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這系列文章就是打算在選舉後一段的時間才寫的:沒想到因為《Guild Wars2》的關係一拖再拖,然後又因區諾軒天才橫溢的文章讓我不得不插隊回應,結果像倒敘法般愈寫愈前……不過我個人最喜歡寫有點冷掉的話題,一來不用被迫與別人一起湊熱鬧,二來也能將一些已被反覆陳述的論點去蕪存菁,或至少找些較少人留意的地方去談。另,由於有高登巴打投訴我的文章太長,所以這個系列將會拆細成很多「短文」,希望閱讀上來會方便點。

這次選舉最具爭議的可謂公民黨的布陣策略,有些嚴厲的批評者甚至指其為這次泛民在直選挫敗的最大罪人。



作判斷之前,我們首先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包含了兩個層次,一是公民黨本身的考慮,二是所謂「泛民」的整體大局,而兩者在這次的選舉中,根本沒有任何交匯點。其實稍懂政圈內情的人,早就知道公民黨在提名前已有著幾個先天戰略限制:先是余若薇已表明不願連任立法會議席,但不介意「抬轎」推新人入會;二是深受公民黨大佬器重的前主席陳家洛,是公民黨「換血」計劃中最重要一環,甚至比陳淑莊連任重要──你可以批評這些無視大局的個人考慮和權鬥結果,但既然他們的黨員都認可了這種決定,這就是公民黨自己的「家事」,不涉任何民主原則的爭議。



陳家洛與郭家麒無論在選區單獨出選還是分拆名單,在面對如狼似虎的「同路人」還是建制派夾攻搶票之下,根本手無搏雞之力:之後的選舉論壇亦證明了這一點。所以運用現任立法議員「抬轎」,可謂唯一辦法;而梁家傑既為黨魁,而湯家驊又陷落選邊緣的情況下,港島與上屆未能開拓議席的新界西也是剩下來的選擇。余若薇沒有連任意欲,故有勝算取兩席的港島區由陳淑莊去「搏」,而新界西若余若薇真能在不看好的情況下意外當選,那也只好「認命」了。

假若拿著這個前提觀察,大家就會發現公民黨這次布陣其實相當理性:新西公民黨本來就知道兩席的勝算渺茫,但至少確保了郭的議席成坐一望二之勢;在港島他們更只差一點點就成功了。最終公民黨雖欠了點運氣,但相對去年在區議會的大敗、以及外傭、大橋官司等陰影籠罩下,仍能在五區各取一席,並在包含法律界功能議席後成為與民主黨並肩的「泛民第一大黨」──從那一個角度來看,他們都是嬴家。



更讓我欣喜的,是公民黨在這次選舉中,展露了他們過往沒有的狠勁




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本來民主黨無論老少成員,好應為本次慘敗作出檢討,承認自己在政改方案一役上出賣港人作誠心道歉,並將目前已遠離泛民支持者的立場好好修正,重回正軌──可惜的是,在一輪「檢討」過後,結論原來是:「宣傳的手法不夠新穎」、「面對攻擊反擊不夠強」。於是,在黃成智與李永達屍骨未寒之時,乳鴿「典範」區諾軒先生已急不及待向人民力量發炮。

先旨聲明,從某種程度上,我是認同區先生文章的內容的。事實上人民力量的成員間,似乎在一些立場上的確予人印象模糊的感覺,在這個鬆散聯盟中,不同組織的政策主張甚至出現自相矛盾的情況。也正因如此,黃毓民才會在選舉後提出這個以「狙擊民主黨」而組成的臨時組織必須要「政黨化」,給予選民一個統一清晰的立場。

可是同意歸同意,這篇文章的質素還是相當之低。

首先,我在Facebook上已重覆過很多次,在目前地產霸權壟斷市場、特區政府為富不仁的政治氣候下,執著於政黨歸在經濟上歸屬於正牌左翼還是正牌右翼根本是多餘的:你看在爭取最低工資的立場上,有那一個泛民政黨組織敢抽腿說不?(倒過來所謂「泛民」為了要遷就民主黨,反而要將原先集體爭取的$35降低至$33)當政府為大商家、大財團以「自由經濟」為名,在法例上大開方便之門時,無論左右,只要為民請命,又豈會不群起反對?



