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棋》雜誌及一些回憶

| |
[不指定 2011/03/06 13:46 | by henryporter ]

戰棋源於19世紀,本為歐洲宮廷中的高級將領作模擬戰爭的道具,後來逐漸被各國將領所採用:傳說山本五十六在發動珍珠港與中途島兩次戰役時,皆是以戰棋作為戰果預測和計劃較正。但也正正由於戰棋這種功能化的背景,日後即使往普及化路線發展,絕大部份的出品仍難擺脫幾個「小眾玩意」的格局:

1. 幾乎一律為兩方陣營對役,即使玩家容納數為2人以上,也不過是將兩方勢力指揮權作進一步拆散劃分而已;
2. 由於模擬戰爭是戰棋的第一要務,故此很多時系統在複雜性與可玩性間作出取捨時,往往忽略了後者;
3. 基本上無論虛幻還是真實,多數出色的戰棋背後都有一場浩瀚的歷史背景以作支撐,假若沒有閒功夫去認識歷史,那樂趣必然打折

但即使有著上面的侷限,單是能讓玩者有機會「紙上談兵」,在一個虛擬的世界中指揮千軍萬馬,一嚐擔當歷史名將改變歷史的滋味,已足以讓相當的玩家投入其中。所以當台灣知兵堂出版《戰棋》雜誌之時,本座自然不作推介以示支持。



今次《戰棋》雜誌的出版參照相似,都是以隨書附送戰棋為賣點,全書內容則為主題相關文章及戰棋的設計與規例介紹。基於成本與份量之間的平衡作考慮,《戰棋》特別引入了「一大一小」機制,即為隨每本附送一副重點大型戰棋外,還額外加送一副「明信片戰棋」,這種戰棋的特色是無論規則、遊玩時間等儘量簡化,其配件更小巧得能夠全印在一張明信片大小的卡紙上因而得名。

相比起市面戰棋動輒數百元,《戰棋》「一大一小」的售價竟還能控制在100元以內,實在不能不算是超值了。但由於本座早於中學時期已和這玩意絕了緣(見後記),所以隨書附送的戰棋最多也只能作珍藏之用,在「有得睇無得玩」的情況下,也自不然對雜誌內的文章,寄予更高的期望了。



綜觀《戰棋》內容分佈,大致上可分為戰史類和戰棋類,前者主要為介紹附送戰棋的相關戰史故事,後者則為轉載國外戰棋雜誌的文章、由中港台等地戰棋老玩家邀稿撰寫三地戰棋發展的一些回憶和近況,以及一些類近戰棋的桌遊介紹文章等。



《戰棋》雜誌中最具價值的,該算竹是戰棋老玩家的回憶文,他們當中有些是歷史悠久的本土戰棋學會中堅份子,也有是怪物級戰棋的設計者,他們的回憶讓我瞭解到原來即使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原來也不乏藏龍臥虎的高手存在,假如本座能夠早點認識他們,或許和戰棋的緣份就不會如此淡薄了……



不過對於雜誌的其他部份,我卻有點意見。首先有關戰史內容,雖然亦為我的興趣,然而以《戰棋》雜誌相比起其他軍事書刊的售價差距、以及後者起著的「替代作用」作考慮的話(尤其《戰棋》雜誌的出版商本就是軍事叢書出版商知兵堂),若戰史內容太多,不單擠壓了其他《戰棋》獨有內容的篇幅,也可能讓人覺得有「騙錢」之嫌。

個人以為即使戰史部份有助對戰棋背景起著輪助說明作用,但篇幅仍應有所限制(如只佔全書四份一以下),相反在知兵堂其他書刊則作更詳細的補充連載(順勢作為聯刊促銷策略),則既能解決《戰棋》雜誌的方向問題,也不用犧牲歷史內容介紹的深度。



至於戰棋相關的內容介紹部份,我也明白高質素文章難求,雜誌能找來三岸兩地高人、以及向日歐等地收集高質素稿地的努力,是應該予以肯定的。然而不知是否稿量不足還是想「拉闊」讀者眼光,有時竟會將一些普通桌遊(如《五都選舉》)或處於邊緣地帶的「半戰棋」(如《漢尼拔:羅馬與迦太基》)的文章也拉進雜誌之中,最糟糕的當中某些還要是近乎「廣告式」的介紹文章。



