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選舉,各方抹黑運動相繼出現,當中最大的目標,自然是人民力量。本來吹捧自己心儀的候選人增添勝算機會,踩低討厭的候選人希望踢其出局都乃人之常情,只是我認為起碼要有兩個大前提,1. 不歪曲事實; 2. 以同一尺度看待,否則只是低俗的誣蔑和謾罵而已。

人民力量昨天在港島進行遊行活動期間,遇上民主黨街站,一眾對民主黨不滿的人力成員順理成章上前叫囂一番,注意當中並無任何肢體衝突成份。及後其中民主黨區議員梁淑楨忍不住抵著胸脯行先,衝往人民力量人堆中進行口角,之後突然倒地,期後宣稱中暑送院。

其實梁淑楨以胸脯衝撞他人早有前科,再加上馮煒光在台灣「插水」事件,梁小姐無厘頭重施故技衝往對手人堆中再突然「昏倒」,動機可謂昭然若揭。即使退一萬步而言,就算梁小姐真箇突然昏倒,基於近年政壇屢屢出現「誣告非禮」事件、以及警員早已立刻到場視察情況,人力成員(以及民主黨成員)同時退後,以保清白之餘,讓現場空氣流通亦為正確選擇,餘下責任自然應由主動發動衝擊的梁淑楨小姐自行承擔,是非黑白分明不過。

可是別有用心的人士總是有辦法將事實歪曲。他們先指人力「踩場」是粗暴行為,再指在梁淑楨倒地後無人施救與報警是冷血舉止;及後當發現警方早已到達現場又改口(其實很多只懂叫囂的人士還未改口)稱圍觀的人力成員大叫「插水」是無恥,最後歸納「一位女士中暑,要氧氣罩輔助送院,人力支持者沒有同情心是冷血」。

這種綑綁式、將焦點模糊的詭辯手法其實最容易愚弄大眾,因為當將每一部份抽離觀察之際,即發覺這班「有識之士」的邏輯荒謬可笑。





又一個很長的引言。

事緣以劉細良、宋漢生為首的「主場新聞」成立後,有一個用了同樣Icon、名為「新聞主場」的戶口在Facebook聯絡了本Blog,說很欣賞本Blog的文章,將會於將來在「主場新聞」免費轉載云云。之後一如大家所見,「主場新聞」的作者欄上並沒有本Blog的名稱。不過我也沒有甚麼失望,畢竟相比起虛無飄渺的賞識,還是錢銀利益來得實在點。

我真正感興趣的是,究竟這個「新聞主場」的戶口是不是騙人的空號?好奇心令我忍不住去這個戶口一探底細,順帶也看一下究竟「他」還推薦了甚麼博客。結果才給我找到了一篇很值得「討論」的選舉文章。



其實我所針對的其實不是文章作者,(否則我可以寫得更賤,嘻嘻)重要的是文章帶出了兩個重點:第一,隨著議席不斷增加,在比例代表制的當選門檻不斷下降的情況下,被浪費的餘額選票比重將不斷增加,到最後直選議員代表性甚至不及某些選民基礎數達數萬的功能組別議員。

至於第二,這篇文章認為當選門檻不斷下降,鼓勵了激進政黨大造政治騷,上電視吵吵鬧鬧;而發展下去只得數千票的議員便能坐享立法會議員的高薪厚祿,各位市民定要認清「那些總是嚷著取消功能組別、全民直選之類的口號的人,支持或反對的究竟是甚麼」云云。

雖然我想說上面這些論點其實一般人也可看出流弊之處,應該直接跳去我想討論的部份;但當想起這位作者又用圖表又用所謂大學才教的數學概念輔助下,竟然還是得出這般結論,也不得不花點時間在此以正視聽。

首先,所謂當選門檻不斷下降,其實與比例代表制度並無直接關係,只要立法會的直選議席數目愈來愈多,當選所須票數自然愈來愈少。最好的例子就是香港的區議員,全部皆由單議席單票制選出,票選便可低至3位數。



至於說比例代表制存在浪費餘額選票的問題,極其量也只是對了一半,因為比例代表制同時有著「餘額轉換制」的制度,換言之多出來的選票等若轉移至名單的第二候選人,理論上這些選票只能算是「餘額不足以嬴第二席」而非單純浪費掉;更何況即使有如長毛此等高票當選的單獨名單的特殊例子,他所獲的得票也從未超過一個議席的額度。