再說,在功能組別、分組點票與行政主導的「三大法寶」之下,立法會根本已淪為「審法會」,政黨無論在經濟立場上有任何理念,只要和特區政府的立場不同,能夠成功提交議案,甚或付諸實行的機會基本上等如零。我們試回想一下,各個政黨在多年來提出來的各種政經藍圖,有多少是你切身感受到有落實到的?

很多選舉蛋頭學者不明白為何本屆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不多談經濟願景,只大肆宣揚其反對政府的「政績」;事實上選舉結果就是反映了社會普遍覺得,單就抗衡特區政府的各種惡法已疾於奔命,相比起來甚麼經濟前景、發展綱領,已是比較次要的問題──既然如此,甚麼左翼右翼的區分,嚴格來說也不過是一種無甚意義的稱呼,本時拿來笑笑也未嘗不可,但拿來當一篇文章的主題?難道區諾軒和明報沒有更有意義的議題需要關心嗎?



所謂左派和右派,其實是一個相對,而非絕對定位。例如若你將美國的所謂經濟左派支持者拿去和南美、北歐等社會主義國家比較,立刻一轉而成大右派;改革開放過後,被戲稱「左仔」的愛國勢力突然一轉而成政治大右派,以至香港很多人目前仍然混於「左右大混亂」的理由也是如此。



要清楚分出左右立場的,大概只有明正言順打著社會主義旗號的長毛,以及工商背景的自由黨(其實自由黨要求政府在政策上偏袒工商界本身已違背自由市場精神,但勉為其難稱之為相對右派),其他組織大多只為遊走於左右之間的中間黨派。你說工黨與工聯會是左派嗎,那為何在左派角度理應視為萬惡的強積金制度上,他們的成員竟在表決中一致贊成提高供款上限,讓那些吃人的基金公司繼續大賺特賺下去?

這篇文章最愚蠢的,莫過於嘗試以單一政策去肯定或否定政黨的「左右定位」,而偏偏舉出的例子卻顯出作者昧於香港的經濟形勢。區諾軒認為人民力量支持政府派錢,就是違背了「馬克思思想的按需分配」。



其實包括陶君行在內的社民連成員最初也批評政府胡亂派錢,缺乏長遠承諾云云,可謂與區「英雄所見略同」;然而在長毛「一槌定音」後,社民連等「下把」才不情不願的統一口徑,支持政府派錢──我想問區諾軒先生,若人民力量贊成政府派錢就不配稱為「左翼」,那在派錢政策上左搖右擺的社民連行是否比前者更不堪?支持派錢長毛是否要被閣下心目中的「左翼路線」開除?不過那樣也好,反正以美點雙輝為首的「宇宙唯一社運派」早就將「左翼」二字腐化透頂,長毛不用與這班「左翼」混在一堆,也是好事。

說穿了,區諾軒這篇文章以質疑人力的「左翼」身份掛帥,實際上卻是要將幾樣對人力的抨擊「炒埋一碟」再上台供反人力教徒品嚐。問題是區諾軒本人志大才疏,最終也落得了人云亦云的水平。



每當選舉完結,大量感性情緒充斥之時,總有些人由於受到刺激而出現腦部退化的情況。記得2004年泛民大敗後曾有人問可以禁止老公公老婆婆投票以杜絕種票,如今2012年也有人會說激進派拉布會破壞英式議會文化──我記得英國議會好像也有拉布的東東?

黃洋達高票落選的確是讓人惋惜的一回事,當然對某些人來說,陶君行以更低票落選讓他們更難接受。但我在此請兩邊在冷靜過後,不要再作一些侮辱智慧的低水平爭拗。「教徒」們請記著,選舉權乃與生俱來的人權,只有民主黨才會聲稱有提名門檻和沒有被選權的選舉為「有民主成份的選舉」;所以我們不應只因他們參選,就指責任何參與選舉的候選人,以及支持他們的群眾。



