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賴Bloglines

[不指定 2005/07/11 03:34 | by henryporter ]

記得初入大學的時候曾有一段時間瘋狂沈迷於ICQ中,結果有天ICQ Sever罕有地失靈之後,霎時間不知所措;其後新聞組甚至有人大叫:「ICQ死咗!世界末日來了!」在現在看來如此誇張的一句說話,本座竟有若干認同的感覺,可見當時對ICQ依賴之深。

想不到在多年後的今天,這種惶恐的感覺又再次湧上心頭。其實近日Bloglines多次小維修,已令本座十分不自在,不過還不及最近一次更新後,突然不能登入自己戶口的最初數分鐘來得可怕:雖然幸虧最終沒事,但也能看出本座借Bloglines閱讀RSS的習慣,已近不能自拔。

目 前本座訂閱的Blogroll約在100之間,再加上若干分類,若要全部重新訂閱相信已是一項不少的工程,更何況隨著時間流逝,訂閱數目只會有增無減?當 然Bloglines不像ICQ一樣,不用考慮朋友的使用習慣(以前沒有MSN、香港人也不慣用QQ或IM),市場上亦有大量同類程式可作備份之用;不過 Bloglines這種能夠隨時隨地在任何電腦查閱訂閱部落格的方便,實在令本座難以提起勁去嘗試它的競爭對手,再加上「懶」字作祟:若連Hard disk與Blog也未有備份,區區RSS訂閱自然更無可能會做了。

上天懲罰世人,多是世人已沈淪至無可救藥的時候,即使現在推倒Bloglines重來,也只是煩惱一陣子而已。待訂閱數超越500之時,才再想備份的事吧!

後記:

在 不知不覺間,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原來已突破了200篇文章之數(!),不過卻沒甚麼喜悅心情;皆因近來文章字數有「暴跌」情況(已很久不用大家按閱讀全文 了……),甚至幾篇擬好題目的文章也覺得沒甚麼好寫。老實說,如果篇篇也寫得這麼短的話,每日一篇實在沒甚難度;不過本塔一向賣點是「長氣」,硬是覺得這 種篇幅好像欠了看倌甚至自己什麼似的。希望完成手上數篇擬好題目的文章後,能夠重開一些大Project,趁即將來臨的一段工作空檔,狠狠寫幾篇以往只想 不下筆的「大作」。



歛書狂の悲劇

[不指定 2005/07/10 06:29 | by henryporter ]

近來看的幾個部落格都喜歡用「XXYYの悲劇」作題目,今次也湊湊熱鬧,以此為題寫篇文章。

很久以前已說過自己是一名歛書狂,由於家中藏中的擺放已有點堆填區的味道(指感覺而已,不是嗅到的那種啦),不得不請外號「執拾之鬼」的GTO替本座整頓一番。結果花了半晚的努力後,總算將亂放的書本執拾好,不過換來的就是兩棟有大半個成人高度的「世貿大廈」(當然大前提是所有書架都已塞得滿滿的了)。

其實當搖搖欲墜的「世貿大廈」建成之初,本座已相當缺乏安全感,只是GTO的一句「你有更好的方法嗎?」卻令本座不得不往好的方面去想。只是沒想到「恐怖份子」的襲擊來得這麼快,在昨晚睡覺途中傳來一聲巨響過後,迎接睡眼惺忪的本座,已是一片「頹桓敗瓦」。不幸中之大幸是並未如現實一般,倒塌的只是其中一棟「大廈」,不過災情嚴重的程度仍叫本座沮喪,甚至不禁想起那個「禁忌」的問題:「買這麼多書來幹嚒???」

感性告訴本座有下列兩個原因:

1. 圖書館借不到:太偏門的,圖書館沒有;太熱門的,輪不到自己借;太新的,等不及去買;太舊的,也忍不住去買(舊書不少便宜貨)。
2. 資料儲存及參考:隨手能拿起有用資料,方便做論文研究/罵戰時拋書包撻人之用。

但理性卻告知本座上面都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還是下面兩個:

1. 懶:根本買回來的書有大半都是可在圖書館輕易借到的,懶去圖書館借/還,懶到想隨手拿起就讀,才是真正原罪。
2. 歛物狂:不論有用沒用,只想將一切擁有──說做功課是騙人的,除了幾頁影印的資料外,根本懶得翻書;雜亂的擺放更讓每次要找的資料都消失在亞空間中,所謂「參考用途」有名無實。

為了使花費的金錢與空間代價更有意義,除了不斷重看舊書外,就是把書本借人;可是遇著沒品(即不還書)或半沒品(即遲還書)的對象,卻又會使你的儲存目的變得毫無意義。而現在,上天更要擊碎本座不自量力興建的巴別塔,將看似完成分類的書本再次打散──一片廢墟中,唯一能叫本座感到安慰的,是一直想看,卻因放在「大廈底層」而難以取出的《張作霖傳》,現在終於能夠輕易拿到了,還是先拿回床上讀一下來平伏心情,執拾就遲些再算吧;對了,過兩天還要去書局拿訂書……





在下一向懶用文字,今次卻應好友henryporter之邀請,要對香港成功奪得2008奧運馬術項目舉辦權作點個人觀感的表達。筆者是愛馬之人,對賽馬自認是超級發燒友,但對馬術的認識可能只略多於普通人,未算內行,但仍想把整件事看得稍為宏觀。

由當初有消息謂香港可能接手辦2008年奧運馬術,到今天這件事成為事實,香港奧運談判的代表在整件事上好像理所當然,擺出有點非我莫屬的姿態。馬術在香港從來都是一個冷門運動,在香港,以馬術作業餘運動的據報導只有百多人,上水雙漁河過去定期亦會舉辦的馬術賽,筆者兒時亦間中跟父母到過雙漁河,多是周日作天倫之樂,亦是這樣地喜歡了馬匹。雙漁河絕對是一處「鬼佬」(即洋人)勝地,外國地大脈膊,大部份外國人兒時已有接觸馬匹的機會,很多人在孩童時已有機會上馬作策騎。對比起在香港,一般人可能一輩子都未曾觸摸過馬匹,在外國人眼中看來是匪夷所思。


馬會化驗所

先天性上,香港舉辦馬術,有如當年美國舉辦世界杯,把一項當地完全不普及的運動,更這個運動盛事搬到那裡舉行。當然,香港絕對有能力把馬術辦得好,正如當年美國的世界杯也很成功。但問題是,為何是香港,而不是北京?因為馬匹涉及檢疫,香港因為辦賽馬的關係,馬匹的檢疫制度早已國際化,一般馬匹經過三四星期隔離,作為檢疫期不是問題,但北京呢?北京是一個檢疫制度落後的城市,多年前筆者帶一個半個生果過海關也成問題。如在歐洲隊把馬匹運往北京,可能要經歷一段不可思議的長時期,當比賽完畢要把馬匹運走,可能比某些異見人仕保外就醫更見麻煩,試問這樣外國隊伍又怎會派一匹價值幾百萬港元的高價跳欄馬來比賽?沒有好馬,比賽水準兒戲,又怎叫奧運?如是者,沒有檢疫制度的城市,要舉辦馬術如同叫沒有下雪的國家舉辦冬季奧運一樣煩惱。

香港馬術普及性接近零,筆者很懷疑舉辦奧運是否真的能牽起馬術的熱潮。君不見香港年年也舉辦欖球七人賽,你我過往又看過多少回?要不是香港屬於中國的一個城市,要辦奧運馬術,姑且不論運動的普及性,只論場地設施,及得上奧運水準的,大有城市在,香港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如今只希望當局肯認真籌備,認真觀摩外國辦馬術比賽的經驗,奧運的經驗,還有三年時間將勤補拙。只盼不要弄出如當年申辦亞運的經歷,過份吹噓、虛張聲勢、內涵欠奉以致一事無成才好。

撰文:思力





思力是本座自中學以來的好友(雖然未同過班),此子對賽馬的執著與愛好,已達專業水平,每次與他談論有關話題,皆使本座獲益不淺;但最遺憾的是每次傾談後之得著,皆因缺乏有系統記錄而消逝。其實早已多次建議思力開Blog將心得保存兼與友好分享,奈何他對此新玩意一直抱持抗拒態度,而本座亦實在沒精力為其打理一個獨立部落格。經多番權衡後,決定邀請其成為本塔的特約作家,讓思力能專心寫作而將「發行」工作交給本座之餘,亦令本塔能籍此提高整體文章質素(當然,還有更新頻率),達成雙嬴局面。有關詳情如下:

1. 專欄名為【言之有力】,其將所有文章歸類於「思力專欄」之中。
2. 文章內容自然主要圍繞思力的專長:賽馬,但本座將要求思力盡量避免太專門之文章,而以大眾皆有興趣的題目為主(例如思力參與商台「講馬之王」並勝出的經過、在澳洲修讀賽馬管理花絮之類)
3. 賽馬以外之題目(如他喜愛的球隊Liverpool、個人感想隨筆),亦為其中一個可能性。
4. 本塔目的只為促進思力之寫作慾及了解部落格的魅力所在,待時機成熟後,仍希望思力能以獨立開Blog為目標。(不過至少都在此貼十篇八篇才成!)

思力佳作將陸續登場,請各位拭目以待!

參考閱讀:友人遠行



妹妹Alevel放榜

[不指定 2005/07/08 10:13 | by henryporter ]

1A2B2C

雖未考及其預期成績,但已比她兩位哥哥好得太多

以下為本座建議之科目選擇

1. LLB
2. 中大翻譯
3. 港大BA
4. 中大政政
5. 中大文化研究
6. 浸大翻譯

不知各位意見如何?妹妹英文取A,將中大英文系放在4. 有機會嗎?

回想Alevel一直給予本座沈重的壓力,除了因為自己當年作為考生時諸事不順外(例如中史科有一條完全不懂、歷史科突然好像《Space Jam》一般失去了答題能力),那種不可預測性也教人心悸:記得在會考時,只須付出努力,或多或少也會反映在成績上,但Alevel時最有把握的拿了E,以為不及格的卻拿了C,那種Grading的標準完全是一種亂來的感覺!

所以即使在大學畢業後,也偶而夢到Alevel失敗,前路茫茫的情節,然後全身冷汗驚醒。今次妹妹渡過難關(雖然她自己不甚滿意),也是從心底為她高興的。咱們「一門三傑」,兩位哥哥已先後落弟於港大,還望妹妹能夠一圓父親的「港大之願」吧!(自己在年少時受到父親的影響,也曾對香港大學產生過憧憬,不過當看過某「港大出品」的言行舉止後……一個人的價值所在還是靠自己,而非大學「牌頭」)






1993年8月是香港漫畫界一個重要日子:「猛虎出柙」。黃 玉郎「蒙難出關」後,先以「一個三毫八」的「好意頭」將手上剩餘的玉郎機構股份全部售予胡仙,再動用手上約一億的現金成立新集團「玉皇朝」,並以大師兄祁 文傑為首,號召四散的「御林軍」重歸旗下,奪回漫畫市場的皇者地位。當時「玉郎大帝」雄圖大志,除了出版《天子傳奇》、《義勇門》、《龍虎5世》等走傳統 武打路線的暢銷漫畫外,亦希望將新元素加入各種書種,當中《情雙周》即為其中之一。



當時的《情雙周》除了風格有別於《狄克戀曲》、《愛情故事》等傳統愛情漫畫外,更嘗試在尺度上「踩界」:不單採用具挑逗意識封面(如全身穿著魚網絲襪的女性胴體),內頁專欄亦多討論敏感話題,如友姦、未成年一夜情之類,圖片更是從日本成人電影所剪輯下來,唯一「防線」只是「三點不露」而已。其實若以現時的尺衡量,甚至可說及不上《壹本便利》,可是在90年代初的報攤,一般青少年可購買的刊物中絕不可能有如此大膽的內容,所以當時可說引起相當震撼。



《情 雙周》深受青少年讀者歡迎的現象迅速吸引了另一漫畫出版商,自由人的負責人劉定堅的注意。自80年代末成立自由人出版有限公司後,劉定堅一直希望培育新一 代漫畫主筆,並嘗試從多個湛新題材嘗試,可惜幾乎全部鍛羽而歸。適逢《情雙周》冒起,自由人立即打算利用這些新照板煮碗推出同樣作品,以求在市場分一杯 羹。不過面對印刷、助理質素俱不如玉皇朝的現實,劉定堅苦思下唯有兵行險著,將《情侶週刊》的大膽程度推至極限。