而剩下的一半,則為指同一選區內,有名單拿盡名額要求的比例(如12.5%)當選,也有名單只拿當選門檻的票數(5%)當選,那是否有浪費選票的情況出現呢?當然我們首先要界定何謂「公平」和「浪費」:我們又拿區議會選舉作例子,某些選區的候選人拿數千票當選,另一些則只拿不足一千票當選,這是否算做「不公平」?同樣是兩個政黨對決,一個選區政黨A大勝,另一個選區政黨A險敗,那是否又算浪費選票?



其實這個由孫明揚主催的選舉制度,在當時經已有不少人提出一些改良的建議,例如遵循外國的慣例以大選區進行投票、混合採用比例代表制與單議席單票制,又或是採用「開放名單」的芬蘭模式,讓選票的「可控性」提高,減少當選票數差異等問題。奈何此制度最初的用意是要保護比較弱勢的民建聯發展而「度身訂造」,所有建議皆如泥牛入海,不被採納。

至於為何當選門檻愈推愈低,還得託賴建制派與民黨民協聯手通過「政改方案」所帶來之惡果。本來孫名揚預期,最多30個直選議席會由這個制度產生,之後就應該重新檢討選舉的制度了。誰料2011年的「政改方案」會突然加開了5個議席?



事實上新界東西兩個選區竟有多達九個議席也真是太多了,這都可透過改劃選區、甚或由「最大餘額法」改成單一選區兩票制、最高均數法等調節,奈何在有限的時間和重劃選區帶來的不可預測性兩大考慮下(中聯辦策劃了3年的選舉工程沒可能推倒重來吧?),才「維持原判」得出了文章作者所謂的「惡果」來。雖然就我看來,這種當選票數的差異根本不構成所謂「浪費」問題,但若要怪,也請怪那班通過「政改方案」的始作俑者。



此文卑鄙的地方,還是在於其為了宣揚政治立場,不惜避重就輕,偷換概念。



前言:這篇文章的前半部份寫得亂七八糟,也懶得再花時間改寫,本來打算直接刪掉。不過在整理時再看一次,發現這不失為一個思路的紀錄,可讀性低但個人惡趣味高,有保留價值;加上若沒有前半部份的「梳理」,則後半部份的陳述便會有欠完整,所以考慮之下還是全文照發,沒興趣看「思考過程」的看倌請直接跳往後半部份。

奧運與國族情感的梳理

之前在奧運轉播權的紛爭已提及過,這個世界級運動會在不少的當權者看來,已成為國力指標的展覽館,以及凝聚民族認同感的加工廠,所以他們斷斷不會讓無線和亞視空手而回的。只是在我心目中,近兩屆所有與奧運有關的記憶都是醜陋的。



有國民教育的「前科樣辦」李柱銘的漢奸論 和愛國論事件;猶記得當時有不少人在建制傳媒疲勞轟炸之下,竟真相信了愛國就要愛黨,和美國人商談就是漢奸的說法。

也有人說所有四川地震問題都不要追究,因為只要北京奧運成功,中國就嬴了。現在回首看來,中國究竟嬴了甚麼?



還有法國澆熄火炬導致罷買家樂福事件、在傳遞「聖火」時陳巧文展示雪山獅子旗被瘋狂追剿…一些原本在平時可以容忍的空間,到了奧運便立即現形,想法只能有一種,其他就是破壞團結。



當年的北京奧運,我是以消極的心態罷看絕大部份、尤其是與中國隊有關的賽事以作抗議,也認為任何以運動賽果借題發揮的政治議論都是「別有用心,應該予以譴責」。不過四年下來,我得承認從另一角度來看,自己在當時也難免受到「京奧風」的影響,看得有點偏頗。



其實,即使摒除了煽風點火等因素,就連我這種自稱「功能民族主義者」的「中立人士」,在看到港隊奮力為獎牌而奮鬥時,也很難壓抑住這種感情。既然國族情感是一種自然而然產生的東西,若堅持此為虛假情感而要唾棄甚或強行修正,那和利用奧運作政治宣傳工具的人,本質上就沒有甚麼分別了。



