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周瑮事件

| |
[不指定 2007/07/26 15:33 | by henryporter ]



前言:一如網上某文章所料,周瑮事件很快走向了簡單二分化的方向。繼網絡的一輪聲討之後,「擁周派」很快成形,對周的遭遇紛表同情,而對其的失言與挑釁則只輕輕帶過;最後兩方陣營很自然的以各說各話完結,兩方帶出來的啟示也只會被各自的擁護者接收而已。對於「擁周派」對網絡攻擊的抨擊,他們說的已夠多了,本座在此也不再重覆;只是「反周派」被如此模糊成不解溫柔的暴民一類卻未免有點冤枉,故在此也希望記下一些反思,以作為這次事件的一些討論延伸。

由周瑮與談到黃世澤

也因為周瑮事件,網絡欺凌/Cyber-Bullying突然成為了熱門詞彙。其實「網絡欺凌」算是網絡新事嗎?在過往我們早已見怪不怪,其中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黃世澤,自他與幾個著名群體交惡後,網絡間以他為取笑對象的作品不知凡幾,為何「擁周派」在這些事件發生時對這些暴行不發一言?本座甚至可大膽說一句,這班「擁周派」當中的某些人,就曾是對黃世澤進行網絡欺凌的其中一份子!



為何周瑮與黃世澤兩位仁兄會有如此「不平等」待遇?或許,黃世澤本身就是以一身「戰鬥格」「行走江湖」,在其網誌也是毫不客氣的對看不順眼的事情作出抨擊;所以別人對他進行攻擊/反擊,很容易就會有一種「理所當然」的想法,有時甚至過了火位,也會被認為是「罪有應得」而被正當化。

反觀周瑮相貌姣好(此為網上一般大眾意見,本座不如置評),楚楚可憐,加上除《Just Do It》一文外就別無其他同類事件,自然就容易以「偶一犯錯的可憐小女孩」形象而被廣為原諒,在憐香惜玉與護花之心油然而生的情況下,所獲得的保護和支持也自然較多──就正如校園欺凌一樣,被欺凌得最厲害的,往往是那些不太討人喜歡,性格古怪孤闢的小孩,而不是討人喜歡的那些;因為後者往往能輕易找到/吸引「救兵」,後者卻不能。

縱使程度、次數、內容皆不盡相同,兩者的攻擊意識卻是同一本質。黃世澤鄙視中共及其支持者、鄙視網政廿一、鄙視幾位網絡名人,這和周瑮鄙視看色情電影的男性、鄙視所謂「亞洲電車男」、鄙視Nike基本上是一樣的;既以遊戲文章的語氣進行挑釁,就要作好受反擊的準備。所以若要客觀公正,就請將兩批進行網絡欺凌的人一起罵!(當然,你要「監粗」選擇性攻擊,當然吹你唔漲)



怎樣才算是「Cyber-Bullying」?

看了不少「擁周派」的文章,似乎當中有不少人未有提及,或故意忽略了網絡欺凌和理性批評之間的分別。當然,拿周瑮的身材、樣貌進行粗鄙的人身攻擊;生安白造指周瑮男友寧看AV不碰周瑮養成這種性格、將周瑮一句「忘記一個人或一件事的方法:飲酒食大麻」戲言(希望是吧!)放大成「有吸毒習慣」的嫌疑等等,是毋庸置疑的網絡欺凌。可是在網民抨擊《Just Do It》文中將兒童性侵犯的罪行簡化成Nike的責任,將觀看色情電影與香港男性形象肆意矮化,卻是論點扎實的批評,難道這又要歸類成網絡欺凌?那周瑮在報章上對Nike,又是進行了那一種的欺凌?

早前達Ming在周瑮部落格看到一篇文章,以此抨擊周瑮把叫單不清的責任推卸給食店伙記不當,難道又是網絡欺凌?假如這就是「擁周派」大力鼓吹要維謢的「網絡人身保護」,那麼不如叫本座乾脆不寫算了。



有關媒體的「不對稱戰爭」

各位還要留意一點,周瑮對Nike發炮的「地點」,並非由網絡,而是由傳統媒體開始;《Just Do It》不是在她的部落格,甚至不是明報的新聞,而是副刊版。因此,她的身份也不再是部落格的用戶,而是需要面對公眾的作家。從來覺得,在大眾媒體上寫文章,比起網絡寫Blog要更小心,負上更多責任;寫Blog錯了,補一篇更正、甚或整篇刪掉皆是輕而易舉;可是在報紙上寫錯,可不是隨意就能更正、淡化的。所以坊間對周瑮進行的攻擊,由一開始就把她看待成公眾人物。(相反,黃世澤雖為活躍撰稿人,卻很少將網絡恩怨寫在專欄內,借傳統媒體發炮)。

