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不甚喜歡全文轉載其他作者的文章,除了因為已有新聞組這種便於分享與討論的媒介外,更會令本座趨於疏懶,不肯再作原創。不過今次兩篇文章俱屬佳品,也說出了本座心中所想或未想到的意見,故破例轉載(既已破例,即是會陸續有來啦……還望本座的另一人格嚴格監察!)

戴耀廷﹕我們要什麼層次的法治
作 者 為 香 港 大 學 法 律 學 院 副 教 授

林 瑞 麟 局 長 說 若 香 港 法 治 受 損 , 他 不 再 做 局 長 。 現 在 他 仍 是 局 長 。 梁 愛 詩 司 長 多 次 強 調 特 區 政 府 尊 重 法 治 , 但 香 港 也 有 法 律 界 人 士 說 香 港 法 治 已 死 。 為 什 麼 會 有 那 麼 大 的 分 歧 呢 ﹖ 在 最 近 有 關 補 選 行 政 長 官 任 期 的 爭 議 中 , 特 區 政 府 採 用 了 中 國 法 律 的 理 解 方 法 改 變 了 立 場 , 而 很 大 可 能 人 大 常 委 會 再 次 釋 法 。 香 港 法 治 是 否 受 損 亦 是 今 次 爭 議 的 焦 點 。

要 明 白 香 港 法 治 是 否 真 的 受 到 威 脅 , 我 們 就 得 先 明 白 法 治 的 四 個 層 次 。 法 治 第 一 個 層 次 是 「 有 法 可 依 」 。 要 有 法 治 就 必 須 先 有 法 律 。 香 港 法 律 源 自 英 國 普 通 法 , 所 以 大 體 法 律 是 完 備 的 。 中 國 經 過 文 革 時 期 的 無 法 無 天 , 在 1979 年 開 始 法 制 現 代 化 建 設 。 經 過 20 多 年 努 力 , 大 致 上 也 達 到 「 有 法 可 依 」 的 階 段 。

高 一 個 層 次 的 法 治 是 「 有 法 必 依 」 。 不 單 要 有 法 律 , 而 且 法 律 是 執 政 者 的 主 要 管 治 工 具 , 以 法 律 來 達 到 管 治 的 目 標 。 香 港 自 70 年 代 設 立 廉 政 公 署 , 清 除 了 政 府 的 腐 敗 貪 污 , 政 府 官 員 「 有 法 必 依 」 的 法 治 傳 統 得 以 逐 步 建 立 。 中 國 在 79 年 後 已 在 這 方 面 開 展 大 量 工 作 , 但 離 完 全 消 除 政 府 官 員 腐 敗 貪 污 仍 有 相 當 長 的 一 段 路 要 走 , 這 也 是 不 爭 的 事 實 。

更 高 的 第 三 個 層 次 , 是 「 以 法 限 權 」 。 法 律 已 不 單 是 執 政 者 的 管 治 工 具 , 它 反 過 來 要 規 限 執 政 者 的 權 力 。 基 於 權 力 會 使 人 腐 化 , 絕 對 的 權 力 使 人 絕 對 腐 化 , 所 以 要 以 法 律 來 限 制 掌 權 者 , 避 免 出 現 濫 用 權 力 的 情  。 公 眾 亦 可 根 據 法 律 的 條 文 清 楚 知 道 政 府 權 力 的 界 線 和 自 己 的 法 律 權 利 ﹔ 並 可 依 據 法 律 計 劃 自 己 的 行 為 以 避 免 觸 犯 法 律 。