另一方面,指責人力鼓吹「界票論」的「反教徒」,也請記著在這次選舉中,「界票論」的「老祖」就是你們敬愛的陶君行先生。至於那些反指黃洋達「界掉」了陶君行的選票,只要他不選陶就當選的說法也是極度愚蠢:從來「界票」的定義都是少選票的候選人搶掉了多選票的候選人因而讓他輸掉,別人「空降」參選最後竟然比你取得更多的選票,這不是代表了原有的候選人和他的支持者好應檢討一下自己是否已被選民所離棄嗎?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想理會這種低水平的論戰,但偏偏這些廢話卻充斥在香港Tweet友和「網絡評論員」的口中。

正如上文所言,我雖然覺得黃洋達以不足二千票失敗是有點可惜,不過客觀事實和道德判斷是兩回事,正如我極度討厭將「超區」投白票等同於「益了民建聯」一樣,我也從不認為陶君行需要負上任何責任。堅持參選是他的選擇,選民投票支持他也是理所當然的權利。但這並不代表這次的「悲劇」就沒有人需要譴責,尤其那些口口聲聲要「顧住大局」的「民主大佬」。



黎智英在選舉前兩天上DBC電台開咪,為的就是要宣揚「不要投白票」這個爛蘋果理論:為了不讓更壞的候選人當選,即使不那麼壞的那一個你怎樣不喜歡,也要支持他。而當他與大班論及九東選情時,更爆了一句「一定唔可以比謝偉俊這個X街當選」。可是在當時九東的所有民調,皆指出黃洋達的支持度領先陶君行,而「肥佬黎」卻因出於對黃毓民的私怨和陶君行的偏愛,竟下令旗下將黃洋達的資訊全面封殺甚或抹黑,平空塑造出謝偉俊與陶君行正在競逐最後一席的虛假景象。


星期日,投黃洋達

[不指定 2012/09/09 09:19 | by henryporter ]

試想想這樣的話世界是否會更美好:假如走入中聯辦談判政改方案的是黃毓民陳偉業,提出用議員草案行禮如儀地「抗衡」國民教育的是人民力量;在議會拉布阻止五司十四局通過,讓「網絡廿三條」提案流產的是民主黨,整個「泛民」決議自第一日起發動拉布就反對國民教育與政府抗衡,然後人民力量五區候選人有部份踢出候選區,毓民大舊即使有一定勝算仍聯同五區候選人大力告急,結果因為反連累其他泛民候選人選情而被唾棄,五區出局,人民力量自此消失於立法會……

可惜現實世界往往沒有那麼完美。被指收「共產黨」錢的人民力量,每每站得比所謂「身家清白」的民主黨更前。這使得「投共」指控的邏輯缺少了最重要的一塊拼圖:你說他收了共產黨錢,那為何這班人做的,總是共產黨最討厭的東西?為了要讓這個不完美的故事「合點邏輯」,一點「想像力」和「宗教狂熱」是少不了的,也怪不得蘋果和明報不約而同地將上網速度快慢也渲染成「投共」證據,因為無論在議會上還是街頭抗爭的過程上所謂的「黑材料」,大概就是這種水平了。

對於人力選情,我其實是相當悲觀的。目前人力五個選區中,基本上只有九西能夠算是穩勝,其他區別都是只在可勝不穩,甚至機會均等的界線上。我的擔憂是即使九西以外的四位候選人還在當選區內,但通常人民力量的支持者都是在政治上有明確取向的,那究竟尚未決定的選民,當中會有足夠決心去選擇一個被人大肆抨擊、抹黑的政黨候選人?我實在非常懷疑。



只要是有希望的仗,還是要打下去。在寫此文前我曾為自己定立一個限制,只能在這篇選舉日刊登的文章集中火力,為一個人民力量的候選人聲援,以求達到最大效果。最後雖然我很關心大舊的選情,這些時間對劉嗡有了較深的認識,也想為各位分享下在平時那絕不囂張,反之平易近人的性格;但在最後,我還是選擇了為黃洋達搖旗吶喊。

這個立法會的「始終如一」,實在讓我厭倦。我不否認溫和民主派有存在的必要,激進與溫和在議會上也的確能互補不足,但若來屆仍然只得毓民、大舊、長毛三人在議會中拼搏,吳藹儀離開,絕大多數的「溫和派」仍由民主黨等大老把持的話,就算民主派奪得所謂大勝,也不過是將所謂「關鍵少數」的死線推前。就算我不是預言家,也可預測得到之後數年的立法會會是一個怎樣的光景:你不會預期有甚麼驚喜,但必須有更差光景來臨的預備。



