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特地回中大幫忙宣傳藝墟。沒有GTO君的熱心,想來也有很久沒有回去幫忙了(出席如O’Night之類的活動倒會),不過除了參與的學會數目減少了之外(因為宿位緊張已比當年舒緩?)一切還是和6年前第一次籌辦藝墟的時候沒有兩樣。

被分派前去派發Handbills的任務,簡單功夫自然駕輕就熟(不過派我等麻甩佬自然不敵其他學會的漂亮MM幹事啦!),而即使校方作出了「Reg Day當日嚴禁作學會宣傳」及將中大藝墟與Shaw藝墟放在同一天舉行此等不利屬會招收會員的決定,今年招收會員人數仍然相當理想──記得當年我們常常戲稱旅遊學是我們的假想敵,投資學會此等大Soc更是遙不可及的「大魔王」,想不到不知不覺間,動漫晉身大型屬會之列已數年了。

正如之前提及,今年的中大動漫畫研究社的印刷了精美的十週年特刊,想不到除了各位老鬼的精采回顧文章外,上次吹水會一輪胡吹「黑歷史密碼」「包書膠事件(中大版本與Joint U版本)」、「無限櫃事件」、「傳奇主席『賤精先生』」也被幹事們收錄在內。不過由於題材敏感問題,第二次與第三次代表會大戰的記錄就欠奉了,唯有期待十五或二十週年的特刊吧?

最後,第十屆幹事會「漫如飯」仝人,你們給予死老鬼一個保存珍貴回憶的機會,在此說些多謝。

在此再次呼籲各位未有參加的中大藝墟的新生,若想加入中大動漫畫研究社的話,可以在會室開放時間內或任何一個活動時入會,會室開放時間為星期一至五的12:40-14:10 及 6:30-18:45,位置可以參考此地圖:
http://acsoc.cuhkacs.org/a...
(九月十二日開始開放)

活動方面,九月十六日晚上會有迎新晚會,以輕鬆的活動令新會員互相認識,活動
後亦有小食供應,及帶新會員參觀會室。當日會有幹事由火車站帶領會員到晚會場
地,詳情請留意本會的宣傳海報或本會論壇
http://acsoc.cuhkacs.org/f...



前言:終於有時間這個幾近一個月前應要完成的題目。遊記部份已在之前的《2005香港書展遊記》說過了,今次就只談買了甚麼。

正如前文所說,為增加書展時購書之容納極限,事先已「委派」好友阿平購入數本價錢與重量俱有相當份量的磚頭:



《中共歷史的見證──司馬璐回憶錄》司馬璐 定價:125元  購入價:100元

司馬璐曾是抗戰早期最接近中共權力核心的黨員,至1943年退黨後長期從事中共研究,亦因此到30-40年代的中共領袖與小人物俱具有深入體會,而他的回憶錄就彷彿一幕中共的鬥爭演義。可是購入此書的原因,還是因為當年撰寫畢業論文時被其一篇文章所啟蒙,並被本座引伸成為論文內一個不可或缺的部份,可謂「半個」恩師──一生未有機會親身接觸司馬璐先生,唯有借此書「睹物思人」吧!

全書分三章節,第一章「我是一個私生子」是作者一生的回憶;第二章「中共第一代人物」記載如張國燾、王明、瞿秋白及一班在黨內鬥爭失敗或被邊緣化的人物。最後一章「毛澤東與周恩來的鬥爭」則記述毛周鬥爭中周恩來如何由優勢轉為劣勢,與及毛、周、劉三者間如何由對抗變為聯盟。

當中第十一章【「皖南事變」與中共黨內鬥爭】即為本座當年在《歷史月刊》參考文章的修訂版,當中司馬璐提出的一些新假設本座雖未必完全同意,但其獨到的分析與一針見血的批判,仍為本座羨慕。

《國共名將風雲錄(壹)抗日名將篇》鄭義  定價:88元  購入價:70.4元

在APM三聯已想購入此書,但因其封面「爆膠」而卻步,想不到在書展重遇此書,卻還是遇到同一問題──看來應是整批書也是這樣的了。對於出版商這種對質素低下的容忍,本座既憤怒,又無奈,但之前已罵了兩次,也明白這種小眾書的坎坷命運,也不多談了。