但 要 達 到 「 以 法 限 權 」 , 法 律 條 文 的 意 思 必 須 是 相 對 上 清 晰 的 , 亦 不 可 把 任 意 的 權 力 賦 與 政 府 官 員 。 若 條 文 的 文 字 意 思 是 清 楚 的 , 那 就 當 依 據 條 文 的 文 字 意 思 來 理 解 , 不 然 無 論 是 政 府 官 員 或 公 眾 都 無 所 適 從 , 也 會 製 造 機 會 讓 官 員 以 各 種 藉 口 濫 權 或 基 於 政 治 考 慮 超 越 法 律 定 下 的 界 線 。 此 外 , 若 公 眾 認 為 政 府 違 法 , 可 以 向 獨 立 的 司 法 機 構 提 出 申 訴 , 由 法 院 經 過 公 開 的 聆 訊 及 訴 訟 雙 方 陳 述 論 據 後 , 作 出 公 正 和 不 涉 及 政 治 利 益 的 裁 決 。

以 法 達 義 最 高 層 次

現 在 我 們 爭 議 香 港 法 治 問 題 , 其 實 是 大 家 在 說 不 同 層 次 的 法 治 。 特 區 政 府 說 的 只 是 「 有 法 必 依 」 。 明 確 的 條 文 意 思 可 以 被 一 些 從 天 而 降 的 立 法 原 意 推 翻 , 公 眾 再 不 能 相 信 自 己 理 解 法 律 條 文 的 一 般 常 識 。 人 大 常 委 是 一 個 非 司 法 性 的 政 治 組 織 , 但 卻 有 權 對 法 律 條 文 作 出 最 權 威 和 最 終 的 解 釋 , 且 是 不 經 公 開 的 聆 訊 及 爭 議 雙 方 陳 述 論 據 就 作 出 的 。 它 更 很 容 易 會 以 現 實 的 政 治 需 要 來 解 釋 法 律 , 把 法 律 條 文 的 意 思 隨 意 扭 曲 。

這 與 「 以 法 限 權 」 的 要 求 相 差 甚 遠 。 這 也 是 為 什 麼 香 港 有 些 人 認 為 香 港 法 治 正 受 到 嚴 重 威 脅 的 原 因 , 因 他 們 是 以 「 以 法 限 權 」 這 層 次 的 法 治 來 為 香 港 的 法 治 定 標 準 。

平 心 而 論 , 在 不 涉 及 中 央 政 府 政 治 考 慮 的 問 題 上 , 特 區 政 府 在 「 以 法 限 權 」 這 層 次 上 還 是 可 以 的 。 問 題 只 是 一 旦 觸 及 中 央 政 府 , 特 區 政 府 就 降 低 了 對 法 治 的 要 求 。 至 於 中 國 憲 法 所 說 的 「 以 法 治 國 」 , 其 實 只 能 達 到 「 有 法 必 依 」 的 層 次 , 遠 還 未 達 「 以 法 限 權 」 的 要 求 。

法 治 最 高 的 層 次 是 「 以 法 達 義 」 。 「 義 」 是 指 社 會 公 義 。 這 包 括 三 方 面 。 一 , 人 們 的 基 本 人 權 如 言 論 、 結 社 、 集 會 等 自 由 得 到 保 障 ﹔ 二 , 市 民 享 有 選 舉 代 表 他 們 管 治 社 會 的 政 府 官 員 的 政 治 權 利 ﹔ 三 , 社 會 弱 勢 社 群 能 享 有 最 起 碼 的 社 會 資 源 。 在 這 「 以 法 達 義 」 的 層 次 , 即 使 香 港 也 只 是 在 第 一 方 面 做 得 較 為 理 想 。 在 第 二 及 第 三 方 面 , 香 港 離 理 想 還 遠 。 若 中 國 連 「 以 法 限 權 」 還 未 達 到 , 我 想 我 們 也 不 用 說 中 國 在 這 層 次 能 達 到 多 少 了 。

香 港 人 要 思 索 ﹕ 我 們 要 的 是 一 個 什 麼 層 次 的 法 治 ﹖ 我 們 是 否 只 滿 足 於 「 有 法 必 依 」 ﹖ 即 使 面 對 中 央 政 府 的 政 治 考 慮 , 我 們 是 否 要 求 我 們 的 特 區 政 府 仍 要 堅 持 「 以 法 限 權 」 ﹖ 香 港 是 否 仍 要 繼 續 發 展 以 臻 「 以 法 達 義 」 的 法 治 最 高 境 界 ﹖