可是黃洋達的鮮明立場帶給我希望。從過往數個月的冒起,可見他是一個有感染力的候選人,有人譏諷他是以藝人表演方式騙取知名度,但我想說一個藝人身份就可當選的話,那「叉燒炳」老早就高票當選了。我認為最難得的,是他能將娛樂元素與政治元素融合在他的演說中,開創中一個吸引本來對政治無興趣年青人加入的新路線。



當然,我不否認他的政治的看法仍有點不成熟,但基本的議政概念已是掌握得到,再來就是在議會的歷練──不知用這個例子會否害了「皇上」,我想說陳克勤在剛進議會是,他的從政表現真是讓人抹一把汗,可是四年下來,他的「功力」在努力(當然還包括他那些政政系助理的努力)之下,已成為一個合格的立法會議員,在動物政策與都市規劃上很有自己的一套,甚至比黃成智之流更像一個議員的樣子,我覺得黃洋達的經驗不足,是能夠在議會內邊學邊做迅速升值的。

相比起來,我更期望看到的,是黃洋達在議會所能發揮的「爆炸力」。對於葉建民和很多自以為對香港政治有透切認識的所謂「專業政論家」,都對是屆選舉只會互相攻訐,不談政策理念云云。他們或許都是活在平衡世界,不知道立法會自回歸以後,議員職能被大幅削減,除了分組點票,就連涉及政策的私人草案也要得行政長官的批准才能實施。在所謂「泛民」永遠不能在議會過半數的情況下,立法會早已退化成審法會。

上面這班高人一等的「專業政論家」,你可否答我回歸以後有那一個政黨能貫徹實行他們的政策理念?有那一個立法會議員的政策議案能在分組點票中通過?若這班立法會議員真有那麼大的議政視野,為何在《增加強積金供款上限》這個擺明剝削打工仔的議案中,工黨所有議員均投下贊成票,只有黃毓民與陳偉業在直選組別中投下反對票?

現在政府大量惡法即將在新一屆的立法會再次提上,立法會需要議政,但更需要抗衡惡法。在一個看不到希望的議會,一味催促選民保住更多的「溫和派」議席,是否要讓他們看到更多「不認命,站出來,阻不住,坐番低」此等行禮如儀的場面?套用某君的一句選舉口號,不要讓毓民大舊在議會的抗爭之路走得太孤單,讓黃洋達成為他們的最強後盾。





對於陶君行與人民力量的各種恩怨,實在太糾結了,我想只有局中人才會有興趣知道當中的內幕,所以我在這裡只提出兩大點,為何我認為他不是我所選擇的「激進派」,大家沒興趣可以跳過不看。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有關2012年立法會選舉
公開聲明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自成立起,一直致力為公眾爭取應有的二次創作空間。

去年起,政府雖企圖強行修訂版權法,扼殺公眾創作的自由,但因去屆人民力量就替補機制拉布的關係,政府未能在去屆立法會會議完結前,通過這條等同「網絡23條」的版權惡法——《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不過故事仍未完結,抗爭仍要繼續。來屆立法會中,恐怕這場抗爭會更艱巨。

我們由衷感謝所有去屆立法會會期中,曾公開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團體及個人。有些議員和政黨對問題完全明白,並給予鼎力的支持。例如公民黨的陳淑莊,是首位正式提出真正豁免二次創作的「金鐘罩」式修訂案之議員,她不論在黨內黨外,對推動其他議員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均不遺餘力。新民主同盟,包括范國威等,不但發起遊行反版權惡法,要求豁免二次創作,更把此寫進參選政綱中。社民連的的梁國雄,以及人民力量的黃毓民、陳偉業,曾在政府欲提交版權惡法二讀、三讀時,分別遞交逾三百條及逾千條修訂,打算對惡法進行拉布戰全力抗爭,並表明若惡法通過會公民抗命;而人民力量的黃洋達亦在立法會公聽會裏親身發聲,反對惡法。獨立的「事旦男」何家泰除了在參選政綱表明反對規管二次創作,更身體力行示範「惡搞」的言論力量。民協亦不甘後人表明反對「網絡23條」,廖成利在遊行後發言,表示市民不是「蠱惑天皇」,是「創作天皇」。

