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的吊詭

[不指定 2005/05/01 06:40 | by henryporter ]


                   

近日因有線電視製在節目《新增點》談到有關Blog的節目,在Blog界中引起掀然大波。一眾「Real Blogger」(包括本座)不甘節目將他們的部落格被矮化至與普通網上日記同級。其實,若節目將「網上日誌」或Blog兩個字眼刪除,清一色使用「網上日記」的話,這個節目的內容可說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因為它探討的焦點是目前年青人,既然他們大部份是以撰寫網上日記為主,那麼將網上日記當成主角也是無可厚非。唯二重大的錯誤,就是將外國的Bloggers也拖落水,硬屈而成也是網上日記,以及鼓勵家長偷看子女網上日記(混帳!)

「網上日誌」與「網上日記」被一般大眾媒體所混淆,本座毫不意外,因為兩者間無論是名字上(日記日誌只會越搞越亂,所以本座一直支持Blog譯名採用台灣的「部落格」)、發表平台上與及內容上均有著糾纏不消的關係,又怎能怪責非Bloggers媒體的誤解呢?

本座想起在瀏覽不少Blog時,不少作者都會把多年前結集的文章搬上Blog,而他們的寫作手法並沒有因為又網頁更換至Blog而有所改變──那麼,我們怎樣去界定Blog?是以內容,還是以平台「劃界」?若只以內容而不計較平台形式的話,那麼Blog和「網上日記」一樣,都是在同一棵叫「WEB」的大樹下,其中一兩條較為粗壯的枝節罷了,有需要為排先排後而大動肝火嗎?(記得當年GTO宣稱自己在「寫網頁」的時候,本座都不屑地指正他:「你這只是Blog罷了,算甚麼網頁?」想不到如今Blog風潮捲至,反有凌駕WEB之勢)

即使就Blog平台本身,本座也大有疑問。怎樣才能稱為一個「Blog」的軟件?不支援TrackbackBlogspot、沒有文章分類的MSN Space算不算Blog若果有一位作者拒絕讓讀者Comment,也從不Trackback他人的Blog,內容卻與一般部落格無異,那麼這人又算不算Blogger

最後是有關內容方面。即使如本座這種對「網絡流水帳」抗拒甚大的Blogger而言,也難免在本塔留下數篇日記,一抒生活中的感受。又以友好連結中的方潤日記為例,作者雖然採用了大部份Bloggers嗤之以鼻的Xanga作為發表平台,內容也有相當部份為作者的生活日記,不過從中卻往往包含從生活中獲得的啟發。請問這種夾雜日記與個人啟發的作品,又應歸類為Blog還是網上日記?

講到尾,「這是否是一個Blog」,就如問「這是否一篇好文章」一樣,雖有一套模糊的規則,卻難有清晰的界定,而且關注這問題的,可能就只有Blogger自己(唔……可能還有他們的擁躉吧)。對一般網民而言,他們就只有「有趣網站」與「沒趣的網站」兩種分別,這就是「Blog情意結」最吊詭之處。既然如此,是Blog不是Blog,還是由作者自己決定好些。所以本座大力支持Sidekick姐的建議,找人設計一張華麗的貼紙,讓一眾介懷的「Real Blogger(再次強調這非眨義,因為本座也包含其中),在他們的部落格驕傲地宣稱:This is not a Web Diary!」


                       

(1) Miami Heats vs. (8) New Jersey Nets 3:0

3
0的賽果並不能反映Nets的真正實力,無奈他們遇上的是Miami HeatsVince Carter在季中加入、Richardson的季後復出,能夠用這種且戰且走的狀態撐入季後賽經已是了不起的事情,枉論還要完成歷史上只有兩隊完成得到的壯舉了。我們再看看今年Nets失去了的鋒線群:MourningWilliams兄弟、Keyon MartinRodney Rogers……就連Elden Campbell也寧願回到冠軍隊了,雖然算是拾到Kristic這個寶,但靠著他與Jason Collins、史卡拉賓和Clifford老叔叔來頂住熱火的「歐霸」,未免有點慘不忍睹。第三場在ShaqWade先後失準的血戰下仍不幸落敗,只好說句寄望來年了。其實現在網隊欠的,就只差大前鋒與中鋒找一兩個如Danny Fortson之類的防守球員回來,因為Jason Kidd+Vince Carter+Richard Jefferson已足以成為全聯盟最令人聞風喪膽的攻擊鋒衛陣容了。當然大前提是,那個搞得天怒人怨的網隊老闆Bruce Ratner是否繼續他的削肉大計。