明報 2005年4月7日

塔主按:本座一直迷惑於各方人士在聲稱自己「尊重法治精神」的同時,為何意見差異可以如此鉅大?戴教授的文章點出了重點所在:各方勢力對法治層次要求的不同:行使法律賦與的權力並不等如尊重法治,因為所謂法治不單是物理上,更是精神上而言。

中國政府常說「依法辦事」,說穿了法律只不過是提高政權合法性的工具而已;也怪不得當林公公瑞麟說「當香港沒有法治時,自己就不會留任」時,說得如此有自信了,原來距離「有法可依」的法治最低要求,還有大量空間可以繼續篡改和破壞!至於法治的最高層次:「以法達義」,當一眾投資者可以為取利而棄法,當盧少蘭上訴也被譏為「住公屋、取法援、告政府」的批鬥對象時,或許香港人從來就不願達到這種法治,更不用談怎樣達到了。

反智  李純恩



Cosplay Café

[不指定 2005/04/06 03:10 | by henryporter ]
早前已從報章得知一間以Cosplay為主題的漫畫茶坊在油尖旺區開幕,本座一向對Cosplay沒甚興趣,所以也沒打算光顧,不過在小四力邀之下,加上想了解多一些有關昨天中大動漫畫研究社播戲事件的情況,最後以「與鬼畜超人交收」為最後動因,終於在下午三時左右一行七人,浩浩蕩蕩前往此店。Cosplay Café只短短開業數天,很多地方明顯還在調整之中,不過整體而言,除了多了一位女僕裝的女侍應外,就如小四的四字評語:「無乜特別」甚至有點「掛羊頭賣狗肉」的感覺。

其實若以Cosplay作為賣點,好應在這方面多下點功夫。以該店的細小面積而言,只得一名女僕裝的Cosplayer「撐場」也是無可厚非,可是店長與另一位工作人員不一起以男僕及廚師的服裝Cosplay?嘴裡說著以Cosplay為主題,自己卻不投入其中,未免有點格格不入之感。此外 Cosplay最注重的是氣氛(至少本座是這樣認為),其實那位女僕妹妹可表現得更專業一點,簡單到有客到時說聲「歡迎光臨」,有客離開時說聲「多謝惠顧」(附加一個70度的躬身),氣氛已是截然不同。(不過可辛苦那位妹妹了,人工再加一點吧!

若以普通茶坊角度出發,Cosplay Café在擺位方面亦明顯未有善用所有空間,只能容納約廿人的座位明顯不足;音響系統有時會播放破壞氣氛的收音機節目;書種及數目仍然有待加強;電腦與影碟觀賞服務可更努力推廣;而最後就是Cosplay Café仍未建設好自己的網頁,這對網絡世界依賴程度相當強的ACG愛好者而言,可說白白浪費一個宣傳的良機。

在定位方面,Cosplay Café亦有不少問題需要考慮。聽老闆所言,他希望Cosplay Café能成為Cosplayer的聚腳地,定期舉行Event及晚會,甚至容許數百元包場一兩小時。但如此一來便難免得失Walk-in的顧客了。在短短兩小時間,都見到有顧客專誠帶Cosplay衫上來以Cosplayer身份惠顧,但究竟能否建立口碑進而獲利,由於本座對此界別「行情」不熟,也不便作出預測,就看老闆的手腕了。

Cosplay Café目前優勢在哪?價錢可說佔了一個相當因素。在一連串的優惠攻勢底下,在下午品嚐一客藍莓芝士餅(份量不少且味道上佳)連飲品(聽友人說咖啡的質素不錯!)再加2小時的費用都不過是30元左右(唯一遺憾是熱狗在一塊大包之下,只夾著一條瘦瘦的雞肉腸……),比起其實同類店舖可說超值;即使其後計算$0.25/$0.3(非會員價)一分鐘亦與其他同類店舖相距不遠,若果只為追看一些熱門漫畫,或肚餓兼有若干空閒時間要消磨,Cosplay Café不止是不錯,而是一個絕佳的選擇。          

