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花了一點時間,終於看完了第五集,作者特意在此留下一個段落,也正好在此這一下中期感想。(內容含)

由最初劍客的對峙,到一對一決鬥,再發展到現在「小隊式」戰鬥還要再加上不同戰場的跳轉分述,喬靖夫對於武打的描寫,是愈來愈純熟了。另一樣值得稱許的是,《武道狂之詩》並沒有犯下如《JoJo奇妙冒險》般戰鬥愈大場面愈亂的錯誤,即使小隊間圍攻合擊,陳述還是清晰有序;就連對武功對拆一向不大興趣的本座,也被那種扣人心弘的壓逼感所吸引,整個慘烈戰況一字不漏的看完。



當然,作者對創作角色的過份寵愛,連最弱的童靜竟也能在劇戰中逢兇化吉;而武當一眾高手在經歷兩卷的劇戰後竟然不死一人,似乎是有點那個;但綜觀來說也只是小瑕疵,至目前為止未構成大問題。

有人指《武道狂之詩》太過偏重於戰鬥場面,以至每一冊的劇情推進皆有所限。不過各家武說小說重點不同,何況《武》一書的以主角一行人與武當對抗為主線,再加上其他門派與朝廷介入,雖然很多的支線過了五期也還未展望,但內容卻不能算是單薄;而且在和戰鬥互動之下,看似簡單的故事線反而很好的配合。相反假若故事太過複雜的話,可能就會失去拉住讀者追看的吸引力了。



既然說得如此吸引,本座卻還是要「花一點時間」才總算看完第五集,原因是自第四期開始,書中角色就「武道」上的執著和堅持,和本座的價值觀有很大的分歧,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甚至延伸到第五期,也讓本座有不吐不快之感。

事緣故事發展至第四期,力求統一武林的武當派已先後消滅了青城派與華山派,降伏了峨嵋派;幾個中型門派如八掛門、秘宗等有感唇亡齒寒,便齊集西安,打算圍攻剛巧在此落腳的武當掌門。其中一位門派聯盟的主催者為求一擊必中,特意遣人往武當掌門所在的客棧預先下毒,讓其無力還擊,而主角之一的燕橫發現自己的盟友竟恃多欺少,又以下毒此等下三濫的方式暗算敵人,最後即使有一擊殺掉掌門的機會,最終仍決定放下武器……

讀到此時,本座已冒起了好幾個問號。首先最不舒服的是,為何毒藥在大多數的武俠小說中,總被視為「下三濫」手段?在武林既然力不及人,自然要以巧取勝;用毒、製毒、解毒通通都是專業技能,唯一比不上「正統武功」的,就只有描寫時讀者看得不夠暢快而已。



就算退一步而言,真當毒藥在《武》的世界中被公認是偏門手段好了,我們又要搞清楚《武道狂之詩》中,武當派與其他門派已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程度。從幾個門派組成聯軍,立誓剿滅武當派的可見,在群豪心目中,這已經不是比武決鬥那麼簡單,而是一場拋棄甚麼武林規距的戰爭──數以百人分成兩路進攻,不是打算圍攻是幹甚麼?燕橫加入隊伍,即等若承認這種作法,誰料你在加入了,卻又在最後關頭為著自己的「武道」放棄殺敵,叫本座看得咬牙切齒。



喬靖夫在描寫武當群豪時,曾多番表揚他們對作為武者的自傲,可是在本座看來,他們的「武道」其實也只是一些自我感覺良好下的產物。假若「武道」是指在絕對公平的情況下決鬥,為何在卷首武當挑戰青城派之時,要用突如其來之勢搶佔先機?為何在清剿峨眉反抗份子時,要用上偷襲與圍攻?為何李侗等人知道荊裂為「獵人」之時,即以3人合擊,以多凌少?為何陳岱秀明知童靜實力根本為戰力之外,仍以「對方怎麼說都有四個人」此牽強理由前往助拳?

