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在《GSD》世界中的觀眾,還是在現實世界中的我們,應該都會有相同的感覺:這場戰爭在糊里糊塗之間就打完了,甚至奸角們犯下了甚麼罪狀也還未清楚,就被對手以「正義」之名處決了。既然「Destiny Plan」推出得那麼倉促,理應就用盡餘下的數集解釋一下啦,誰料又為了讓Lacus/Meer的擁躉有多見偶像的機會,兼夾節省製作費,又浪費了一集半的篇幅扯去離天萬丈遠的歌姬回憶錄去,結果「Destiny Plan」是什麼,還是讓「主角軍」這班恐怖份子會自由演繹……



《GSD》 到了末段,相信各位都感受到「世界沒有絕對的正義」這句意思:即使「主角軍」本身,要找出一個無罪之人也還相當困難。有罪並不是問題,畢竟耶穌也曾站出來 指責向末大拉的瑪利亞投擲石頭的人;問題在於──這班「正義之士」怎麼這樣容易就能寬恕自己和同伴所犯過的罪行?穆有否對自己身為Neo時所犯的罪、伊扎 古有否對自己的背叛、Kira有否對自己殘害無辜的密特湼艦員、卡嘉莉有否對自己的無能導致奧布大受破壞……有過一點點悔意?一味談著「明天」、「未來」,對自己所犯下的錯誤、黑暗的「過去」卻視而不見、絕口不提,這不是我們一直指責的右翼史觀嗎?

這 時又聯想到不少人以《GSD》為切入點,解構日本政治觀點的嘗試。以本座之見,假若大西洋聯邦與Zaft的爭鬥代表了美、蘇、中等列強對峙,奧布與主角們 就代表了製作人對日本前路的寄託:不甘心成為任何一方強權的附庸,在龐大的軍事威脅下嘗試走出「第三種顏色」。又假若以此推論下去,《GSD》帶給我們的 啟示可說相當可怕:這班主角不甘活於列強的價值觀底下,但他們的價值觀卻不是基於民眾,而只是他們自己決定的!

在 打算摧毀「Destiny Plan」的時候,主角軍有打算先向民眾解釋清楚,再讓他們決擇自己的命運嗎?所謂的「正義」、「自由」,全部都是他們自行界定!更可怕的是,在兵力不足 的時候,他們尚以「自衛」為目標,但當得到Justice、Freedom、Dom等強大戰力以後,他們的目標就改為「建立理想的將來」,四處破壞他們看 不順眼的建制──什麼?破壞了之後怎樣?且聽主角Kira怎說:「我們早已有混亂的覺悟。」

在《GSD》的世界中、大西洋聯邦覆滅、Zaft議長被殺,但人類的前路仍茫茫;但現實世界中的日本,似乎還未得到他們的Justice和Freedom……



 



沒想到會在相隔這麼久的時間後才終於拍把《
GSD》的第4550集看完,也沒想到要「捱」完這最後七集(含Final Plus)會花這麼多心力:每當想起要為漏洞百出的劇情「圓謊」,本座的頭又痛起來了。

 



把伊扎古呈上軍事法庭!

假若本座是稍有愛國心的
Zaft高層,第一件事就是把伊扎古和他的跟班堤亞哥送上軍事法庭,在形式上的審訊後就立刻找去槍斃。本座對Zaft軍的職權分配不清楚,但照理這位伊扎古司令官在宇宙部隊中應該地位不低吧?數十集以來,這飯桶究竟在幹甚麼?

 

Zaft在宇宙有相對優勢,本座也不怪他們為何遲遲未有壓制月面的聯邦艦隊,不過在殖民衛星與月背都市間給人家興建幾個大水管卻慒然不知,那些偵察部隊、情報機關是幹什麼的?殖民星的冤魂的帳至少有一半要算到宇宙部隊的指揮官身上!好了,議長以寬宏之心接納這班庸才,降職、停職、囚禁等處分一律赦免,伊扎古卻不懷報恩之心,搞一幕陣前倒戈的好戲!幹掉自己的上頭,然後厚顏無恥地護送新主顧駕臨國家重地……如此「Zaft奸」,除了槍斃還有別的選擇嗎?

 

也不要怪社會上論資排輩成考慮因素之一,年青人血氣方剛,稍受幾句疏擺就倒轉槍頭,在軍令如山的部隊中,再多幾位就連仗都不用打了。MS的駕駛技巧可能還要依靠那班死小孩,但指揮權沒理由要交託他們吧?伊扎古除了二世祖的身份外憑甚麼獲指揮官的官銜?既不能得失他母親,又不想死小孩礙事,把這二世祖編去無關重要的宇宙軍原以為已解決問題,結果無能是意料中事,在緊要關頭反咬一口卻是意料之外,應算是議長真正的最大失策吧?