嗚謝:科大JointU老鬼老輝即場攝影
參考連結:Cosplay Café「漫畫堂」網站(目前內容仍未加入Cosplay Café
參考閱讀:音樂龜BlogCosplay Café「漫畫堂」遊記

Tags: ,


BritneySpears_vs_Charlene

一篇過時的舊聞。個人本身對所謂金草姆獎(Razzie Awards)已不存好感(設定不俗的《第五元素》竟被選為最劣電影,不知所謂),但沒想到會有淪落成為政治工具的一天。《華氏911》中的小布殊竟成為最差電影男主角──喂喂,那好像跟演戲沒甚關係吧?本座反而覺得他對米高摩亞說的那句:「找點正經事兒做吧!」既幽默又大方──不過既是眾矢之的,也就算了。不知為何Brintey Spears竟也無辜捲入政治旋渦,獲得了最差女配角「殊榮」?依本座記憶,Brintey Spears只在《華氏911》中接受過一段不足一分鐘的訪問。為了認真求證,本座還是花了將近半小時才能找到這段只有短短幾句的訪問內容:



BS:「老實說我們應該相信和支持我們的總統,對他所作的決定要有信心。」
問:「你相信總統嗎?」
BS:「是的,我相信」



天哪!這是多麼正常的答案!而就算退一步而言,小布殊真是惡霸總統,這也是Brintey Spears的個人政見,而這項政見更有50%的美國人支持──如何能與最差女配角扯上關係?看回我們香港組合Twins的「文明Sa」,在七一大遊行說出了:「遊行呢種行為一D都唔文明」這樣的「高見」,我們該為美國政治文化成熟感到羨慕,還是為香港藝人的幼稚感到悲哀?


《新聞透視》:百年樹人


[Soccer] 有線球彩台

[不指定 2005/04/03 21:20 | by henryporter ]
面對差劣的足球評述員,已想不起有多少時間沒有再聽中文的足球評述了。受著何靜江一代的收音機評述影響,再加上數目氾濫,質素參差不齊,現在的有線電視足球評述員仍然和DJ一樣,彷彿讓空氣寧靜一分鐘也是罪過似的,不停充斥著毫無建設性、言之無物的廢話。香港人似乎永遠不會明白,靜默有時也是一種不錯的表達方式。(不過黃興桂講西甲時講講下訓著的那一次則例外啦……)

不過自從聯賽盃決賽開始,本座又彷彿重拾了對中文評述的信心。那並非馬啟仁突然收歛了他的大嘴巴,也不是李榮基突然醫好了他的「豆沙喉」,一切只是因為一個不正不宗的足球台──球彩台。球彩台的原意是製作一個「足球的
18台」,除了各主持在賽事前後就賠率與盤路進行分析外,也讓觀眾在觀看球賽之餘,能夠同時得知同時進行中的賽果及派彩。對於賭波不甚熱衷的本座而言,上述的賣點原本就沒有甚吸引力,但誰知道正由於它沒有正統評述員的包袱,反而出現意想不到的效果。

阿 鵬是球彩台的靈魂,那把粗獷的聲線,肉緊的語氣,盡情為自己擁護(或投注)的球隊喝彩;大頭仔在球賽中擔任主要的旁述,效果雖則不盡令人滿意,但另一任 務:報告賠率與分析賽果,算是恰如其份;大力職責尤如驃叔身邊的熊良錫,說話不多但偶有佳作;與我們一起成長的張國強加添了一份親切感;至於那兩位女主持 發言雖然無腦,但我們在睇波時總希望有一兩如此的佳人,讓自己能呈一下威風吧?如此組合在球賽中的交談、起哄,就像將一班朋友睇波的歡樂時光每週都在電視 上重現,這對單身寡佬睇波的本座而言,或多或少都能從中分享一些久違了的熱鬧氣氛。




