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菌漫遊旅程

[不指定 2005/01/23 12:49 | by henryporter ]

                    

一週以來,感冒菌已先後令本座出現肚瀉、腸痛、頭痛、嘔吐、傷風鼻塞、喉嚨痛、失聲、咳嗽,如今似乎已漫遊至本座聲帶及氣管,希望這是它的最後一站,期後自此遠去,毋用再歸。

就是次病況,本座與自己的身體開會檢討,結論是似乎上週近三日來只共睡不足三小時,以及往亞龍咖喱品嚐勁辣咖喱招致。以往一直持著年輕及腸胃健壯,食睡無定、肆意飲食,一向是本座盡情享樂的宗旨,一直以來亦無甚問題,會否今次一病,即為身體年輕不再的警號?不過本座仍堅信「人生得意須盡歡,生死有命,富貴由天」,至多下次食咖喱唔食勁辣,叫大辣算數……

話說回來,本座只對「亞龍咖喱」之巴基斯坦咖喱、「清真牛肉館」之上海回教咖喱及重慶大廈之印度咖喱情有獨鍾,各版友如有其他好介紹不妨多多推薦……



此連結已被取消

[不指定 2005/01/22 01:20 | by henryporter ]



Auntie走了

[不指定 2005/01/21 23:56 | by henryporter ]

由本座大學時代起即在本座家中工作的菲籍家務助理,由於在早前回鄉時不幸染上肺病,在近日回港後不久,即倉促決定辭職回鄉養病,於下週四後,Auntie即與我家分別。

自本座出世以後,雙親供要出外工作,菲籍家務助理即負起照顧一家起居飲食的責任,而自小即受父母嚴格管教,聲稱絕不能將她當中「工人」看待,就連直呼名字也不可以,只能以「Auntie」一詞稱呼之。每當本座與家務助理爭執,父母都絕不給本座有任何辯駁機會,而首先怪罪本座為何對長輩不敬;而除最基本的要求外,我們從不許要求Auntie進行額外的家務。故友人來本座家中遊玩時,時常都驚訝於本座家中菲籍家務助理地位之高,甚至連煮個公仔麵,竟也要戰戰競競地請求?

響往公平的本座對這種不公平待遇一向極端反感,但隨著年紀增大,卻逐漸明白雙親的苦心:他們要讓我們兄弟姊妹知道,Auntie不是一樣工具,而是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尊嚴、有地位的人。有那一個菲籍家務助理願意被一個十歲不到的小孩頤氣指使後不感到傷心的?自長大以後,本座從不以「賓妹」稱呼Auntie;即使現在已二十多歲,仍不介意在友人面前以Auntie稱呼,因為這代表了我對人的一種尊重。甚至在街上,當看到有些家庭在眾目睽睽下大聲喝罵菲傭之時,本座也會湧起無名之火,心想怎能以如此粗劣的態度,對待同樣身份為人的菲傭?

不過自從家母不知從那裡學來一套工商管理之法子後,(所以說醫管局的設立真的害人不淺,該做的沒有做,不該做的卻也幹齊了)就逐漸懂得如何搾取菲傭的剩餘勞動力起來:又要Auntie簽簿記錄每天工作過程,又開定期工作會議,質詢Auntie工作需要改進的地方,而今次突然辭職之舉,即使母親不說,也知正好合了她的心意:因為若Auntie再繼續服務下去,她的長期服務金就要累積至更大的數字了,所以縱使Marco很喜歡Auntie,而Auntie對我們一家千奇百怪的飲食習慣也能妥善照顧之時,遲早仍難逃大筆一揮,將其送回老家……正當我們一眾兄弟姊妹明白Auntie乃家中不可或缺的成員之時,在母親心目中,她始終也只是僱員一名而已,沒有價值的話,則解僱也是正常不過之事。




                   

老實說,筆者連《生於七月四日》、《JFK》及《Nixon》也未有看過,也不敢班門弄斧地說大導演功力退化甚麼的,但至少和《殺戮戰場》相比,《亞歷山大帝》很明顯地少了一份震撼人心的感染力,讓觀眾只能置身事外的,冷眼旁觀此傳奇人物的一生。



