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怪論

近日就陶傑幾篇怪論,引起網絡各界人士的熱烈迴響。怪論認為南京大屠殺中方理應付起責任云云,因為南京原為死地,並無軍事價值,可是蔣介石根據個人意願堅持死守南京,更藉任命南京衛戍司令這一手,將敵對派系的唐生智迫上了沒路;才子認為若非這種腐敗不堪的獨裁與權力鬥爭,南京本可和平獻城,則南京大屠殺即可許免云云。「南京屠殺本可避免,責任在國民黨作出死守」此論點,其實略有常識之人,該可看出當中謬誤所在,奈何在某些討論區竟還有人說「學倒野」,實在悲哀。但無論如何,製造話題,拉住眾人注意力──陶傑又勝一仗了。

蔣介石是否真的只想派閥鬥爭,借刀殺人?只否為了面子作出無謂抵抗?就本座最喜愛的抗戰史著作,鄭浪平所著的《不朽的光榮:第二次中日戰爭史》內所寫,作出補充幾點蔣介石在決定保衛南京時,所考慮的因素:

1.
假若南京不戰而退,會被人民誤解中央已無心戀戰,亦難再統一指揮各派系部隊。
2.
德國大使已傳來日本欲和談之消息,若拖至和談之時仍保有南京控制權,則中方在談判之時就能享有更大優勢。
3.
蘇聯在抗日戰爭開始後,短期內即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軍援條約及派遣航空志願隊援華,據悉史達林在簽約之時更口頭承諾在三至六個月內向日本宣戰,故此蔣介石希望再將時間拖延,觀望局勢發展。

日軍又是否希望藉南京大屠殺立威,讓中國軍民喪失抵抗意志?似乎又不是這樣。因為攻下南京而立下大功的日軍第十六師團,在參與大屠殺之後竟然被日本大本營取消序列番號,明顯是想隱暪屠殺發生的證據。

本座還聯想到另一問題:「南京大屠殺」和眾多戰爭罪行之中,有著甚麼獨樹一格的意義?在精神分裂的自問自答後所得出的結論是:罪在使用多餘暴力於對戰局毫無影響的地方。說起為戰爭而殺害無辜,二戰中的列強可說毫不手軟:德英兩個對相互大城市的狂轟濫炸;美國將東京市化為一個百萬人命焚化爐在某程度上而言,比起兩顆原子彈更為殘忍;甚至蔣介石在抗戰初期之時,亦曾大決黃河堤壩以遲緩日軍進軍,造成數以十萬計的人命傷亡。

戰爭既已開始,勝敗考慮自然放在首位,還理你甚麼道德標準嗎?如果你是蔣介石,得知南京大屠殺竟能換來一個激起全國民族憤慨,統一全國派系意志的契機──歷史重來,這個南京,你守還是不守?講歷史,幾狼都有!

補記:近來看漫畫《蒼天之拳》說到在八一三戰役中,國民黨空軍故意轟炸租界民區以迫列強插手戰事,可不是武論尊(小池一夫)胡亂堆砌。老蔣先炸「大世界」殺傷二千多平民,再炸美郵論胡佛號,在大局看來,道德人命就是如此不值一哂。

補補記:從其他論壇得知有人指本座胡亂猜測蔣介石一早得知南京大屠殺能換來激起全國民族憤慨,是無的放矢云云;其實本座該句是說「假如你是蔣介石,又得知XXXXX……」的意思,並非老屈蔣先生,敬希垂注!