Tags:
(三) 《聖經》中的龍



《聖經》中最古老有關龍的故事,是《聖經外典:貝爾與龍》中先知但以理(Saint Danniel驅龍的經過。但以理單憑瀝青、油脂與頭髮煮成的丸子塞進藏在巴比倫神廟的龍的口中,令龍的身體隨之爆裂,1不但令巴比倫王及其國民認清了偽神的真面目,也開始了神與龍爭戰的記載。


在《啟示錄》第十二章清楚記載了「撤旦即為龍」的關係。這被稱為「紅蛇」、「古蛇」的龍,有七支角,戴著十支角;只要尾巴一揮就能將天上三份一星辰擊落。2此外《詩篇》中所記載的多頭海龍利維坦(Leviathan)、《約伯記》所記載的海怪拉哈伯(Rahab),皆被形容為敢於與神為敵,經常於海上發動災難的魔物。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龍」的威力已超出了普通猛獸,而達到了毀天滅地的程度。亦由於這種恐懼,隨著基督教於歐洲廣泛流傳,龍原本在歐洲曾流傳為精靈、異物的身份亦被抹殺,只作為單純的邪惡而存在。



作者認為龍在基督教中被視為邪惡的象徵,是源自兩河流域神話中對龍被視為「海洋恐怖的怪物,具有禍害人類、被諸神消滅的命運」。巴比倫神話中的英雄神(Marduk)的死敵蒂亞瑪特(Tiamato)及西臺人神話中的龍神伊盧堤卡(Illuyankas),皆為其中例子。曾為兩河流域遷居民族的猶太人也曾祟拜以上神祗,並將這種觀念繼承下去,最後龍在猶太教與基督教中均變成了「神之敵」、「惡魔」等象徵。3






《幻獸.龍事典》有別於一本神話故事書或學術論著,雖然它亦有若干故事內容及專題文章,但更大的程度上,是一本奇幻文學作家的工具書。但即使如此,編者對有關龍與神話的探討卻相當深入,所以從神話研究角度來看,也有值得一看的價值。《幻》記述了超過
80種龍或近似龍形態的幻獸動物,並以西洋世界、東洋世界、美洲新世界及奇幻文學分為四個範疇。

(一) 什麼是龍?



什麼是龍?相信是我們首要面對的問題。前人將西洋世界的Dragon與中國的龍拉在一起,但其實兩者的差異卻大得近乎是完全不同的種族!根據本書所著,Dragon一字最初為日本人介紹為「竜」,1850年墨海出版的中文《新約全書》中則譯作「龍」,「龍」這個中文譯稱便由中國最普及的聖經版本確定下來。至此,兩種造型迴異的幻獸從此歸併到同一字義之下。1

但既然會有譯者將兩者串連起來,加上華語界(甚或日語界)也普遍接受這種翻譯,足見兩者始終存在某種共同之處。在歸納後,東西方神話中的「龍」共同之特徵如下:

1. 均為蛇蜥類動物所演化,又或是具備蛇特徵的神獸或魔物;2
2. 具有自然界動物所沒有之力量:可能是驚人的力氣、可能是與人類同等或超越人類的智慧、甚至可能是某種奇異的神秘力量,如噴出毒氣或火焰、運用魔法或詛咒,製造幻象等等;
3. 多棲息於森林、沼澤、深山、地下石縫等人類難達之地,且行跡詭秘,常人難以追尋其行踪。



既然雙方處在著某種共性,又開始引發出新的問題:在東西方的神話傳說中,除「龍」以外,也存在著「蛇神」、「蛇妖」這些符合上述特徵的神獸妖物,例如希臘神話中被大力神海格拉斯(Hercules)所殺死的九頭蛇(Hydra)、在日本神話中被須佐之男殺死的八歧大蛇,牠們是否又應歸納於有關「龍」的討論之中?除歐亞文明以外,在澳洲、中美洲及美索不達美亞地區的神話傳說中,均出現具備上述特徵的神祇或幻獸出現。這些地區並沒有所謂「龍」這種概念的存在,那牠們又應否歸類為「龍」?

