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校方和學生報代表磋商後,決定不會資助學生打官司,副校長鄭振耀振振有詞地聲稱「中大學生報是基於言論自由出版、校方未有參與審查、不存在共同責任」等論點──對於這種說法,本座其實沒有多大反感,因為既賦予學生自由,責任也理應由其承擔,總不能讓保姆般事事照顧──但校方既將與學生之間的關係劃得那麼清楚,就請你們他媽的取消任何處分學生的可能!

怎麼推卸掉照顧學生責任的同時,卻又能保留處分學生的權利?現在學生們不是偷呃柺騙,而是因為出版學生刊物已被政府以一個爭議性的判決起訴!貓哭老鼠的以為推遲聆訊就已是相當體貼學生的舉動嗎?以前還以為中大校方的干預幹嘛已淪落到和中學無異,今天才知這班「人」比後者更垃x圾。

李學斌說乾脆將學生報清盤,逃避可能涉及的龐大律師費和賠償的建議,本座在此或許是無責任發言,但這選擇正合了政府的心意──從BT刑事化、網上炸迪迪尼言論還是超連結檢控等問題可看出,政府都是專挑一些弱勢的被告下手,讓對方在恐慌或怕麻煩的情況下放棄上訴甚至抗辯,以低成本造出政府樂於見到的案例,為日後的同類檢控大開方便之門。中大學生報若真有捍衛公義的決心,在加上不少校友願意伸出援手的情況下,本座認為這一關若有能力支持下去的話,就一定要守住。當然,就算學生報決定清盤,也不應受到任何指應,畢竟他們所受的壓力已夠多了。

至於方富潤提過,因為中大學生組織非完全獨立於中大校方架構,所以若追究起賠償的話他們是有機「上身」的;不過在如今人治橫行的香港來說,中大高層和律政司方面隨時已「講掂數」也說不定。

更新:從斌哥那裡看回來,由罯理教務長吳樹培向學生報編輯發出的警告信。內裡那近乎恐嚇的語氣,已定調的判斷,和鄭振耀的講話內容完全相反。是中大校方「轉汰」,還是吳罯理教務長充當「雞毛司令」?不知面對這封信,校方是要承認自己出爾反爾,還是對吳署理教務長作出處分?當然我們都知不了了之才是真正答案。




當對道德水平的要求達至一個極端水平之時,相對壓抑力量而產生的反動力自不然越大,當標準已提升至脫離現實,聖經被投訴絕對是可以預期的事情。只是,香港人的理解能力為何可以低得那麼可憐。

一大堆人指投訴聖經的人士「玩野」,但「玩野」的始作俑者,不就是那班投訴中大學生報的好事之徒嗎?而把這個「玩野」提升至國際笑話級別程度的,正是將中大學生報評定為二級不雅的淫審署──如果他們能以合乎常識的,而非迎合道德偏執狂的身份作出這個荒謬的裁決,那麼再有一萬個人要求把聖經送檢,署方也還是能夠理正力壯的駁回這些玩野行為。

可惜一眾包括學者、傳媒人在內的輿論,卻看不穿這個簡單的因果關係,紛紛指聖經「無辜被擺上檯」、投訴讓香港鬧笑話──影視處之所以如此尷尬,就是因為淫審署的嚴苛標準,讓它不能不認真看待所有看似無聊、笑話的投訴!要批評,不就應找這個荒謬的源頭來罵嗎?



衛道之士與張盲炳之流,為《聖經》的各種辯護論據也是漏洞百出,叫在上天察看的耶和華也不禁搖頭嘆息。有教會人士指「聖經是歷史,只是陳述事實,因此應獲豁免審查」,首先聖經本身是否能歸類為史書已大有可議之處,不過既然發言的是教會人士,本座也不會與他爭辯此問題;但為甚麼是「歷史」就可獲得轄免?是否任何殘忍、淫穢的內容,只要掛著「歷史」的名號,就容許所有年齡層接觸?還有就是歷史本座就遠近之分,過去的都是歷史:假若定義宏觀得連近乎神話式演繹的書刊也算是「歷史」的話,那麼每個人的生活記錄都是「個人的歷史」,文學創作就是「文學的歷史」,那中大學生報為甚麼不能同樣獲得轄免呢?又或是內容在20年、200年後,又會由二級不雅轄免成一級了?