Tags: ,



前言:友人看到本座舊文提及《情侶週刊》事件卻未有解釋,是故特地再撰文一篇以作補充。然而由於搜集資料困難(懶?)加上年代久遠,很多細節也只是本座憑記憶而寫,故若有錯誤煩請各位看倌多多包涵,慷慨指正



傻 呼嚕同盟所出版的《動漫2000》曾有一個專欄叫「火之七日間」,先後記述了美國、日本與台灣漫畫被主流社會打壓,最後再被政府的審查制度扼殺創作的歷 史。事實上只要有漫畫的地方,就會有被打壓的現象,如美國漫畫所謂的「時代」(Ages)的劃分,其中一個因素就是來自社會壓力與出版社的自我審查,造成 大量受歡迎漫畫突然停刊。而「《情侶週刊》事件」,可說就是香港版本的「火之七日間」。



在我們探討「《情侶週刊》事件」之先,不妨先回顧一下在二級制實行前的香港的刊物審查制度。早在1975年10月,香港政府第一次頒佈《不良刊物條例》,令當時事業正抬頭的黃玉郎與上宮小寶遭遇幾近不能翻身的打擊, 其後兩位宿敵拿捏到尺度界限,開始能在法例與官能刺激之間取得平衡。直至1987年9月1日,《不良刊物條例》被《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所取代,當中最重 要的條款即為將不良刊物分為禁止出版(淫褻)及限制出版(不雅),以及設立仲裁機構「色情物品審裁處」及轄下「審裁員小組」。




Tags: ,




身邊人在步出戲院時,不斷喃喃自語:「完全唔知做乜……」(廣府話,意即完全不知道影片的內容是甚麼),由於身邊人在看戲後就會變成令人非常不耐煩的問題少女,一向沒有耐性的本座為了將解說時間降至最短,唯有取巧地說:「假若你將那些外星(?)三腳機械看成是吃人植物,那麼劇情看起來就簡單多了。」身邊人之後反應如何自是後話,但上面隨口的一句,卻是本座對《強戰世界》眾多複雜感情混雜一起的結晶體。



近年能被本座評為5級的電影只有兩套,碰巧皆是Tom Cruise的作品:《最後武士》的外國武士由他擔演絕對是100%入形入格;《Minority Report》劇情、科幻與演技相互輝映更讓本座看得如痴如醉。所以今次Steven SpielbergTom Cruise再次攜手拍攝科幻作品,在本座眼中簡直就是黃金組合再現!在入場觀看時自然亦難免抱持200%期望──這種無理的期待是相當不健康的,所以當影片路線完全往預期方向相反發展之時,所帶來的失望感覺亦因而倍增。



有做事前搜集資料的朋友應該都會知道,《War of the Worlds》原著小說早於1893年發表,1954年曾搬上影幕。所以正如《I-Robot》,無論當初的意念如何天馬行空,在現今科幻作品層出不窮的現代觀眾眼中,難免有若干脫節感覺;當北韓也能製造大殺傷武器的今天,一些只能在陸上步行兼只能一槍一發幹掉人類的三腳步行器,似乎太落後了吧?所以Steven Spielberg今次索性以懷舊掛帥,無論是片內道具與背景、機械設定(那個監禁人類的囚籠尤其原始!)甚至是鏡頭用色,都讓人感到一種古典科幻的重現。這種以先進拍攝科技製造懷舊味道的把戲,就和Tim Burden的《Mars Attack》異曲同工,分別只在於今次的場面更浩大,製作更認真,而幽默輕鬆的氣氛亦被死亡與恐懼所取代。



科幻電影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讓觀眾看到超越現實的科技與在展現於螢幕上。所以無論是《ID4 Independence Day》(港譯:天煞地球反擊戰)中人類終獲勝利,還是如《Matrix》系列般人類不敵而被電腦控制世界,主題都是圍繞人類與侵略者的對抗過程。可是由於原著小說中只一味強調外星人威力強大與人類的徬徨無助,加上Steven Spielberg希望從人類與外星人戰鬥以外探索出的路向,即無可避免地以破壞與逃難作為影片的主題,而這也是《War of the Worlds》最令科幻迷失望的一點。




Tags:

前言:由本座最討厭的馬刺隊奪冠,自然沒有甚麼好談的,就像當年紅魔鬼奪得「三冠王」後一樣,那一大撮(使用一撮的原因是只針對一批無品或無知的粉絲,用「大」作形容是因為他們數目絕對不少)囂張跋扈的Sperms Fans儘管四處挑釁吧!終有一天你們會得到報應的!