正如書中所說:「龍與
Dragon被大家所認識,卻也被大家所遺忘」3,正當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龍本身具備廣泛認受的特性時,對「龍/Dragon」的定義其實只有相當模糊的概念;「何謂龍?」這個問題,實在值得我們這班自稱「龍的傳人」所深思。



我如何寫成一篇Blog

[不指定 2005/03/30 04:08 | by henryporter ]




正當
某部落格聲稱會加快更新速度的同時,本座卻很抱歉地要向各位說一聲:「對不起,無神論者的巴別塔更新速度可能將會減慢了。」這並不是本座在受了甚麼刺激或誘因所下的決定,而是從客觀現象得出來的結論。事實上在開設本Blog後,本座曾暗暗立誓要達成「平均每天一篇」的目標,而縱使在平時工作期間偶有失速,總會在聖誕、農曆新年等長假發力補回,但綜觀整個復活節假期,進度反而更為落後了!

在看過網絡暴民Jack’s Blog「一篇Blog的誕生」後,實在想與各位分享一下自己寫Blog的工序(不過也不奢望有佳人欣賞回應就是)。正如各位所見,本塔的文章動輒千字,還有大量拖慢網絡速度的圖片混雜其中,可能都會心想:「呢條友係咪吃飽飯無事做的隱蔽青年,咁多時間剩o既?」其實本座也只是一名較為不那麼忙碌的打工仔而已,在這追求「品質」(以本座的標準而言)的背後,隱藏多少「辛酸」?

題目從來都不會是本座的問題,事實上長期都有一大堆文章排隊等著「投胎」,只差本座如何決定優先次序而已。但即使心中早有腹稿,在正式下筆時難免要作點筆記、上網找找有關的資料;再加上即興式的文章結構方面不時都要作出改動,結果在修修改改、搜搜尋尋之間,一篇千多二千字的文章往往花費本座三小時以上的時間──更大問題是本座是一個相當缺乏專注力的人,所以在寫了數百字後必定要四處走走,又或是「左ClickClick」來舒緩一下緊繃的精神,結果時間更可能以倍數增加!所以整個復活節期間,無論是看畫展、聽講座還是看電影,心中都不禁蒙上一層陰影,因為知道回家就有夠好受了……

正因過程如此漫長,所以本座從不信任部落格的Draft功能,每次必以Word存檔才真正感到那種實在的安全感。千辛萬苦寫完「大作」,工作卻還未完結,為了掩飾文章的冗長拙劣,本座還要花費差不多一小時搜尋相關圖片以轉移讀者的注意力,其後又要再花大半個小時用AcdSee修輯圖檔,才能進入最後的上傳及排版工序──不要看輕這部份的工作,即使Bo-Blog的撰寫介面親和度已相當高,但仍然需要花費不少心思才能得到理想的效果。之後若無特別意外發生(但意外往往出現),才終於變成各位看倌現在點擊的文章,這時筋疲力盡的本座已懶得進行校對了……一篇本座認為滿意的文章由起草至完成幾近大半天的時間,對於公務將會日漸繁忙的本座而言,要維持之前的更新速度,已將近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雖然本座沒當過母親,但寫Blog對本座而言,的確像分娩一樣:過程雖然無比痛苦,但當成品「出產」後,換來的卻是無比的喜悅。雖然本座曾考慮過改變自己的寫作方向以讓自己輕鬆一點,但到最後還是發覺,只有這種冗長的寫作方式,才能真正抒發出心中所想。

每次當本座寫至迷惑的時候都會問自己一句:「你現在是為寫Blog而寫Blog嗎?」但即使在最艱辛的時候,答案仍是否定的。雖然本座對於更新速度、文章質素之類沒有甚麼可以承諾(可能也沒有人關心啦……),但有一點絕對可以保證的是,每一篇在這裡張貼的文章,本座都寫得同樣過癮。(文章自戀狂!?)