Allen Iverson
說過他會將每場球賽看成是一生中最後一場來打,但Alonzo Mourning簡直是將每一個攻勢都當成是生命中最後一刻來打,那種連一個補籃也興奮不已的投入,對球迷來說實在是賞心樂事。本座寧願相信Stan Van Gundy是為了慢慢調整Mourning而有計劃地逐步增加Mourning的上場時間,而不是Mourning患有腎病的身體已到極限;因為當碰上內線同樣恐怖的活塞時,ShaqMourning同時上場將會是本座期待的抗衡方法(Mourning的速度可總不比David Robinson慢,雙塔陣式是可能的)。

Rasual Butler
的持續不振實在令人失望,不過既然Damon JonesDoolings都有令人震驚的表現,也證明了只要Shaq在籃底,後衛都表現都會自動升級。似乎在面對活塞之前,我們談論熱火的,可能就只限於其他隊伍能給予他們多少壓力罷了。

(2) Detroit Pistons vs. (7) Philadelphia 76ers 2:1

期望Chris Webber能與Allen Iverson成為恐怖組合的人只是異想天開,至少,不是在今年。小AI IguodalaKorver明顯經驗不足,所以他們的表現優劣最終還是放在AI是否能打出球隊的氣勢來。觀乎Game3,只要Allen Iverson打出30+的超人水準出來,即使射程僅在籃底下的Dalembert也能來個Turn around fade-away Jumper,可見勝敗還是繫於他一人身上。

「守住AI=勝利」是所有76人對手都知道的事,但除了01年湖人的Tyronn Lue在第四節末段作出過幾分鐘的假象外,即使是身兼「Kobe-StopperT-mac Killer」的Tayshaun Prince也做不到。所以Larry Brown選揮了另一種途徑:打爆76人的內線。Chris Webber的防守自不用說了,Marc JacksonRogers都是攻優於守的前鋒,所以只要Dalembert陷入犯規麻煩時,76人的籃底就等如無人之境,任人宰割。但是當Ben Wallace也能拿得到27分,卻還是嬴不了的時候,甚麼戰術分析也顯得多餘了。和76人互轟是愚蠢的行為,所以Pistons最終還應以拿手的防守來壓低對手的得分,只要AI表現一失準,勝利即手到拿來。

(3) Boston Celtics vs. (6) Indiana Pacers 1:2


Tags:

自討沒趣

[不指定 2005/05/01 01:58 | by henryporter ]

                     

本座是很懶惰且不懂情趣的人,所以可能有人認為這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但花了一晚去安排一些取悅別人,在時間上可說犧牲不少(尤其還有「大作」尚未完成的今天)。前前後後被人叫出叫入四五次之後,還在九龍城乾等3個多小時(還要不吃飯留肚),最後又從九龍城趕回起點,再立即要冷受一頓面色,本座只是凡人,無論是誤會也好、是被玩也好,整天的「雅興」已蕩然無存了,請恕本座再難扮出笑臉。

發洩一下後,換來友人一句「自討沒趣」,實在說得好,令本座憤極而笑,怒氣驟時消失大半。不過現在心情已跌至谷底,不但沒心情完成那篇再次越過死線的「大作」,就連為車路士重奪闊別50年的冠軍的特別更新也沒甚心情了,唯一得著的是心靈也突然清醒起來,開始考慮跟風購買沒有迫切欲望鼓動的NDS是否戇居的事,看來極大可能慳回一筆,算是不錯吧?

補記:有說男人的怒火威力大但不持久,女人的怒火較溫和卻難以熄滅,或許到了明天,本座就馬上會感到後悔了……

本座現在經己感到後悔了





早想就季後賽的八個對戰組合寫些意見,奈何百務纏身,直到連Game2也開打了才姍姍來遲來寫寫感想。既然預測鐵定不準,分析也不及圓球地下那班專業作者,本座就根據這些天來看過的幾場直播和追Scoreboard看回來的數據來車大炮一番。