假若上面這些看似不符武道的舉動都能以「創造有利戰鬥條件」合理化的話,那麼顏青桐用毒,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可惡了……又或者說,所謂「武道」,其實說到尾都是由力量所界定;所謂《武道狂之詩》,其實就是各個武者各自以武功為後盾,各自演繹自己的「武道」,直至被人擊敗為止的故事。

本來我也是以為武當也是依此行事的:我武當派自有一套「武道」去依循,也不理你下三濫甚麼的,反正我武功夠高,最後不是你遵從我的「武道」,就是永遠再沒機會再行自己的一套──這種無視世界傳統道德價值觀,硬憑自己的實力率性而行,是何等的豪氣!在客棧中武當獎門姚蓮舟雖中劇毒仍從容退敵,本座讀到此刻簡直要丟書拍掌!



只可惜先有燕橫棄戰,已叫本座失望,再來在姚蓮舟脫險後,竟深心不忿的在脫險後指責對手「自恃人多勢眾」,「用上陰謀詭計」──姚蓮舟呀姚蓮舟,假若你真的強得目空一切的話,這些指責又何用說出?在死裡逃生後竟不自覺的吐出心底話,此子畢竟還是欠了點火候。



卷末姚蓮舟所提出的五年停戰建議,也讓本座摸不著頭腦。正如這位幫主自己所言,他獨自出關、深入中原,為的就是加快一統江湖的速度,到了後來竟又會因「你們都太弱,統一太容易」為由來停戰,這不是公然的自打嘴巴麼?要說想等待對手升級,只放荊裂一行人生活不成了?要掩飾自己與幫眾的傷勢,此點在形勢上即使說得通(考慮到少林與崆峒參戰),也不符合武當的「武道」。個人以為這種無端停戰的發展,若只為在小說營造一個段落,則難免為另一敗筆,還望作者能在後面的卷數就此點多作補完。

lifehunter
2011/12/27 22:57
目前我只看到第四集~~所以一些第五集的內容就不予置評了

不過我覺得你沒有很仔細的去體會裡面人物的心態

燕橫一開始就覺得武林聯盟仗著人多捕殺一個姚連舟不夠光明正大,他打從心裡就不想跟他們一起去圍毆。童靜問他喜不喜歡這樣做時,他很明顯是不喜歡的。
勉強跟他們在一起的原因是為了青城派,眾門派大會師時,他開始了解自己就是青城代表,也了解青城派在江湖上可是個響噹噹的名字,大家都要肅然起敬的,先不論未來復興青城勢必要跟眾門派打好關係,燕小六之前根本沒走過江湖,他無法了解若是今天何掌門在此會不會參與結盟,而實際上在場各大派都參與,少林圓性雖然對他們不屑,但也是一起行動,沒有一走了之,作為青城派代表斷然不能就此離去,砸了青城的招牌。

這種掙扎矛盾的情緒 一直到他想起"至誠 學劍就是跟隨自己的心"之時才得以解決,因此最後才為了貫徹自己的武道,不以這種形式殺害無法反抗之仇人。

荊烈對武當一開始就不是光明正大地出來挑戰,而是像連續殺人狂一般躲在暗處逐一下手,如此一來,武當自然得一次出多一點人把他搜出來,當時江雲欄等四人合圍荊烈時,若是荊烈要求一挑一,依武當的驕傲他們也不可能拒絕(當然車輪戰也不太符合武道就是了),只是荊烈拔腿就跑,自然不能怪別人圍獵了。
峨嵋反抗份子是說孫無月等人嗎? 他們是自己亂入戰局,而且峨嵋+荊烈人還比較多啊。

喬靖夫的武功設計較為寫實,因此像金庸小說裡面功力絕高百毒不侵,或是用深厚的內功把毒逼出來是不可能的,這裡沒有什麼人能夠功力高超到不怕別人下毒,即便是姚連舟,吃到瀉藥也是會拉肚子的.....
因此他會不忿,第四集時他就很火,明知道該怎麼做,但是身體卻因為中毒而做不到,如果說今天是姚連舟自己狀況不好(例如像何自聖一樣有眼疾),這樣如果輸了,他也不會不甘心,因為他已經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到100%了,其他是天意,但是今天是別人玩陰的,自然就會讓他心生不忿。