奧運和國民教育的基本原則理應一致:各人都應擁有宣洩自己情感的權利,而這種選擇權利的可能性亦應是無限的,只要在大前提「沒有歪曲事實」之下,則任何立場都理應受到尊重。所以既然我們可以選擇不愛中國隊,那自然也可以不愛香港隊,甚至在中國隊對戰香港隊時支持前者,即使你本身是一名港獨份子。(在李雪芮淘汰「黑妹」葉姵延的過程,我可是看得相當高興,而討厭香港乒乓代表,也只因他們心理質素太差。)因為對於運動員的熱愛可以是受到國族感情影響,也可以完全沒有,體育與政治,正因並存著這種矛盾的關係,才會出現這麼無謂的爭拗。



再罵劉翔

在梳理過後,我討厭劉翔的感覺就來得比較實在了。


Tags:

翻查紀錄,發現自己原來只寫過Christopher Nolan第一集《Batman:Begins》的感想,中間的一集不知為何寫了一半就擱置下來,到後來甚至連劇情也忘掉了大半。不過這樣也好,因為能夠讓我在寫這篇感想時,避免了太過偏重於比較的通病。



不過在此還是要談談:Christopher Nolan讓我最佩服的地方:在Tim Burton和原著的陰影底下,還是能夠打造出屬於自己的作品來。客觀來說,Tim Burton系列的Batman是比較符合漫畫的風格:誇張的視覺效果,嘩眾取眾的奸角造型和演繹方式,以及商業味道濃厚的故事舖排,在很多人眼中已是改編電影的典範。



然而Christopher Nolan在接手之後,首先做的就是以「真實感」作為與Tim Burton「天馬行空」樹立起區別,再來就是針對前作個別的問題進行調整:例如加強蝙蝠俠的存在感,將各種神奇的經歷和道具合理化,深化劇情的內涵等等,最後才是注入Nolan自己特有的敘事風格,將《蝙蝠俠》系列「收服」於旗下之餘,仍能保持原著精神,而這才是它足以成為經典的最重要原因。

先就最多人爭議的第一個問題:「究竟和第二集相比,《Batman:The dark knight rise》是否退步?」就我個人感覺來說,的確是有點新不如舊。這並不單單因為《The Dark Knight》本身已成經典難以超越,而是Christopher Nolan或許因為前兩集的成功,開始肆無忌憚的將一些與商業違背的造法加入作品之中。



第一項讓我看得很不順眼的,是大量加插那些角色大頭特寫的獨白片段。我不否認這些演員的表現都相當出眾,但這種照本宣科的表達手法在多用幾次以後,難免予人說教的感覺。大場面稍欠緊張感也說算了,因為《Batman:The dark knight rise》的重點從來都是在劇情本身,但這次Christopher Nolan想要表達訊息之宏大,就連3個小時的片長也裝載不了,以至不少部份還是只能草草交待,這不單在釋放劇力上打了折扣,也讓過往讓觀眾嘆為觀止的完整性這個優點。



至於最讓我不滿的,莫過於過份將焦點放在Bane所建構的「革命大業」上,反而讓這個奸角變得膚淺單簿,不要說Joker,就算和第一代的Scarecrow相比也是遜色不少。有人說是因為口罩遮住面孔的造型而局限了Bane的發揮,但我怎也接受不了,在原著中充滿智慧的這個角色,到了電影就只像荷里活B級電影的奸角般,除了怒吼,就是和主角打著一場場毫無美感的肉搏戰──其實在漫畫原著中,Bane將蝙蝠俠打成殘廢,然後由Jean-Paul Valley取代成為新Batman再與Bane一決雌雄是我最喜歡的一段,可惜在這個熱切期望下反而更添失望。



另一個被人爭議的熱點,則為「這套電影背後究竟代表了甚麼」:究竟這是Christopher Nolan在電影中安排的這場「革命計劃」,背後有何隱諭?由紐約時報到衛報,由黃洋達到劉慧卿甚至一堆「社運評論員」皆樂此不疲地進行解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原本應是Side Track的政治含義,甚至被電影本身更能擢取觀眾的目光。


Tags:

[館藏整理計劃] 2012書展

[不指定 2012/08/03 01:12 | by henryporter ]
由於今年的購入書單出奇地少,所以破例先把2012書展的書單寫完,至於2011年的……遲點再算



《東周英雄傳 壹》  鄭問  原價:新台幣320元  特價:港幣75元

這是復刻版,舊版我很久以前曾經在圖書館看過,當然比起全彩色以及畫風較細緻、劇情更緊湊的《刺客列傳》相比,衝擊程度是有所分別;但在故事內涵和表達技巧方面,則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現在復刻,還真找不到一個不珍藏的理由。《東周》如今看來還是絲毫沒有過時之感,這就是所謂經典;而聽說出版社將會在未來兩個月繼續推出二和三集,實乃讀者之福。



《圖解‧德國裝甲師》  文:高貫布士  畫:上田信  原價:港幣167元  特價:117元


其實家裡無論是德國裝甲師的相關研究書籍和畫集甚至漫畫已有不少,仍然購入的原因乃衡著上田信的大名而來。雖然上田老師乃是我繼小林源文以後最愛的二戰軍事畫家,但我決定收集他的作品的時間還是在最近才開始。此書的內容還是限於稍高於一般向的程度,不過著者是日本人的關係,整體結構和資料都扎實嚴謹,與上田信的精美插畫互為輝映。下一套要收進的,應該會是《圖解‧蘇聯裝界師》吧?《戰鬥聖經》系列則免了……



《後冷戰時期美國海外出兵案例研究》  裘兆琳  港幣83元

美帝主義抨擊此起彼落,但無論是認同還是反對,都應該摒棄將美國定位為一個簡單的「世界警察」或「邪惡軸心」,而必須多了解其整體內的各種細節。此書為台灣中央研究院於2000年舉辦的會議論文編集,內容涉及波斯灣、科索沃、索馬利等出兵決策背後,各種互動與角力,當然也少不了台海中美兩軍的博奕。坊間類似的著作多將焦點放在國際關係上,此書能夠以總統、國會、民意作為切入點感覺相當新鮮;遺憾的是此書於未能覆蓋911後幾場海外戰爭的決策。



《1979 對越戰爭親歷記》  王志軍  原價:港幣128元  特價:港幣102.4元

中越戰爭著作我看了不少,但此書吸引之處為作者身份為「唯一一位參加中越戰爭的香港人」。中共在建國後,打的好幾場戰爭也是糊里糊塗的,再加上政治立場的限制,真相往往都被覆蓋著:在內地不少著作中,越軍被描繪成不堪一擊;但在其他海外的記述,此戰卻被譏諷為中共軍隊醜態百出的一幕。作者王志軍立場雖仍難免偏向中共,但至少沒有那些內地常見感性過剩的文筆;全書能以整體戰局與單兵記事相互襯托,也有點當年黃仁宇《緬北之戰》的風範。



《神鬼奇航的千年海盜傳奇》  圖說天下編委會  原價:港幣66元  特價:港幣52.8元

掛著《神鬼奇航》(港譯《魔盜王》)的牌頭,可以推斷此書的水平不會高到那裡。仍然堅持購入的原因,乃因為坊間有關海盜資料的著作實在不多──雖然此書的內容其實已有不少看過。很奇怪地此書的資料和圖片相當豐富,完全沒有一頁提及過《魔盜王》,似乎只是出版商將某本海盜歷史讀物的封面換了一換而已。但若從性價比來說,以五十多元買到一本全彩、印刷精美的海盜參考算是超值,適合對此有興趣但未買過相關書籍的人士……



《”  “  敏感詞》 韓寒  原價:港幣113元  特價:港幣79元


我不懂欣賞韓寒的小說,不要說整本的,就連《獨唱團》的部份我也只讀了一小部份就看不下去,原因不是他寫得不好,而是對這裡題材實在沒有興趣。不過韓寒的雜文實在是精彩得沒話說,我的朋友說他是「少年鍾祖康」,但個人認為韓寒比起鍾先生更多了點才情,少了一點老文人絕望時所帶有的一點酸氣。


Tags:

近來最熱的話題自然是國民教育,但我對此卻興趣缺缺,原因是學民思潮和林忌等做得實在太出色,而我在鼓動人心的能力上也全不入流;至於討論層面方面,則其實勸說多於辯論,因為要支持國民教育並非「洗腦」者的論點實在太弱,只須掌握幾個基本概念便能打過落花流水,而剩下的,不過是「阿媽係女人」的各種演繹。