 

議長……你在幹嘛……

 

1. 為甚麼在還未討平所有反對勢力之後才推行你那夢想中「Destiny Plan」?



Tags: ,



《The Apprentice》為甚麼又能夠讓本座鍥而不捨的奉陪到尾呢?「人」自然是主要的因素。《The Apprentice》的參賽者,是來自美國各洲選拔而出的精英,他們各自在商場或專業上取得出眾成就,所以在這十四週的比賽中,看著這班老闆級的選手們如何幹著最草根的工作、勾心鬥角和出醜,就是觀眾最佳的享受。

在 一眾「怪人」當中,第一輯的狂人Sam是本座的最愛。他在節目中只懂高談闊論、獲分配工作後一事無成、猛抽隊友後腿,但他的性格卻瘋狂得叫人喜愛。記得在 第一回比賽中,當他的隊友們拼命地兜售1元一杯檸檬水時,Sam卻在街邊開天價100元一杯,推銷背後所謂的「美國精神」;不過還不及在第二集入 Board Room決生死之前,他曾七情上面地跪在地上,向競爭者聲言:

「只要Donald Trump叫我跪下,我二話不說立即就跪,但你們可不要鄙視我,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慢慢重新站起來!」這種專走精面、甘於拋棄尊嚴換取成功,不正是現今香港人的寫照嗎?



Tags:



在香港正式播放的兩週後,終於看完《The Apprentice III》的最後一集 (原文直至此時才貼出,可想而知這篇文章拖了多久……),也終於可以為這個本座第一套堅持每集都必定追看的外國電視節目作一系列式的回顧。



最先帶動「真人Show」熱潮的《Survivors》曾吸引本座一段時間的視線,但那種由攝影隊全程追蹤的野外生活,卻很難讓本座與節目中強調的「求生」連上關係;而且那些看似有趣,卻無甚意義的集體競技亦破壞了劇集所強調的「真實」感覺,結果追看計劃最後還是在興趣缺缺的情況下放棄了。

《The Apprentice》的片頭開宗名義就集中在萬惡之源:金錢。對本座而言,「石屎森林」求生可比野外求生實際得多:兩組參賽者每週所考慮的,不是盡量提高己組的銷售額,就是製作讓客戶感到滿意的商品和服務。勝利的一方可享盡奢華生活為獎勵,也讓觀眾一覽大美國醉生夢死的一面;至於失敗一方則進入節目第二部份的高潮:前往會議室。

這一幕往往比起比賽的部份更加精采,為了力保自己不會被炒,各人間皆竭盡己力訂立或拆散各種同盟,出賣、詭辯與推卸屢屢出現,在比賽中犯錯最大的一人未必就是被炒的一人,因為一切的生殺大權只握在Donald Trump手上!過度活躍會令自己在Trump面前暴露更多弱點,不作一聲又會被Trump認為你不懂保護自己,如何在兩者之間拿捏平衡本身已是一門藝術,看著這種「另類交鋒」達至高潮後,由Donald Trump一句:「You’re Fired」爆發並結束,餘下呆坐當場的被炒者與其餘猶有餘悸的他人,這幅畫面無論重覆多少次也絕不會膩。

**警告:以下內容含大量劇情透露**



本 座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就是來自《Apprentice 2》第二集中的會議室



Tags:
一向也對各種性向測驗興趣缺缺(尤其是那些「你屬於甚麼顏色之類」,做Peter仔和大細表哥有什麼分別?),不過從方潤日記看回來的兩個測驗題目卻很對胃口,忍不住破戒貼上做個紀錄:

You fit in with:
Taoism

Your ideals mostly resemble those of the Taoist faith. Spirituality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your life. You strive to live by all of your ideals, and live a very intellectually focused life.

40% spiritual.
0% reason-oriented.

