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8月是香港漫畫界一個重要日子:「猛虎出柙」。黃 玉郎「蒙難出關」後,先以「一個三毫八」的「好意頭」將手上剩餘的玉郎機構股份全部售予胡仙,再動用手上約一億的現金成立新集團「玉皇朝」,並以大師兄祁 文傑為首,號召四散的「御林軍」重歸旗下,奪回漫畫市場的皇者地位。當時「玉郎大帝」雄圖大志,除了出版《天子傳奇》、《義勇門》、《龍虎5世》等走傳統 武打路線的暢銷漫畫外,亦希望將新元素加入各種書種,當中《情雙周》即為其中之一。



當時的《情雙周》除了風格有別於《狄克戀曲》、《愛情故事》等傳統愛情漫畫外,更嘗試在尺度上「踩界」:不單採用具挑逗意識封面(如全身穿著魚網絲襪的女性胴體),內頁專欄亦多討論敏感話題,如友姦、未成年一夜情之類,圖片更是從日本成人電影所剪輯下來,唯一「防線」只是「三點不露」而已。其實若以現時的尺衡量,甚至可說及不上《壹本便利》,可是在90年代初的報攤,一般青少年可購買的刊物中絕不可能有如此大膽的內容,所以當時可說引起相當震撼。



《情 雙周》深受青少年讀者歡迎的現象迅速吸引了另一漫畫出版商,自由人的負責人劉定堅的注意。自80年代末成立自由人出版有限公司後,劉定堅一直希望培育新一 代漫畫主筆,並嘗試從多個湛新題材嘗試,可惜幾乎全部鍛羽而歸。適逢《情雙周》冒起,自由人立即打算利用這些新照板煮碗推出同樣作品,以求在市場分一杯 羹。不過面對印刷、助理質素俱不如玉皇朝的現實,劉定堅苦思下唯有兵行險著,將《情侶週刊》的大膽程度推至極限。



《情雙周》「踩界」的地方,還只是限於內頁專欄而已;不過情侶週刊》卻索性連漫畫內容也加插諸如不經意的裸露等鏡頭;至於其內頁專欄的尺度更不能以「踩界」來形容了,因為除了下體被「美術加工」外,裸照與坊間一般色情書刊基本上已是大同小異。換句話說,《情侶週刊》已可歸類為軟性色情作品。《情侶週刊》很快在市場冒起,劉定堅把握機會,《情人知己》、《情侶特刊》等同類作品亦緊接推出,與《情雙周》成分庭抗禮之勢,而市面上一時間亦堆積大量「情」字頭漫畫,好不壯觀。

由 於《情侶週刊》吸引讀者並非畫工,所以當時劉定堅心中的如意算盤,是讓新人主筆輪流編寫《情侶週刊》故事,作為培訓他們的「農場系統」,再伺機提拔作新作 品主筆。可是好景不常,《情侶週刊》的過火內容很快引起了傳媒的注意,而在他們的炒作下,社會群起聲討之聲亦逐漸變成洪流。政府雷厲風行,聲言將檢控所有 售賣「不雅物品」予未成年人士的報販,與反違規之出版社,更製作宣傳短片,以借一位飾演家長的演員現身說法,力指香港漫畫對子女產生不良影響,最終更不分 青紅皂白將所有漫畫掉進垃圾筒為終結,可說是香港漫畫界的一個「終極侮辱」在政黨、壓力團體與家長團體的壓力下,《情侶週刊》幾乎立即停刊,而《情雙周》亦大幅收歛,並於不久變成《情周刊》後停刊。

「《情侶週刊》事件」的影響可說是鉅大的,無論是對香港漫畫行業還是劉定堅本身。露骨的內容打破了漫畫行業與刊物審裁處之間的「無形默契」,亦促成了今天畸形的刊物分級制度。在1995年政府針對「《情侶週刊》事件」進行了所謂「1995年第73號第8條增補修訂」,除所有「不雅」刊物必須封上膠袋外,香港漫畫更被規定封面及封底皆至少用20%面積印上警告字句(日本袋裝漫畫則可以封條代替)──自此以後,不少香港漫畫封面便被加上醜陋的烙印。再犯刑罰加倍、印刷人亦需負上刑事責任,也使得出版商小心翼翼送檢,而審裁小組亦樂於收緊尺度「配合」,結果就出現了一整套《Slam Dunk》中無端兩期十八歲以下禁售,某期日本漫畫只因當中一格有角色流血而被評為「不雅」的荒謬例子。

2000年,以黃玉郎為首的香港漫畫聯會成立。為打破「成人/兒童漫畫二分法」的悶局,香港漫畫聯會提出參考香港電影三級制引入「漫畫三級制」,期望能在「不雅」及全年齡以外再加一個「家長指引級別」。雖然此建議獲民主黨支持,但適逢漫畫節的「兵器」事件,令漫畫行業與政治團體的關係再次緊張起來(程介南當時更親身指責許景琛),而審核《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時亦在第一屆立法會解散前夕,相比起大量的政治議題,香港漫畫聯會的修改建議亦變得相當次要,結果在這個「2000年第48號第44條修訂」中,有關「不雅及淫褻物品管制」絲毫未有改動,直至現在。

