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是的,在現實的世界中,我們並不需要阿久津老師,可是她反映出來的問題,我們卻不能因此忽略掉。」這原本是本座打算在撰寫《GTO》的感想即所用的前言,現在此文不了了之,因利乘便,移花接木。


圖片來源:http://blog.makotow.com/re...

由知道《女王之教室》將在香港播映,還要安排在星期日十點這個「半黃金時段」播映的一刻,本座已相當佩服無線電視的勇氣──既然它在日本已掀起要求停播的聲浪,香港豈會沒人聲討電視台「嚇怕細路(廣府話,即小孩)」、「污衊教師形象」?當社會初段出現一堆批判聲音後,無線電視特別另配一個新版本的宣傳短片,聲稱「阿久津老師因材施教」、呼籲「觀眾看到最後才作評論」、「家長應陪同子女觀看」。今次的反思篇,就由這三點作引子吧!



「阿久津老師因材施教」:或許部份看了特別篇的觀眾會讚同這種說法,但正如本座在劇情篇所言,六年3組只是一班普通不過的學生,就算找一般老師諸如天童老師來教,效果也相差不會太遠,犯得著採用這種非常教法嗎?何況依循阿久津老師的思維模式,無論是那一班她也會採用相同的教法,所謂「因材施教」,只是策劃「劇本」時的部署,地獄式教育對任何學生仍是一成不變。



「觀眾看到最後才作評論」:這是在討論區上「女王」支持者們常說的意見,但本座只認同一半。其實一般觀眾不用看到最後都應能預期,在劇末時阿久津老師必會展露關心學生一面,帶出「一切皆為學生好」的訊息──可是這並不代表阿久津老師曾對學生所作的傷害因此就能正當化:第一集不讓神田去廁所、只讓學生吃白飯自己卻吃咖哩、要求惠里子做間諜……無論背後的苦心為何,這些行為都不可能被認同。



至於「家長應陪同子女觀看」這點本座是同意的,因為這種扭曲現實的社會劇,不排除有小朋友真的因此而對學校產生恐懼:但大前提是家長們真的看懂了這套劇,懂得如何疏導子女們的情緒,還是比子女們更激動地大呼小叫?



目前在各大討論區上其中一項爭持得最激烈的,是阿久津老師是否應將「世界上只有6%人口能過幸福生活」、「特權階級可以舒服地生活,凡人只能拿微薄薪金、納高稅」這種冷酷的社會價值觀灌輸給小學生?反對者說小學生接受這種價值觀會影響他們的心智成長,支持者說讓提早面對社會的冷酷未嘗試一件壞事──不過這個爭論可能由一開始,就完全搞錯了方向。

警告:以下含大量劇透,未看後面的觀眾請仔細考慮是否閱讀全文……



出現這種情況當然無可厚非,因為阿久津的真正用意,是直到最後才真正「揭盅」:她在教學中一直架構的「弱肉強食」價值觀,其實並不是要學生接受它,而是要學生跨越它和征服它!她不是催逼學生為成為那6%的人口而努力,而是讓他們明白到世界除金錢和權力以外,還有更寶貴的東西;理想和目標是靠學習知識換取得來的……阿久津的行為隨時都可以討論,但要談阿久津的教學理念,本座想還是看到最後才是適當的時候吧。



另一方面,聲稱「《女王之教室》破壞教師形象」的觀眾們其實和小孩子看電視的想法差不多:他們分辨不出這只是一套情節誇張的電視劇。在現實社會,我們不可能接受一個找學生作合成照片、借學生參加偶像比賽來賺錢的鬼塚英吉,自然也不可能接受阿久津這種違反常理的魔鬼教師──這就是本篇文章的副題希望帶出的訊息:在電視劇中,真矢沒錯是焦點所在,但在現實世界中,我們並不需要阿久津和鬼塚老師的存在,而是探討他們所反映的社會問題。

「女王」的反思



很多人都把注意力放在阿久津的「暴政」上,卻忽略了她在應付各種挑戰時的另一面。還記得第二集一班家長受到孩子的投訴,像軍隊般操上學校嗎?老師們噤若寒蟬、學生們自信滿滿,何等威風八面!因為無論香港或日本,家長會的威力已「深入民心」,只要她們找上門來,一頓麻煩是避不了的。