縱使只是霎眼光輝,要將亞歷山大的一生經歷以短短三小時濃縮起來,似乎也是吃力不討好的事。但奧利華史東卻不捨不得漏掉亞歷山大一生的任何一個枝節,於是時間、財力不足的部份,就只能從他的埃及繼承者托勒密(Ptolemy I of Egypt,由安東尼.鶴建士來飾演這個說書先生實在是浪費人才……)冗長而沈悶的對白陳述出來,造成了《亞歷山大》第一個先天不足的缺撼。



站 在學術角度而言,即使在浩瀚的荷里活長河中,也難以找到如《亞歷山大帝》般如此忠實地以學者角度出發的電影:片中不斷強調亞歷山大「四海一家」的思想與馬 其頓將領「唯我獨尊」的思想相互衝突,而日後親衛隊長費羅塔斯的叛變、他的父親帕爾美尼奧被亞歷山大派人暗殺,以致在大醉後錯手以長矛殺死猛將克里塔斯, 即為當中結果。



Tags:

                   

很難說……大事件是一套沈悶的作品?

說大事件是「近二十年來以未有的新角度拍攝警匪片」一言或許有點誇大,但大事件的英文標題「Breaking News」來看,反映了導演不甘作品流於警匪片公式的野心。為了挽回警察在最初追捕疑犯的失敗、甚至被傳媒拍到有警察因被劫匪指嚇而舉手投降的蹩腳畫面, 餚演警官的陳慧琳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一場在一座大廈內進行的追逐戰製作成一場公關大Show,透過各種資料發放與公關手段,將警隊的形象重新 塑造;相反飾演大賊的任賢齊,也看穿了陳慧琳背後的動機,透過互聯網、Web Cam、手機等渠道發放自己與人質的消息,以傳媒為壓力,制肘警方的突擊行動。

A-1頭條》相反,無所不能的傳媒在《大事件》中變成了任由警匪擺佈的傀儡,揭示了受眾者缺乏判斷力的可怕:製造新聞者不止是傳媒,有時更可能是當事人本身;只要包裝得宜,懦夫也能在一夜間變成英雄。

除了上述的「公關戰」外,大廈中的各個小段落也有著相當趣味,例如封鎖大廈時碰巧遇上了另一批大廈殺手,而張家輝飾演的重案組亦因與大廈中的SDU及PTU缺乏溝通;四股勢力借用了香港特有的舊式大廈結構進行追逐戰,令劇情推進更豐富。由於本中支節眾多,無甚冷場,基本觀眾也不會有看錶時間和廁所時間,熱熱鬧鬧的就消磨了個多兩個小時,這對一向以劇情單薄為人所咎病的港產片而言,可說相當難得。





Tags:

笨蛋不會病

[不指定 2005/01/17 19:35 | by henryporter ]



多年來我都很少病痛,更少因為病而告假。我的宗旨是,若然發病,死都死番公司先:一來既讓老闆知道你病起來還來工作而不禁另眼相看;二來因為病情關係,工作進度慢也不會是被指責的理由了;三來若在下午病情好轉時,就可乘勢去醫生處看病,待第二天理所當然地請個病假,就用健康的身體玩過夠,這才是真正的化算!

但似乎今天我的狗運也到此為止了。其實上星期也出現腸絞痛的情況,不過還是忍著痛苦完成了基本職務;但現在就不成了,就在一起床的時候,已幾乎嘔了個一塌湖塗……跟著突然發覺自己由下巴對下的位置至心口部份,有如《寄生獸》般,被「外來生物」入侵,連打個「喊露」都勁辛苦。



                        げんしけん》(現視研)逐集報


本集的《現視研》探討了大學屬會幾乎都必然遇到的問題:學生會。以中大而言,雖然大學校方對學校屬會的資助基本上是由學生資助事務處
(OSA)決定,但是如何獲得屬會的資格,以及某些資源的分配先後次序,卻是由學生會的組織之一:學生會代表會所決定。遇著明白事理的學生會幹事還好過一點,但萬一遇著不講情理的木頭,甚至是假公濟私的敗類時,就只剩下屈服──抗爭兩條路之間的選擇了。
 
                                                   

相比起不少因屈服於學生會淫威之下的屬會,中大動漫畫研究社選擇的,是抗爭的道路,所以中大動漫早期發展的歷史,某程度上就是與其真正宿敵學生會代表會抗爭的歷史。且看今次「現視研」又會遇到大學學生會怎樣的刁難?



