是次參選一個最大「戰果」,似乎是將頗具爭議性的「泛民」議員帶下馬來。這位風評不太好的獨立民主候選人,自去屆當選後得知大角咀北選區為下屆民建聯誓要攻取之地,已相當「醒目」的跳過隔鄰的大南選區經營;無奈社民連堅持派吳文遠「撞區」,結果在其界了差不多400多票後,令「泛民區選聯盟」的陳文佑以不足200票之爭落選。這個成功的「票債票償」結果,自然又會被陳健民為首的蛋頭學者,以及各方社民連支持者所無視。



‧說回大角咀南、北兩區,為高鐵掘地中最受影響,然而當中支持高鐵的禍首民建聯候選人,竟然能在此兩區以高票當選,再次證明高鐵陰影對民建聯來說是絲毫無損;此外公民黨在大角咀北的部署亦相當失敗,候選人王嘉盈由始至終只將重心放在港灣豪庭,與同為法團成員的潘焯鴻爭票,結果卻讓民建聯的劉伯祺在毫無顧忌的情況下在屋苑外的唐樓區盡情拉票,大敗自是意料之內。

‧甄啟榮以高於七成選票擊退民協狙擊,成功連任,雖然甄啟榮在08年立法會選舉曾替梁美芬助選,但之後已多次表明自己與西九新動力割蓆,期間亦曾與人民力量成員聯名進行地區工作,照理應可界定為「改邪歸正」。但在「區選協調機制下」,民協打報復戰自然更優於狙擊其他建制派,所以甄議員今次成功擊退楊彧,可說是吐了口烏氣。期望甄議員在之後的任期能身體力行支持香港民主,以實績封住「泛民」一眾臭口。



‧林文輝可說是民建聯中的悲劇。兩次立法會選舉,先後因九東配票予陳鑑林與黃國健「打尖」而失去了晉身立法會的機會,今年為確保嫻姐「入局」,更要從上屆自動當選的舊區讓路,結果跳區不敵民協莫應帆,邊緣回望,突然發現自己已年屆55,即使再打4年已近59,從政生涯原一場夢。

‧民協的林健文則是另一個悲劇。去屆在海心選區出選的他,在取得1727票之下以260票僅敗;這一屆看出建制派對手潘國偉已站穩腳跟,林偉文挑選了較有機會的京士柏落腳,竟又在只差兩票落敗,不可不為之唏噓。

‧我所支持唯一的民主黨候選人遊月華敗了,但對著民建聯「地膽」楊文銳,空降參選竟然只以2104 vs. 1730的差距落敗,證明專業人士形象在某些選區仍有一定吸引力,只可惜Miss Yau說來屆參選機會不大……




‧劉慧卿從前線帶往民主黨的「三人臣」:柯耀林、徐百弟與鄭則文,區選後只有鄭當選,「前線系」於民主黨內幾近煙消雲散。但因劉慧卿與黃成智等保守派相處不俗,「前線系」的泡沫化,也對其於黨內發展無甚影響了。



‧眾人都將焦點放在民建聯「小花」的當選新聞上,但忘了幾位政壇美「少」女,如民主黨的王雪盈、社民連鄧美晶、獨立陳佩怡和自由黨歐銘絲皆悉數落敗,此可謂除王德全失敗以外,第二讓我失望的落選消息。

‧很多人只將焦點放在「鼠王芬」,卻沒有留意她旗下的西九新動力雖然化整為零回歸獨立,一些代表性的候選人如黃舒明、官永亮、許德亮、莊永燦、仇振輝等人,仍然勝選,而黃頌於櫻桃選區以銀彈攻勢挑下民主黨林浩揚可謂代表作。這一連串的勝選除了反映中聯辦對此等暗左供輸不絕外,亦是為繼工聯會與民建聯後,最雄厚的建制地方勢力。


