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會篇

原先是懷有特殊目的前往觀賞的節目(算是工作加班的一種吧?),沒想到原有的成果不能達成,卻換來了一個樂在其中的晚上。

正如在之前的宣傳活動文章所言,《I-City》是一班香港動畫製作人在獲得藝發局資助下所進行的「大Project」,以西西的小說《我城》為引子,創作出九個各具不同風格的動畫短片作品,以表達作者自己對「香港」這個居住、工作城市的印象。

打頭陣的《嘟神來聲 Nonsense Noise》有著一種輕鬆的感覺,以放大的嘴巴作為角色的臉相相當有趣,不過故事情節卻是記述都市人日夜反覆工作的煩擾、無奈與憂鬱,以及家庭生活的疏離,與畫面表達的活潑風格撞出了新鮮的感覺。個人看來的感覺是有點不舒服(其實之後的大多數作品也有相似的感覺,不過不是指作品不好,和看煽情戲的感覺有點相似),生活與工作中的陰暗面隨著作品的演進而被不斷放大,甚至有種被否定生存樂趣與意義的沮喪。

片末作者藉著女兒向家人表達出自己心情,重新生活的一種正面態度,不知是作者自己的價值觀,還是「劇情需要」而設計的一幕?個人認為其實沒必要在最後「翻兜」一下,劇情順著原先的方向繼續「灰」下去,或許能為觀眾帶來更為深刻的印象。

《累透社The Tired City》是九個作品中風格最近似主流動畫的作品,就視覺效果與故事性而言亦數它的「完成度」最大,所以身邊不少人皆認為《累透社》是這個合輯中的最佳作品。故事同樣是以城市人的忙碌工作為基礎,不過格調更灰暗:故事中女主角要面對的,是無窮盡的工作壓力。你以為失去心靈唯一支持的花兒經已夠慘了?在片末那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結局才真正悲哀。

以油畫所繪製的香港加強了那種厚重的感覺,在加上動畫與巧妙的光影技巧配合下,讓作品帶著主流動畫的特徵之餘,仍不失保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即使在視覺上的表現是如此出色,不過《累透社》其實並不太對本座的口味,始終除了結局有點兒出人意表外(其實從她接電話的一刻本座已猜到了結局),故事的發展似乎略嫌公式化與平舖直敘,至中後期已有點沈悶。

《我好好 I am fine》帶 著強烈的個人風格,是一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作品。片初以有點像復活節人象造型的主角躍下山崖開始,跟著到了玫瑰盛放,在大眾強烈的節拍帶動下,不自覺地跟 隨著舞步;但即使面對熱鬧的景況與美好季節,主角的內心仍是一片空虛……這就是本座對影片的所有體會了,不過得著的其實並不太多。畫面表達方面同樣有著類 似情況,灰暗的主角搭上繽紛的背景、嘉年華會式的音樂伴隨黑影的搖擺舞姿,若獨立觀賞的話皆為出色之作,可是若整合在一起的時候,卻硬是覺得有點格格不入。或許就如GTO所言:「不喜歡的,就算怎樣解話也沒有意思。」

《過雲雨 Gentle Rain》一套以MV形式表達的作品。全片並無一句對白(或文字說明),不過由於表達的內容太過抽象,除了那些橙橙紅紅的路燈,以及爭吵的示威人群外,其餘的印象並不深刻。作者想表達的,或許是一種感覺多於一個故事,所以沒看過的話是很難說明啦~~~

《龍門大電車 Lonely Moon》是本座最喜歡的一套作品。或許作者並不希望有這種評語,但個人卻強烈感覺到不少日本動畫的精粹正與各種香港特色揉合於作品之中。那 個掛滿了港式招牌的電車讓人想起了《攻殼機動隊》構造未來香港的那一幕;在鏡頭轉移至電車內部以後,那個尤如《千與千尋》式的茶樓佈置充滿了奇幻感覺;當 然混有「叮噹」其中、各有特色的茶客在讓人目不暇給之餘,也充份感受到那種讓人懷念的「香港風」。《銀河鐵道999》的查票員這下變成了電車的駕駛員,在 面對那頭有點像《烙印戰士》霸王之卵的怪物封路,只好在香港街道圖中另找撤退路線……

這種以日本動畫元素(可能只有過敏的本座感覺如是)和香港元素相互交錯的表達方式,並不讓本座有感到有絲毫抄襲,反而有感到一種親切的感覺,始終本座這種動漫迷的成長本身就擺脫不了這方面的影響,在不知不覺間,日本動漫與香港的關係已是密不可分的地步了。

《消失中的城市 The Vanishing City》是一套「泥膠公仔式」的實物攝影作品,不過主角們卻不是泥膠公仔,而是象徵童年回憶的「滑梯組合物」、童年照片與乒乓波。故 事講述乒乓球為了回復原貌、童年照片為求找回安身之所(?),和「滑梯組合物」一同潛入家中,擊倒已成「新寵」的PS2,再在水煲和XXX的幫助下,乒乓 球終於回復原貌,而童年照片也終於達成了它的心願。整個故事拍得簡單而有趣,不少細節讓觀眾產生會心微笑,是一套讓人心頭一暖的作品。