跟著有人會問:「既然針對的是周瑮在報章上的文章,為何最後攻擊的卻是她的部落格?」這就要說到網絡發展一日千里,但要在影響力方面與傳統報紙作抗衡,卻還是相差很遠;所以反對者若要在對等地位進行辯論,則必須至少站在同樣的媒體上。可是周瑮既是明報的編輯,撰文的身份卻是作者,她的挑釁文何解被明報接納,難免惹人猜疑;而若特地投稿反駁周瑮,會否被傳媒刊登也是另一問題。(單看明報其後選登鄧肇恆的「擁周文」而非網絡廣為流傳Converse、Nike兩位作者對周瑮的回應文章,就表明了他們庇謢員工的立場)

終於,一班反對周瑮言論,卻苦無地方反駁與發洩怒火的網民,很自然地會以網絡為根據地進行反擊,跟著激化成攻擊周瑮網誌和進行各種人身攻擊。當然,上面的探究並不能正當網絡暴民的行為,但正如挑戰美國霸權主義的恐怖份子一樣,實乃各種環境因素,促成他們如此攻擊周瑮的動機。試想若周瑮只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這篇文章,她所招來的抨擊規模必定小很多。



周瑮事件……完結了嗎?

對「花無百日紅,事無三日鮮」的網絡世界而言,其實周瑮事件早已Out-date,早應蓋棺定論:「網絡欺凌」的一群自然只會視自己的行為是另一次的「替天行道」;而周瑮也可能在「萬千寵愛」和鼓勵下,只會覺得自己更正確,也對那班她口中的「亞洲電車男」更為恨之入骨──這真是我們想要的結局嗎?

拋開自尊去面對自己的錯誤從來困難,但這卻是成長的一部份。網絡暴民們,你們是否能反省一下對周瑮的攻擊是否太過份?周瑮小姐,你又會否重登一篇新文章,改正自己的偏見?寫著寫著,本座突然發現自己和祈求世界和平一樣無謂,也就此打住。也唯有希望這篇文章,能讓各位看倌有所得著和自省的機會,那至少會是一個次好的終結吧。

後記:除了周瑮部落格的留言全被刪除而無從跟進外,本座特別再一次瀏覽幾個網絡討論區與其他部落間有關談論周瑮事件的內容。撇除個人的喜惡不說,其實今次的網絡欺凌的程度比起過往同類事件來得輕微:「擁周派」指責暴民「改圖」醜化周瑮,其實只是在照片側邊加上旁白而已,而且所諷刺的也只是周瑮對所謂「亞洲電車男」的鄙視,而非直接人身攻擊。至於網絡討論區之間的流言,難聽的說話固然有很多,但主流意見卻是「寧選AV,不挑周瑮」,這對一向以消費女性的網絡暴民來說,不可謂一個較為意外的反應。

當然,我們也不能因為欺凌成份較低而容許這種網絡欺凌的存在,只是當有人引用《John Donne, Meditation XVII》的名句號召Nike支持者團結,有人「食字」玩典故「餓死首陽山,義不食周瑮」的時候,又實在有點不知所措。




延伸閱讀:
周瑮 - 香港網絡大典

逸賢企鵝部落格:網絡文化荒始生態-兼論周瑮事件

持書者
2007/11/17 16:55
「道德高地」這等東西.基本上只有偽君子or君子才有需要的

要用到網路世界反擊的人.應該不會傻到介意別人怎看.所以手段只有能不能達到目的.而沒有合不合乎道德.(佔領道德高地此等行為.本身也是不道德的..笑)

反正成見已經決定一切.講道理是不能改變人的想法的..笑
Small 7
2007/08/08 01:15
真的笑死人, 黃世澤居然被當成是網絡欺凌的受害者? 這簡直是顛倒是非, 在網絡上被黃世澤欺凌過的人還少嗎? 黃世澤本身才是網絡欺凌的始祖.

「私人空間」、「個人資料」、「人身攻擊」就是欺凌的界定標準, 這就是黃世澤最擅長的技倆 -

私人空間 - 把與自己意見相反利用橫手逐出網站黃世澤還幹得少嗎?

個人資料 - IP tracking, 找網主通水找對頭的個人資料...etc etc, 不要說這些, 黃世澤每遇到反對者時就胡亂猜測對方是自己的敵人X, 敵人Y....etc etc. 這種熱烈探聽別人個人資料的行為在網上誰人不知? 到今天Sidekick還是黃世澤口中的與"網政廿一"關係密切的人.

人身攻擊 - 小白, 土共, 膠人, 黃世澤的人身攻擊往績多得連他自己的網主friend都保他不了.

我敢說今天還在為黃世澤說話的人就是過往和黃世澤合作一起搞網絡欺凌的人. 黃世澤成為今天的網絡過街老鼠絕對是罪有應得.