雖然書題為「抗日名將篇」但實際上其實是指「曾參加過抗戰的名將」,所以連在抗戰時還只是小軍官的遲浩田與張萬年也被編列其中;亦因如此每個被介紹的人物內容也不限於抗日戰爭而遍及其一生。「不以立場論斷,只論戰功褒貶」是此書最大特色,不論敵人是日軍、國軍還是共軍,只要打出一仗出色的戰事,作者都毫不吝嗇他的稱讚,這種立場中立的論著,看得本座很是高興。就一些敗軍之將如杜聿明、王維等也客觀肯定其才能,指出遍佈身邊與國防部間的共諜是大敗的元兇。

此等深受「中老年人士歡迎」的書籍亦依循一貫的風格,搞出不少「秘史」內容,如秦基偉亂槍打死「雲南王」龍雲一家的真相,張萬年與秦基偉因在「六四」同情趙紫陽而失勢等。雖然不少內容有待考證,但單就趣味而言已足讓本座滿意了。

《中共建國以來十大戰爭真相》鄭義 定價:88元  購入價:70.4元

1949年中共所打過的戰爭,幾乎都被包含其中了:金門古寧頭之役、「反攻大陸」諸役、金門炮戰、抗美援朝、抗法援越、抗美援越、與南越爭奪西沙群島、中越、中印、中蘇;雖然書名有著「戰爭真相」如斯吸引的字眼,但實際上仍以陳述史實為多。在略揭之下看到末頁的一段:

「話說西沙緊急時,中共海軍調動了東海艦隊四艘導彈艦南下,列隊通過台灣海峽。正在台海巡邏的國軍海軍艦艇飛報最高當局,請示是否要攔截。據說,蔣介石祗慢吞吞說了一句:『西沙正吃緊哪!』便一言不發了。」該頁圖片的註解是:「毛澤東私下對蔣介石評價甚高」是真是假嘛……

後記:之前看見Sidekick介紹豆瓣,覺得很有趣,不過找著找著發覺本座愛讀的書全都不在網上,上面三本自然也不會登陸其中,所以還是放棄了……



《日本痴漢》劉細良  定價:38  購入價:28元

因為拜託阿平購入,連劉細良的簽名也換成了他的……
相關內容可參考
【閱讀報告】《日本痴漢》


 

終於到了本座自己親身購入的清單。

《坦克裝甲車輛一九九五年合訂本》《坦克裝甲車輛》雜誌社 定價:/  購入價:20元



Tags:



這場橫跨數千年的大戰在「短短」三小時內完成,令人有點意外,但這三個小時的戰況竟暴增成六千多字的紀錄更是意料不及,唯有強行將玩後感分開;若對冗長的戰況感到沒趣的看倌,只看這篇摘要就夠了。

遊戲篇



.覺得《History of the World》是一套有點兩頭不到岸的遊戲一方面它的隨機性很高令玩者對戰局的控制能力大大局限;而另一方面它的互動性又比《Risk》低,規則也比《Risk》複雜,
結果無論是Hardcore Gamer還是Soft Player都不能獲得滿足。

.不過《History of the World》能夠拋開固有的圖板概念,為玩者提供一個全新的角度看待宏觀的歷史戰略這點做得相當不錯;尤其是看著剛剛才稱霸一時的帝國,轉眼間就化為灰燼的一瞬,實在很有「古今多少事,都盡付笑談中」的感覺。

玩者的多少可能會影響了遊戲的取向。在6位玩者的情況下,版權被瓜分得一片混亂,每次進軍幾乎都要與3-4個玩者交手,交涉自然很難成立。但若只有4位玩者(或以下)的情況又如何呢?如果洲份間的勢力整合比較統一,玩者間有否可能作出類似《Risk》的利害同盟,以影響帝國的擴張方向?