                   

參考閱讀:港燦筆記:維園阿伯問陶傑 - 南京大屠殺 維園阿伯陶傑 - 請聽
                  鄭浪平:《不朽的光榮:第二次中日戰爭史》有關八一三之役試讀部份

反日遊行



站務小小報告

[不指定 2005/04/16 04:43 | by henryporter ]
                              

因為中大動漫伺服器進行升級工程,所以由
414日晚上開始約有大半天時間,所有動漫的部落格幾乎都「停駛」了──但相比起學期初中大因UPS火災而導致的大規模維修與更新,這種短時間的停機可說是微不足道(其實今次早已接獲停機通告,但卻忘記在本塔再作通知……下次會記得的了)。這個短暫的停頓亦對本座的更新日程沒有甚麼大影響,因為星期五是本座一週中最繁忙的時段,直至十一時左右才能回家,所以除了一些小品更新勉強可以做之外,幾乎不能做任何事情(之前的更新也是早於星期四完成的文章)

現時維繫眾多部落格龐大的流量的伺服器,其實只是一隻小小的
13G硬碟,而目前每天流量卻已是這隻小小硬碟的總容量有多;再加上沒有任何備份措施,之前的中大動漫伺服器可說是踏著鋼線而行。但相信陸續升級後,情況將會在不久將來大有改變。

參考閱讀:鬼畜之道:伺服器升級完成!

說回近日本塔貼文,分為上下兩部份的文章陸續增加,這是在權衡文章過長有礙閱讀之後得出來的解決辦法,希望各位帶來方便而非困擾;若各位認為這種分割法不如一整篇來得方便,那本座亦可順應如流,再作更動。不過剛巧Keso大哥就對那些強行將文章分割數份以增加點擊率的網站大加鞭撻,作了類似的事的本座不禁有點心虛……

參考閱讀:對牛亂彈琴:一篇文章你打算分幾次給讀者?

此外之前也提過了,多得阿唯的幫助,現在無神論者的巴別塔與Firefox的同步率已近90%了,在閱讀內文時也不會再有框位與文字不配合的情況,阿唯可是花了一個早上幫助本解決這個問題的!感謝!敬禮!終於可以問心無愧在側欄加上Firefox的標記了……

                   
                     原圖連結:lime.sakura.ne.jp/ illust/page08.html        


再談傳媒與《在晴朗一天出發》

對於《在晴朗一天出發》,大班相當不以為然,他認為施南生、張楚勇等人只將節目主持當成一份兼職,而非如蔡子強所形容自己般,將主持工作視之為Career。舊同事告訴大班說,現在《晴朗》的稿都是監製在前一天為主持所擬定的,而非主持事先準備;在節目完結後他們便立即離開,很少會有跟進個案的工作,昔日《風波》作為人民喉舌的功能,現在已不復見。



在文字傳媒方面,大班最不滿並不是左派傳媒對他的窮追猛打,而是那些原本是香港最多人支持的立場,如今在傳媒都變成了非主流意見,反而只流傳在一兩位政協老人的論調,卻成為了傳媒的焦點。一些傳媒為突顯自己的中立立場,就算明明民意是一面倒向某一方,他們仍要特地找一篇質素根本不能見人的「怪論」出來刊登;即使目前僅剩的蘋果,在短期合作後亦再無聯絡大班商談進一步合作,令他再一次感受到「有話無定講」的鬱悶。

很多人聽到有人提及傳媒有自我審查的情況時,就會高叫:「拿出證據來!現在那些民主派人士不是仍能在各報章暢所欲言嗎?」這些人未免他看少本地大部份傳媒的手段。他們當然會給空間你們發表意見,但卻永不會讓你成為焦點;限制篇幅、不時更換主筆、以大量相反立場專欄作「包圍戰」……就連非傳媒人的本座都能看出這些招數了,看不到的,絕對更多。

談網絡議政文化



前言:Blog途總多波折。本來今天(現在已變成當天了……)特地回中大觀看動漫畫研究社放映的《SteamBoy》後,終能完成此作的評論,誰料在等候放映之時,竟又發現鄰房出現兩個熟悉的面孔:蔡子強與鄭經翰。原來蔡教授邀請了鄭大班回校為一班政政系學生作短講。原本只打算坐到放映時間就走,不過一來找不到機會抽腿,二來自從「封咪」後,已少有聽到鄭大班暢所欲言,論盡港政的機會,結果不但聽足全程,還即興插了兩句嘴,可惜當時未備紙筆,只能以手電記下Keywords,希望回家後憑記憶再將內容「召喚」出來,寫完這篇摘要及聽後感。