唯一比較有新意的說法是「社會本來就是充滿洗腦現況,家長與電視台本身就是洗腦工具;甚至反洗腦本身,某程度上都是一種洗腦」,不過要駁倒也不難:因為這根本將帶有強逼性的洗腦與汲取知識、成長等含義完全混淆。再說就算上述例子真算是「超廣義式」的洗腦,至少也是自己或家長為自己的子女作出選擇;然而現在的國民教育卻是由共產黨背後操作的特區政府作強制性安排,被灌輸者(或其家長)沒有拒絕的權力,試問如何讓人放心?



家長費盡心思也要把子女送盡名校,為的就是希望他們能有最好的學習環境,好讓自己少費點心思避免子女學壞;如今你卻說資訊時代只要花點時間就能分辨是非,豈不是找他們麻煩?要知道被教會「洗腦」而信教,在很多家長心目中並不是件壞事,但要子女們像大陸人般天天叫毛主席萬歲,則不是個個受得了……



自從香港最後一輪大規模保釣運動以後,我開始對國民教育的兩大延伸: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來個徹底的反思;之後一直在完全反對民族主義的存在與國家在現實世界存在的必然性這個矛盾間掙扎;甚至乎在成立這個Blog的時候,也特別起了一個民族主義的標籤,希望將相關的討論延續下去。最終整理下來,似乎只有「功能性愛國主義」這個粗糙的自創字詞比較符合我我想法。



所謂「功能性愛國主義」,即為肯定民族主義存在的價值,但並不認同此和民主、人權一樣為普世價值,只能在適當的情況下作為工具使用。更重要的一點,乃是民族主義的服務對象和主導權應為國民,而非國家或政府本身:我認為

1. 它的價值不是必然存在,而是由人民所賦予,既視之為工具,也自然有不用的時候;
2. 任何與愛國主義相關政策都應該在人民的監察下推行,而目的都應該是利用其追求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為了對當權者盡責。
3. 除個別的狀況(如戰爭、內亂),否定、推翻不民主的政府不應被視為與愛國主義矛盾的行為。




所以每當我聽到很多「反洗腦」同時肯定國民教育價值的言論時,我就感到頭皮發麻:因為對香港市民利益而言,國民教育背後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根本沒有任何工具價值;而在目前這個半民主的地方政權與極權的中央政權,在政策上更是絲毫沒有監察的力度。我個人並不否定香港人要認識和學習中國的歷史文化,這也是我為何認同何漢權以中史必修取代國民教育的原因(當然此君之後轉呔是後話),而這亦已經足夠了。



無奈的是,絕大多數的香港人仍難以擺脫「大中華情懷」──當我聽見連自稱「左派」的李偉才博士,也聲言「身為中國人別無選擇,一定愛國」,我就明白要讓普遍香港人由「愛國是天生責任」過渡至「愛國與否可以是一種選擇」基本上是不可能任務。他們將會在有意無意間,將國民教育這樣原本只是工具的東西變成了枷鎖,甚至套於自己頭上。



所以對於「反洗腦」這場鬥爭的前景,我並不樂觀。首先是三年的「開展期」其實給予教育局很大的「戰略縱深」,讓他們可以用不同的「假退卻」和拖延時間,磨掉這班學生和家長的鬥志。成立委員會只是第一步,教育局只要再玩多幾項花招,展現出「認真聆聽」的態度,很快只對「洗腦」有一個表面概念的市民質疑就會被搞得暈頭轉向,因看不到實質威脅而慢慢瓦解。




教協的「清天大老爺駕到」

當身為教協會長的與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的張文光,走入中聯辦進行密室談判後;組織內有良心的反對聲音竟被完全「河蟹」,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都對這個教師組織死心。而更不幸地,在這兩年的跟進觀察中,教協更緊貼民主黨與民協的保守路線,壓抑所有除「門面功夫」以外一切或文或武的抗爭路線;甚至當政治議題與教師權益交疊的時候,竟可以後者為首要考慮因素。



在人人批判國民教育洗腦之時,這個教協大佬張文光關心的是甚麼?先是推搪教師都在內地旅遊難發起大型運動,然後又居功教協借出會所,等若教協即為729遊行的主辦團體云云──那政府借出維園給予遊行人士,警方協助遊行秩序,豈不又是主辦協辦團體之一?