尋仇跟武道這兩條路其實不盡然一樣,若是單純要報仇,要對方死,那自然什麼下三濫手段都用的出來,但是荊烈跟燕橫兩人除了報仇還要追尋武道,憑什麼武當派能那麼厲害,我們卻練不到?
不光是要報仇還要登上武道的巔峰!!!這才是他們的目標。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12/27 23:50
完全唔明你睇明左D乜,講黎講去又係三幅屁,我諗係你睇唔明我講乜睇完先剩番幾期再試下講啦,拜
路人
2011/10/06 04:05
毒係身外物, 點解運動員唔比食藥? 武道比較重過程而唔係結果, 好多時都會話有個第二名嘅人明知自己打唔贏都要挑戰"傳說"第一人, 好可能會死都想體會果種經歷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10/06 13:17
武俠小說d結局照計應該要搞個升旗禮,頒哂d金銀銅獎比d角色啦
狂生
2011/09/26 17:10
我諗心態有D 似以前歐洲教廷禁用弩一樣,因為弩易學易用又大殺傷力,新兵好容易就可以殺死一個長時間訓練既騎士,呢件事對某d 人而言係唔道德(?)。用毒亦係一樣,普通人只要將毒弄到手就有辨法殺到武林高手,有d人認為係唔道德(?)都唔奇。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10/01 18:51
咁以後套野就叫做道德狂之詩啦不如
c_two
2011/08/05 17:29
用毒殺得了一個,還會有下一個...不夠強就是不夠強...下毒? 能再下多少次?只有夠強才有保證!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08/06 01:35
你的邏輯真搞笑,用掌/刀/劍/拳/棍殺得了一個還會有下一個...不夠強就是不夠強....要強,不如用核彈,兩頁寫完!

重點不在強弱,而是所謂「武道」的老撚土標準!甚麼破天荒,也還是一套皇道套路,這才是重點!
小行君
2011/07/30 13:56
老實說,五年戰約確有不合理的地方,但反思其中,如果把其他人都打倒,只留下破門6劍的話,他們還可以搵誰打架?那裡有變強的機會?能打的只剩武當,那不是把6劍等人的際遇全部取走?5年止戰又不能打武當,難道去日本打宮本武藏?5年止戰有他實在的考量,因為就算其他人沒骨氣,不等同手底功夫沒有用,如下子把武林變成武當道場,6劍等人就不可能有對手了,其破門戶之見都不可能實現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07/30 19:15
我想這位小讀者實在太過投入故事之中了。其實江湖有多少對手、可以找誰打架,難道不是全都控制在作者手中嗎?怎麼可能在一個創作的世界中,敵人會出現「供應不足」的情況? 至於武當是否要「保留敵人」的問題,我在前面留言已說得很清楚,你可以在下面再看一次
Eagles
2011/07/02 19:46
路過留言

沒練過武人,很難明白為什麼毒不能容於武道
武並不是追求勝利,武是追求個人肉體上的極限
競賽可以追求勝利,勝利至上
武,是追求個人的探索,這點作者在小說序已經說明,以這一點去理解小說,不難明白燕橫和作者的心思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07/02 21:53
你用過毒嗎?你知追毒是追求甚麼嗎?
毒唔可以追求個人探索嗎?

沒練武乜七乜七唔得,不過開宗明義,講明《武道狂之詩》非練武人士不宜閱讀咁啦
ning
2011/05/28 16:15
我覺得那五年停戰協議會生出來,只有一個原因---童靜。原本他根本不把各大派放在眼裡,也不認為幾年後各大派會出個什麼了不起的人才超越武當派(或著說是他自己),滅各大派只是一個簡單不過的證明。而童靜的出現讓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有被超越的可能,他覺得有趣,才設下五年之約,只為了等她。而這五年相對於其他派,感覺只像是對路邊狗兒的施捨。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05/28 18:40
那只殺剩他需要等的人就可以了,根本沒有需要停戰,要等誰,不想殺誰,從不用以停戰來達成
最近的路人
2011/04/14 21:18
不好意思 我是台灣的讀者
看不懂香港話 你可以翻譯一下嗎
路人
2011/04/12 00:20
我倒有不太一樣的看法,沒錯,用毒製毒確實是專業技能,不過暗中下毒也未免太過陰險,正所謂「明箭易擋、暗箭難防」,可是此等做法卻連暗箭都稱不上,如果被更強的武道所折服也就認了,可其武道差點被小人之道所毀,也難怪姚蓮舟會如此的氣憤。