談立法會

短講由自己對立法會事務談起。他說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立會辯論都是做Show,絕大多數的議案俱無迫切性,正當特首選舉法迫近眉睫之時,立會還就保存古樹問題辯論,無異於浪費時間;反而在各委員會內,才能做點實事。他須認同立會議員的權力絕對不少,卻也對目前政制的限制感到無力;大班說自己目前從政方面並無長遠計劃,主要是因為他不認為自己能適應香港的政治生態──至少當他看見有民主派議員竟與詹培忠擁抱便想作嘔。

大班說這半年的從政生涯讓看清了不少議員的真面目:無論是保皇黨還是民主派,而假若再有機會開咪,也不會再如此一面倒地擁護民主派。這番說話在已看/聽鄭經翰節目約十年的本座感到十分有趣,因為在亞視《龍門陣》初期,鄭經翰就曾以狠批民主派嘉賓見稱,其後慢慢與他們和解、友好,再在近年被親共勢力稱其「裡應外合」的關係,到現在又說要保持距離,仿佛是一個大循環。

談民主派

接著話題談到了民主派目前的進退失據的問題。他認為共同曾蔭權挾高民望上台,民主派根本不能與之抗衡,反之應藉左派對曾抱敵視的良機,高調向曾示好,締造一個良好印象予廣大市民──這正與本座的意見暗合(馬後炮)!

本座一直以為董已落、曾未上,局面一直呈混沌狀態之時,正是民主派主動出擊的良機,既可如大班所言靠攏新政權,與田北俊為首的自由黨組成聯盟抗衝曾之勢力亦為選擇之一;但目前民主派給我看到的,先是左搖右擺,向兩邊陣營探路以撈取政治本錢。

感激貴人

[不指定 2005/04/14 00:33 | by henryporter ]
本座身無長物,最珍貴的,莫過於身邊一班各懷絕技之餘,卻又無私奉獻自己珍貴的時間協助要求多多的本座處理各種麻煩問題。在此唯有列出有關人士名單,並向他們致以尚高敬意(排名不分先後):

小威威:電腦程式設計師,協助本座購買及組裝目前電腦,並多次解決各種電腦問題。
Alvin
某電腦傳媒工作者,提供購買部件之意見,協助本座進行作業系統、網絡及各種軟件設定。
地通拿:某電腦傳媒工作者,協助本座設定無線網絡、Now.com播放問題及剷除部份頑抗Spyware
阿雄(雄爺):某電腦傳媒工作者,協助本座解決部份電腦問題。
Johnny Cheuk
某電影相關機構Graphic Designer,本塔左側之「奸人幫」標記即為其設計;另亦曾協助本座設立網站(現已關閉)。
Kero
中大動漫老鬼,動漫伺服器創世大神(兼管理人,神又係佢鬼又係佢),協助本座建立此塔。
天空:動漫伺服器另一技術協助者。
阿唯:中大動漫老鬼,現遊戲程式設計師,協助本座改善以Firefox瀏覽時所出現之外觀問題。
鬼畜超人:中大動漫老鬼,動漫伺服器技術協助者,本塔點擊數以幾何級數冒升之最大助力,大量動漫作品之介紹及提供者,並啟蒙本座對Trackback之應用。
GTO
中大動漫老鬼,奸人幫成員,提供部份情報來源及電影作品。
易一:奸人幫成員,促使本座立下建立及公開此塔之決心,並於早期提供不少技術層面之建議。
方潤:本塔之認字特警。

如道謝名單上欠缺了閣下名字請留言通知,本座將儘快補回。再一次多謝各位的幫助與支持,謝謝。

腸抽筋

[不指定 2005/04/13 16:40 | by henryporter ]