還有, 黃世澤那動不動就用發律師信來嚇人的行為只能用Stupidity來形容, Rational, Faith? 簡直羞辱了這兩個字.
李學斌 Homepage
2007/07/31 01:01
網上欺凌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欺凌者除了依賴眾數作為掩體外﹐也必須透過網絡的間接性(甚或於匿名性)﹐來保護自身。

黃世澤這個例子其實用得很好。跟他有牙齒印的人﹐其實略略想清楚﹐就該看穿打起官司﹐黃的勝算很低。他只有撩打的勇氣﹐並不必謀定打贏架的把握。某程度他是借法律所代表的麻煩和代價﹐來對付罵戰對方的隨便心態和抽離感。

他願意為他所信的﹐付出最大的代價﹐而總是擺明車馬揹上身。我深信法律根本保護不到他﹐只是可以嚇走不敢作戰到底的閒人。

他那派行為﹐不是叫做 Rational ﹐而是有 Faith 。是故我即使不能一一同意他那些道理和手段﹐仍然會佩服他的勇氣和自我承擔的心。
timkingdom
2007/07/31 00:20
如果要談網絡欺凌
我第一個想起倒是黃世澤的好友買家甲(定叫佢林忌?whatever
)在劉爵士事件中的行為
李學斌 Homepage
2007/07/31 00:13
唉﹐呢期太忙﹐不然這件事上早該插過嘴。

塔主把焦點鎖在網上欺凌﹐那實在太仁慈了。

擁周派和反周派當中﹐並不是沒有人試過就事論事﹐至少 Nike 在初期是清醒的。但事態發展並沒有保存到冷靜的對話點﹐原本的清醒﹐很快就變成自我放逐。

所謂的網上欺凌﹐應是有一個鎖定的對象﹐那才會凝聚出多欺少的壓倒性暴力。而無論是小資心態的周僳﹐抑或是犬儒心態的反周派﹐都是打從一開始﹐便把戰線擴張得太大了。是故周傈很興鬆地得到「港女」的眾數掩體﹐而 Nike 又可以化身為 Converse 、Adidas 等等匿名放片人。發動攻擊的任何一方﹐都是很有意識地從打一個人﹐轉向打一個群族。這並不是欺凌﹐而是挑釁階級矛盾﹐是打爛仔架。

打爛仔架﹐絕對沒有把力量集中在一點的欺凌﹐那麼具殺傷力。因為一旦用竹稿打整船人﹐是無處著力﹐打不死人的。因為這種打法﹐只是參與者自我淹沒在道德輿論號召底下﹐表示自己昄依某一方的宗教行為﹐而不是比武戰鬥。

對我來說﹐明報撐周僳﹐「港女」撐周僳﹐「護花使者」撐周僳﹐都不是真心為人的。那只是個 Marketing 的手段﹐因為在貧富懸殊的時勢﹐偽道德格外有 Market Value 。而 Nike 和反周派﹐所代表的﹐其實是同一套道德的另一面。

有人曾經指 Nike 的行為﹐代表某種駭客情操。無論是否有這種事﹐如此闡述﹐總不免遮掩了 AV 分享擁躉的原始欲望。只要略略做點文本分析﹐就會發覺所謂的「駭客情操」﹐到頭來揚起的是純粹低價消費﹐只是某種共產公社﹐而不是駭出個文化﹐駭出個專業。難聽點說﹐因為有免費午餐﹐「食家」略略多了﹐但惹來的多數變成巴洛夫的狗。

而周僳和擁周派呢?正是代表了蓄意擺脫市井消費文化場的小資。他們有多點成本游走於另一個消費場﹐正如尚竉物的貴婦狗和北京狗﹐明明只有狗的立場﹐卻因為剪過毛染過色﹐便以為是跟人平起平坐了。

他們只能以道德題目﹐來掩飾無力自主的性生活﹐無力滿足的性欲和需求。他們怎地消費﹐都沒有辦法擺脫消費所受的市場制限﹐說穿了﹐都是性壓抑。是這種宿怨﹐延伸出周僳原文的指控﹐延伸出 Nike 的反駁﹐延伸出兩派的爛仔架。

這真是可悲啊。

挺起你的小雞雞做人!性欲是天副人權﹐性解才有希望面對原罪。
henryporter Homepage
2007/07/31 00:03
真的所謂「事無三日鮮」,至現在,我對這條題目的注意力已減掉了不少。其實在這件事之前我最想寫的,是《夜巡者》的讀書報告;等著我想寫的,是日本之旅記趣;而現在立刻要寫的(怕忘掉),是今天漫畫節的收鑊和《鳳凰會密令》的感想。

不過還有幾點想在這裡澄清的...

1. 我不是蘋果打手,而事實上在蘋果刊登袁彌明的文章前,我已寫好這篇文章,也與蘋果那邊毫無聯繫

2. 我也不怕被利用為打擊明報的武器,反正明報早就該罵,沒有其他組織想動它,我也會鬧。

3. 我不是為了點擊率是燃著這火頭,若我有這種想法,就不會寫那些別人根本不會看的題目(如猶他爵士和有關歷史的東東),也正因為不要受著「k post」效應影響,我也時常提醒自己不要再開一篇新文談周瑮事件

4. 我不是黃世澤Fan屎,而實際上,黃世澤兄也在他的網誌表明了他根本不當對他的欺凌是一回事,換言之我寫的東西不會為他帶來同情分。只是,他個人和袁小姐不認為這是欺凌,我卻認為是。

5. 歡迎各位繼續來此切磋,只是,不要期望我會積極長篇大論的回應就是了
何故 Homepage
2007/07/30 19:16
這篇文章根本就定錯了立論!