(1) Phoenix Suns vs. (8) Memphis Grizzlies 2:0

有 說季後賽拼的是替補力量,因為在短短一個月賽程中要硬拼十多二十場的比賽,若將出場時間集中於先發身上,後期就可能出現後勁不繼,甚至因主力受傷而令隊形 崩潰的情況──不過大前提是,你首先得要撐過首輪。灰熊具有自豪的十二人輪替名單,太陽在首兩場中猛操主力,但結果太陽還是穩穩的將主場的兩勝袋進口袋 裡。

在本座看來,Grizzlies的打法如Suns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若連後備也計算在內,灰熊的名單甚至不比太陽遜色。但問題是:Grizzlies沒有Steve Nash,所以他們的攻勢沒有可及得上Suns順暢,甚至退而求其次,灰熊也找不到一位能降低Nash破壞力的人。這將是勝負分野的關鍵。其實在Game 1Game 2,灰熊都至少能撐至末段仍能拉成均勢,在回歸主場後也未必沒有機會,但本座擔心的卻是,Grizzlies成功打了四場好波,最終卻版掃地出門。Gasol已成功顯示出他足以打爆太陽內線的實力(雖然Stoudemire搞得灰熊內線更慘……),教練Mike Fratello現在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將剩餘十一人發揮至極限,抵消太陽其餘四名先發的的實力差距?

(2) San Antonio Spurs vs Denver Nuggets 1:1

看著兩隊本座最討厭的球隊互相殘殺,實在是有夠爽的。金塊隊在出人意表下盜取了作客首仗勝利,但各位請不要忘記,馬刺已擁有多次在第一戰輸掉後,反勝對手的經驗了。從Game 1的險敗到Game 2的大勝,最重要的分別還是在於Tim Duncan的「復活」。當「叮噹肯」能重新發揮禁區內的威力後,金塊不能再靠Keyon Martin單守Duncan,結果牽一髮動全身:不單止Tony Parker出現更多切入的機會,Mohammed無論在攻或守都更能拑制Camby,不過最慘的還是Earl Boykins。這位本座唯一喜愛的金塊球員,他那全NBA最矮的身高弱點在Game 2表露無遺。Tim Duncan只須迫使Boykins從邊線退後包夾,就立即能放出高位傳球,讓外線出現空檔的射手輕鬆投進三分──Boykins的防守僅限於橫向,但當面對立定等球的射手時,他那可憐的高度根本連干擾也辦不到!Brent Barry在今場立即成為了最大的受惠者。

金塊還有一個更大的炸彈:他們不少的主力的都年少一輩(就算不年少也氣盛啦……),一直都是靠士氣和狀態一口氣攻上來,但一但面對關鍵時刻,就往往出現無所適從的情況。本座最為討厭的Carmelo Anthony貴為球隊主攻力量,但他的心理質素卻是極其低下,上一場還能使出拿手的低位單打搏罰招數,今場就如沒了影般。究竟在面對這場大崩盤後,金塊能否重新調節心理創傷,相信比如何剋制Tim Duncan逐漸復元的威力更為重要。

還有就是教練問題:先不說George Karr只得半季時間,必未能好好調整金塊至理想的陣式,在本座記憶中,這位光頭教練打常規賽的功力從來都比季後賽時高出兩班。若我們以常規賽的實力來評估金塊,就可能出現大幅的誤差。



Tags:


歷史電玩有一個傳統歷史所及不上的強項,就是改變或建構玩者的歷史觀念。進行遊戲的玩者就如統領一個國家或勢力進行東征西討,經歷當中的順逆景況,而終獲勝利(假若完成遊戲的話),在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對自行操縱的勢力產生一種認同感,而將其他勢力視為敵人。當然我們不能誇大這種潛移默化的「威力」,但對於某些目前敏感的近代歷史議題而言,究竟會否產生影響?尤其中、台、日之間存在著不同的近代歷史紛爭,又會否從遊戲中反映出來?