不是什麼別開生面的題目,而是我真的腸抽筋。昨晚車路士對拜仁看了半場後實在太累,加上在領先一球下心想出不了差錯,所以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誰知朝早七時左右,突然一痛而醒,左腹不斷被拉扯,好像《SteamBoy》給數十條火車鐵鍊拖拉的那一幕。在確定了不是腹瀉後,就明白這是三年半前腸抽筋的舊症復發。

由於有了上次的經驗,知道強忍下去只會越來越痛,所以趁還可以走路的時候,向母親求救。誰料趕著上班的她根本無意理會,只敷衍地打了個電話給附近的私家醫院,說門診已開就匆匆離家……噢,幾乎忘了三年半前向她求救時,不是一樣的愛理不理嗎?面對這樣冷漠的家庭,只好靠自己了。

掙扎著半爬半走的去到登記處,才知道開診的時間是八時正!他媽的甚麼門診已開?原本想轉乘計程車往QE急症室,但實在再沒「移動能力」了,只得撤賴起來,像露宿者般捲曲在長椅上躺臥「待機」。這時醫院的嬸嬸們才發覺不對路,在為免影響市容的考慮下,才不情不願的扶本座往病床等候;迷迷糊糊中,由劇痛等至不那麼痛之後,姍姍來遲的醫生終於到達,循例馬虎的問了兩句後,就叫護士給本座注射那枝遲來的「神奇止痛針」──一枝不明白箇中道理,但注射後痛楚幾乎立即消失的止痛針。

腸抽筋實在是一樣很奇怪的症狀,問醫生他也答不了確切的成因,因為飲食習慣、精神壓力、身體狀況全部都有可能,而且在痛楚止住以後,就幾乎和病發前毫無分別。不過現在唯一肯定的,是為了止住一時的痛楚,花費了近四百元的診金,而為了令這次問診「物有所值」,唯有連下晝的班也不上了,原本希望善用下晝的時間做自己喜歡的東西,誰料迷迷糊糊就睡到現在……看來的確有需要休息一下……

補記:困擾多月的「小孩百日咳」似乎有了好轉的跡象,看來是舅母的咳水真的見效;不過也發覺經數月前的大病後,喉嚨氣管部份敏感了許多,嗦些少「白粉」已咳過不停,是之前玩得太兇現在終嚐惡果,還是身體機能開始退化?



陳冠希Hompy:o徙氣MV

原本隨意在新聞組轉載一下從Sidekick姐那裡看到的消息,怎料鬼畜人與GTO都先後「響朵」,為免從他們的連結進來的各位廣大看倌失望,也即管寫寫感想。

由於並非喜愛歌手之一,所以很少聽陳冠希的音樂。在模糊的印象中只是典型的偶像派歌手,唱功舞功俱一般,只靠樣子招徠大量青少年擁躉;唯一特別的是他很喜歡Rap與黑人音樂,甚至喜歡得連那些慢拍情歌也要加一段毫不配合氣氛的Rap。先不論是否籍此掩飾有待改善的歌聲,但若能一直單靠這種風格在樂壇站得住腳,會是一個相當有趣的現象。

不過今次不知是否要為Nevigator的「仿Blog」服務Hompy打響頭炮,特別將全新製作的《o徙氣》放上自己的Hompy首播,無論是MV本身,還是網絡媒體而言,都是一大突破。

先說說《o徙氣》。陳冠希敢於拋開身為偶像歌手的考慮,將自己一年前被兩名菲籍青年以奇怪舞步挑釁,再「無端」在鬧市被追打(以 陳冠希年少氣盛、時常在夜店傳出新聞而言,這個「無端」相當值得商榷……)的新聞,作為MV的主題:以自己的新聞/醜聞為作品賣點,不知是否開創了娛樂界 的先河?唯一比較遺憾的是MV內集中諷刺傳媒就此事大造文章,而未有加插那兩位青年挑釁的經過,否則娛樂性定必以幾何級數增長!

記得一得知此新聞,腦內浮起的就是漫畫《Dragon Voice》的一段劇情:主角的歌唱組合與敵對公司的組合狹路相逢,兩言不合就直接在街頭比拼分高低──不過這當然只是本座一廂情願的幻想,更大可能是這兩位青年刻意醜化Edison的招牌「猩猩步」,Edison一怒之下出現碰撞,繼而動武吧?