周瑮何德何能,可以跟黃世澤相題並論?

她不懂黃兄般在現實世界中以「律師信」來警告異見人士!也搞不出「黃毓民網變事件」般的網界盛事!

什麼「網絡欺凌」簡直不值一晒!
墮落邪神
2007/07/30 13:56
本人不才,看了許多遍,也不大明白你的第一段的意思。大膽問句:你是否想寫,你的「指責擁周幫曾經也欺凌過黃世澤,現在卻反過來對欺凌周氏的行為指指點點」不須要證據,因為你的文章「根本就不是一篇『議事性』的文章」,所以不能要求它「說理清楚」、「論據充分」,呢?
關於你的文章是否屬於「議事性的文章」,我暫且不辯。但你的回覆之中,你的推論大致如下:1.周氏一句「期待你回覆」,所以周氏文章是「一封挑釁暴絡暴民的戰書」;2. 因為是「一封挑釁暴絡暴民的戰書」(你認為),周氏必須在五六百字中像中學教寫議論文中要有論點、論據和論證,否則就是「xyz」(這不是粗口,只是不想便猜測你的批判)
有關第一點的推論,我認為已值得商榷。毫無異問,周氏的文章存在批評nike的意思,而基於nike的受歡迎,也可預見會引起網民的反感。但,單從「批評」與「可預見的反感」兩點,就代表你的判斷(這必須是封有論點、論據和論證的戰書)就言之成理?
我要求即時性的討論,是因為避免有人避開重點,東拉西扯。單憑你一句「窩在她公司裡找友好『火力支援』」……噢,算了,或者你有証據,我就不作「緣木求魚」了。
另一方面,關於我,一個與你持不同意見的網民提出與你同台辯論的建議,你設了二擇其一的關卡:1. 要明報編輯刊登閣下的文章;2. 邀請到周瑮小姐作即時性的、公開的實地或網上論壇。…… 對此,我只能說句無能為力。
我的回應,應該還是會給你「找出」問題,這就更印證我之前所說,非即時性地「在封閉的平台上自說自話」,並非辯出真理的好方法。我只想作即時性的討論,希望你能應允。如果不同意或者沒有空,不打緊,就當我白撞,生活中還是有許多樂趣呢。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7/07/30 23:51
1. 其實欺凌黃世澤的人有某部份是與「擁周派」重疊,是我個人觀察得來的事實,不過因著某些原因我不便提出他們的身份;若你看得不舒服,我遲些會索性把那一句劃掉,反正就算沒有這推測,也不影響我整段的意思。

2. 或許是你說得對,我投降了

3. 第三段是我真的看錯,我原本以為你說的是周瑮與網民間的辯論,沒想到原來是你希望和我在對等平台上辯論──老實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這裡竟有人會有這項要求,實在是受寵若驚!所以請原諒我的一時誤會。

不過幾天下來,我有更多其他題目想寫,所以除非有某些我認為有非得澄清不可的部份,我想這些日來我寫的內容就足以表達我所想的了,謝謝。
墮落邪神
2007/07/30 04:58
你好,看過閣下關於「周瑮事件」的文章,我有一點看法。
1.  閣下一開始將黃世澤與周瑮兩人作比較,請問目的為何?你是想指責「擁周幫」曾經也欺凌過黃世澤,現在卻反過來對欺凌周氏的行為指指點點呢?如果是的話,請問你有何証據呢?我想,總不能一句「本座甚至可大膽說一句……」就言之成理吧?退一步,即使給你「講中」,那又可引伸出什麼呢?是那些人的朝三暮四、立場不一嗎?即使他們是,又如何呢?他們代表「擁周幫」的全部人嗎?那當場不是,正如一些「反周幫」的野蠻,不能夠代表全部「反周幫」都野蠻一樣。樹大總有枯枝,這道理大家都明白。所以,那些將黃世澤與周瑮的待遇比較實在意義不大,至少,對判斷事件的是非黑白意義不大。
2.  閣下文中所述:「可是在網民抨擊《Just Do It》文中將兒童性侵犯的罪行簡化成Nike的責任,將觀看色情電影與香港男性形象肆意矮化,卻是論點扎實的批評」,有關閣下認為「論點扎實的批評」,我有個講法。首先,周氏的原文是一篇五六百字的散文,難道你認為這樣的一個篇幅,就可以把一個問題鉅細無遺的說清楚嗎?更何況這篇不是說理文、議論文,你們何以要求它把青少年風化案的原因必須一五一十的羅列呢?這種要求,我怕是「最偉大的議論文」也無法表違清楚,更何況是一篇諷刺性的文章呢?你說周氏把「兒童性侵犯的罪行簡化成Nike的責任」,是否有點說不通呢?莫非我們每次一說起董建華與前幾年香港不景氣的關係時,也必須將金融風暴、結構性失業、沙士侵襲等等等等都要提及,否則便是將「香港的低落簡化成董建華的責任」嗎?
3.  其實,如果說「周氏的文章將兒童性侵犯的罪行扯到Nike的頭上」,我想所有「擁周幫」、甚至包括周瑧本人都不會反對。我強調一點,周氏的文章根本就不是一篇「議事性」的文章,你們要求它「說理清楚」、「論據充分」?這多少有點緣木求魚。至於「兒童性侵犯的罪行」是否與Nike的行為風馬牛不相及,則有待我們的討論。
4.  寫了那麼多,其實上我想拋磚引玉。姑勿論「周瑮事件」是否真的一件「值得」引起如此大風波的一件事,但事情確確實實是發生成現在的樣子。我想為這件事作一個討論,而不是純發洩的叫罵,又或是只站在封閉的平台上自說自話。我不想要斷章取義,生安白造。這也是我一直認為部落格無法達到真理愈辯愈明的原因。我寫以上那麼的一大段東西給你,是希望找一個機會,與一眾對此事件有不同想法而懂事理者,在一個完全平等的平台上,即時性的討論這一件事。可以是某一日,某一時段在討論區,又或是直接面對面也可。我認為這是最公平合理,和最有機會去為這次爭議找出公道的方法。未知你意下如何?我等待你的回覆。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7/07/30 09:58
你好,回應隨意寫寫如下:

1. <<你要找證據 3.<<你又說「證據充份」=緣木求魚,那我想把1.和3. 倒轉一下,應該就能一次過解決你兩大疑問了。

小學太遙遠,但幸好還記得中學的作文普遍長度也是差不多五六百字,那時已學到寫議論文要有論點、論據、論證,連中學生也做到,一個全職編輯/作家反而無法做到?作家原來就有「有理不用說清」的特權,那怪不得人人爭做才女/作家了

噢,還有,「最偉大的議論文」這個詞發明得太好了,有了它,就連你阿媽係男人也可鏗鏘說出,反正若牽涉到遺傳學、性別學、生物學的議題,就連這個「最偉大的議論文」也不能解釋吧。

對,周瑮一文絕對不是「議事性」的文章,而是一封挑釁暴絡暴民的戰書。內裡不用「說理清楚」,一句「期待你回覆我老娘」才是重點,所以她現在也求仁得仁囉。

對,真的不應該在封閉的平台上自說自話,你有辦法叫明報編輯刊登一下本座的文章,打破那個該死的「公信力第一」封閉平台嗎?又或是邀請周瑮小姐即時性的、公開的實地或網上論壇,而不是只窩在她公司裡找友好「火力支援」,本座定必出席。

網絡間傳聞(我呢篇唔係「耳屎文」喎,應該唔駛從國際局勢、霸權主義、宗教奧義搵證據掛?)南韓傳教士在被綁架前,曾在清真寺門外唱聖詩作「宗教挑釁」。本座對已有一名人質被殺深感遺憾,但若上述傳聞屬實的話,則正好作周瑮事件的一個借鏡。在你飽受攻擊、欺凌之前,在你的朋友要捍衛你的所謂「言論自由」之前,請先想一下自己做了甚麼
federick
2007/07/29 20:04
今次網民對周小姐的"網絡欺凌",與網絡之前近似的事件比較,已是十分留情面的了。
所謂的"起底",只是在周小姐的blog中取用一些相,周小姐既然可以將那些相公開放到網上,恐怕也不會是見不得人的私密照片。
所謂的"屈人",亦只是一些斷章取義的揣測,網民未至於一口咬定周小姐是吸毒者。
而批評他人的樣貌、身材、年齡,正如袁彌明小姐所說,人人都有言論自由,至於這種批評的質素和品味如何,則另作別論。

但很多人也發覺,其實周小姐才是這些"欺凌行為"的始作俑者:她亦是透過瀏覧nike的帖子、不同討論區關於他的討論和網絡大典等來"起nike的底",寫在報章之上。她對nike的指控亦屬於斷章取義的揣測,而她開電車男的玩笑亦是十分bad taste的人身攻擊......

當然,即使周小姐犯了這些錯,但亦不能合理化某些網民同樣的行為,但周小姐身為明報的資深編輯,脫去她知識分子的外衣,其實跟一個普通網民 (或暴民)沒有兩樣,可想而知對人不對事、人身攻擊、起底等根本就是香港人討論和對待異見者的慣用手法。有怎樣的傳媒,就有怎樣的讀者,便有怎樣的網民,或者三者是互相影響的,所以要正視的是整個現象和事件,而不是去批判和抽秤某群人。妄自為別人加上"欺凌者"、"港女"等標籤,尤其是事件根本未達到這地步之時,個人認為是於事無補,也是不公平的做法。