有些團體及個人,雖或未必與本關注組看法完全一致,但亦認為政府的版權惡法不可接受,剝削了市民的應有權利,對它作了多番的爭取。例如工黨的何秀蘭,雖然只爭取至僅豁免刑責而非完全豁免,就認為已可接受,但她在爭取過程中也確實盡心盡力,並且得到成果,而且若有可以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提案或議員修訂案,她也絕對會支持。我們亦對這些團體及個人表示感謝,並期望將來可以進一步交流溝通,有更一致的目標,爭取在合理的使用裏,不論是以fair use還是fair dealing的形式,都能完全豁免二次創作的刑事及民事責任。

此上的各方團體和個人,數目眾多,未能一一盡列,敬祈原諒。我們亦希望能表達對他們的謝意。

可是,上屆立法會會期期末,有些我們曾親身面見過的議員,包括謝偉俊及自由黨的議員等,覺得把版權修訂草案小修小補,就足以解決大眾創作權和言論自由。他們並不覺得市民的應有權利,存在被政府及大商家以立法手段剝削之問題。特別是我們當日面見自由黨議員時,在席上他們更暗示並不認同對二次創作給予豁免!還有些團體或議員,雖在當時聲稱反對修訂草案,但他們反對修訂的原因,卻並非因為要捍衛公眾的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而僅僅因為「公眾仍有很多疑慮」,才暫時呼籲押後惡法的表決!對於這些團體和個人,我們感到遺憾,更憂慮他們在日後的取態。

更甚者,莫過於有團體或個人對本關注組的欺騙。

一位在民主黨工作的人士,曾在五月中致電給我們,聲稱爭取到給我們與版權收費公司談判的機會,但像我們等民間組織,要先跟該黨單仲偕、公共專業聯盟的莫乃光等開會。我們馬上問他:「本關注組的立場一直不變,十分清晰,為何要先開會?」該人士則回答說:「二創免刑責這方面,肯定全取。至於像馮添枝那方面的起訴(註:指IFPI等版權收費公司對二創者的民事控告),就看看可以如何一併取得其豁免。可能在各種方法當中,能看到用哪一種方法,可以最有效地取得它,這就是明天那會議要談的東西。」

不料,在該會議上,甫開始,單仲偕及莫乃光的一方卻企圖脅迫我們放棄全面豁免二創,要求我們僅在「二創免刑責」這一點上止步,永久放棄爭取對二創的進一步豁免,否則便不批准我們跟版權收費公司談判。我們欲對此表示不滿,卻多番受單仲偕及莫乃光的一方批評,尤其是負責邀約我們的那民主黨人士。結果會面不歡而散。及後我們多番向該民主黨人士,追問為何會貨不對辦、為何要欺騙我們,惜到今天為止我們從未收到任何正面回覆。

單仲偕及莫乃光,則於6月15日,聯同IFPI、香港複印授權協會、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等曾多番打壓民間合理的創作權,以及進行被形容為「陀地」的行為之版權收費公司,一起召開『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單仲偕更聲稱草案的修訂已能平衡版權人、互聯網供應商及使用者利益,支持草案通過。

若這些人在來屆又坐在議會,他們會否站在公義的一方,堅持反對這扼殺市民聲音的版權惡法?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舉行在即。懇請各位投下明智的一票,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候選人進入立法會,為大眾的創作權利、言論自由發聲,並勇於抵制不敢肩負守護創作自由、言論自由之責任的候選人。



原文連結
http://cgrdws.blogspot.hk/...


無力的斜十字

[不指定 2012/09/07 08:35 | by henryporter ]

反國教運動發起絕食後不久,雙手交叉斜十字亦成為了象徵反對國民教育的「大會指定手勢」。除了在政府總部的集會人士在現場浩浩蕩蕩的擺起陣勢,甚至連網絡也有人發起了擺姿勢,再拍照,後上載運動,一時間現實虛擬,「交叉」舖天蓋地而來,這種聚沙成塔,團結微小力量對抗鉅大政權的情景,叫人動容。



可是在另一邊廂的一個記者會,當看見十多個泛民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做著同樣舉的時候,我的感覺卻是十分無力。對於一些平時為生活奔波,政治好像與他們無甚關係的普通市民,即使只是一張小小的相片,我覺得都值得大家讚揚和感動;但這班立法會候選人,本來就是準備背負著民意的授權走進立法會的代表,為市民發聲、爭取權益、以至抗衡這個港共政權的惡法,可是一輪商討過後,這班所謂「泛民」議員究竟承諾為我們爭取甚麼?