再 談《o徙氣》的歌曲本身。找了「香港大黑摩季」肥媽Featuring,渾厚的聲線出奇地與陳冠希的Rap-Talk配合;不過說穿了,也是一種掩飾 Edison歌藝的技倆。由於本座少聽陳冠希,所以發覺相比起初出道時,Edison的咬字不但清晰了,也改了不少「竹昇音」;更難得的是即使只得Rap -Talk一招,他仍努力嘗試以不同腔調「up」出對白,那句「弱智、弱智、弱智……」甚至另本座失聲大笑出來,絕對值得嘉許!歌詞既以「追打事件」作為主題,實在很難寫得不精采,尤其那句「追到實係兩個黑咕肋突,我唔怪佢佢無知已是最大懲罰」,更是寫得到肉抵死。

最後有關陳冠希在MV中的演繹,又是一個字:「掂!」那被打後四肢痙攣的姿勢、口腫面腫的滑稽面相,再加上兩位「差佬」捉著他影相的搞笑片段,可見陳冠希這次真的完全地轄出去──或許正是如此,《o徙氣》MV才會如此低調地進行宣傳吧?但即使如此,高水準的作品始終會獲得他應有的評價。

以部落格(或仿部落格平台)形式作宣傳渠道,在日本早已大行其道,其中典型例子即為一眾AV女優的日記。這種自由度高、接觸面廣、兼能作不同程度互動的媒介,可塑性相當之大,對一些苦無宣傳機會的二三線藝人而言,更是一個突破口。繼Edison、薜海琪後,誰會是第三位跨進多媒體領域的藝人呢?實在值得期待。

參考閱讀:
Just a Sidekick:我不會受傳媒控制!
GTO的偉大記事:陳冠希 0徙氣 MV
littlesolo:自己就是自己的媒體:陳冠希 &line; 嘥氣
鬼畜之道:【正哥推介系列】猩猩王Hompy 第一擊-o徙氣!

周杰倫.七里香 【限制級】



Tags:

討厭善忘的自己

[不指定 2005/04/10 20:25 | by henryporter ]

無論是先天還是後天、心理上還是生理上,本座很少會喜歡自己或討厭自己甚麼部份,但只有一樣是絕不能饒恕自己的,那就是善忘。已不記得多少次又將東西遺留在食店了,而且還要是兩本租書店的漫畫,一本從圖書館借來的書!而更可悲的是,本座現在仍不能肯定究竟真的留在食店,還是隱藏在家中某個空間……

歷史教訓對這位算是「略讀史書」的不長進男子有用嗎?記得兩年前在瑜林書店興言采烈的買多二百多元,竟可以在與友人在巴士上閒談過後,就完封不動的留在車廂裡(巧合地,今次在食店與本座共餐的,同類是這位友人……),最後自然是給人拾去了;又一次在高登高高興興的買了差不多值二百元、印刷精美的FFXI攻略,不出一星期,又遺留在小巴上。這次因本座的書包太多「垃圾」,不得已要另備膠袋裝書,在出門時本座已千叮萬囑的警告自己:「記得以前的慘痛經歷嗎?你一定會再次唔見的!」果然。

「遺漏東西」已成為與本座生活密不可分的部份,也是每天需要面對的艱苦戰鬥。一星期下來,總有三四天是要翻箱倒櫃找尋本座的「出門三寶」:電話、銀包與鎖匙包。曾經多少次本座幻想著:「若世上所有東西都能發出鈴聲就好了……」每次出門後也早已做足心理準備,因為應該在上車左右的時間,就會陸續發現一些更為次要的東西相繼漏帶……

