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從7.69%說起

[不指定 2005/06/13 22:59 | by henryporter ]


歷史上的NBA總決賽錯有二十六隊球隊落後2:0,但最終能夠嬴得冠軍的卻只有兩隊,而這篇文章就是從這不足8%的取勝率說起。或許馬刺迷會懷念Rose,可是換來的Mohammed卻是Spurs奪取總冠軍的最後一塊拼圖(所以在頒獎台上除了要多謝Jerry Stackhouse,也不要忘了New York Knicks總管Isaiah Thomas。掩謢Tim Ducan──一個HorryNesterovic都不解決的問題,如今都因Mohammed的到來迎刃而解。既然內線能夠抵消Wallace兄弟的變態實力,後衛們就不用再擔心協防責任,專心守死Pistons的鋒衛群。



從目前兩場看來,Pistons要面對的還是他們的老問題:一個有效的得分方法。沒錯,他們在絕大部份時間都能將馬刺的攻勢守得很穩,可是馬刺擁有同等的防守力讓活塞無從得分;而Spurs只要逮著那「絕大部份時間」以外的時機,勝利即手到拿來。為甚麼PistonsGame 1第一節拋離對手後卻被從容追上,SpursGame 2第一節拋離Pistons後卻能一放到尾,就是兩隊的分野所在。Ginobili永遠能在適當時間接管球賽,但Pistons呢?Billups面對不擅應付Post up後衛的Parker竟顯得畏首畏尾,R.Wallace連續兩場的進攻都打得像個沈默的乖小孩──Game 2最高得分竟要輪到15分的McDyess,若連這種成績也能奪得總冠軍,本座看NBA就要關門了。



Pistons
要解決的防守問題堆積如山:當Prince不能成為「Gino-Stopper」後(自己反而被Stop了),究竟要怎樣調整他們的防守策略?面對BowenHorryBarry一眾虎視眈眈「季後賽英雄」這個名銜的射手,活塞如何防止被3分射死的悲劇?但本座認為以上都不及活塞找出「Da Man」重要,不管是Hamilton也好、R.Wallace也好、Billups也好,沒有誰能跳出來無視對手的防守戰術,單人匹馬轟過二三十分,則可宣告大局已定,7.69%也只成數字遊戲,萬民恭迎馬刺登基。



但無論如何,這還是一個精彩的系列戰:即使以本座如此仇視Spurs。在每次Manu運用那種違反人體工學,像一把尖刀「劏開」二人協防切入上籃時,也不得不喝一聲采;Wallace兄弟的瘋狂Block Shot,以及令人滲出冷汗的壓迫防守也是在得分以外的最佳娛樂。若這樣的比賽也嫌「悶」的人,本座想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連一場比賽也沒有看過,一是根本不懂看藍球。That’s 2005 NBA Finals



Tags:


前言:撰文前找尋參考資料,發現已有大量出色影評,幾乎將要說的地方都說乾淨了。故此本座只挑自己的感覺與較少人說過的地方略談一下,故此此文結構或許略嫌鬆散,還請見諒。


在中學時已久仰《Sin City》的大名,對它的認識只是大名而已,甚至以為它只是一部與《Punisher》差不多的現實英雄作品。和Jacky不一樣,本座看戲時喜歡那種甚麼都不知道的驚喜感覺,所以帶著這種深重誤會進入電影院,最後亦求仁得仁,在認知這套作品的過程中,換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

感覺


Frank Miller不單擔當導演工作,甚至擔演變態神父一角

Frank Miller
珍惜《Sin City》尤如自己的親生兒子,非等閒導演可以觸碰,結果還是Robert Rodriguez以非比尋常的誠意感到了前者:無償試拍短片一段、辭去導演協會會員身份換取Frank Miller一席聯名導演的位置,奪得這個難得的拍攝權。雖然本座未有完整的看過《Sin City》,不過本座想Frank Miller應該不會有「所託非人」的感覺,因為Robert Rodriguez對待原著的認真甚至可以為「忠實移植」下了一個全新的定義。