人同行不等於心同行,我認為正因為不知所措,所以才更應該同行,去認識自己的內心,只是過於拖拖拉拉,不夠果斷,還遠不配那一「橫」字。

至於五年之約,我認為其實重點還是在等待那幾個人,自古欲稱王者多自大,看來姚蓮舟大概也就是其中一個吧。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1/04/13 12:46
暗唔暗箭就個人之見,但你覺得暗箭有問題就咪撚同行,不過我同意你講法架,呢個燕橫真係有D ON9,可能係角色設定

不過武當就唔係咁講,咁想光明正大武當派就唔好玩偷襲圍毆,否則講到尾咪又係拳頭話事,武咩道JACK。

至於五年之約,點講都係唔撚合理架啦,你要等果幾個人,駛乜同全個武林停戰呀,唔係自唔自大問題,而係邏輯問題,真係咁撚自大,一開始就唔會開戰啦。打到一半又話停,擺明就係作者為左推橋夾硬黎,難為仲有死士拍爛手掌讚好
路人
2010/09/14 04:59
本身很喜歡《武道狂》一書,也拜讀完了大大的讀後感想,但是在於某些地方本人的讀後感卻和大大有所分歧。

首先,應該說毒本身是門高深的學術,但是卻不能稱作武術,簡單說:「一門毒藥由剛學放毒四天的人施放或者四十年經驗的所施放而中招者其下場相同,中毒的人不會因為你施毒次數的熟練與否而產生不同的症狀傷害;但一套武功由苦練十年的人打出以及練十天的人打出其威力及中招者的下場則截然不同。」我想這就是毒較不為武道所認同的其中一點差異性...

其次,仔細讀起作者所刻畫的燕橫,是受到名門正派所教導出的正規弟子,其自然帶有著許多舊有的觀念思想及道德束縛,因此作者不過是嘗試寫出從小烙印在內心的"公平與道德觀念"及"滅門之仇"的一種拉鋸矛盾...
他也是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加入了門派結盟隊伍,但其實字裡行間都透漏著燕橫本身的茫然與矛盾,我想這這段的部分主要也是闡述出燕橫所保有屬於他的武道觀念以及他心路上的掙扎與矛盾...

武道這東西本來就是一種自我在武學的感覺與價值觀的執行呈現,所以一百個人可能有一百種武道,武道本來就不是一個絕對統一的標準,每個人都有屬於它的武道;像前面燕橫掙扎於公平決鬥與痛下殺手,最後放棄,這就顯示了"公平"是他武道的價值觀感之一。
姚蓮舟也有屬於它的武道,他會說出,就側面表示了他的極不認同,不敢妄下推斷,但也許它武道其中一部分就在於"個人武學力量的絕對體現",他雖然強到幾乎目空一切,但陰謀詭計人多勢眾等極大違反了他所認同的武道了,就跟潔癖的人見不得髒是同樣道理...
(有個很適切的例子:就算是在學校中每次都考100分的人,仍然會對只依靠作弊來僥倖及格的人不恥...但你也不能說考一百的人稍欠了點火侯吧...)
所以在這裡,也不過是作者在慢慢描述出不同人有不同的武道輪廓罷了...

最後大大提到了姚的五年協定,其實他的心理也很好懂吧...他要的就是他自己武道的體現,假如一個無法適切讓他得到自我體現的武林那還有甚麼一統動力可言...
好比說你現在非常想打籃球,但舉目望去球場上都是些國小學生...假如有兩個選擇,你會直接下場豪不費力的秒殺他們讓你想打球的心願趕快實現呢? 還是說等一小段時間,等球場上出現和自己年齡或實力接近的人,再來場精彩的鬥牛對決...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還是會選擇第二吧,所以以此推論,姚應當也是類似的心態...未動少林、崆峒等憑甚麼揚言停戰等待眾人培養實力,我想這就是筆者想要讓姚的自信與強大從這側面讓眾人了解...
憑甚麼 ? 就憑他是武當姚蓮舟!