一 開始學生會的報告板即為笹原帶來驚天的震撼:由於某些學會舉辦的活動太少,所以面臨被學生會強制解散的命運!當中自然包括了「現視研」……中大的學會雖不 會因活動過少而停辦,卻會因每年的登記及投票手續出錯而遭取消。有些人因此對中大學生會痛之入骨,但這些人卻沒有想過:連個投票和登記也搞不好,有資格運 用大學的資源運作學會嗎?



[NBA] 籃球也是圓的

[不指定 2005/01/13 03:09 | by henryporter ]

                           

已連敗十一場、三位主力
(AKHarpringRaja Bell)缺陣的Utah Jazz,誰想到竟能將已續五年28場常規賽不勝,目前為西岸列強之一且Full team的聖安東尼奧馬刺手上拿下一勝?這樣的一場「意外」,除了令本座特地在凌晨四時起床觀看NBATV最後一次的重播外,更再次證明「波係圓的」這條金科玉律。

「反對我的人從沒有好收場」,首席控衛Arroyo在與史龍爭拗後,一如所料地雪在後備席中,只能可憐的兩分鐘出場時間;相反為填補AKHarpringBell三名小前鋒傷出而遺下的大洞,特地將Giricek推上3號位置,再由三位控衛:McLeodEisleyLopez輪打雙控衛陣勢。這個「Three Guard Offense」戰術很明顯令Spurs顯得有點無所適從;而雙控衛的陣勢更令爵士隊的傳導體系更順暢,為他們帶來了一線勝機。





Tags:



教育沙皇

原來昨天又錯過了一場立法會的好戲:李國章大戰教院學生代表及立法會議員。教院學生在發言時以默哀方式抗議,而李局長則照例以不可一世的態度左
unun地,一邊猛「趙」香口膠地講風涼話,還向主席聲稱:「在立法會首次被人威脅」引致一眾學生代表及泛民主派議員怒不可遏,主席楊森更威脅禁止其發言。至於詳細版本,唯有留待明天的議事論事再看。

由於自中大時期開始,本座已知道亞瑟王患有躁狂症的「病歷」,所以就李局長的態度方面,本座也只抱同情而不敢苛責;不過就存理教院削資方面,沙皇陞下似乎在手腕上仍有改善之必要。本座認為教院造成今天的境地,本身並無大罪,要怪只怪中大、港大、浸大等為求擴充自己勢力,自回歸以來不斷向政府申請創立、擴張自己的教育學院,而愚蠢的教育高官竟由尤他們予取予攜,結果造成了大量的資源重疊(中大的數學教育系創立一年即行倒閉已為例子)

為甚麼教育學院常被譏為「二流學生才入讀」的院校?只是因為其先天缺憾:沒有知名學府的歷史背書,有志投身教育的精英又怎會不選擇港中浸此等「正牌大學」?阿瑟王聲稱五億元的師訓撥款沒有絲毫減少,卻要求教院在不公平的起跑點上與其他大學的教育學院競爭,最終被削33%撥款自是意料中事。若真箇要提升教院質素其實簡單不過,只需要迫令各大學之教育學院全部合併至大埔校舍,並頒佈所有教師必須經過教院之培訓及檢定,如此教院即能躍升為一流學府,也不用招收毅進學生以幫補學院收入如斯田地了。

相比起關閉教院或令其「自然死亡」,本座認為將教育培訓專利權重新劃分會時更有建設性的做法;如若李沙皇能善用其強硬手腕,「處決」英基及令教院「重生」,則教育界的怨氣,或許能消減若干。





[FLASH GAME] Pico’s School

[不指定 2005/01/12 01:03 | by henryporter ]



一隻在大學時代相當喜愛的Flash Game,大量無理的暴力與血腥,有心思的小點子,以及強勁的搖滾音樂,都極對本座的胃口。不過由於寬頻與電腦升級的關係,這款舊時代的遊戲似乎因速度變快,難度亦變得超高了。難道遏止校園暴力的唯一方法,就是更大的暴力?希望大家能帶領Pico殺出校園,幹掉那些啪藥啪到Short左的壞同學們!

此外Help Nene's Suicide也是一個頗有趣的無理惡趣Flash,喜愛意識不良東東的朋友們可留意一下……



Tags:
分頁: 85/91 第一頁 上頁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