至於他被53萬元撥款財迷心竅的嘴臉就更叫人作嘔:「中學明年起則會經歷數年縮班殺校潮,出現超額教師,有了這筆撥款便可留住一名教師,對中學沒有不接受理由。」在大是大非面前,教協竟還執著於數年合共53萬的撥款?還要將抵抗國民教育的責任全推往校長,建議學校「錢照收,再作公民抗命」?那如果校長不抗命,你們教協就無可奈何了?



張文光的無恥,連帶讓不少教育界功能組別選民擔心他的「欽點繼承人」馮偉華會延續這種「先工會,後政治」的河蟹路線。於是除了不停抨擊、質疑馮偉華種種言行以外,更有人發起所謂「反動員」,呼籲教師不要在本次立法會選舉投票予馮;這也和我的想法暗合,不過我的想法更激進,甚至考慮將票投予他的對手何漢權,是為對教協「投降主義」不滿最大的警告──當然這個決擇我尚未落實,而且背後牽涉大量討論,在此也不多談,留待臨近選舉再說。



但正當一眾反馮份子磨拳擦掌之際,馮偉華突然退選,換上了葉建源,成個形勢就立時作180轉向,所有批馮的聲音變成了挺葉的言論;不少異議人士大聲喝采,甚至連「反動員運動」也變成了「擺葉放在羅范旁邊,不是更有趣嗎?」。

這種轉變讓我相當震驚。照道理說,由反張文光一直到反馮偉華,教協的異議份子不是一直針對著整個組織的行事方鋒嗎?怎麼換了個順眼一點的參選人立時就可以「前事不計」了?你說葉建源有曾親身指證羅范等「前科」參考,那張文光在當年又何嘗不是支聯會的活躍份子、馮偉華何嘗不是在城大與梁振英的鬥爭中站在最前線?






前言:立法會選舉即將開始,本Blog亦將撰寫一系列文章。避免人云亦云一向是本Blog宗旨,所以第一炮也是出意以表的以「動物友善政策」角度看各政黨表現

很多人對政治感到冷漠,認為事不關己,但事實上他們關心的不少事情,最後還是和政治扯上關係──動物權益正是一例。作為擁有寵物/愛護動物的你,若真想讓牠們能夠在香港社會有更理想的生活環境,最好的方法還是在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中將選票投予不愛護動物候選人/政黨的對手,將不維護動物權益的議員踢下台。


如果在網上搜尋,你會發現幾乎所有政黨都曾就動物權益上發表過支持言論,甚至舉辦過講座、參與過遊行:這些表態行為誰都會做,所以幾乎沒有參考價值。重要的還是當動物權益與政治立場產生立場時,他們究竟會作何種取捨。



民主黨:動物黑心指數X10

雖然在本Blog已重覆提及多次,但這裡還是要提:只要民主黨一天沒有對他們的黨員區議員潘志文進行懲罰,一天民主黨都應被定性為動物權益的敵人,必須以選票作出懲罰。

九龍城區潘志文議員當年就香港群貓會進行各種無理迫害,在傳媒查證群貓會單位並無其所述的臭味問題後仍然煽動居民騷擾群貓會、並公開張貼群貓會各種私人資料侵犯私隱,最終迫使其搬往別處:這是他們道歉再多也彌補不了的。



而當中要列入黑名單中的黑名單,則為何俊仁與單仲楷兩人。前者作為民主黨主席,出事後仍容忍此等區議員留在黨中,自是責無旁貸;至於單仲楷曾公開表示要對潘志文「執行家法」,沒想到最後的「家法」竟然是轉達潘志文議員的「歉意」,簡直是誠信破產!