以上僅為自己的一點想法,
當然不代表本人就真的可以代表武道狂一書的中心思想...
上面所述的都只是自己的一點感想,只是想提出來跟大家做討論罷了...沒有甚麼其他的意思...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0/09/14 05:50
1. 剛學4天和施放40年的人效果相同這說法,或許在《武道狂之詩》和不少武俠世界是說得通,卻不代表是真理。因為這除了完全排除了「用毒高手」這概念外,也把製毒、放毒和解毒的技術全部忽略不談。我不會說《武》這樣的設定是錯的,只是嘆息所謂「新派武俠」,其實也難逃王道設定

2. 同理,燕橫當然可以設定成有如日本漫畫主角一般的單純性格,年青讀者甚至看得興奮,但這在本人世故的眼光中,這種天真的性格在現實世界中根本不能生存,只能算是一個武俠童話。

3. 武道當然可以有不同的衝突,不過搞笑的是,甚麼武道也好,基本上都不會影響其他人,最尾也是由最強者去演繹,那麼講咁多把七乎

4. 有關五年協定的不合理,我在上文已說得很清楚了,他又不是君臨天下,有何資格說培養對手,待他真的打遍天下無敵手再說不夠敵人也不遲,那麼怕沒有敵人,那由一開始就不要去統一武林。你強行要為其說項,我也沒辦法,畢竟FAN屎就是要為其心愛的作者護航,但這種舖排,不合理就是不合理。
Eric Cheng
2010/08/21 14:27
個人感想:「武道狂之詩」所欲傳達給讀者的「核心價值」就是無視一切,只管追求武道精進,把個人的武學成就至於其他一切價值之上。我個人是覺得誇張,畢竟在現實社會中根本就行不通,即使成功了也不可能受到世人的敬重,畢竟那只是個人的成就。拿經典金庸小說來做個對比,雖然也很著重武功的描寫,卻同時加入很多其他東西去包裝,捨身成仁、民族大義、愛情、友情、儒家道家釋家的精神...等等,目的在讓武道的追求、提升、強大成為種工具,而不是目的,以免讓人感到作品的「層次不足」、「偏激」,讓「武道」跟華人的生活經驗、傳統價值觀念結合起來,能為大眾所接受。反之,武道狂之詩不管這些,一開始荊裂面對颶風海浪的一幕,就已經揭示了一切,「如何變強」才是最要緊的,書中主要、重要角色也莫不如此,這可能會讓很多人不安、反胃甚至害怕。金庸小說可能比較合乎大眾的胃口,武道狂之詩則專屬於少數武道愛好者(或習武者)。要我講,我更喜歡武道狂之詩,摒除喬靖夫營造實戰的功力,確實不凡、其書中所寫武術及兵器更為真實,不會過於意象、抽象,也因為它更單純、更美好、更極端。我也不覺得武道狂之詩太過偏重於戰鬥場面,反倒覺得恰到好處,畢竟這就是他的特色,這也是除了喬靖夫外別人寫不出來的東西,吸引我的主因。因為如果要看風流浪子、多情劍客,我看古龍就好了,要看俠之大者,體會傳統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順便想像美女總會投懷送抱,我看金庸就好了。要看喬靖夫,當然是看拳拳到肉、刀刀見血的熱血廝殺,你說是吧?我才看到第四集,期待第五、六集。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0/09/14 05:48
我從不否認喬靖夫的技擊寫得好看,請留意我所針對的是故事設定問題。他技擊寫得好,不代表所有東西都因此是完美了。要用閣下這種「要看XX,寧看YY的文體」,那我也可說句「要看王道熱血橋段,我看日本漫畫好了」
Rika
2010/07/19 22:32
再來在姚蓮舟脫險後,竟深心不忿的在脫險後指責對手「自恃人多勢眾」,「用上陰謀詭計」──姚蓮舟呀姚蓮舟,假若你真的強得目空一切的話,這些指責又何用說出?在死裡逃生後竟不自覺的吐出心底話,此子畢竟還是欠了點火候。
-----------------------------------------------
這里不大同意。姚蓮舟的指責,個人感覺更多的是針對個門派的人太缺乏武者精神的。在武當人看來,作為弱者,要么認識到自身的分量而如峨嵋一般投降,要么選擇戰斗到最后一刻,反而會贏得武當人的尊敬。自恃人多圍攻,甚至用上并非武功的手段,在武當人看來,是喪失了身為武者驕傲的表現,是不能原諒的。另外姚蓮舟對圍攻似乎并不放在心上,對用毒則是深惡痛絕,相信也是因為武當那個神秘副掌門的緣故。而他給了眾門派五年時間,私以為有點培養對手的感覺,否則對手太弱,對武當的成長也不利啊。姚蓮舟是樂于見到一個可以與武當一較高下的人出現的。
henryporter 兄似乎還未能接受到武道狂之詩所強調的武者求道的精神內核,有此觀感也不奇怪。也不敢說自己的理解就是對的,大家討論而已。^^
不知熊貓王所說的硬傷,是指什么呢?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10/09/14 05:48
1. 所謂「武道」,也不過是武當的「武道」而已,而武當的「武道」,也不過自恃自己強過別人而已,這在上文也有說過。你看不過眼別人不遵自己的「武道」,打到人家不得不遵,又或是乾脆幹掉,那就沒有不遵武當「武道」的人了。如今又說圍攻又說用毒,婆婆媽媽的,距離真正強者風範還差了點。