.在遊戲後期我們嘗試將自己的所操控的勢力保密,遊戲的緊張感立時增加,因為我們不會知道究竟那一個帝國在這個世代輪空,先行者也不能因得知其他玩者的勢力而獲得優勢。這應該是《History of the World》的正確玩法吧?




Tags:


這是在與某G君(基於當事人安全,只能稱之為G君)在食飽無事做之下促成之棋局,而且很快開始成形:先找
小方(不 是那個小芳)拿他那副聞名已久的《History of the World》,再找Board Game「鐵膽」Joe姐與羅倫。某聰說他要赴「有得睇無得食」的美人之約不來,幸好某達回覆說沒問題,《History of the World》的最高建議人數:6人在短短30分鐘間齊集完成!雖然途中曾因惡劣天氣而導致某達打算「縮沙」,但最後「雷聲大雨點小」,只是虛驚一場,也令 本座對開Board Game的三大難關有了更深一層體會:找一副棋難,找一個可以「長期抗戰」的地方更難,可是還不及找齊一班對手開Game難!



早聞《History of the World》大名,但實際上對這款號稱「橫跨五千年,真正的歷史圖版遊戲」其實也不甚了解,而在方公公解說過後,才總算知了一個大概:全Game七個回合分別代表歷史上的七個世代,玩者在每個回合中均會隨機分配當中一個勢力及若干兵力,而在回合中玩者則要盡量將其勢力擴張,並且在某些分數特別高的州份取得Dominance或Conquer,然後在回合結束後結算,並在下一個回合中隨機取得另一個勢力,再重覆征服→計分的步驟。

經方公公的解釋後,才發現此款遊戲與本座原先所想的方向相差太遠:「不要被圖板欺騙」就是此款遊戲的精要,在大部份時間玩者幾乎都不用考慮防守問題,因為在自己的回合結束後,即使下一位玩者將你的帝國完全消滅,也不會對你已取得的分數有任何影響,而且今回你的勢力還在中東發跡,下回可能已抽中往亞洲發展了。



所以6個玩者彷彿在一個既定的圖板上自己進行遊戲,自己進行分數結算,然後把「殘局」交給下一個人──如此缺乏互動性,怪不得方公公之前能夠以一己之力扮演6個玩者進行遊戲!而正如方公公所言,一切敲詐、恐嚇、出賣、背叛等黑暗手段都很難在此遊戲中使出,名正言順是一款適合學生遊戲的「純潔」遊戲。這對一向卑鄙、擅出口術的本座而言,自然是縛手縛腳啦!不過綜觀來說,《History of the World》還不致於一隻沈悶的遊戲,當中不少元素也是值得玩味的。

其實方公公早自行設計了一個紀錄系統,可是在六個人七嘴八舌的情況下,實在難在作詳細筆錄,所以又唯有靠本座的記憶作章回小說式的回憶啦!不過由於玩者人數、勢力轉換、遊戲規則均比《Axis and Alliance》繁複,加上相距遊玩的日子實在太遠,很多地方早已忘記了,所以記述的焦點可能多集於本座與宿敵某G君的爭持,還請其他棋友與看倌見諒。

第一世代



Tags:

5個怪癖

[不指定 2005/08/23 20:29 | by henryporter ]


被三位仁兄仁姐點名:
Jacky網絡暴民
天堂之吻
emptyconcept.net

首先……廢話少說,因為有更多廢話尚在後頭!






在之前的【影前觀】已 事先張揚過對此片充滿期待,是源於小學時代對《查理與巧克力工廠》那種近乎迷戀的狂熱,再加上Tim Burden與Johnny Depp在《Edward Scissorshands》已讓本座看得如痴如醉(遺憾沒有同樣喜愛的Winona Ryder),老實說,就算拍得再差,本座的心裡也會想成是傑作!所以討厭這部電影的看倌們,最好就不要看下去了,因為本座怕下面將會把這部電影寫得天上有地下無……