Frank Miller
喜歡以大量角色旁白而非對話以營造故事脈絡,所以Robert Rodriguez就將這些漫畫中的自白轉化成畫外音,讓電影節奏沒有因冗長的對白而變得簡單明快之餘,也能讓觀眾感受到幾位主角在心理上的掙扎和變化。為了忠於《Sin City》原著的風味,導演無視商業考慮而全程採用黑白拍攝,再輔以人物服飾(如Marv那堆細細白白的膠布)與光源角度,營造出純粹而強烈的視覺效果。觀眾可能會發覺片中鏡頭與鏡頭之間很多時都欠缺連貫性,這除了是導演大幅度參考了原作中的分鏡外,亦突顯了美式漫畫那種格與格之間那種強調空間感,讓觀眾自行靠想像連繫的畫風。上述這種「將漫畫直接搬上銀幕」的演繹方式,透過導演與原作者的緊密配合下,巧妙地避過了可能產生的突兀,反而帶來一種美式漫畫與電影混合而產生的新鮮感覺。



感受




Tags:

漫畫長期遭受主流社會歧視,可說已見怪不怪,所以《通識五千年》給教育界聲討也是意料中事。在衛道之士眼中,容許這些比文字課本甚至課堂更吸引的媒體存在原本已是難以接受,現在這些荼毒青少年的「毒物」竟開始入侵神聖不犯的教育領域,自然要以「荼毒學生、欺暪師長」的罪名加以聲討。

但當本座看過這班衛道之士的理據後,不禁啞然失笑。堂堂一位大學副教授,認為這套《通識五千年》的不良部份竟在於「漫畫裡逾半的人物都是面目猙獰,不但樣貌兇殘,還經常皺眉及怒視別人,令人感到人與人之間充滿仇恨」天呀!這是怎麼樣的垃圾理由?《通識五千年》第一冊的內容是炎黃爭霸,而戰爭就是你死我活的玩意兒,難道在殺傷敵人的時候會有人目光柔和、面容帶笑,了結敵人生命後還要加句對不起?「人與人之間充滿仇恨」竟都算是不良刊物的論據,只有滿臉堆笑,樂也融融的才算是適合學童學習的「優良」歷史,可能看來在這位教授眼中,中國民眾也是笑著迎接日本人的「進出」吧?(侵略二字太猙獰了,不適合兒童學習)



那 位愛出風頭的何漢權可能因為是中史老師出身的關係,總算沒有丟人現眼。可是人話說了一半,卻又忍不住說了句鬼話出來:甚麼「若不儘量刪減暴力情節,將不會 繼續推薦此書籍?」難道下一冊說武王伐紂,為了遷就何大帥閣下就要把戰爭的場面全都刪掉?黎文卓也算慘了,為了遷就這班腐儒,竟然委屈得連「血紅色」也要儘量少用,結果和那些被刊物審裁製度「閹割」了的香港漫畫一樣,打了半天還是一滴血也濺不出來,又或是將血液改以其他顏色矇混過去──這些不符現實的元素給學生看了,才真正荼毒他們的心靈!



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原本就是由一幕幕血腥與陰謀所組成,如何能區別賣弄血腥與忠實呈現史實兩者之間的區別?在大多數中學圖書館長期高倨借閱榜首的《橫山光輝三國志》,原來就是一套六十多集充滿著殺戮與死亡的戰爭漫畫,難道又是在「荼毒學生、欺暪師長」?在作育英材之前,還請上述這些大教授、好老師補一補歷史課,先認清歷史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才好大放你們的厥詞。

補 記:未有正式看完第一期的《通識五千年》,所以印象不深。永仁、蔡景東一如以往,第一期的水準就如不是絕佳,也至少不太令人失望;製作上處處可見刻意遷就 讀者年齡層,可幸助理班底功夫紮實,人物線條、背景、風位俱給予讀者實在的感覺,這是永仁東東近年作品所缺乏的。唯一憂心的是假若起初數期銷量不佳,會否 又會循製作費開刀,造成他們作品常見的「賣得越差、畫得越差」的悲劇結局?

內文附《明報》67日的報導原文

教材漫畫 被指暴力
出版社打通識旗號 向學校推介



歷史沒有如果?