A.
日本:由中立走至右翼極端



戰略遊戲「龍頭」光榮的《提督之決斷》1系列,內容正是描述太平洋戰爭時期,目前已推出了四集。作為一間在中國及台灣俱有龐大市場的跨國企業,光榮在處理這敏感題材上,明顯非常小心。



《提督之決斷》容許玩者選擇扮演日本或美國(包含所有盟軍勢力)其中一方,最終目標為將敵人的首都:東京或華盛頓攻陷而迫使對方投降。縱觀遊戲內雙方將領的對話,大多只從軍事角度考慮,並無作出諸如宣揚軍國主義或指責侵略等挑釁性對白。即使玩者使用日軍佔領美國全土,破關畫面也只是有關一艘戰艦上的水兵,看著夕陽發出感慨的畫面,並無特別歌頌大東亞共榮圈、大和民族的優越以至天皇保祐的訊息。



由於《提督之決斷》時代始於1941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遊戲巧妙地跳過早期的侵華戰爭部份;中國戰場與領導如蔣介石雖在遊戲中略有提及,但在遊戲中的比重卻相當模糊。尤其在《提督之決斷32]出現不愉快事件後,《提督之決斷43就連大部份的內陸地區也從遊戲中刪去,只剩下數個中國港口可供玩家控制。相對而言,《提督之決斷》亦沒有提及原子彈爆發在東京大轟炸等做成大量無辜平民死傷之類的歷史事件。若撇除對日本武器威力作出過於誇張的描述,《提督之決斷》系列可說是一款盡力保持中立的歷史遊戲,希望讓玩者的注意力集中在軍事層面,而不會對某一勢力產生崇拜或仇恨。不過話說回頭,在《提督之決斷24中,身為海軍大臣的玩者每月都要在大本營與內閣其他首長就戰略及資源問題進行會議,而陸軍大臣就是玩者的最大對手──這某程度或者表達了遊戲製作群對海陸軍分裂造成戰爭發展不受政府控制的無奈。




出賣

[不指定 2005/04/27 00:57 | by henryporter ]

                    

                     雷姆:我是雌的,很難相信吧?

雷姆認為CDEFGHIJK出賣了自己,很明顯雷姆是高估了自己:C-K根本沒有當雷姆是朋友,如何談得上出賣?既不是朋友,C-K幹的事情自然是正常不過,雷姆就只好怪自己太天真。反而在C-K看來,一直以為是朋友的L,卻為了自己的慾望選擇了最卑鄙的方法解決問題,讓C-K當黑瞼,自己卻躲在暗處享盡一切好處──很卑鄙,但C-K也不得不佩服L的城府之深。

不過最可笑的還是:當雷姆以為L是英雄的時候,L其實一直幹著C-K同樣的事情:本座想,這才叫真正的出賣吧?



     

近日因「日本篡改教科書事件」弄得滿城風雨,不單在韓國與內地多處出現多起示威,也促使各界留意歷史教育對國民史觀的深遠影響。不過正當群眾的注意力集中於歷史教科書內容的制訂與編寫時,卻沒有發覺近年在年青人社群中日漸膨脹的ACG產業,一直以來皆出產不少通俗歷史教育產品,而且在缺乏教育部門監督及注意之下,對國民歷史觀念的形成過程,往往比教科書產生更大影響力。

() 何謂通俗歷史教育?



相比起正統歷史教育,通俗歷史教育的「通俗」是指撇除了嚴肅乏味的內容,而在娛樂性的考慮下加入若干藝術與創作元素。1通俗歷史教育未必如傳統歷史教育般考據嚴謹,內容甚至未必完全真實,但其底線是受眾在接收作品內容的訊息後,能夠對歷史產生一種實際的體會──無論是史實、史識還是史觀方面。舉例來說,學者曾就《三國演義》進行研究,發現當中只有若六成多的內容與史實相符,但它所描述有關東漢末年至三國時代的各件歷史大事及演變過程、它所提倡的「尊劉眨曹」史觀,以及忠君愛國思想,卻令千萬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由於通俗歷史教育的媒介眾多,本文將專注探討目前最受歡迎的電視及電腦遊戲,在中國大陸、台灣及日本三地之間,作為通俗歷史教育媒介所扮演的角色及發展概況,以讓我們了解它們在促進歷史文化教育的過程中,所帶來的利弊。

() 歷史遊戲的源流及發展



以遊戲作為歷史教材,其實在電腦時代來臨之前早已存在。除了歐美的圖板戰棋遊戲外,日本本身在二戰年代亦曾出版過一套「日清戰爭雙陸」。在十多二十年前,香港曾出現過一批廉價版「大富翁」遊戲,當中的「機會」與「大眾寶藏」卡片,寫上了「擊落米格機,獎金3000元」及「購買愛國獎劵,獲利1000元」等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字句,其實這是因為此批遊戲是仿製自台灣版本的「大富翁」,反映了1980年代的台灣國民教育已滲透至遊戲之中。不過因著傳統社會對遊戲的漠視,簡單的圖板遊戲不能隱含太多訊息等因素影響,一直未能發揮太大的作用。