然而家長會的攻勢,為甚麼會被阿久津老師輕易化解呢?一是真矢能充份捉摸家長們的心理,二是重建教師的專業形象(1)。不少家長們希望把教育的責任託付給學校,卻又總是對學校缺乏信任,這種矛盾心理的結果自然希望校方能依自己的期望來對子女施教。但從劇中那短短的片段中,我們可以推測到阿久津老師必然對學生日常成績、行為全部了然在胸;當家長發覺老師對子女的了解比自己可能還多的時候,她們便停止干涉,放心將教育的責任交給真矢。在現實世界中,老師的地位可說是江河日下了,真矢老師所締造的「權威」,是否能給予我們一點啟示?



之後阿久津老師在劇中的惡行,為何再沒有傳到家長們的耳中去?劇中交待的是真矢掌握了學生們的各項弱點,威脅他們不要向家長打小報告,但從神田的例子、家長觀課日學生對家長們的真情剖白我們卻可以看到,「父母不能解決問題」、「父母不會接受自己的意見」在子女和父母溝通間的普遍存在。在驚訝於阿久津老師的非常教育,我們又是否應該反思一下為何她能為所欲為?



更進一步說,或許你很厭惡阿久津老師的「壓逼性教學」,但正如本座於劇情篇所言,這並不是單方面的施與,而是她在計算過後的「互動教學」。在開學前先評估各同學的承受力(特別篇),再因應時間和學生反應作適當調整,所以惠里花到才從精神崩潰的邊緣回復過來,而學生們也能向家長表達自己的心底話,最後得到阿久津老師所預期的成長。這種猶如走鋼線的非常教學法當然有商榷餘地,但她背後所花的努力和關懷,現今被文件和會議淹沒的教師們有時間去作嗎?



阿久津老師在劇末被強行帶離學校時,級主任說現今孩童過份被保護,但大人都不顧他們的軟弱,只有阿久津老師願意把自己成為讓學生跨越的一面牆。放眼香港,在教統局大力引入「工商管理文化」後,以往「專師重道」的理念不再,學校變質成服務機構,老師變成了服務提供者,而學生和老師就成為了消費者。當老師動軋得咎,隨時因為各方的批評而惹來麻煩甚至丟掉工作;當學生和家長批評老師猶如批評售貨員和侍應般隨意,尊重一詞拋諸腦後,又有誰敢成為孩子面前的一面牆?



最後,級主任說他自己才是應該被炒掉的老師,但至少他還能問題所在和自己的不足,天童老師也曾和阿久津老師多番「周旋」;但其他老師呢?當學校來了一位魔鬼教師的時候,竟能在全程中不聞不問,直到教務主任叫他們來架走真矢的時候才「助紂為虐」,尸位素餐的他們才應該是最先被炒掉的一群!至於要炒的為何不是那在真矢欺壓學生時不作深究,到視學官來到後卻一馬當先要拉她下台,見風轉舵的教務主任?只因此君如何漢權般,具備擔任教育組織高層的各項特質,要炒也炒不了!



後記:
在某Band 3中學第一次實習時,老前輩曾說過:「那班嘩鬼雖然可能在班上激死你,不過在最後一日又會捨不得你喎!」其實只要讓學生感受到你的愛與關懷,無論是真矢甚至任何老師,也還是能在最後得到他們的愛戴。你能做到一個讓學生永遠忘不了的老師嗎?



註(1): 在有關「專業」的介定方面,本座比較傾向於「權力理論」說法:亦即若某一職業能建立起外界不能輕易橫加干涉的權力,其專業地位即等如被廣泛接受:如律師、醫生、會計師、建築師等。

Tags: ,
學測=補習花錢
2010/06/14 18:03
我怎只覺得看到一個蠢女人  世上那麼多工作  不挑利人利己的工作

偏只想當兇老師謀生~還真牛啊!   典型的日本式悲劇~


像這樣非常用心的折磨學生及自己!  這真的會有教育上的成就感嗎?  


還有大師以為這就是激將法!  小小年紀  有那麼多將才嗎?

我承認  ~  我本來就只是一個平庸的小兵!

激我  就陣亡啦!  誰鳥學店中的狗屁事啊?