[不指定 2005/06/08 03:33 | by henryporter ]


每當我們進行與歷史有關的討論時,總會有人提出「如果不是這樣那樣的話,歷史就會如何如何發展……」這時對史學稍有認識之人,就會把上面的一句說話變成羅馬侍衛官的笞棒,為那些陶醉於自我幻想的人當頭棒喝,也無形中塑造了自己的權威形象。


由於史學方法一向不是本座的強項,所以在學史之時一直對此斷言感到迷惑,可是通常丟出此句說話的「高人」,卻從來沒有再深入分入剖析這句說話背後的深意,這更使本座大惑不解。多年過後,本座之史識並不寸進,但經驗總有所增長,故在此也瘋言一番,來個拋磚引玉之效。



為甚麼「歷史不能有如果」?



經多年經驗總結,本座發現由於說出此話的「高人」們很多時都會將歷史與歷史研究混淆,結果才會令聽者感到一頭霧水。歷史是過去發生的故事,所以「歷史沒有如果」這句說話放在現實層面而言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若從歷史研究角度出發,卻是「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由於影響歷史進程的因素實在太多,很多人在為歷史作出一個假設時,都一廂情願地依照自己的想法推論下去,卻忘了牽一髮動全身,只要「踏出」了假想的第一步,其他因素亦會相應作出變化,結果就變成了無窮盡的可能性。




舉例來說,有人提了:「如果孫權在關羽進攻曹仁時不作偷襲,歷史會作怎樣發展?」沒有呂蒙的偷襲,孫吳會否改而乘機改攻曹魏側翼?假如關羽不能攻陷樊城;假若關羽攻魏大敗而潰,到時孫權原先不願偷襲的意願,又會否有可能改變了?甚至關羽無端再中一支毒矢一命驚呼,局勢又是完全不同……隨口也能說出十百千種可能性,誰知道這個「如果」發生之後,會向那一條路發展?

歷史可以有如果嗎?


Tags:


多得預言者的推介,欣賞了兩個關注我們食物來源的短片。一個是大肆抨擊農場企業為求利潤最大化而妄顧飼養家禽環境的Meatrix》,而另一個則為申訴生化加工食物遺害的Grocery Store Wars。兩段短片都能利用原著的精妙之處,帶出抗衡「農場帝國」操控糧食工業,最終人類終受其害的中心思想。

Escape from the Meatrix, and may the Farm be with you





「六.四」對不少香港人而言,都是一個難以癒合的傷口,本座也不例外。不在「正日」撰文,只因不想被感性控制,寫出失去客觀的文字。可是隨著「大陸氣候」的薰陶,愈來愈多香港人突然「覺醒」到,「六.四」只會是他們穩定生活的負累,於是開始迎合與官方一致的說法,並形成一個又一個似是而非的論點。

在港政新聞組浸淫一段長時間的最大所得,就是明白到要說服一個人改變自己的政見,是近乎不可能的,互相尊重自己的立場,應是最佳的結果。可是一些歷史事實,卻不會因立場不同而改變的:



1.
「屠殺帶來穩定」的誤解
嘗試為「六.四」再平反的人,通常都會舉出「如果政府不鎮壓,一旦由學運領袖掌權,中國將會陷入一個難以想像的混亂」中,這個很明顯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假設。缺乏政治經驗的民運領袖在整個學運過程中,根本從未有過奪取中央政權的機會,軍政權力一直穩穩握在中共領導手上;而更重要的是在「六.四」前數天起,學運基本上已陷入低潮,徘徊於崩潰階段,如何談得上奪權?