網上的起底文化、語言暴力等,其實是不自覺地複製了主流傳媒的手法,網民渴望"推上報"的心態亦反映了他們心底對主流傳媒的崇拜,但在香港這個市場大過天的環境,要作出改變和打破這"path dependencde"又談何容易,最後只能一面互相辱罵,一面一起沉淪下去。
莫召奴
2007/07/29 11:12
一個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一個卻是君子劍岳不群.五嶽劍派人才濟濟,如何能突圍而出?掛正正義之師旗號,聲討魔教也.出師有名,自命正道者,群起聲援,望能身為"正道"一員,救天下之蒼生,不惜大開殺戒.需知道"魔教"二字,實是相反人士標籤其也,自己當然不會稱自己為"魔",自己當覺自己為"聖教".聖教受"正道"重重一擊,恐怕正派有如對付朱掌門知己CoCo小姐般,深入重慶,找其龍脈,不得不退隱於山村之間.神教教群龍無首,驚慌失措,卻豈能坐以待斃~殺人者,人亦殺之,生生不息.如是者正道人士率先劍招一出,神教以暗器抵擋,大動干戈.俗語有云,後發先至,雖則正派出招在先,但受傷的卻是正派人士.正派人士自命不凡,當然大怒,正所謂我白你黑,只有我打你,豈能由係還手?!正派人士當然大舉聲援,平日是騎牆派的,自然當機立斷,正其名,都群起圍攻.如是者,生生不息,爭鬥不斷,正邪大戰,自命正派人士輸打贏要,由笑傲江湖的"任我行君子劍",鬥到倚天屠龍"六大派圍攻光明頂",都是出於此道理.正派人士多正派啊~
Perennial_Loser Homepage
2007/07/29 02:46
由本已無聊的港男港女 gender war 變成風馬牛的 cyber-bullying,除了為之失笑,想來也沒有別的反應。

周小姐在《明報》下的「戰書」,令我想起早前在《蘋果》網聞版「報導」的「男兒當自宮」(http://appledaily.atnext.c...男看女不順眼,女看男亦如是,雞先蛋先,mud-slinging 不知伊於胡底。只能說,有周小姐,便有「削除者」,反之亦然。

就在下而言,身為麻甩仔,下半身帶來的問題豈有不知之理?做與不做,切與不切,that is the question。做,如何做?有性冇愛 - 嫖妓?某程度上很侮辱女性,又似乎不合衛生;名正言順娶妻行房...當女性是「私家雞」乎?不做...如何不做?修道坐禪,強行禁慾?聽聞早前中大學生報事件,很多人都義憤填膺,說要打破禁忌研究身體,道德佬如何不該云云。自己跟自己做?空有「五姑娘」沒有意象,怎做?AV 製造色魔,純粹意淫又是「當女性是玩物,侮辱女性」...alright,darned if you do, darned if you don't, and darned with...whatever。既然如此,難怪有人會說要揮刀自宮。

至於 AV 是否製造色魔的問題...更不消談。世上有 AV有其他色情資訊,有人看後有樣學樣去犯罪,其他人卻可能是因而「自己搞掂」,不至「搞」其他女性。同途而殊歸,周小姐似乎見其一偏,顧此失彼了。

若謂「電車男」云云...又是典型的港男港女 talk,唯一的忠告:女性沒有責任當男性的煮飯婆和「私家雞」,但男性也沒有責任當女性的白馬王子英偉才俊。喜歡談論港男港女話題的人士,請記著尊重異性在合法範圍內自由生活的人權。周小姐或許應該留意。

關於所謂 cyber-bullying 的問題,算吧;一邊撩起火頭,一邊亂擲榴彈,鬧個血肉模糊,漿在一塊,屍骨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想只是枉花心神。就當沒這回事好了。
2007/07/29 02:10
看香港BLOG界一眾BLOGGERS的選題回應
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所謂一眾"作家"明顯好懂得避重就輕
選"網絡欺淩"作為討論既主題
至於周瑮篇文文筆內容之低劣
則或與其私交,或西瓜偎大邊
(當然囉,為睇av護航喎?不少自命作家既bloggers都要顧及自身形象吧.人地第日可能要出書的哦)
只有在討論區內,一眾無名網民之間才起重視
因此大部份bloggers討論既重點都在"網絡欺淩",因為安全又唔會得罪人.呢樣亦反映左佢地虛偽既一面.

香港不少自命作家bloggers倒是很會見風駛舵的一群.Blog果然是一個小社會,香港blog界倒很符合香港人的韋小寶精神.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7/07/29 03:24
辯論專挑對面弱點來攻,是正常
避重就輕的選取重點來發揮,也是無可厚非
不過只抽事件的一點來說,對其他的全視而不見,那就經已不是討論一件事,只是說一些自己早已肯定的事、喜歡的立場出來給自己聽而已,當然每人都有寫作自由,但就我看來則有點多餘(又當然,我自己也常做多餘的事)

而若連留言也專挑對自己有利的來quote,然後再加鞭屍,那就,有點搵來搞囉
henryporter Homepage
2007/07/28 13:29
To Mark:

1. 正如本座不斷提及,周瑮在文章以「希望沒有為你帶來太大不便,等待你的回覆」,即等同向所有反對其立場的人宣戰,──或許周瑮這一句只是她自以為富有幽默感的修辭手法,但這和黃世澤向中共及其支持者宣戰本質是一樣。