不喜歡這樣的一個蠢人!

生活中若遇到  這樣的一個蠢人!

真的是非常的不幸啊!  不信  就試試看吧!

尤其當祂們遇到權貴富商的子女時

那才叫做  經典  吧!



fear
國王
2010/06/14 16:44
像這樣的老師 不少啊!  

真矢是個爛老師~ 披著教育外衣的女精神病人(女王?)!

我不希望我的下一代

會遇到這種老師!

我希望有機會能好好修理 修理這種敗類的家人...

讓她們體悟  ~  社會  真的好可怕 好殘酷啊!
阿國
2009/03/26 10:54
我覺得小孩們比較像惡魔
bwPingu Homepage
2008/12/24 01:50
您這篇有意思,我推到推推王了。

http://funp.com/t619691
網頁寄存 Homepage
2008/07/04 02:13
其實一般觀眾不用看到最後都應能預期
草儿
2006/10/10 21:25
我觉的阿久津是一位好老师,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没有人可以做到吧。
小狼 Homepage
2006/09/08 04:49
人手trackback:
小狼寫了一篇《「現實」社會的女王教室》,文章撰於2006/8/26,足本原版刊於自己的部落格,節錄版刊於06/9/8的《中國時報》「人間」版
橋子
2006/08/29 01:50
這是在討論區上「女王」支持者們常說的意見,但本座只認同一半。其實一般觀眾不用看到最後都應能預期,在劇末時阿久津老師必會展露關心學生一面,帶出「一切皆為學生好」的訊息──可是這並不代表阿久津老師曾對學生所作的傷害因此就能正當化:第一集不讓神田去廁所、只讓學生吃白飯自己卻吃咖哩、要求惠里子做間諜……無論背後的苦心為何,這些行為都不可能被認同。

很同意這段話
這就是我覺得真矢始終是編劇設定的角色
坦白說 在台灣也不可能有這種老師
但當中的反思 絕對是值得討論的
方潤 Homepage
2006/08/28 23:55
非常同意,不得不抽水說有些點子自己也說過。XDD
不過有兩點意見﹕
1. 「教學理念」看到最後固然更清晰(我還沒看),但教學理念和行為其實是相關的。女王用這種手段來傳遞那些訊息,也是問題。
2. 阿久津對學生的認識程度,根本是「特務級」。(我老是跟媽說,她根本不應該當老師,去當特務比較像)
不要說教改纏身,就算不用工作讓你全職去查,一般老師都不可能「起底」到她那種可以控制學生和家長的地步。

回姚偉雄﹕
老師跟「八婆」不見得必然不相容,男老師亦然。:p
反正老師看的東西,跟八婆可以完全一樣。
henryporter 回覆於 2006/09/06 03:18
\"2. 阿久津對學生的認識程度,根本是「特務級」。(我老是跟媽說,她根本不應該當老師,去當特務比較像)
不要說教改纏身,就算不用工作讓你全職去查,一般老師都不可能「起底」到她那種可以控制學生和家長的地步。\"

不是要做到那種地步,可以現在的學生,有多少被老師所遺忘掉?
improv
2006/08/28 22:48
大學,甚至中學,要再神秘化,其中一個方向,我希望是從學科本身「去世俗化」,重新入魅:

不要說中學,就是大學裏面的大部份學科、或一個學科裏面的大部份課程,好聽一點說,是將知識傳授給學生,難聽一點,或真正等己下之的,就真真正正只是傳授資訊,但無論前者和後者,都不是理想的教育。(而且就是一種切切底底的世俗化、欠缺神秘的教育)

真正的教育,或學科,是一個discipline,而不只是知識而已。舉個例子,讀中學的時候,接受填鴨式教育,它的一個毛病,不是死記,而是不讓學生知道這個學科是怎樣來的,這些知識是經過怎樣的傳承,引起學者(或只是有興趣的人)怎樣的困惑、怎樣的debate而演變或突變而來的。
(題外話,以前上research堂,professor說一個研究題目應該是一個puzzle才對,我想這就是將學科神秘化的具體操作的一面 --- 將學科的研究命題/對象以一種神秘化的態度來看,這己足以令當事人投入不己)