首先要罵一罵《朱古力獎門人》這個名字改得實在太差。這當然是由於本座對《超級無敵獎門人》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就是本座一直強調那種看多了腦袋會變漿糊的垃圾),但實際上翻譯成《朱古力奇幻工廠》效果也不錯,為何一定要和「獎門人」扯在一起?感覺就像一套出色的電影被它俗不可耐的名字降低格調,唉……


Olivary Olio為他對《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的文章起題為「Tim’s Chocolate Factory」可說切中要點。雖然《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中已花費不少篇幅介紹各種新奇有趣的境物,但說到如何將這些天馬行空的描述形象化起來,也還得靠導演的功力。Tim Burton使出其塑造奇幻世界的看家絕活,片初從一堆冷冰冰的機械伴以奇怪的降傘作輸送,已讓觀眾明白到這間工廠有著不可思義的地方,與《Edward Scissorhands》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 先讓本座的眼眶濕潤起來的,是當Charlie的爸媽拿著那條提早購買為Charlie慶祝生日的Wonka Chocolate Bar的時候:因為這令本座回想起在小學四年級追看《查理與巧克力工廠》時,也曾為Charlie究竟能否抽中那張金色獎券已焦慮和傷心過。



很 多人認為Charlie拾起金錢不交給警察卻自私地去買自己喜愛的朱古力是一大敗筆,老實說現在已廿多歲的本座看著這幕也有一些不自然,但在小學四年級時 看著同一幕,卻又那麼的理所當然:不是偷不是騙,找到失主的機會也很微,為甚麼不能利用這個小小的幸運去實踐一個想得發瘋的願望呢?正因人有缺憾才塑造了他的真實,在此本座也希望大家寬恕Charlie在人性中這個小小的不美吧!

那 四位與Charlie一起參觀的死小孩們,其實就活脫脫是本座童年時身邊各種人等的翻版:除了好吃的小惡霸外,老要爸爸買這買那的就是本座那刁蠻的表妹、 常常認屎認屁的吹波膠女孩就是小學時在班裡考頭幾名的那位自大班長,TV精就是那批由天到晚都討論本座被禁止收看的電視節目的同學……存在感薄弱、沒多少人注意的Charlie沒有一般英雄的高尚情操,也沒有甚麼驚人的能力,或許在《Harry Porter》中,他也只會是一旁站著乾羨慕的傢伙──但這代表了他就一無是處了嗎?有人認為Charlie什麼都不幹就能奪得大獎實在太便宜了他,但擁有一顆善良與體貼他人的心,沒有一般死小孩的劣根性何嘗不是難得?要小孩學習各種偉人英雄特質之前,還是先讓他由基礎學起吧!

Charlie的奇遇讓一眾平平無奇的小孩如本座能輕易代入其中,即使沒有過人的力量和勇氣,憑著做好自己的本份也有時來運到的可能,難聽點說,就如《我的愛神》、《Is》、《Love Hina》等讓讀者投入追看的道理一樣。



噢,這個對照好像有點令人不安



Tags:

安替博客國內被封

[不指定 2005/08/19 18:09 | by henryporter ]



這幾天在網上「衝浪」時的心情實在不太好,因為安替博客終於應驗了本座的憂慮,被大陸GFW了
(即被國內網民將被禁止瀏覽此網頁);而且連帶受影響的還有一眾Blogcity的用戶。假如每天只能看一個內地Blog的話,本座一定選擇安替博客,而本座更相信若內地網民能多讀此等質素的政論文章,必有助擴闊他們的視野──但如今都被殘酷打壓了。



與此同時前上司Wilbert的山邊日記也遭受同一待遇,據事主推測可能只是因為他在浮羅交怡的遊記中加入了一句罵老毛子當年造神運動不當的感想
在連鄧小平都承認「文革是一場浩劫」的今天,老毛子這座神聖不可侵犯的偶像的地位還是穩如泰山!