2. 周瑮根本毋須做甚麼,就正如明光社毋須做甚麼一樣,因為若能接受他們的那一套理論的支持者,根本就不會受網絡上的抨擊而有所動搖(那些出於英雄救美之心的護花使者更不消提);反而隨著過火位的攻擊漸多,更會演變成「反對周瑮就是支持隨意發佈成人影片;反對明光社就是反對道德」的結局,「捍衛道德女神像」的形象只會越加鮮明,反之他們的惡行卻自然而然被淡化於無形了。

3. 周瑮身兼明報員工、明報專欄作家與博客身份(至於她有否利用「明報員工」身份令她獲得「明報作家」身份,本座則不敢胡亂猜測),讓她能因應情況隨意游走於不同身份之間「作戰」,這是最讓人無奈的地方。當她以「作家」的身份,充份享用明報的影響力發表偉論及進行挑釁、叫陣後;她的「員工」身份隨即保障在同一平台上只會出現支持者(如鄧氏一文)而非反對者的言論。最後當她在網絡遭到攻擊時,又再一次轉成「博客身份」,以受害者的姿態出場,惹來各方面的同情和呵護。

支持者常說:「不滿咪投稿囉,寫信投訴囉」,本座不是袁彌明,又如何能讓自己的意見受報章採納?寫信去明報投訴,會有用嗎?

4. 其實反對周瑮的意見一直有三個:一是抨擊她借抽Nike水、挑釁宣戰而達成名目的;二是隨意將兒童性侵犯問題歸咎於Nike發放色情電影,然後才是三:指責周瑮的文章令Nike消失。三者其實互相重疊,反對者也未必完全同意三個指責。可是周瑮的支持者很喜歡把三點混為一談,並以對他們較有利的第三點為主力開火,蓋過較具爭議性的第一點,與無從辯駁的第二點,把議題帶到他們有利的方向去。就正如目前人人爭相討論匿名,卻無人留意周瑮本身的態度一樣。

5. 在香港社會中,搶佔道德高地容易,質疑Social Norm困難。美國進攻伊拉克與阿富汗,早已握有絕對優勢的資源和武力,就等如周瑮早有「道德高地」與任職傳媒兩大優勢在手;支持者叫反對者「投稿、抗議」,就有如美國佬叫塔利班堂堂正正決鬥一樣,真係睬你都傻。要反攻,就只有向強敵的弱點埋手:美國視資源、武器與糞土嗎?就奪去你珍惜的人命;軍隊駐守的目標守備嚴密,就專挑民間目標突襲──這完全是周瑮事件的投影。

較激進的人士會說,恐怖襲擊和強權壓搾一樣,都是相互攻擊的手法,本身並沒有甚麼是非對錯。本座會從另一角度看:我反對有人借媒體壟斷「出位」,所以也反對「網絡欺凌」;所以也請反對「網絡欺凌」的人,先反思一下媒體壟斷如何「官逼民反」。

6. 是次事件最大得益者是誰?一定不會是Nike支持者,因為無論他們作出甚麼攻擊,Nike也似乎不會回來。明報除了洗脫了早前刊登中大學生報而被檢控的「污名」外,網民對它的攻擊,不傷分毫之餘更讓其確立「道德第一」的地位,所以必然是最大得益者。

至於周瑮小姐目前看來還是受害者,但本座很有興趣看看,明年書展會否有周瑮小姐的作品「乘勢推出」?如果有的話……

Mark兄,上面的文章基本上不是直接回應你的,甚至乎立場上和你並不一致;只是看了你的長文後,心中又有一些想法想補充一下。結果寫著寫著又成了一篇長文……
mark
2007/07/28 01:15
PART 2

用反恐戰爭來形容現在的情況的確吻合,民主和耶教在一般人眼中,是好的東西,但一旦成為了絕對真理,並要令全部人都信奉和實行的話,就是災難。道德也是好的東西,但把它推到極致時,用來肆意標籤和人身攻擊別人的話,就是"原教旨主義"。當大家見到周小姐及其戰友這班所謂知識分子以道德之包裝,行標籤和人身攻擊他人之實,令社會變得更封閉、更少包容,就知香港這社會已失去理性的光明和討論事倩的能力。明報有明報以「權力+道德包裝」欺壓,網民有網民在網上報復,新規則就隨之而誕生。有些人凡事做得太盡,連網民看看av的空間也要破壞和中傷,試問各位意難平的網民,做做"恐怖份子"又何妨呢?只怕他們的意志不如"恐怖份子"堅定和持久,或者看不出新規則已經誕生,天真的以為理性討論可以解決問題。

回到過去,假如網民完全不討論明報第一篇關於nike的報導,nike仍會因為那篇的詳盡報導而被迫離開網絡,網民明顯是大輸家,明報卻沒有付上任何「代價」。
假如網民只是理性討論事情那兩篇報導,正如我所說,報紙和傳媒礙於事情性質和社會"道德",是不會理會的,周小姐的名氣依舊會增加,nike依舊會被迫離開,網民也是大輸家,明報及周小姐仍然沒有付上任何「代價」。
惟有對周小姐和明報進行攻擊,這才能有機會令他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一點「代價」。
基於環境、這件事的性質及以上原因,網民的行為是絕對可以了解的。
mark
2007/07/28 01:14
PART 1