後記:此文以戰果為焦點,檢視各方陣營的得與失;下文則將以宏X觀的角度,檢視香港政治發展的路向。完成此篇已心力交猝,還望最後有足夠動力,完成整個區選系列的最後一篇。
議政廳 | 評論(5) | 引用(0) | 閱讀(19500)
GM
2011/11/12 13:52
誰有邏輯矛盾?? 民意多是「懲罰」的標準!! 矛盾是你認為民主黨不夠左傾,你想在無民意基礎上「懲罰」民主黨,是無可能! 除非(社民連/人民力量) 將政綱傾向較中間路線, 成功地吸引大批主流中間選民 才能夠成功地「懲罰」問題多多的中間的民主黨. (i.e. 取而代之)
不幸的是 .. 到時中間路線的 (社民連/人民力量) 會成為你的下一個「懲罰」目標(笑)另一個「爛蘋果」(因為他們不夠左) .. 左傾選民和多數主流中間民意有大大距離, 左傾選民去「懲罰」中間政黨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不論喜歡它與否,這就是民主選舉. (其實香港自由黨有非常類似的右傾問題)
不幸的是你必須承認你的左傾意見只是代表極少數人. 你需要更加努力地使多數人同意你! But how? Good luck!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11/12 21:44
而家民意叫大家愛國愛港投民建聯呀,仲講乜野民主黨呀,收檔啦;而家全國有數以千萬計既共產黨,十一億中國民意,你仲支持民意只佔少數既民主黨,就一定BAD LUCK勒
地通拿 Homepage
2011/11/12 10:13
‧民協的林健文則是另一個悲劇。去屆在海心選區出選的他,在取得1727票之下以260票僅敗;這一屆看出對手潘偉文已站穩腳跟,林偉文挑選了較有機會的京士柏落腳,竟又在只差兩票落敗,不可不為之唏噓。潘偉文 → 潘國華林偉文 → 林健文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11/12 10:31
係BOR,改番先
GM
2011/11/12 02:01
「我早就是紅魔擁躉了」 有很大的邏輯問題, 你犯了一個錯誤的假設! 政黨會隨一些民意去改變立場, 但民意是不會跟隨個別政黨. 這是民主選舉的基本定律. (不去重複我以前的解釋). 無民意基礎是無可能「懲罰」一個政黨!你絕對有權利去選擇個人投票任何政黨,但不可能曲解為「懲罰」另一個黨. 即使你能成功讓民主黨向左傾,民意是很難會跟隨的.民意不是球隊擁躉! 問題是你希望多數民意選擇一個中間民主政黨或選擇一個建制假民主政黨? (在左傾選民心目中他們都非常接近). 以最近一次加拿大大選為例, 左傾的NDP黨能夠成功地「懲罰」問題多多的中間的自由黨, NDP黨將政綱傾向較中間路線, 成功地吸引大批中間選民, NDP黨由10%小小黨變為最大反對黨.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11/12 10:29
我應否去「懲罰」一個政黨,和我是否成功去「懲罰」一個政黨,完全是兩回事。你一邊以民意多寡作為是否「懲罰」的標準,一方面又問我希望民意選擇甚麼一個政黨,這才是最明顯的邏輯矛盾。民意目前不說是說明了工聯會和民建聯是民意的選擇嗎?為何我又要再作選擇呢?講到尾不又是老屈人要食那個叫民主黨的爛蘋果嗎?
麥當勞
2011/11/12 00:51
王雪盈是極度勤力的議員,真實的「地區工作」相量落力,與一味鬧事,對九巴每日一信的張慧晶完全不同。我個人為了懲罰民主黨而懲罰她,但這一點我不能反映其他選民。

她的地區工作扎實,解決了的地區問題數量之多反而多到我自己都不為意,但人脈工作顯然失敗。原居民村的村長與一些私人屋村的立案法案都極度偏袒她的對手。

她另一個失敗之處是在投票日前一天,向鄰區公民黨的古文翰背後開槍,另類票債票償。她把擴音機大到極度大聲,三十樓以上的住戶都聽得清楚,指民主黨不支持外傭居港權,而且主張修改基本法。古文翰其實勝算很低,但王雪盈高調反駁張慧晶的攻擊,客觀上就是替工聯會支持的麥美娟拉票。她這個行為絕對會激怒選區內的公民黨支持者。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