上班時若當天走運,同事尚會提醒本座早已忘得一乾二淨的工作與會議時間,但更多的時候是在會議完結後才突然記起今天的會議,只得硬著頭皮找面色不會好看的上級,問問究竟說了甚麼……有些同事似乎已習慣了本座的善忘,在短短半天內找本座四至五次,只為了提醒本座待會要做的一件小事!下班算是善忘一天的終結嗎?還未!除了清潔嬸嬸會在公司四處找回本座隨意擺放的「遺物」外,終極一擊通常時在走向巴士站的途中,才發現銀包及鎖匙俱在公司的櫃桶內……

不止一人曾建議本座:「不若買本記事本/PPC/Palm,將重要的事情記下來吧?」先不說懶惰的人有否動力每次在有需要的時候都拿出記事本記下要事,更大的問題是當呢位仁兄連記事本也忘記了看,又時常把記事本留在不適當的地方──那記錄下來又有什麼意思呢?

說本座的記憶力「異於常人」?又不盡然。華生醫生曾驚訝於福爾摩斯連太陽系有九大行星也不知道,福爾摩斯回答說:「就算現在知道,也要立即忘記它,因為腦袋有限,根本沒空閒裝這種沒用的東西。」或許本座就是福爾摩斯的相反,腦袋專裝沒有用的東西。在數學面前完全無力的本座,卻依然記得在上課時無聊背起來的圓周率後20個位;在會考/高考時,本座記憶最深的部份永遠是不用考的;在與舊同事、同學聚會時,他們永遠驚訝地問本座:「為甚麼你連這樣的事也記得?」,但若他們有重要約會或事項,可千萬不要叫我提醒他們……

心情跌至谷底,原本寫一篇有關新租的漫畫,以及欣賞《Steam Boy》的計劃,現在都沒動力完成了……

補記:今天山長水遠回到那間食店,他媽的店員只敷衍地說了句:「問我也沒用,就是沒有啦……」看來這一袋的「遺物」是兇多吉少的了




(注:由於採用了新的撰文工序,現在各位已可使用「大.中.小」字體功能調教最合適的字型。)

「土炮」的缺撼

目前的「土炮」當然不會沒有問題,因為就連「土炮忠實支持者」的本座,也近兩個月沒有購入任何一本港漫了。既然「題材與風格」又不是問題、「製作形式」又不是問題,那麼問題出在那裡?無可否認,漫畫公司的老闆需要付上大部份的責任。在商言商,以利潤為最大的考慮,自是無可厚非;但問題出於這班老闆只注重眼前利益,缺乏長遠的規劃。



小型公司如司徒劍橋、馮志明等,其實頂多每週只能做好一本週刊的份量,不過為了賺取更大的利潤,不惜加開兩至三本作品:既然兩三本質素較差的作品所賺的利潤比用心製作一本優良作品更佳的時候,後者似是理所當然的選擇。結果每開一本新作品,舊作品的質素立即回落,當銷量因應下滑至虧本而「摺書」後,又嘗試開一本新新作品招徠讀者,而原來的「新作品」又重蹈舊作品覆轍……

陶 傑在節目中所說:「香港漫畫缺乏人生觀、世界觀」的論點,本座在某程度有同意,也有不同意的地方。溫日良的宿命論、邱瑞新系列對忠義的演繹、《風雲》與 《街霸》的師徒及手足情、《絕世無雙》的挑戰自己,甚至從黃玉郎的作品中你也可以找出他的人生的態度,視乎你願不願意去感受而已。之所以出現「香港漫畫沒 有人生觀」的錯覺,可能是因為香港漫畫作者多以自己的人生經歷與情感投射於作品中,卻缺乏更高層次的反思,結果作品中所表達的意識多流於表面,未能給予讀者更深刻的體會。

至於「土炮缺乏世界觀」的論點,本座則相當同意。「土炮」不是沒有設定,不做資料搜集,只是和香港人的功利觀念一樣,作者們都只願意做基本的功夫,並認為在作品中花費篇幅去解釋與主線劇情無關的內容,是一種浪費時間與資源的事項:所謂的設定,都是最基本的人物及死物的造型與特徵,卻缺乏它們所在世界的描寫;所作的資料搜集,都是有關美工方面的,卻沒有就文學、歷史方面作出深入的參考。結果「土炮」就如一個畫框內發生的故事,近看尚無問題,但讀者若往後走一步,就會發覺畫框外只有一片空白。