只是一個私人草案作修訂條例的嘗試。

有關這個承諾對政府衝擊之「輕微」,坊間已大致清晰說明:首先,但凡與政府政策有關的私人草案,必須得行政長官同意才能進行,所以有多人已估計這個提案連最基本的第一關已被否決掉了。但我並不這麼想,因為若我是梁振英,更加要讓所謂「泛民」提出議案,然後再在分組點票中,借助已自動當選的16席功組組別給予他們迎頭痛擊:你們要借提議案混水摸魚的突顯所謂「議政」責任,我就將計就計的「堂堂正正」在議會否決,讓你們這班支持「依法辦事」議員的所謂「泛民」支持者死得眼閉。



事實上我身邊的確有不少人中了這個宣傳之計,以為「泛民」終於硬起腰骨來,總算要向特區政府「宣戰」了。其實私人草案只要排得到檔期,所有立法會議員都能提出,可謂舉手之勞中的舉手之勞,所以有人說這此是所謂「泛民」以議事專業用詞欺騙支持,我個人以為這個指控並不過份

我不是反對這班所謂「泛民」提出私人草案的一番「苦心」──至少比甚麼都沒做為好。然而他們在提出這個「承諾」之時,早應明白這種方法的成功率等如零,也好應向香港市民交待一下在議案被否決或不能提交後──這是顯而易見將會發生的事實──他們會有甚麼跟進手段。可惜無論我看那一份傳媒報導,都完全沒有提到任何跟進承諾。




在早半天,還有人表示著憂心學民思潮的力量將會被「打倒梁振英」、「打倒ATV」之類的次要議題分散之時,在當晚就有人抬了個民主女神像進場。幸好黃之峰為首的學民思潮處理得宜,在不得失各方之下迅速處理問題,同時也響起了這場運動因各方嘗試擴張議題、以至騎劫運動部份權力的警號。

很多人還想不通,以為民主女神所代表的意義和國民教育並不相違,為何要作如此區隔?難道昂山素姬進場,我們也要把她趕出去?為甚麼要如此抗拒其他社運份子在此運動的「介入」,這不是在搞「個人崇拜」,甚或與陳雲先生希望運動發展的方向相反,自我「孤立化」起來嗎?

不,其實我並不如好一些社會大眾般,那麼害怕觸動大陸政權的神經。我從來以為撤回國民教育的過程中,本來就隱藏了一個「不愛國,可以嗎?」的選擇,而這也是為何中共遲遲不許特區政府「跪低」的原因。我所關注的,乃學民思潮的「純正性」不會受其他外力污染。

為何今次反國教運動能夠團結起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這不單因為議題為大多數人所關顧,也是因為領導的黃之鋒和學民思潮本身與烏煙瘴氣的政壇和社運界無任何利害關係(當然家長關注組也應記一功,他們是積極參與者,但總把曝光機會讓給學生們)。



前言:在正式開始表達立場前首先要強調,我尊重所有人的投票意願,只要你相信自己所堅持的,就算最後還是在超級區議會投上一票,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我之所以撰寫這篇文章,乃希望向所有「以大局為重」的所謂「泛民」支持者分析,究竟最終決定在「超級區議會」投白票的「禍害」實際上會有多大,也請不要把「民主罪人」的稱號,從民主黨移到我們這班選擇投白票的人頭上。

其實自從得知區議會功能組別(第二)門檻被訂於15席區議員提名,而且只限現任區議員參選後,我就預言民主黨將會把「超級區議會」的新增議席當成禁臠:與民協分贓之餘,還要對外包裝成:「這是我們為香港選民爭取的民主成就」,這是何等理想的劇本?