影視處的解釋更反映出人治的精髓所在:它說「聖經是人類文明的一部分、源遠流長的宗教文獻或文學作品,並沒有違反一般合理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禮教標準。」是誰決定聖經是文明,中大學生報、大衛像(註)、春宮圖就是不文明?怎樣才是「源遠流長」、那些是「一般合理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禮教標準」設定在那裡,說穿了,就是你影視處說了算,在社會中有勢力的(如教會)它不敢碰,弱小群體(如同性戀者、低下階層)就成為了它們宣示淫威的羔羊。



還是張宏艷說得夠赤裸:「表面上,你看到這些風月報紙每天送進讀者家中。背後,你看不到各媒體都有法律部門,處理一切故意或大意造成的法律問題,包括不雅、誹謗、版權的問題。」你中大學生報賺不到錢,請不到律師,就是風月版與情色版待遇不到的真正差別!

註:明報社論說當年商場展出大衛像一事已被高院平反,但撰寫者明顯忘記了,在當時還有一個以大衛像頭部為綽頭的報章廣告,只因設計師把那個頭變成斜望下面,再加一句:「It looks big」就被評為二級不雅。


雜感



.淫審處的張盲炳四處發表「個人意見」,完全忘記了自己身為審裁委員的中立身份,比何漢權更癲狗。(當然與毓民的「癲狗」性質完全不同)偏偏這隻癲狗,就是判斷香港道德標準的重要人物之一,何等諷刺。

.事件越鬧越大,最新出來發言的是局長王永平。他說的都是之前影視處的三幅被,不過加了一句「市民不要濫用投訴機制」;似乎即使是局長,也還是不明白做成今天的局面,正是影視處「正義地」將中大學生報送檢的一刻,作繭自縛。

.中大學生組織一向與泛民主派關係良好,但今次中大學生報出事,除了毓民遠渡重洋公開開咪支持以外,就只有公民黨那班大狀在專欄寫一些立場不穩的「同情言論」,還要在文章起首時不忘責備一下學生報的鼓吹色情,力求搶佔道德高地。至於民主黨教育界大將張文光竟「棄暗投明」,與中大校方站在同一陣線,把「中大校譽一定受影響」放在學生情況之先、把家長選票放在公義之前──原來,所謂的民主派就只得這點料子。

.中大學生報編輯部今天已正式向影視處提出上訴,而這可以說是一個官府「回頭是岸」的最後機會;不過對那班狗官來說,「面子」絕對比「公平」更重要,所以推翻原判的機會實在不大。


附錄一

中大鄭振耀副校長就《中大學生報》與同學會面

副校長與同學會面 了解同學需要

大學自《中大學生報》事件發生以來,一直非常關心同學,明白同學現時面對很多壓力。今天副校長鄭振耀教授、大學輔導長何培斌教授、學生事務處處長梁天明博士、崇基學院輔導長方永平教授,與《中大學生報》上屆及今屆出版委員會成員及中大學生會會長會面,副校長希望親身了解同學現時面對的困難和需要,盡量協助同學。

由大學教務會學生紀律程序成立的委員會,其決定是獨立的。大學在影視處決定將學生報送往淫褻物品審裁處評定之前,已經成立有關委員會。

澄清調查未完成 發信並非處分

由於有很多溝通上的誤會,同學未必全然了解,因此在會面上鄭教授再次澄清,委員會直到目前只就事件作出一個初步結論,調查程序尚未完成,也未有就處分作出任何決定。學校發信給今屆的十一位出版委員,用意是要敦促同學,所出版的刊物不應含有不雅及粗鄙的內容,而不是處分。