這對國外讀者(遺憾,若只以言論自由作標準的話,香港絕對是「國外」地區)來說,我們仍如常能自由瀏覽喜愛的網頁,影響應該不大,但對於部落格的作者們,卻有著全然不同的考慮:你可以全然不顧來自大陸的點擊率,可是當知道一句不應說的說話竟可能讓整個Domain Name都被大陸封鎖的時候,你是否真的忍心讓那些無辜的用戶們與你遭受同一命運?Kero大神在之前已警告本座為了CUHKACS.ORG的前景,可不要撰寫過於激烈的文章。而經過今次的事件,諸如寫於六月四日之後這種程度對中共政府的批判,應該不會再在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出現了,畢竟本座在CUHKACS.ORG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座塔,鬼畜之道愛麗絲日記等台柱實在犯不著為了本座的率性而為而犯險。

獨裁者粗暴的干涉固然受世人譴責,但可不要間接而無形的壓力,它們的殺傷力與涵蓋範圍可比前者更深更廣。所以將「名嘴封咪與言論自由無關」說得振振有詞的人們,都是一群白痴。

參考閱讀:
對牛亂彈琴:
東拉西扯:再談Blogger與採訪權





前言:預定短期內還會去看《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趁早已寫完這篇感想,其他文章又得順延……(已看完了,但此文才剛完成)

劇情

1.  大隻佬Tony Jaa在闊別年多後再次大顯身手!為了拯救走失了的大象……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在意《冬陰功》劇情薄弱甚麼的,因為功夫片的賣點就是功夫,這是功夫片的幸運,也是不幸。導演可能亦明白這一點,在片首的一段溫馨大象片段後,便不再糾纏於一些如占卜、尋找等次要劇情,甚至以跳躍式的陳述加快節奏,使得觀眾在還未搞清甚麼事的時候,Tony Jaa已到了悉尼。

2. 貌似志雄哥(大佬B)的那位配角還是那麼搞笑,今集的表現甚至比起《拳霸》還要出色,算是能將單薄劇情得以連繫起來的功臣。至於女主角除了那一幕Body Massage外,沒法在觀眾腦中留下深刻印象也是功夫片的宿命:試問又有多少人記得苗可秀是誰?

文化

很少接觸泰片,所以從《冬陰功》中窺看泰國人的想法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拳霸》表達的是僕實的農村生活與都市花花世界之間的矛盾,《冬陰功》雖然將舞台移至悉尼,但說的仍是富有階層對小市民的壓迫與反抗;《拳霸》中奸角們以偷運國寶為業,《冬陰功》則將佛像換成了象,反映了導演對泰國傳統文化因經濟發展而被破壞的憂慮。

至 於敵人方面,《拳霸》的奸角們被設定成為緬甸人,暗暗帶出了泰國人對緬甸人的一絲反感(註1);今次《冬陰功》更將「目光放遠」,除了Johnny仔這位 越南人外,最後自不免要挑戰「亞洲霸主」的華人黑幫了。相信有不少影評都會指出這種「蘇絲黃」中國人造形失實,甚至認為出現人妖是辱華的設定;有人認為是 導演搜集資料不足,也有人認為是為了遷就外國人的口味,但本座卻認為這只是導演刻意營造出泰國觀眾心目中「外國敵人」的形象罷了──難道緬甸人就一定是「爛身爛勢」的亡命之徒?難道外國人就一定是蠢蠢鈍鈍、專被精明泰國人欺負的丑角?古色古香加上一個人妖與風水先生,總比毫無個性的古惑MK來得有娛樂性吧?

Tony Jaa以一個樸實無華的農村男孩,捍衛弱小社群與傳統價值觀之餘,更將這種「李小龍式」(也有人說是小男人式)的民族主義演繹發揮,泰國觀眾看了必大聲讚好,但被醜化了的國家,則難免有點反感。

動作



Tags:

【言之有力】走地盤

[不指定 2005/08/17 01:53 | by henryporter ]


(編按:找不到走地盤的圖,找走地雞充數)