2.
「民運已演變成暴亂」的誤解

「六.四」出現民眾暴力事件,是無可否認的,但就連大陸官方也不敢以「大量」來形容事件的數字,而且這些事件大都是來自「六.四」鎮壓之後的反彈。絕大部份的參加者仍然是和平的,而在「六.四」當日,軍隊向手無寸鐵的學生開火是無可置疑的事實,而中共現在卻嘗試以各種方法轉移世人的視線──無論這個政府功績如何偉大,所犯罪行也不可能抵消。



3.
「學運領袖罪有應得」的誤解

很多人將責任歸咎於於學運領袖處理失當,甚至認為,這很明顯是一個本末倒置的說法。拿槍屠殺的是中國政府,為何學運領袖反要負上最大責任?柴玲、王丹、封從德等在領導學運過程中屢犯錯誤亦在意料之中,因為民主從來不會一天學成,中國教育根本沒有讓大學生們學習民主政制運作的機會,他們(甚至支持他們的講師和教授),他們就唯有一邊推行民運、一邊汲取改進的經驗。我們幸運地生於一個自由之地,有機會接觸內地被列為「精神污染」的知識,卻利用這種「優勢」作為抨擊他人的不足,實在和一個現代人批評原始人沒有仁義禮智一樣無謂。

部份學運領袖最終逃離中國,有人質疑評他們的人格,很明顯是將死亡與責任產生了混淆。昔日慈禧太后為了國家穩定逮捕處死「六君子」,譚嗣同放棄流亡機會而選擇死亡,可是他卻沒有怪責康有為與梁啟超的流亡。或許在海外因不同原因,的確有不少領袖放棄了「薪火相傳」的理想,但有資格批評他們的人,就只有當天與他們同樣站在廣場上的學生,而不是那班助紂為虐的「槍手」。

4.
「平反六四=破壞穩定」的誤解

支持「平反六四」的人,並不等如要否認中共自開放改革後讓國家穩步上揚的功績。我們現在並不要求中共下台,甚至不敢要求中共為那班曾下命令鎖壓的屠夫搬上法庭。包括死者家屬在內的大部份「異見」份子,只是要求政府正視當年所作所為是一件罪行,讓已死、流亡的學生與市民得以昭雪「反革命暴亂份子」的罪名。「平反六四」的要求是如此微不足道,有人仍大作「平反六四會破壞穩定」的文章──這班矮化中共統治能力的人才是真正危害社會穩定的敗類!

補記:一眾前任民運領袖中以吾爾開希最是無辜,在「六.四」前夕他早被罷免領袖職權,可是在流亡海外後卻被指責沒有繼承學運之志氣;其後因病而令身體暴肥,卻被傳媒譏為「好食好住」……

本文即將完成之際,察見成報刊登一篇中六女生李嘉燕有關六四感想的文章。除驚訝該中六女生文過飾非至如此地步之餘,也驚嘆回歸後多年愛國教育的「威力」。


Tags:

 

已不知有多少人從動畫迷的角度評論《Seed D》,所以主角們究竟有多帥、Stella究竟有多可憐在此也略過不提了,所以這裡將會以成年人的眼光,來看這套年齡層可能只是十多歲的作品。

死小孩的政治



富野由悠季在《Seed D》讓我們明白了為何《Gundam》系列中的年青駕駛員永遠只能當下級,而掌握權柄的卻永遠是那班老不死──因為這些死小孩根本沒有議政的能力!




卡 嘉莉藉父蔭繼承奧布之權行,實際上卻是傀儡一名,完全沒有政治與外交視野,所有決定幾乎都是「見步行步」,甚至最終還以為可以藉婚姻穩定民心──最後被劫 走了,奧布有亂了嗎?如此政治智慧,不被人奪權奧布就真的要滅亡了。奧布的一班老政客們可能是卑鄙,但至少能在經驗與現實考慮下,為奧布作出最有利的決 定:與在地球圈擁有優勢兵力的大西洋聯邦結盟,避免再次成為任由宰割的中立國。他們唯一的失算,就只有將奧布艦隊的指揮權,給予另一位死小孩Yuna,結果如小孩受騙般上了Neo的當──如果是由那班老不死上陣,必定左右言他保存實力,那會愚蠢得請纓作先鋒,成為陣前炮灰?