                           

經歷《亞歷山大》、《木馬屠城》的慘痛教訓後,「史詩式鉅作」對奸人幫聚會而言再不是甚麼出眾賣點了,反而憂心不懂重覆「
Copy & Paste」的戰爭場面,煩人的旁白以及冗長的播放時間,將如何折磨耐性本已不多的幫眾。所以今次進場觀看播放時間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希特拉的最後12夜》(《Der Untergang),事情的心情實在十五十六,「驚疑不定」。

Downfall》之所以能成為話題作,是因為這次的電影破天荒將希特拉的形象重新塑造,還要是一直視「Hitler」 一詞為忌諱的德國人開拍,震撼之大可想而知。在公映時不少人士及團體已群起聲討,認為希特拉這殺人魔不可能有人性的一面,肯定希特拉的人性就等同為其侵略 歐洲與屠殺猶太人的罪行開脫云云。若不是外電翻譯的糟糕(本座搜集資料時只看了些中文媒體),則這些意見未免流於感性。事實上人的性格從來都是多面的,邪惡與正義的兩面往往同時存在。希特拉在片中展現出對待孩子、秘書及情婦那溫柔態度的同時,亦乾脆地承認了自己對猶太人的仇恨及稱霸世界的野心。這種從多角度剖析歷史人物的手法,並無損他們在歷史上的評價,反讓他們更形真實。

耗資1600萬美元的《Downfall》同樣亦是德國電影史最高成本的電影,不過相比起那個苦心搭建的柏林廢墟外景,其實片中的大部份時間都在狹窄的地下碉堡內發生。那種狹窄與及令人不安的沈靜,叫人對納粹末日即將來臨更有同感。《希》亦如《太極旗融揚》、《Humburger Hill》一樣,刻意將敵軍(蘇軍)的形象模糊化,全片大部份時間都只看見德軍抵抗著鏡頭以外的敵人,令將領、士兵與平民的在片中的舉動更為鮮明。不過對於喜好戰爭場面的觀眾而言,或許就要令他們失望了。

Downfall》的焦點在希特拉身上,所以這名角色的成敗可說決定了影片的生死,而演員Bruno Ganz亦幸不辱命,以出色的演技希特拉那種時而冷靜時而歇斯底里、時而溫柔時而暴戾、由充滿信心至信心崩潰的那種激烈演變,忠實地演繹出來。透過Bruno Ganz豐富的表情與有意無意的小動作,懦弱、徬徨、恐懼這些常人才有的弱點都暴露出來,讓這位象徵純粹邪惡的象徵從遙不可及的距離,驟然拉近至螢幕之前。在片中,希特拉不再是千年難得一見的魔星,反倒像隨時在我們身邊也能出現這樣的一個人物!可能這才是抗議團體最害怕的原因吧?




Tags:
是次講座可說經歷了一波三折。首先原定的日子因吳教授失聲而再改至3237時舉行,撞正「逸唱」與動漫畫研究社舉行的「看動漫看日文班」的時間,而舉行地點又臨時由LT3改至LT5卻又未有清晰的通知;更「弊」的是在雨夜之下,可通往「煲底」LT5的門口在7時後均會鎖上,這令稍稍遲到的本座實在狼狽萬分!尤幸動漫莊員思考和「抄史」下樓開門迎接,本座亦盡己之能順道指引兩位「迷途羔羊」上樓,不過其他有意參觀的朋友就愛莫能助了。

當晚出席人數超過三十人,主要分為日文學會方面的莊員友好、Joe姐率領的「方墨茶館軍團」及中大動漫老鬼三大勢力,似乎此類講座在放工時間舉行效果更佳;至於協辦團體的中大動漫畫研究社繼承去屆「優良傳統」,派出三人出席,心中雖覺不爽,但也見怪不怪了。無論觀眾成份如何,是次講座氣氛算是良好,但總算收了某雜魚「創出參觀人數新低紀錄」的黑心預言:自己搞活動能力不濟,就妄想推卸責任給講者或其他因素,某雜魚,你不覺羞恥嗎?