在下認為黃世澤之所以被"網絡欺凌",是由於"自我實現預言":他常常以為別人要欺負自己,所以先入為主, 做了不少攻擊性,針對性的古怪行為,令本來與他亳不相干的人也要出手制止,對抗甚至反擊, 令到預言成真,結果他真的樹敵無數。 觀乎某些跟他政見相近的團體、報紙 (蘋果李八方)、 網上群體 (激進"民主"的高登)也有攻擊他的行為, 可想而知黃生在網上受到攻擊,跟他的文章立場和政見沒有太大關係,反而跟他本人的性格和行為相關。 至於網絡大典對他的描述,其實大部分也真有其事,只是描述的角度較負面。

至於周小姐的事件, 我認為是死局, 只能讓時間沖淡。周小姐身處有利位置,有明報的公信力和影響力做後盾,她絕對冇必要卸下身段跟網民進行 "巷戰" (一旦跟網民辯論,就像接受永無了期、來自四面八方的匿名挑戰),我認為她更狡猾地"引誘"網民人身攻擊和惡搞她, 如不刪除網誌內容, 連相片也不刪除. 現在她的目的已完全達到了:道德上趕走了nike, 網民 (尤其是"電車男"一類)在現實世界聲名狼藉, 更是網上欺凌一個女人的暴民, 利益上,她亦出名了不少,可能更受明報賞識。

網民除了缺乏正常反擊的平台,更連 "道德抽水力量"也完全沒有。網民推斷周小姐"食大麻",跟周小姐推斷nike是青少年性罪行的兇手,其性質和推斷的質素都是相似的,但為何周小姐的言論卻為社會大眾受落?除了因為明報較有權威和權力之外,她的言論也更符合所謂的"道德"。換轉別的題材,網民或許會有機會在報紙與她交鋒,但睇av這回事,不,是免費用bt download av這回事,誰敢在報紙替nike辯護?哪份報紙敢刊登這些辯護的文章?但我們知道,男士睇av是十分普遍的事,不少國家的av工業也十分逢勃和現代化,但偏偏在香港,要獲得av,不是靠網絡,就得靠黑社會。香港就是如此保守,如此的講"道德",但這種"道德"不能令社會真正變得"道德",反而成為了某些人和團體抽別人水的工具。當抽慣了水,社會就會變得不理性,經常對人不對事,在這件事中,兩個陣營都多玩人身攻擊,但周小姐和其"戰友"背後就有"道德"和明報的權力撐腰。我認為"用道德抽水"已經溶入了香港人的血液之中,某些"道德標籤"成為了香港社會的價值標準,如"睇av是鹹濕佬"、"睇完av變色魔"、"毒男是孤癖陰濕"、"網民是暴民無智慧無理性"等缺乏科學論據的推論,在香港社會已具有巨大的感染力和"抽水力量"。當然,網民們也經常人身攻擊、謾罵,但他們就是不懂運用這"道德抽水力量",所以他們抽水之後,就會被道德份子反抽水和反標籤,所以同樣是人身攻擊和抽水,加上了"道德"的包裝,頓時聲價百倍。
五星上將 Homepage
2007/07/27 22:21
1.

平心而論, 周瑮此人,文筆不見突出,還有那以偏概全身的(反)邏輯,真是不知為何可以做到報紙編輯,而且是所謂"知識份子"的"文人報紙".

難道這就是香港的所謂"才女", "文化人"? 這些便是香港的(反智)文化?


2.

周小姐毫講到對AV的訊息傳播那麼了解, 她又有沒有參考過湯禎兆所著的《AV現場》?

她對湯禎兆的研究發現又有什麼回應?


3.

今日有一則新聞, 說一名16歲女生被中年漢迫看AV及灌醉, 繼而強姦.不知周瑮又會否"再證實"到AV引致性犯罪?

不過, 要注意的是, 那些灌醉人的酒也是強姦案的"幫兇".
如果這樣便要禁AV, 便要同樣的全港禁酒!!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7/07/27 22:52
萬惡之源就是那話兒,規定男性全部切掉,改用試管繁殖最徹底
2007/07/27 18:27
網主講得好!
carson
2007/07/27 18:22
何不說那些女孩放棄扮演美少女戰士..去扮av女優呢?何不說妳們女性天生是罪..如果沒有妳們..我們男人還用犯罪嗎?周瑮你不是男人...就算你點做功課..也不會明白男人的心情..回去你的世界吧..港女..
方潤 Homepage
2007/07/27 13:04
我倒只覺得﹕再一次證明,香港是女人的世界。更是港女的世界。bad

香港女人大晒﹗

自從紙巾廣告可以隨便打男人當笑話(儘管是壞男人)之後,我已經相信香港正在步入母系社會。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