上在《Gundam Seed》的Lacus說過「只有理想、只有力量,都是不行的」,《Seed D》的Kira現在有了理想,也有了力量,但卻仍然連自己要幹什麼也不知道!要讓世界和平的唯一方法就是終結戰爭,而終結戰爭的方法只有兩種:1. 幫助其中一方消滅對方;2. 消滅所有參戰勢力。可是Kira和卡嘉莉一樣(遺傳?),身處歷史洪流之中卻沒有達成政治理想的計劃,結果是想幫那邊就趕去幫那邊,為局勢添煩添亂──又難得艦上的一眾成年人,竟又可以其馬首是瞻!結果這班流亡份子,不知不覺地成為了危害宇宙安寧的恐怖份子。



常演著「左右為難」的阿斯蘭因為未有接觸權力核心,「腐化」的程度似乎沒有上述兩位死小孩嚴重。他也明白自己缺乏廣闊的政治胸襟,所以甘於加入Zaft陣營,以消滅最大的罪惡──太西洋聯邦陣營為首要目標。這種最符合現實的打算,應該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卻還是惹來Kira「不應盡信議長」、「奧布軍隊是昔日盟友,不應攻擊」的兩項無理指責。面對此等蠻不講理之人,阿斯蘭在28話之極怒下所作的愚蠢攻擊,真的應該被體諒一下。



成年人的說教


Tags: ,
                   

現在看
Gundam Seed Destiny的心情,已和看《Keroro軍曹》沒兩樣,因為《GSD》不但再一次將一眾高達系列的元素都加進了這盤大雜燴中,還要沿用前作《Gudam Seed》的劇情模式,看倌幾乎連那一集主角會「爆Seed」,跟著男女主角會意外相會,然後會有角色「大洗牌」也大約估計得到,所以重溫經典場面的作用,已凌駕於作品本身值得欣賞的地方。



另一方面,片集中的粗製濫造,不斷穿插前作甚至之前集數的舊片段,甚至在短短三十多集中已包含四集的回顧;相反集數過了不過一半卻已換了三首片頭與片尾曲,還附送悉心製作的開場與完場硬照, 這種充滿商業計算味道的製作方向,又令本座感到有點像《鋼之鍊金術士》。但無論抱著的是愛還是恨意,一眾動畫迷還是會在星期六晚乖乖地坐在電腦前面等待最 新一回「種子」的發放,然後在討論版盡情發洩興奮或是憤怒的評論──單是如此景象,已值得讓我們動漫愛好者好好研究一番了。



在下面,本座將會把以前在新聞組斷斷續續貼過的感想整理一下,並談談直至32集為止的一些雜感。


Tags: ,


Spurs 2
Suns 0

馬刺若在今年奪得NBA總冠軍,應該在致詞時特別多謝StackhouseJoe Johnson的傷出,讓太陽的7人輪替陣容終於崩壞。Game 1Game 2同樣在相互爭持的情況下於第四節脫力,很明顯與主將上陣時間太多有關;而缺乏Joe Johnson的替補時間,讓手風不順的Q.Richardson硬著頭皮浪射下去,也讓比當年Shandon Anderson更幼嫩的BarbosaNash退場時任由馬刺的後衛群魚肉。




Tags:


在多番籌備下,吳偉明教授的Blog終 於正式推出。吳教授不單是我敬重的老師之一(雖然未有直接上課受教啦……),也是其中一位研究港日流行文化的精英學者(不過他常說流行文化只是云云研究興 趣中的其中一種):以一個較為學術性的角度看我們周遭流行的事物,感覺相當有趣。由於只是新近「開張」,文章數目仍是有限,不過從分類數目及教授自己訂立 的更新目標來看,似乎相當值得期待。

吳教授的Blog附註一句「哈日反日不如知日」,令本座想起了早前訂閱的另一個部落格的相似一句:知韓識韓不哈韓,比較研究為台灣」,當中亦有不少有水準的文化研究文章,甚具參考價值(不過站長的政治立場似乎相當偏綠,香港與中國朋友未必看得舒服就是)。很多人自稱為「哈日族」與「哈韓族」,實際所哈的,卻只是那些國家最表面微末的文化,成為了人間消費產業的奴隸。在我們崇拜/欣賞某些國家的文化之前,是否應該先花點心思深入了解一下呢?

分頁: 74/91 第一頁 上頁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