假如民主黨肯把當中一個議席讓出來給公民黨的話,這個劇本或許會更加完美。可惜的是,他們就是這個「賣人情好當泛民龍頭」的機會也不要,甚至不惜以何俊仁食言轉選「超區」為餌,誘使公民黨封殺司馬文參選,只讓人看清「現實政治」下的醜陋。

好了,現在因為和中聯辦密室談判時的粗淺計算,發現數以萬計的泛民選民並沒有從其他功能組別中回流,「六四黃金比例」如意算盤被破,隨時不保三席。幸好這種失算某程度也在意料之內,於是動用了最後一招,就是提出「超區不投民主黨民協,等若投給李慧琼」的口號。



這種綁架邏輯的精妙之處,就是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是一條恆等式;所以一般市民無論怎樣不情不願,就算明知這個果局本就是民主黨和民協自招的,還是乖乖的被這班「綁匪」挾持,前往票站繳交「贖金」。

正如起首所言,我尊重任何人的選擇。但我希望各位在繳「贖金」前清楚知道,究竟這條「肉參」有沒有這個價值?「撕票」的代價究竟又有多大?



混淆視聽的「恐嚇宣傳」:民主黨綑綁民主論與民主黨覆滅論


有線選舉論壇的問題

[不指定 2012/08/31 07:50 | by henryporter ]

在NOW、商台、港台等主流傳媒之後,不計無線互動新聞台,有線電視的選舉論壇可謂主流傳媒中的「壓軸」之作。收費電視節目的一大局限是只有一定數量的機頂盒訂戶才能收看,但在網絡世界這種障礙還是能夠輕易打破。即使有線電視厲行封殺Youtube轉載任何相關片段,然而來自各方的意見還是很快地傳播各方。



比起其他數個選舉論壇,有線論壇造成的「噪音」(Noise)比其他傳媒更大的原因來自兩點:現場進行直播、游清源和幾位主持的強烈風格。前者給予各政治團體一個動員機會,後者則一改「只得議員吵吵鬧鬧、無人駕駛」的論壇常態;讓不少政團咬牙切齒,甚至給某議員寄信投訴便是例子。

觀乎在網絡上的評價,有線選舉論壇可謂「兩極化」:不是對其大聲讚好,就是批評其製作差劣。撇除政治立場,我認為至少在「主持」一個論壇節目上,游清源的「霸氣」的確讓「嗜血」的觀眾感到一陣痛快;然而游先生甚至一眾的主持或許就是太沈醉於突顯自己的「存在」,最後「噪音」是製造到了,(部份)觀眾是滿意了,但,選舉論壇的公正性和客觀性卻在某程度上被犧牲了。



很多人大讚的所謂「Cable主場時間」環節,實際上就是過往主持詢問問題環節的改良版:加插幾位候選人對質的機會,以及賦予主持更大的控制權力。在這種轉變之下,主持人的個人魅力自然更易突顯出來,也因為這樣,整個論壇的成敗也不再繫於議員的表現上,而是在游清源一個人身上。

首先有線電視要知道,其他電視台不搞這種「改良」,可能不是因為他們想不到,而是因為清楚這種改動帶來的問題。「游清源主場」的如意算盤是將候選人的發言時間統一為3分鐘左右,每次3人一組,之後再加上主持人發言大概就是17分鐘左右,剛好是一節節目時間;但他們想不到的是,由於在候選人爭辯過程中,每當出現「疊聲」情況時,發言時間是同時計算的,換言之假若其中兩位候選人不停同時發言,就省下了足足3分鐘時間。

這是尷尬的情況就出現了:因為未到廣告時間,所以這個環節不能完結;但由於前面的候選人已用於了發言時間,按規則又不能再次發言。結果最大的得益者就是剩下來的候選人,因為游清源只能不斷與其作「加時對答」直至播放廣告,我算過最多的候選人竟能擁有多近2分半鐘的「著數」;而剩下來的候選人亦因其他對手沒有時間反駁,得以暢所欲言而毋須擔心反擊。



前言:

其實近年的車路士,在開季時還有著幾單重要的轉會在商談中已是見怪不怪,但好像今年幾個好像該走的球員還留在隊中,幾單已傳了成個暑假,不知來不來的大堆頭轉會卻懸在半空不知結果。