直至80年代末期開始,電腦與電視遊戲逐漸普及化,對遊戲的需求亦大幅增加,日本遊戲製造商亦開始推出以歷史為題材的作品,意外地大受歡迎;而台灣廠商吸取了日本的經驗,多以歷史題材為初推產品之試點;而至90年代後期才姍姍來遲的中國大陸遊戲產業亦循此舊路。時至今日,歷史遊戲已成為電腦/電視遊戲已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其產生的影響力比大部份人想像為大。

A.
G」王國:日本歷史遊戲概況:



談到電腦/電視歷史遊戲,無可避免必然會談到光榮株式會社(Koei Co.)。自1981年推出了第一款電腦遊戲《川中島合戰》2後,很快便穩坐歷史遊戲界的龍頭地位。在二十多年間,光榮的歷史遊戲取材不但遍及中、日、歐美,年代更由公元前橫跨至二戰;而無論日本後晉廠商以至亞洲同類作品,基本都是從光榮的成功模式發展出來。




Tags: , ,

生產停頓

[不指定 2005/04/25 01:11 | by henryporter ]
                    

原以為迫自己不再更新,就能集中精神,將這數天內一定要完成的「大作」寫好,誰料自星期三開始,就只是不斷的逃避、偷懶,結果原本已承諾別人在星期六早上完成的文章,直到目前仍未到最後階段!直到這一刻,本座才記得在大學時代曾和人爭論過有關遲交功課的問題。當時有人沾沾自喜的說自己奉行「Deadlinism/死線主義」意即非到死線前一刻也不肯動工;當時本座想了想,回應道:「假如這叫Deadlinism的話,那俺就是『從死線起步的男人』」無論生理上還是心理上,若果沒有那種「再不做就要死」的感覺,再早開始工作也是多餘,而只有越過「虛假死線」,臨近「真正死線」的一刻,本座的潛力才會真正發揮,把進度一口氣趕上來。

「為了」(其實本座也不想的……)迫發自己的潛力,可以怎樣的荒唐法?本座曾試過在教授聲稱「現在不交就拒收」後才開始動筆寫論文;也試過為安撫終極憤怒的女助教,一併將聖誕賀年卡、道歉卡與過期功課一併交上;更試過教授親自致電追殺,聲稱:「五點前再不交,這一科就不合格」,而本座在四時五十分左右才趕到信箱前,還要幾乎投錯信箱!還好當時警覺得早,否則可能就要順延一年畢業了……當然最離譜的還是畢業論文那一次,教授急得要在系大樓的門口等本座從宿舍趕來交文,一收到後就立即上車趕往往機場出席國際會議(不過結果影響考研機會,說來有點始料不及,唉)……既有如此「往績」支持,為何本座還要蠢得早在星期三就迫自己「閉關」寫一份星期六死線的文章?實在太笨!

這他媽的五天本座究竟做了甚麼?除了不停的「左ClickClick、看完整整一本《萬曆十五年》,還有一個超悶的網上日記整整一年份量(看完有點作悶的感覺,不明某些人士為何極力推介?)……結果這些天來還是貫徹了「在不適當的時候做不適當的事情是最高興的」這條鐵則,在星期六下午才正式動工,一直寫到現在。還好,這也再次證實了寫部落格這回事,並不會影響本座的生活作息,即使不寫Blog,本座的生活還是一事無成。明天要上班,「大作」還欠小結、總結與註釋,或許小睡至明天早上寫作效率會更快?噢,又忘了原來死線早在昨天已過去了!

補記:還有另一份「大作」在下星期五「死線」,相信很大可能又是以粗製濫造的方式完成算了

推介刊物:《讀好書》

[不指定 2005/04/19 01:34 | by henryporter ]

           

「現時全港最好看的雜誌是免費的」
這一句話似乎誇張了點,但這不定期刊的而且確是免費,而《讀好書》即使不是最好看,也是少數值得一看的佳品。

商台節目《打書釘》為一個介紹好書的節目,令一向以娛樂八掛、時事音樂等掛帥的大氣電波殺出了新血路;當中的主持劉細良將此概念引伸至他目前主理的茶杯出版,開辦了這本同樣以推介好書為主題的刊物,定期在書店免費派發。