其實若《戰棋》雜誌苦惱於開拓新文種,最有潛力的莫過於「戰記紀錄」。雖然有人可能會認為,讀者在欠缺對戰棋本身的認知下「戰記文」只會成為自High文,然而這個缺點是可以寫作技巧解決的:在本座經驗中,最深刻印象的「戰記文」就是在《軟體世界》上連載的一篇〈史達林格勒戰記〉──雖然那款電腦遊戲我連碰也沒碰過。

事實上一眾桌遊網站中,最受歡迎的文章往往是這種帶有故事性質的文章;而一篇出色的戰記文甚至能讓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同時對文中描述的戰棋有更深的認識。雖然目前雜誌就有關附送戰棋部份也有類似的文章,然而文風仍以介紹規則為主要作用,個人希望的,還是希望雜誌社能把更多的戰棋高手發掘出來,和讀者分享他們「行兵遣將」的心路歷程。



後記:在這裡,要特別緻謝HKSW(The Hong Kong Society of Wargamers)的Lorricount,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有一半原因是為了向他致謝的。作為香港戰棋組織的核心成員,Lorricount一直在推廣方面不遺餘力,原來《戰棋》這種題材冷門的雜誌,以其銷量是很難輸入香港的(即使可以也會因發行問題而很難購買得到);然而Lorricount不但和台灣方面達成團購協議,還不嫌其煩的在Forum為訂閱者提供各種交收辦法,若沒有他,本座也不可能定期購買得到這本刊物了。

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我在找Lorricount幫手訂購《戰棋》的時候,先後入錯了一次錢、寄錯了一次地址,在之後還厚著面皮的請Lorricount繼續嘗試用郵遞方式寄給我,而且在之後還不嫌其煩的確認我已收到了雜誌,而我卻因不同原因(不熟悉論壇操作介面、或錯過了電郵等)無視了他的關心。在這裡再次為Lorricount帶來的麻煩說聲抱歉,也再一次感謝他為我訂購《戰棋》雜誌所花的心思。目前我最希望的,是能抽空找個機會讓Lorricount帶我到HKSW的聚會參觀一下,然後再為寫一篇見聞錄。




附錄:我的戰棋回憶


和很多本地戰棋迷一樣,本座最初接觸這種玩意都是託「戰棋研究中心」之福,認識了幾款原創中文戰棋如《坦克大戰》、《中越大戰》等,再慢慢嘗試一些舶來品的翻譯版本,如《越南戰火》和《莫斯科攻防戰》等。其實對於初中生來說,要駕馭《中越大戰》、《越南戰火》的規則已有點困難,但由於扮演將軍打仗的魅力實在太大,所以還是在一知半解、有意無意間弄錯很多規則(有意弄錯的原因是要把遊戲簡化)的情況下捱了過去。



到了中六七左右,在太子聯合一間不知名的戰棋店(又或者可以說,自己有眼不識泰山)買了《Lost Victory: Manstein At Kharkov, Winter 1943》──而這裡也可說是本座戰棋歷程的終點。這不單是由於這個水平的戰棋規則,複雜性已讓我感到舉步難艱。而即使最終我也算是跨過去,環顧身邊,亦已找不到願意和我對戰的棋友,又當我本身並不喜歡「左手同右手捉棋」的時候,我的戰棋生涯自然也到此為止了。

Tags:
尚書房 | 評論(4) | 引用(0) | 閱讀(20275)
earnestto
2012/04/16 01:48
係因為你响文中提到「對於初中生來說,要駕馭《中越大戰》、《越南戰火》的規則已有點困難」,先㑹有此意見。我就中一開始玩戰棋,嗰時剛剛開始八十年代,電腦仲未普及,為咗玩Squad Leader、Star Fleet Battle等等戰棋,一班發燒友就狂刨Manual,英文精進不少。有心玩,初中係可以駕馭到嘅。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2/04/16 23:21
小學五年級的我悟性較低,成年後的我可能仲低,見諒
earnestto
2012/04/14 19:28
其實中越大戰、越南戰火不算是難玩的戰棋。玩到ASL、AWAW嗰個水平先可以叫做深﹗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2/04/15 17:44
你要明白,我玩中越大戰、越南戰火的時候是小學五年級
25
2011/03/09 22:01
Lost VictoryManstein 本回憶錄都係依個名...
25
2011/03/09 21:31
正正上網down緊素材..點知就睇到一盤冷水....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