無論民主黨聲稱自己如何支持、諒解動物組織,所有愛護動物的朋友都沒有理由在立法會選舉支持任何民主黨的候選人。

延伸閱讀:關注民主黨區議員潘志文壓逼香港群貓會事件



自由黨:動物黑心指數X9

雖然自由黨同樣多番表示關注各種動物政策,但實際上和民主黨一樣是口是心非。它們成立的所謂「寵物權益關注組」,一方面反對政府不人道對待流浪動物,一方面又反對流浪貓絕育放回計劃,甚至乎在某些民調中肯定「在離島設置動物收容所」此等政策建議:假若認為流浪動物會對社區造成滋擾而反對絕育放回計劃,那麼流浪動物除了人道毀滅,可以去那裡呢?在離島設置動物收容所,也不過是將「放逐動物到荒島自生自滅」的說法稍加修飾而已!



所以說,這個「寵物權益關注組」的名稱實在改得好,因為他們只關注寵物權益,其他流浪動物嘛,去死吧!若你愛護動物,自由黨所有立法會選舉參選人一票也不可投!

延伸閱讀:自由黨寵物權益關注組聲明




工聯會及其他建制派:動物黑心指數X5

雖然潘佩璆與王國興多番表示自己支持友善動物政策,問題是他們和民主黨一樣,多為口號式的支持,欠缺實質政策理念。最令人憤慨的是,當泛民提出刪減漁護處有關人道毀滅撥款,以迫使政府部門正視濫用「人道毀滅」、忽略領養制度不健全、拒絕接受絕育後原區放回的問題,這班建制派議員立時「歸邊」反對刪減撥款,只一味以「未有配套」為由逃避問題──問題是你們這班垃圾多年來有爭取過甚麼「配套」嗎?

基本上,附圖的表決結果,已足以向各位愛護動物人士說明,包括新民黨、工聯會、民建聯、謝偉俊、經濟動力及其他功能組別建制派代表在內,全都應列入本年度立法會選舉的動物黑心名單。



社民連:動物黑心指數X1


2012書展遊記

[不指定 2012/07/26 01:41 | by henryporter ]

沒想到有不少人都打探究竟今年我買了甚麼/多少書,所以也不得不將插隊先寫一篇本年度的書展遊記。



本年度的書展給予我第一個感覺是:平淡。和往年一大堆重頭書目都等著在書展磨拳擦掌相比,本年度明顯寂靜得多。雜誌和報紙有關書展的報導好少比往年短少,即使是《讀書好》,所推的重點也不過是一大堆自家出品,欠缺壓場大作。

每年我去書展的重覆經驗是,原先都是以為自己不會買甚麼書,最後卻捧著一堆又一堆回家,不過今年拜書展平淡的氣氛所賜,終於「如願以償」的創下遊覽書展以來的最低購書紀錄──總數只有十本多一些,總額不過一千元。



有人說書展的宣傳其實和往年差不多,不過因為重點宣傳的種類不合你胃口才有這種感覺罷了。或許是吧,因為今年最熱的所謂「國民教育解毒書」、以及各種「政論書」,我一本也沒有買。除了過去買了一堆回家,最後發覺上當居多的教訓外,也因為目前我認為最佳的政論文章已能在網上看到,其餘那些政論書中著有歷史資料的部份,網絡上也必然會有提及;而且這堆政論書中,找些二流知識份子濫竽充數的實在不少,放著免費的不看,花錢去買次貨實屬不智。



次文化堂今年又再出《狼正鷹》此等綽頭與內文質素不成正比的垃圾漫畫,讓我再次懷念起邱瑞新那中途夭折的《董先生》系列的好處,至少那超暴力的內容真係發洩效果;至於上書房就更離譜,竟然連添馬男、姚崢嶸此等蘋果寫手的專欄也可結集成書──雖然添馬男偶有佳作,但更多的時候東抄西扯,看完笑笑就算,甚麼時候竟達到出書水平?你找馬嶽來談足球,我還勉強可以接受「以政治或社會學看運動」(雖然比起外國相關著作水平是差得遠了),但這位姚先生嘛,水平大概只比另一位蘋果的寫手仙道彬好一點點吧……(甚麼?你不知誰是蘋果仙道彬?那是你的運氣)



聽蔡東豪說,上書局目的是出版一些其他人不會出版的書,但現實是有些書其他人不會出版,的確是有它的原因,一堆寫手只隨意而寫,沒有被投籃的危機感,結果就是可讀性低,結構鬆散。枉負責人鄺穎萱是幾個閱讀節目的主持,都係收檔啦。