本座最初接觸《讀好書》的感覺是「將主題換成『書』的Game 書」:幾封讀者來信,幾個新書介紹,再來是專題介紹和幾個作者/幾本作品的精讀評析,薄薄的一本滲著大量廣告。內容與包裝的感覺都很俗,相對也沒有一般文化雜誌那種拒人千里,讀者很容易就能將投入其中。

既然是免費,《讀好書》少不免會介紹自家出版的新書與活動,不過若主題有關,也不會故意避開香港同行;不過主要還是以介紹外國出版社與台版入口書籍為主──雖然有人批評《讀好書》沒有為推動香港出版文化盡一分力,但本座認為推動閱讀文化已算是間接幫了一把啦,而且香港作品如果乏善可陳,勉強推介反降低了刊物的質素。以本座為例,就是因為《讀好書》沒有把本座悶死的李敏張小嫻區樂民鍾偉民之流,才願意花時間在它身上。

表面上《讀好書》所涉及的範圍很廣,但或許因為撰寫集中在蔡東豪、梁文道、劉細良等人身上,實際陽剛味卻很重,變相與本座偏狹的閱讀習慣暗合。《讀好書》最初吸引本座注意的,就是它乘著行魔戒熱潮所所作的奇幻文學特輯;其後1月號介紹手塚治虫較為冷門的黑暗作品、梁文道與南方朔的對談記錄;4月號略談高陽到二月河的歷史小說、由Patricia Cornwell的法醫小說扯到John Le Carre的間諜小說之餘,還外送原復生在商場租舖藏書的直擊訪問……不過對女性讀者而言,吸引力可能就不那麼大了。

香港人未必不愛看書,但苦於無法得知「那本是好書」。除了那些什麼十本好書的推薦外,剩下就只能參考書店的擺放及老闆的推薦。《讀好書》一個厲害的地方,是即使劉細良一個回覆讀者的導讀書單,也能將當中的著作吹捧得「有聲有色」,讓愛看書之本座(本座並不愛書,只愛書中的內容而已)重新燃起了「閱讀之火」,躍躍欲試。即使退一萬步,最終也沒有看到推介著作,至少也拓闊自己的眼界,日後談到相關話題時,至少也知道人家說的大概是甚麼──這大概就是通識教育吧?
(就像本座看Game書的原因一樣,有時看到好Game介紹,自然燃起了怒煲的欲望,若沒有時間,看過了介紹,也當自己玩過了……)

卷首每次都有一篇談及閱讀與普及文化的評論。「如果說香港的讀書風氣那天好到了有國際水準,或許就是讀書不用被認為是有『內涵』的那一天吧。」;「歐美書籍之所以橫掃全球,是因為書已不只是一本書,而是一個創意概念組合。」……每一句都為本座帶來衝擊,讓本座對「閱讀」二字帶來新的體會。(順帶一提,最令本座動容的一句說話,是在台北Nova書店樓梯側看到的一句「只有征服人文,我們才能駕馭科學」)

說了這麼多,連本座自己也發覺可能捧得過了份,但實際上除了明報月刊有點類似內容(但介紹的作品門檻頗高,未必適合一般讀者),香港市場根本不可能找到同類刊物;台灣本座不清楚,但從誠品麥田那些免費小冊子來看,就絕不及《讀好書》有趣了。如此獨特的一本刊物,就算賣三十元(大前提當然是篇幅加倍……)也不嫌貴,更何況是免費?既毋須付錢,若不大推一下似乎說不過去;缺點不是沒有,內裡文章也不是完美無缺,但在今天就容許本座視而不見吧!

當看《壹週刊》已算有品味之時,對著這本免費的好書,能不感到悲哀嗎?

內文附錄:《讀好書》派發地點



Tags:
     
其實各大討論板與新聞組已就這個重新連載的「第一回」鬧得沸沸揚揚,有點猶疑在此貼文是否多此一舉;不過耐性有限的本座實在沒有心機將其他讀者的意見全部看完,乾脆自己就寫幾點感想吧?


警告:內文將含劇情(超捏他),請勿隨便內進!(由於本塔評論系統在邊欄有顯示文字,所以若有友好回應,請先打三次【劇情含】【劇情含】【劇情含】才正式發表意見,否則若有劇情滲漏至邊欄,本座一律殺無赦)


Tags: ,
分頁: 76/91 第一頁 上頁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