《甘草與最佳男主角 The Great Actors and the Citizen》是一套運用真實照片與圖畫交替而成的獨特作品。性與暴力透過間接方式在不同地方流露出來,讓作品有一種莫名奇妙的迫力。事實上即使參考了官方網頁的影片介紹,也是完全掌握不了劇情發展,不過表達手法卻能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那位帶帽的抽煙男形象塑造也相當突出,不過如果最後一下的槍聲能夠更大聲就好了。

《我的燕子 My Swallow》是 一套多種不同繪畫手法的圖畫組合而成的作品。在原文介紹中作者說是一個愛情故事,但在動畫中看到寶石、教堂、鴿子、舊式建築等景物,卻讓我不其然聯想到 Oscar Wilde的《快樂王子》。故事本身比較抽象,加上影片已臨近播映會的尾聲,所以除了一片柔和的感覺外,基本上也沒有留下甚麼深刻的印象;不過鴿子不斷湧向教堂撞死的一幕卻相當震撼。總括來說,就是「唔啱Channel」,感想有限啦。

雖然只是短短一小時,但看過了八套風格差異如此大的作品,身心不覺已到了極限,心中只想盡快「捱完」最後一套動畫。不過當《饕餮 Corroder》壓軸出場的時候,卻被其衝擊性的劇情與畫面「震醒」了 ,觀賞的集中力重新凝聚起來。《饕餮 Corroder》是一個有關吃的故事,主角,一個舌頭被打洞的小孩(在沒看故事解說之先,還以為那個舌洞是被欺凌他的惡霸打出來的……),由吃掉被欺負他的屋村頑童的手指開始,慢慢地變得什麼都吃,包括了飯碗、傢俬、貓、父母、世界,以至自己……

那條打洞的舌頭、吃剩肉醬在黑白的畫面中份外駭人,或許正因為片中有若干不安的場面,所以監製故意將《饕餮 Corroder》放至最後播放。片中的一個高潮是當軍隊打算已變成《千與千尋》式大怪獸的主角時,被吃掉丈夫的母親竟然挺身保護自己的兒子,不過兒子在略為感動後的反應,仍是一口吃進肚子裡。人情,往往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在一眾慾望面前,是多麼的不堪一「咬」。

座談會篇

今 次中大動漫畫研究社拿到免費放映權不特止,還要請到創作人現身說法,和大家分享與交流,可說給了天大的面子;奈何中大同學的反應卻是冷淡的,場面冷清不特 止,還要絕大部份的觀眾都不是中大學生──在此也不是怪誰,思考在宣傳方面的功夫可說是滿分,就連百老匯門外派Handbills都做了,還可說些甚麼呢?不過人家一片熱誠而來,沒料換來一個冷清清的場面,不要說主辦單位與嘉賓沮喪,就連身為老鬼的本座也感到十分尷尬。

座談會亦氣氛也不算太過熱烈,不過本座也顧不得這麼多了,在欣賞時所感到的疑惑,都一股腦兒向作者們發問。雖然本座感覺到《I-City》的九套作品或多或少都帶有些灰暗的感覺,可是作者們一致表示他們在製作期間並沒有進行任何協調與商議,只是不約而同對他們所居住的香港都帶有這種感覺。對於西西的《我城》,他們也不是每一位都把全書由頭至尾都看完一次,而是當他們認為自己已領略到小說中的那種感覺就去製作自己的作品。

原 先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吳教授有關「港日ACG交流」的研究項目進行取材,不過在觀賞過後,卻發現作者們的畫風與一般的日本主流動畫大相徑庭,因此吳教 授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作者是否刻意逃避日本動畫在他們製作的過程時對他們的影響」。幾位作者對此問題有幾種回答:有的表示日本動畫對他們的影響,反不及歐 美作品為大,下定製作動畫的決心反而是因為後者所激發的;有的表示他們沒有刻意逃避日本動畫對他們的影響,在有需要的時候也不介意取用若干意念或題材,只 是也不會刻意去迎合這種主流風格去取悅觀眾。總括來說,他們都相當堅持從製作動畫的過走出自己的路,既不是日本,也不是歐美,而是屬於香港的路。

《I -City》內的所有作品製作時間約為一年,不過令人驚訝的是幾乎所有作品都在創作者個人或兩三位憑毅力完成,所謂Supporting Crew的支援是完全沒有。以目前香港的情況而言,製作個人動畫幾乎沒有所謂市場考慮可言,今次《I-City》的促成也全靠藝發局願意撥資源贊助。其中一位作者也感慨地表示,在有基本工作團隊、分工工序及穩定輸出量,動畫製作才能真正的稱之為一門「工業」,可是目前要達至這個階段,還是相當遙遠──單是考慮曬菲林在戲院上映的經費問題,已夠傷腦筋了。

要 說自己對《I-City》總體的感覺,在畫面表達方面可說已達專業水平,看是由於始終限於作品的時間有限,能夠在當中所表達的意念和故事亦相應受到限制; 一些作者雖然表示短片能夠讓他們能夠全盤控制作品的路向,可是本座始終期待這班動畫製作人有機會組成團隊,好好拍一套能在香港動畫史上留名的長片。商家們,既然能夠投資諸如《龍刀傳奇》這種級數的作品,為甚麼不能給予機會讓這班年青人放手一搏呢?

動漫線
2005/10/20 22:55
在將出的10月號中,希望能轉載這篇,故敬垂詢。
都是老規矩,留作者原名,加回文章原link(即本blog這裡),以作推薦。^^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5/10/21 08:27
OK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