對來龍去脈的一無所知,使我對自己喜歡的學科(用填鴨式的方式表現出來的學科)反而漸生起鄙夷之心,對科目有興趣,但不能產生一種從打從心底而起的投入及熱情。簡單一點的說,這種投入和熱情就是所謂的求知慾。但求知慾的說法好像將問題歸咎於個人,社會學一點來說,「求知慾」本身我認為有社會性一面,需要有displine的支持才能恆久,而非三分鐘熱度。

這個discipline為何會是再神秘化,重新入魅?因為我認為裏面己涉及對這個學科「先賢/大師」的專重、對其「事業」的嚮往,起彷效的動、遵循一套方法論摸索修行、自甘於被discipline,這己是一種類宗教的行動。

不過悲哀的是,這情況至今無逆轉之象,將來出爐的高中通識科只會更加非牛非馬,不僅是不是一個學科己有疑問,當中強調的那種自學、跨學科,更只是矮化它成為一個學科的可能性。

(很久没寫過東西了,詞不達意正是正常不過fear)
姚偉雄 Homepage
2006/08/28 19:36
henryporter:

以下回應可能會得罪好些人. 不過總覺得不吐不快 --


1) 在\"女王的教室事件\"後我有的一個感覺是, 不知是否工作時間長, 壓力大, 令教師在思想上越來越封閉, 越來越生活在自己的 \"matrix\".  正如你在文中所說, 他們不敢正視問題. 一個問題如何去看待, 怎樣去解決, 各人有各人的方法, 但連問題本身也不去正視, 便已經是一個問題.(也許問題太多了吧?)


2) 另外是感到教育界的\"泛道德\" 和偽善之氣真的很重. 聽某電台評論\"女王\", 不斷去各聽眾\"呼籲\", 什麼\"人其實是善良的\", \"大家可開開心心\", \"人生/世界是美好的\"之類, 很倒胃 . . .

談到泛道德問題, 請容我講一個有點OT的故事:
某女星(最近被偷拍那位) 多年前一炮而紅, 在她的母校(中學) 裡成為一時佳話. 不少校內女生都希望成為第二個她. 未幾一位教師跑出來\"澄清\", 其實某女星是\"小雞\", 是陪老細上床的, 所以大家不要學她做雞云云.
如果那位教師覺得某女星是污衊的, 那我覺得那教師的思想是更加的污衊. 我想他/她可以說發明星夢是不實際,娛樂圈品流複雜, 但不應將\"做雞\"的\"罪名\"無限擴大. 完全覺得他/她不像一個教師, 而是像看著八卦雜誌的八婆一般.


3)  henryporter 兄提到\"工商管理化\"和\"專業沒落\", 令我感慨萬分.

- 以前我曾在一間\"100%工商管理化\"的\"學店\"教過. 那裡沒有正式的教授, 只有一班PART-TIME教師, 生殺大權是操縱在OFFICE內一班行政人員的手上. 即是\"行政\"大過\"教學\". 最初的行政同事還是屬於\"正常\", 但後來換上奸人當道, 完全無視教學為何物, 簡直是阻礙你教好肯聽書的學生. 結果與他們有過幾次激烈的衝突. 後來約滿後我沒有再教.
最近得悉好些曾與我\"交手\"的職員在我走了不久後也離職, 可能他們也元氣大傷吧.

-  我的老師呂大樂曾撰寫一篇文自嘲是\"大學服務員\".
我想其中一個問題是\"專業化\"(professionalization)的一個原理是\"神秘化\"(mystification).
以前大學是神秘的, 因為很少普通人會踏足. 傳統兩間大學有許多鬼故, 從民俗學的角度來說, 這就是神秘化的象徵.

但現在世界越來越講透明度, 大學隨便有人進入遊覽影相, 甚至是偷拍女生. 領助學金的研究生多了零用錢要捱審計處的鬧, 大學的光環已經失去了.

所以近年我有一個很不同的想法: 透明度高, 不是一件好事來的! 越搞什麼類似評分或\"基準試\", 只會令大學越來越\"死直\". 只有大學\"重新神秘化\", 才可做回一間大學.
螞蟻 Homepage
2006/08/28 18:32
邀請你參加以下blog tag 遊戲。

http://antworld.weblogs.u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