說回是次講座,吳教授開宗明義說明中國武俠小說對日本流行文化的影響,極其量只是一個中型的文化交流,其影響力不會比成龍或王菲為大,所以討論個案也只集中於兩套作品:由TVB與富士合作的《神鵰俠侶》及《G 高達武鬥傳》,至於第一款PS中文版遊戲《射鵰英雄傳》亦有略提一下。

演講內容主要針對當日本吸收了中國武俠元素後,如何演化出具有自己特色的產出物。例如小龍女與楊過化身成日本少年漫畫中的典型主角造型,以及武功對拆招式滲入了大量「龍珠式」的爆炸與光線;在《G 機動武鬥傳》中,武林大會的主角變成了一眾高達,東方不敗則變成了熱血老漢。吳教授亦提出一個相當有趣的現象,就是正當一眾「兒童」努力聲討TVB改播廣東主題曲的熱潮下,卻沒有人關心《神鵰俠侶》已改配劉德華主唱的中文版主題曲!




         


Tags: , ,
雖然日期一推再推,終於還是騰出了時間參觀這個「忽然文化熱潮」中的副產品:法國印象派繪畫珍品展。本座只是一名藝術白痴,不過追求美的喜悅始終是人類天性,既明白欣賞此批名畫的機會可一而不可再,自然希望做足預期功夫,避免浪費此次難得機會。

瀏覽了藝術館的相關網址,參考一下之前買回來的西洋畫書籍,以及搜索一下各畫家的相關網站之類……終於在約略理解印象派是甚麼一回事(至少搞清了馬奈(Manet)與莫奈(Monet)的分別啦……),才終於啟程前往香港藝術館。包含法國印象派畫展的入場費成人全費是30元,不過本座享用的,卻是「學生」半費15元優惠;雖然逢星期三可減收10元,但人數亦相應暴增,除非閣下只打算作走馬看花式的參觀,否則可免則免。

在進場後,可千萬不要忘記往一樓登記處借用錄音導賞服務,雖然需要額外付費$10,但由於錄音導賞內容水準不俗,除了附有十多幅展示名畫的介紹外,更可在欣賞時阻隔某些「高人」的「講解」;此外導賞內設的家庭與普通兩個版本內容不盡相同,要兩邊版本聽齊才夠過癮。

開始參觀時間約在
2時左右,不少學生都在此時段進行參觀,幸好展期已近尾聲,參觀人數比預期中少,所以本座很容易就能「霸佔」每幅展品的最佳欣賞位置,慢慢進行觀賞。唯一遺憾的是為保護展品,館內的光線略嫌昏暗,這對於強調光暗效果的印象派展品而言,未免有一點掃興。在館內的保安人數雖然不少,但即使不時因賞者距離展品太近而發出警號,他們也很少露出緊張神色,相信是因為展覽單位對香港人的公德心保有相當信心吧?(不過今天看報,原來有一位皇仁中學的學生故意以激光筆兩次射向展品,香港人或許要令他們失望了……)





這次47幅,估價逾46億的名畫,其中最名貴的三幅分別是4.6億的《吹短笛的男孩》(《The Fifer》,Edouard Manet )、2.5億的《舞蹈課》(《The Dance Class》,Edgar Degas )及1.25億的《魯昂大教堂》系列(《Rouen Cathedral》,Claude Monet)。不過本座最喜愛的展品,卻是以下三幅。


Tags:
分頁: 78/91 第一頁 上頁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