運氣的降臨不是人為可控制的,但至少我們可以將卮運轉化成機會。沈淪整年,戰績倒數第4的爵士,也不敢奢望能夠讓大殺四方的「安德魯王子」直接從Utah大學駕車報到,但拿個恰如其份的No.4Pick,想也不太過份吧?誰料到天意弄人,搞了個No.6Pick回來。但幸運女神並沒有真的離棄鹽湖城,取得No.3PickPortland Blazers本身已有Damon StoudamireNick Van ExcelTelfair三位控衛,所以一直尋求向下交易的可能性,在Kevin O’Connor的努力交涉下,總算做了場好戲,擊退十多隊競爭對手,以No.6No.27兩個選秀權,加上來年從活塞換回來的第一輪選秀權,奪得這個難求的No.3Pick選來了Illinois大學的名星控衛Deron Williams這不單是猶他爵士歷來排名最高的選秀權,也令Arroyo的離去來得有價值,因為來年換出的第一輪選秀權,就是靠他換來的。



Arroyo因為得罪暴君Sloan而被放逐;Keith McLeodHoward Eisley根本不是先發料子兼來年約滿;就連剩下的唯一希望──玻璃人Raul Lopez亦心灰意冷地提出解約走人……所以Deron Williams的來臨對Utah Jazz來說猶如天降甘露,因為來季基本上他們可能連一位堪用後衛也沒有。Deron Williams據稱為Jason Kidd類型的控衛,而除了同樣喜愛穿5號球衣與懂得搶籃板外,「能讓隊友的能力升級」這點亦與Kidd的優點很相似。然而Deron Williams最大的弱點是他的速度,這使得他原本擅長的防守技巧在速度更驚人的NBA變得無用武之地。




Tags:

19吋LCD Mon購入:BenQ FP937s

[不指定 2005/07/01 19:22 | by henryporter ]
購入BENQ FP937s



在經歷本年度最地獄的工作一週後,基本上至九月前都不會再有重大公務需要進行了,為了酬謝自己一年度的辛勞,在下班後即急不及待前往香港的「電腦魔域」高登商場,購買期待以久的19LCD顯示器。
其實為了一擊即中,事前已多次到前線放哨視察,誰料在蒐集資料後,竟反被氾濫的資訊淹沒:甚麼反應時間、光亮度對比、支援百萬度彩素……產品數值好,Sales們自然拿著Catalogue誇誇其談,數值不及人家的,亦紛紛施盡甜言蜜語,說甚麼「對比歐洲標準計法與香港標準計法不一樣」、「油壓升降會在數年後因潤滑油揮發而變得『不上不下』」、「韓國膽比歐洲膽好」、「我們用的是某某名牌Panel……結果越問越糊塗,標價反成為了最客觀的參考標準。

今次再上高登,訊息仍然混亂,但總算有一位雜牌Sales「點醒」了本座:「所謂牌子、數值都不及你自己眼見看來得真實。」所以把宣傳單張都掉進了垃圾桶,再根據諸如框邊越窄越好、底座不能過大(因放置地方細小)、不設內置揚聲器等基本要求後、鎖定Philips 190S6FSTopcon Jupiter、及BenQFP937s。三者中以BenQ的數值最差,贈品也寒酸(只得紅外線Receiver),不過綽號「盲俠」的本座目前已很少玩FPS了(12ms比起其他兩台的8ms),也不會躺著來看螢幕(可視角只得160),更討厭任何需要換電的滑鼠和鍵盤,那既然三台中以BenQFP937s最便宜,那就不再考慮,乖乖奉上HKD$2550購入。



內文附初用後感想


Tags:
分頁: 72/91 第一頁 上頁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