英超開鑼,談下賭波。

我會賭馬,但不太熱衷於賭波。如果有十蚊給我作賭本的話,我會用八元至九元賭馬,只會用一元至兩元賭波。原因只是一個,賭波的回報率比賭馬低得多! 用最受歡迎的亞洲盤作例子,不論買上下盤,最高水與最低水通常是1.8倍至2.2倍,即大概是買大小的賠率。以這個回報率,在香港的賽馬中要求一匹這個回報率的位置馬根本不難,下注一匹約七至八倍獨贏的馬買位置,隨時有兩倍或更高以上的回報率,如走一兩匹冷門入圍,這個回報更可觀! 何必賭波? 更何況,賭馬的勝負只是一兩分鐘的事,賭波卻要等足九十分鐘,當中更可能吃盡驚風散,經歷無數天堂變地獄的時刻,往往在深層地獄又頓上回天堂。如此賭波,以筆者的性格可能一年要換幾部電視! 至於波膽、六寶半、過關、主客和,不是回報率太少便是運氣成分佔多數,所以只是間中十元八塊玩票性質。

今季英超開鑼,馬會再推出新鮮玩法──走地盤。其實也不甚麼新鮮,根本走地盤在外國早已流行,英國甚至有走地馬,即一場賽馬於競賽途中也可下注! 走地盤,或賭波的叫「走地波」,可以因應球賽的形勢來下注,把握著形勢從而增加勝算。筆者不是職業賭徒,不知道行內情報,但據聞以走地盤搵食的職業賭徒為數不少,甚至是職業賭徒的主流。他們搵食的方法你我皆知,是靠賠率的起跌,以一個計算過的注碼來令自己立於不敗,雖本大利小,但全無風險,但這樣的賭法要在一個抽水較小的庄家下注才有可為。當然,賭從來都存在風險,個人不相信世上有必勝的賭徒。

說一件真人真事,是筆者的弟弟告訴我的。大概兩年前一場季尾的英超球賽,弟弟在英國的酒吧睇波,當時是阿仙奴主場對保頓,為了保著英超冠軍希望,阿仙奴主場一定要贏,才可威脅曼聯。不需多說阿仙奴由頭到尾都是熱到炙手,戰至八十分鐘已領先2比0。正在此時,弟弟見到一位當地洋人仍想玩走地盤,阿仙奴已熱至1.03倍,那洋人正想在那段日子找多少外快,於是下注一萬英鎊阿仙奴贏,搏取三百鎊。一分鐘後,保頓追成1比2。再過三兩分鐘,基昂擺烏龍,結果2比2完場。

一年間,究竟有多少這類慘事發生在英國酒吧之中?

撰文:思力  編輯:Henryporter





前言:先旨聲明,這兩篇絕不是因為
愛麗絲大大停寫「命運日記」的時候趁機「抽水」(意即檢便宜)、搶「收視」的文章,呵呵。

一口氣看完42與43話,發覺「美妮露芭」在戰鬥上的部署全不專業,甚至是胡鬧:



.就以往劇情的認知,「美妮露芭」處於一級戰備狀態時駕駛員都會在MS上待命出發,二級戰備狀態時則要穿上駕駛服待命,但當「美妮露芭」已到最前線之際,Rei與Luna Maria竟然還輕鬆地在休息室候命,這種鬆懈的戰意是否暗示著日後的倒戈?

.Rei對「不擊落Freedom,就不能嬴得這場戰爭」的戰況判斷相當正確,但怎麼不明白在戰場上「多一台MS,就多一分勝算」的道理?就算要保留護航的MS(不過在之後的對艦戰中Luna Maria卻始終沒有出擊……),在出擊截擊Freedom前,也可在戰艦附近進行火力支援吧?

.Rei不許Luna Maria出戰的原因可是經典:「你出戰的話會令Shin分神」,那麼是否以後我們的真少爺與Arc Angel那邊的兩位公子決戰的時候,Luna Maria就可高掛免戰牌了?

.艦長也是,炮擊戰打得頭也昏了,不派MS護航不特止,還要把MS調派權由Rei全權決定──雖說是Faith,始終也有隸屬關係吧?怎麼學起Arc Angel縱容那班大少爺大小姐般,出擊不出擊全看心情……


一擊被殺的悲慘蟹蟹們……連戰艦的炮火也避不過,那位部隊的教官應抓去槍斃



Tags: ,
分頁: 68/91 第一頁 上頁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