因進入司法程序 大學委員會程序暫緩

鄭教授又向同學轉達,有鑑於淫褻物品審裁處對《中大學生報》的評級可能涉及司法程序,委員會決定暫緩進一步的程序,在稍後適當時候才再約見有關同學聽取他們的陳述。

中大尊重言論出版自由

中大校長劉遵義教授一直強調,大學絕對尊重同學的言論自由和《中大學生報》的出版自由,同學有廣闊的空間,探索不同議題。大學從來不會事先審查《中大學生報》,以後亦不會。校長亦明言,不會為學生報訂立指引。同學擁有編輯自主的同時,亦應該注意社會普遍接受的道德標準,更不應違反法律。

校友律師義務為同學提供法律協助

中大明白同學的需要,已安排律師幫助同學了解當前的法律處境,就有關法例、事件的法律程序、同學可能面臨的情況等,提供一個初步法律解釋。律師提供的有關資訊,已給同學參考。此外,有多位現職律師的校友,關心同學的情況,表示願意義務為同學提供法律協助。《中大學生報》有關同學將於今晚與校友律師見面,商討有關法律程序。鄭教授表示相信有校友將會以私人名義籌款,協助同學進行有關法律程序。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



附錄二(取自Ben Cox Blog)

致:《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全體成員

《中大學生報》被指稱出版載有不雅及粗鄙內容的刊物,在校園內外派發,令人不安。大學期望學生及學生組織具有高尚的品格和道德操守,絕不容許同學及學生組織出版載有不雅及粗鄙內容的刊物,尤其是以中大學生組織名義出版的刊物。《中大學生報》是次行為純屬出版委員會之舉,全體成員必須承擔責任

按教務會學生紀律程序成立的委員會已於今日舉行會議,初步結論認為《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內容不雅,超出社會可接受的道德底線,令人不安。委員會認為有關刊物影響其他中大同學的利益,並損害校譽。本人謹此向《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各成員給予嚴重警告,敦促同學們必須立即停止出版載有不雅及粗鄙內容的刊物,或 分發該等刊物。大學亦將禁止該等刊物在校園內發佈。

本人並呼籲有關同學深切反省,糾正錯誤。如要探討有關題材,亦應以理性和學術研究的態度,嚴肅處理。

署理教務長 吳樹培啟



Tags:
議政廳 | 評論(4) | 引用(0) | 閱讀(15851)
方潤 Homepage
2007/05/21 16:29
睇到公民黨果幾位尊貴律師的意見,真的很失望。
不過也可以理解,因為全香港最保守的就是中產(我媽的工友明言「車,講鹹野有幾大件事」),偏偏中產就是這班人的票源……

不過先要救學生、反審查,所以懶得理他們了。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7/05/21 17:55
毛孟靜響《全民開講》力撐中大學生,算係代表公民黨幫下手啦...
李學斌 Homepage
2007/05/20 14:18
坦白說﹐我私底下還是叫他們留意﹐程序歸程序﹐方向歸方向。案例是要爭取的﹐但沒錢就很難爭取。偶然贏一仗﹐偶然又輸番一仗﹐法律面前﹐夢幻泡影。

最慘的是﹐全世界都未有人講得出﹐這場仗除了可以不輸之外﹐還可以贏到甚麼。正如當年兩大合併﹐有人問我點解唔高調處理﹐我就講過:唔輸就偷﹐家陣樓上無人想贏﹐得我比較天真白痴。
傳說中的地通拿 Homepage
2007/05/20 10:23
「聖經是人類文明的一部分、源遠流長的宗教文獻或文學作品,並沒有違反一般合理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禮教標準。」

好笑,班人知唔知甚麼叫「禮教」?舊約內容明顯就同「禮教」有衝突。
timkingdom
2007/05/20 10:00
先表明立場
我不信神,不是中大生,不支持影視處
其本上現在已發展到一個沒法收拾的地步
我不支持影視處作法
問題是中大生一方的理論亦不能說服我,風月版也可以用這種論調說明自己不是淫不是色情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7/05/20 16:47
我又覺得你這種想法係好合理,因為外人和中大生對中大學生報抱有的感情始終不同,所以一切的源頭還是影視處是否應該把學生報送檢?為何聖經可以豁免,學生報不可以?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