雖然本座並不同意作者學歷與內容深度有著直接的關係,但由於目前大多漫畫公司的老闆皆出身「寒微」,令他們並不喜歡、也不明暸知識份子對漫畫創作的助力。若肥良能請一位中文系畢業生幫其「潤筆」,若黃玉郎招聘一位歷史系畢業生為《天子傳奇》及《神兵玄奇》進行歷史及民間傳說的考據工作……



Tags: ,



前言:從阿唯管家.部落格得知《光明頂》於3月24日以香港漫畫為主題,特地重新啟動封塵以久的NOW.COM重播,當中又涉及大量技術性的惱人問題(唉),在此按下不表。有關節目的內容節錄,在「光明頂論漫畫」一文中已有詳盡記錄,各位看自行前往觀看。本座只是借題發揮一下,談論一下對香港漫畫的一些感想。(注:由於採用了新的撰文工序,現在各位已可使用「大.中.小」字體功能調教最合適的字型。)

即 使是這些俗稱「打書」、「土炮」、「港漫」的忠實支持者,本座都難以否認香港漫畫界正持續沈淪中,從以往「不足三萬銷量=失敗作品」的過去,至現在三萬已 算是一本大作銷量的現在,可見本地漫畫與本地電影面臨相似的困境──不過情況更為嚴峻。的確,現在本地殘存的幾間本地漫畫出版公司,無論在製作與策略上都 存在不同問題。不過不少自稱「動漫評論家」的「高人」,卻不去了解背後隱含的現象,只一味矮化香港漫畫為次等商品,然後將數個不同概念混淆後,就簡單得出了「土炮=垃圾」的結論,這是本座絕對不能忍受的。為此,希望特地撰文一篇,為「土炮」及他的支持者們說一句公道話。

「打書」的所謂「困局」

香港漫畫題材狹窄,是一個公認的現象,而「偽.動漫評論家」總愛將這一點與「土炮」的衰落劃上等號。不知他們有沒有發現自己這個結論其實有很大問題?若要證明「題材狹窄」與衰落有關,首先要列舉一套製作出色,但銷量不滯的作品才能成立,但這批「偽.動漫評論家」卻又堅持目前市面的香港漫畫不值一哂,豈不矛盾?

事實上「打書」衰落主要原因並非其題材問題,而是質素問題。正如香港電影有賴「功夫片」揚威海外,專注武打題材發展,有何不妥?「一天到晚都是打」,就打不出一片天來嗎?主張「題材狹窄,令內容千篇一律,失去創意」的人更是可笑,令內容千篇一律的不是題材本身,而是那些失去創意的作者呀!

香 港漫畫就只有「打書」嗎?若就市場佔有率與銷量而言,是對的。但我們總不能將《狄克戀曲》、《首都高速》這些曾佔有市場一小席位的漫畫視若無睹吧?自由人 推出的《流氓律師》、《神手》、《馬王》、早期《賭聖》;鄺氏推出的《桌球王》;甘小文在不同出版社推出過的不文系列;黃玉郎推出的《玉郎漫畫》、《怪異 集》;肥良推出的《風刃》、《足球神射手》;甚或徐大寶以《金瓶梅》為首的H漫系列……我們可以批評它們抄襲,我們可以批評它們的質素、銷量。但,總不能說:「沒有」吧?

又不少「動漫評論家」將題材狹窄的責任套在漫畫公司身上認為老闆們未有給予年青畫家開拓新題材,新市場云云。在他們大放厥詞之先,本座想問問他們,由《Super..J》開始,到《EXAM》、《天下少年》的香港漫畫連載,到海洋在之前好景況時推出的新人合輯……香港年青畫家就真的完全沒有機會嗎?



Tags: ,
分頁: 77/91 第一頁 上頁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