香 港漫畫一向以武打為主流題材,若以《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作判斷的話,市場所有作品幾乎都可歸類為「不雅」物品,這不單令他們流失大量青少年讀者,封膠袋 的措施更令出版成本大增;為求生存,漫畫出版商們唯有「揣摩上意」,了解刊物審裁小組對所謂「不雅」的判斷標準,找出不被評為「不雅」的界限所在。結果血液變成了白色、血腥暴力場面以黑影或「菲林處理」代替成為了香港漫畫的新「特色」;相反,露骨色情與黑社會內容卻開始嘗試攻佔成人市場,成人漫畫與青少年漫畫自此分路揚彪。



即使因一本「過界」漫畫弄得香港漫畫市場一塌糊塗,肇事元兇亦已獲得其「應有懲罰」。「《情侶週刊》事件」令劉定堅及自由人出版社的形象破產,不單令集英社收回包含《Slam Dunk》在內的所有當紅漫畫版權,旗下主力《刀劍笑》主筆馮志明亦聲稱不滿劉定堅出版《情侶週刊》的決定離開。自由人在痛失兩大主力後營收狀況大壞,苦撐數年後終於倒閉,想當年劉定堅曾誇言自由人出版市價過億,如今卻因一本《情侶週刊》換得倒閉下場,不禁唏噓。



可 是修訂過後的《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真能遏止色情資訊泛濫嗎?若只針對香港漫畫行業而言,它是成功的,因為再沒有香港漫畫敢挑戰影視處的權威了。不過這 段「健康時期」並不持久,《壹本便利》一馬當先繼承了《情侶周刊》的「過界」精神,隨後各門各派的八掛雜誌亦很快加入「混戰」;很多人認為政府執行不力是 因為有人打著「言論自由」的旗號處處阻撓,但有識之士都明白,關鍵只在於主流社會對這種刊物的素求──一邊說《通識五千年》荼毒兒童,一邊卻大讚《金枝慾孽》具教育意義──香港的道德矛盾即在於此。

看著現在報攤幾乎都給明星暗星模特兒的酥胸掩沒,不禁慨嘆若《情侶周刊》遲出十年,可能根本不會為人所注意了。

參考閱讀: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2000年版本)
www.dphk.org/2003/images/t...">民主黨對檢討《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意見
完全黃玉郎大圖鑑

Tags: ,
2006/10/03 16:52
日本以前有同類型事件出現過
係由家長,宗教團體,國會議員,傳媒
甚至有自稱清高的漫畫家推動18禁同政府行政規管。

之不過呢,
有石ノ森章太郎、山本直樹等漫畫家同發起組識去
保衛漫畫的表現自由。
有次在日本睇電視時,見到該組識同家長團體進行辯論tim
不怕事値得一讚。

點解香港會有變成這樣的田地
1:不看的權利>>>>>想看的權利
2:香港漫畫家無一棵堅持的心
3:不重視創作自由
世界盡頭A
2005/07/11 18:22
同類型事件前年在日本也出現過,主要不是意識或畫面,而是成人漫畫的處境、取材。
阿修羅
2005/07/09 13:09
wow~ 多謝相告「情侶週刊」事件!
其實你有無考慮出版一本香港漫畫歷史書or 評論咁呀?
好有睇頭喎~good
方潤
2005/07/07 14:36
留響度訓唔一定壞既 laughshy
henryporter
2005/07/07 02:56
1. 幾年前唔知《創世紀》定唔知乜無線劇,羅嘉良叫陳慧珊「不如你今晚留響度訓」,一堆家長好開明咁話「呢D對白好平常,細佬仔聽到都唔會學壞」,如果佢地可以有咁廣闊胸襟對待漫畫,就唔會搞到今日咁

2. 成人雜誌封袋其實都有商業考慮,因為好多時本野都係靠封面呃人……

3. 聽聞星加玻尺度都差唔多,所以井上雄彥特別修改左個「非血腥版本」,方便推出全年齡單行本
思考
2005/07/06 20:14
早前看《冥獸酷殺行》,每期封面都有一大格警告字句,實在非常無奈.......   sweat

看完此文後明白了為何《Slam Dunk》會轉代理了,頗可惜呢...

P.S. 我對膠袋反而比較著緊於不環保....
方潤
2005/07/06 10:05
「關鍵只在於主流社會對這種刊物的素求」完全同意這看法。
社會對於以青少年為對象的刊物,要求特別高,例如當年《Yes》就受到炮轟。(好像是因為提及偷窺女教師的所謂「報導」﹖)同樣的內容,如果被視為以大眾(即大人)為對象(如乜乜物物周刊),就不見得那麼嚴厲。
其實只是另一種偽善﹕反正青少年都可以看這兩種刊物,一樣接收到「類色情」資訊。
狂想﹕其實他們會否只是想以「大人的色情」取締「青少年的色情」﹖最大的問題不是色情,而是青少年角度看色情,脫離了成人的色情「意識形態」……

資料補充﹕我不知道膠袋的成本佔了多少,但膠袋帶來遠比「成本」為大的問題。
吳敏倫在《性禁忌》中就曾批評過,認為包膠袋是一種對消費者極不公平的措施。因為無法在購買之前檢視作品內容,豈不等於隔山買牛﹖(買本書都睇過先買啦)更何況有些「色情刊物」甚至包上黑膠袋,消費者除了名稱之外全然不知。(漫畫似乎很少這個情況﹖)「盲摸摸」的購買模式也不見得能鼓勵創作好作品。
亦因為如此,包膠袋降低了顧客的購買意欲,恐怕這才是包膠袋的目的。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