2. 假若武林已大致被統一,嫌對手太弱也是可以接受,問題是武當只是叫做先聲奪人滅了幾個大門派,連少林也未動分毫,又憑甚麼要培養對手?假如嫌對手弱就要給機會人家成長,那一開始就不要滅門派了。
熊貓王 Homepage
2010/07/18 14:23
呢套我都有睇,仲睇埋第六本。

雖然我唔知作者會點回應,但我有些少想法:

一. 關於用毒:為甚麼用毒不行?但群毆、暗器、偷襲奇襲、用地形、奇門兵器、改造內體(如隻手硬如盾、手比其他人多一個關節)就可以?我會說,這是因為用「毒」不是「武功」!武功是需要鍛練的,就算是暗器,發暗器的時機、力度、技巧也是要下苦功,但是毒卻不需要,三歲小孩未經苦練也可用毒殺人,所以這個層面上,「毒」是不允許的。也因此武當和武林也瞧不起用毒。

當然,用毒是有效的,也是弱者於生死存亡時忽然獲得絕大勝機的工具。這裡,我看到,武當派在追求強大時,並非沒有堅持的。

不過這裡引申另一個問題,就是魔教用禁藥催谷體能算不算違反武道?即禁止向對手用弱,但就可以對自己用藥?我認為,作者在第六卷之後會提到這個問題,原因在於第六卷暗示了武當派內第三個副掌門和他門下的異端,就是為了爭勝和勝出後的享受而變得不擇手段,武術淪為工具而非目的。不想劇透第六卷太多,就此打住。

關於燕橫:不殺武當掌門是因為要「公平」決鬥。只是這個公平的定義,在作者眼中,是「因為我比你強,所以我打敗你,而證明勝敗的方法就是生死」--殺人,並不是最終目的,分強弱才是。(當然,武當也有例外之時,如武當派對付獵人)

燕橫不殺武當掌門,除了因為知道掌門中毒外,還明白自己並沒有比姚蓮舟強,也就是他根本沒有資格殺死他。至於姚掌門忽然訂五年約,其中心態不排除是受燕橫與童靜影響--對手如果太弱,分高下也就沒意思,最初武當或者是渴望其他門派也有如同自己一樣的高手,但發現沒有,所以毀與不毀沒有分別。然後,童靜展現的超高速成長,令姚蓮舟知道,即使今日弱,明天也許會變強,所以他選擇不滅掉其他門派,希望他們變強。這裡也可以見到,作者心中的「武道」,即使是武當派,也不是重視勝負結果,而是在戰鬥的過程中,完全投入,從而對個人生命有得著。

在這方面,我倒覺得,喬靖夫筆下的武者、武道狂,其實都只是運動員(武當和青城鍊練武人的方式,也好像運動員)--只不過他們玩的運動,會死人。

《武道狂之詩》,我個人覺得,仍然是有硬傷的,但是相比現時華文武俠自金庸古龍後,走入死胡同,轉不了出來,喬靖夫這個以日本劍豪小說為基礎的武林,未嘗不是一種新的嘗試。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