因應「高登文學」熱潮而推出的一些網絡小說/雜文也有類似的情況。



記得在《Diablo》第一代推出時,由於電腦不夠強沒玩,到了《Diablo 2》我也沒很沈迷,只是把其中一個角色全破普通難度看了劇情,之後再和大學的豬朋狗友們玩了玩惡夢難度而已。無可否認,這系列的遊戲系統設計得相當好,那猶如把槌子一下一下敲向爛肉的充實打擊感,即使在之後的十年間所有同類遊戲爭相模仿,也還是無出其右。



然而《Diablo》真正吸引我的,卻是那充滿黑暗的故事風格和世界觀。
那種視邪惡肆虐為等閒事,充斥黑暗絕望的氣氛,即使頗有機齡的本人仍產生相當衝擊,所以在把萬惡的Baal打倒後,我和很多人一樣,都熱切期《D3》的推出會有怎麼樣的突破,當然也和很多人一樣,沒想到最突破的就是推出時間的距離。


在十年左右的漫長等待後,千呼萬喚始出來。我不像身邊那些《Diablo》的狂熱信徒,光是看到那些預告片段已手心冒汗,呼吸困難,但好歹也花費鉅款進行早已打算進行的電腦更新計劃,甚至連沿用多年的寬頻商也換掉了,為的就是以最佳狀態近接這款遊戲──雖然我知道,其實《D3》對於電腦配備和連線速度的要求並不高,但重點並不止於作業環境的提升,而是對這款經典大作即將來臨,希望能以最佳狀態迎接的一種儀式。



究竟《D3》為誰服務?是新玩家,還是舊玩家?

假若大家親身玩過,或對遊戲界稍有關心的話,都會知道《D3》被大肆抨擊;而這也是續集,尤其是經典續作的宿命。但另一方面,我以為這些缺點也不是所有玩家都關注的,所以要討論《D3》的得失,還是要從不同範疇各自談起。



首先,最為舊玩家所詬病的,莫過於將過往的技能樹升級系統刪除,變成了完全升級自動化。玩家從四大技能、三至四項次要技能、五種符文自已搭配。始終上一代的時候,升級可謂一件大事,不能逆轉的配點讓你不得不仔細考慮再三才做決定:有人曾將此與只能活一次的人生作比擬,因為一搞不好升級配點,你的角色就永久作廢了,再來就只好重新花時間培育一個新的。



由於培育時間不短,所以大家的角色都可以有一點別人難於模仿的獨特性;可是現在《D3》將這種升級制度大幅簡化,角色的獨特性被剝除,任何玩家都能夠隨時隨意地調整角色的特色,感覺就像……將遊戲中本來要求就不高的一些技術成份進一步下調、低齡向。作為《D2》的老玩家,我能體會這種不滿。



但與此同時,我不認為沒有經歷過舊作的新玩家,會對這種改變有任何不滿。新系統的簡化雖然削弱了遊戲的內涵,但換來的卻是更大的彈性:新玩家毋須因不懂遊戲的架構而受到懲罰,而更能專注在殺敵部份上,從角度來看反而是個優點。從另一方面來說,舊系統那種「不容錯失」的配點系統實在太過嚴格了,猶如要讓棉線穿過針孔般不容錯失,致讓當時很多人都一味往網上找來各職業的所謂「最佳配方」,到頭來在伺服器上還是充斥著大同小異的倒模。

現在《D3》能夠隨時調配不同的技能組合,反而給予了玩家從失敗中調整的空間;所以即使撇除了大多數沒用的組合後選擇其實仍不多,但這個簡化後的升級系統卻從另一角度帶來了趣味──至少那種「升級後帶來怎樣厲害的新技能」這種期待,《D3》和之前相比可說毫不遜色。



拍賣場系統的啟示:不要將壽命100小時的單機遊戲當成網絡遊戲來玩
其次,被批評得最激烈的拍賣場系統,有指讓玩家能夠以金錢購買強大武器讓遊戲的平衡被破壞掉,以及把遊戲壽命縮短云云,我最先想到的是先有某老師指出若學生想升大學,不建議他們玩《Diablo 3》,如今若看到此遊戲竟有這樣的一個重大缺撼,作為教育工作者的他或許會大舒一口氣吧?


Tags:
分頁: 8/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