雖然我明白對於車路士這種富豪球會而言,在壓低對手抬價的過程中需要多花功夫,然而失去了整個暑假融合機會,必然的結果將是新球員需要「以戰養戰」,藉著實際比賽來培養默契,結果讓團隊發揮不佳導致成績滑落,然後又導致冬季需要再次引人加強戰力,然後又面新的磨合問題……基本上自從安察洛堤執教的第二個球季開始,每一季都遵循著類似的循環。領著高薪的Chelsea管理層實好應反省自己在轉會市場與青訓的表現,究竟對球隊有所助益,還是一個負累。



Chelsea去季最終高舉歐聯獎盃,對球迷來說實在是一個難以忘懷的興奮時刻,但在「油王」眼中,或許是一個「苦澀的勝利」。本來他的如意算盤是,在重金禮聘「三冠」少帥Villas Boas後,以雷霆萬均的「攻勢足球」把冠軍奪回來;可是少帥水土不服、中途崩殂後,竟由魅力有限的助教迪馬提奧接手,然後再一改陣法,在面對大量傳媒質疑下,仍堅持用最醜陋的「Park the Bus」戰術接連將巴塞、拜仁甚或Liverpool擊潰,意外成為雙冠王。



所謂否極泰來、物極必反。下半季基於Di Matteo面對球隊老化兼創造力不足的現實,改以老將擔正大打守勢足球而奪冠,這一季Abramovich就要大量引入年輕的創造性球員,以大量轉會資金務求將這個看不順眼的現象來個徹底「修正」。本屆的Chelsea,就是在這兩大「陰影」下進行:一方面在未完全成軍前寫本季展望自然有欠完整;而矯枉過正的大動作更讓我感到不安。



教練:Di Matteo

之前已提過,在艾巴莫域治眾多逄背「民意」的做法中,他想換掉Di Matteo算是少數我支持的一個。我不否認在危急存亡之秋下接過火棒,迪馬堤奧在穩定軍心與重組隊型方面,的確有其重大貢獻;問題是兩個冠軍的最大因素,乃是一眾老將知恥近乎勇,以及一點運氣;迪馬堤奧所擅長的「鐵桶陣」,或許在一場過的淘汰賽中發揮奇效,卻不可能在聯賽照版煮碗──在季末Chelsea在聯賽一連串差勁表現,正好與輝煌的盃賽成績相互對照。



再說,本屆車路士的建隊方針,明顯是以攻勢和年輕化為主導,迪馬提奧在西布朗的確曾嘗試打出這種球風,但最終還是被球隊解僱。他那「守成之才」在去季算是被肯定了,但他會是那「開創之才」嗎?尤其是在今屆列強俱有增兵的情況下,只要一個不好來個連敗,搞不好又和上季一樣,早早被聯賽爭冠的「主車群」以外了。



不過我也明白「油王」的苦處,Di Matteo好歹也是歐聯冠軍教頭,要在即年把他撤掉,在球迷以至傳媒眼中也實在是說不過去。更何況他的首選Pep Guardiola,或多或少也是因為歐聯四強被Chelsea踢出局才萌生退意,又怎好意思以手下敗將的身份往敵人「投誠」?沒有了哥迪奧拿,市場剩下來的人選也沒多少個看得上眼,所以最佳選擇還是讓前者先過一年(或數個月)「冷河」,等待Di Matteo成績不佳時再將其直接炒掉換人。



三連勝算是給迪馬提奧打了一支強心針,但目前他第一個難關還未過:因歐聯冠軍而來、兩個一瞬即逝的榮譽:月尾的超級盃和年尾的世界冠軍球會盃,他是否能好好把握不但關乎個人聲望,更是「車迷」忐忑不安的大事。還有就是去季保亞斯被炒掉後還有迪馬提奧這位有經驗的助教頂上,可是今季他的兩位助教Holland和Newton有這種資格和實力嗎?假若哥迪奧拿真的不來(或不立刻肯來)那怎辦呢?



前鋒:Torres、Sturridge

讓我相當震驚的是,作為一隊去季的「雙冠王」,到了目前一刻竟只剩下「一個半」前鋒擺在正選名單上。


Tags:
分頁: 7/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