Take this quiz at QuizGalaxy.com

第一次有點輕率下完成的結果是人文主義者(Humanist),後來認真看問題再做一次的結果卻是道教信徒!?除了「無為而治」是我理想的工作方針外(可以工作每每排山倒海而來),基本上可說與道教扯不上半點關係呀……(易一還可能像一點)不過就有關科學性vs靈性/信仰vs實証的指標倒很正確。感性的本座很自然傾向以心靈方向認知世界;就宗教問題是否單憑實證或信念可以解決,則抱持中立態度。

藉著這個測試也可以再次澄清,
雖然這裡是無神論者的巴別塔,不過本座可不是無神論者……



這個測驗很準確,All-Around Smart的確很適合形容本座,因為All-Around Smart從另一角度來看,就是甚麼也不成啦……中學開始,「周身刀,無張利」一向是本座對自己的評語,樣樣也知少少扮代表,但最後還是一事無成。懶惰的本座並不否認自小讀書或多或少也靠Naturally Smart才能煞過一重又一重的考試難關,不過始終也是小聰明,不能為本座的人生帶來甚麼大成就;本座既不喜歡搞理論,又對各種實用技能苦手(暑期工曾被工頭大罵摺衫也學不來……),所以兩邊intelligence都是0%,很切合本座的現況。

參考閱讀:
方潤日記

預言者的迷思:我是Spiritualist?




            點解進入短片

不要以為日本的Otaku才有根性,外國的動漫愛好者也毫不遜色。早前看過了一班外國朋友扮演一套題材相似的短片已是讚嘆不絕,沒想到更厲害的還在後頭。

把遊戲畫面真人化的作品不是沒試過,但如此用心去演繹一場頭目戰鬥倒是第一次見。層出不窮的必殺技和魔法、戰鬥過程中各種計算和考慮(單是計算HP和MP的增減已頭痛了),還有「遊戲角色」長時間持續那些無意義的「痙攣」動作(哈,本座可無意思影射某垃圾),處處可見製作團隊所花的心血。

那些打鬥可不是虛有其表,格鬥家無端打個側手翻再加特效合成的超必殺技,看得本座目瞪口呆;那段煞有其事說出的廣東話咒語,相信只有我們廣東人才會嘻哈絕倒吧?片末曲還抵死的用了王菲的《紅豆》,是為了和《Eyes on Me》分庭抗禮嗎?

誠意推薦這套《UU XXIII》給各位,當然,對《FF VII》的忠實玩家而言,樂趣更是加倍。

內文含影片自動播放






今次極惡的不是中大動漫,而是那班無恥的匪徒。2006年1月21日,相距中大動漫畫研究社第十一屆候選幹事會咨詢的一週後,編號PC-XXXX的新型電腦,Sony顯示器及本座捐獻的VCT-NET無線Router被匪徒盜走,是為創會以來最嚴重的盜竊案。

雖然相關莊員或老鬼未有人以祖父之名發誓,誓要將匪徒捉拿歸案,但從失竊物品俱為「面值」最高的三樣,相信犯人並不在莊員/老鬼當中。以失竊之物品的大小和數量推測,匪徒應在2~3人之間,熟悉會室之人流及作息時間;再加上當這件盜竊案發生在某次衝突後,情況更加惹人「暇想」……

亡羊補牢,現時動漫畫研究社己大幅度提高保安,當中某些既得利益集團曾向有關方面表達不滿,但妥善保護屬會資源本就是一直應該做的事,這些既得利益集團被犧牲原本不屬於他們的,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記得本座初上莊時,港大的動漫同盟就曾先後發生兩次嚴重失竊案,所失書藉甚至比當時中大動漫的總藏書量還要多好幾倍。那時本座只懂羨慕:「又無會室又無熱門漫畫,我們連被人偷東西的資格也沒有!」沒想到多年以後,終於輪到我們了……在此強烈譴責匪徒,並希望中大動漫能找出一個解決保安問題的方案。

參考閱讀:
頹青紀行:Soc房電腦失竊事件?

圖片來源:中大動漫畫研究社官方報告





只要是對NBA稍為關心的觀眾,都不可能忽視這個歷史性的時刻出現,尤其對上一次有球員取得70分以上已是10年前的事,而這位仁兄竟是以後衛身份取得81分。這場賽事對籃球迷的意義有多大?本座的老父甚至不讓在凌晨時分回家,明天還有早班的本座睡覺,誓要本座看完錄影重播,親眼目睹史上單場第二高分紀錄締造的一幕,方肯罷休。

網絡上的讚美舖天蓋地而來,圓球都市的作者甚至連粗口也用上了;本座也不好錦上添花,只談談小小感想。



Tags:



羅太的涼薄

一眾來自教育界與大眾的批評已夠多了,在此想談談別的。政府高官理應是萬中選一的人材,是天之驕子,為何在一個最最需要顧及本身形象的時期,會說出如此失禮的說話?

1. 當高層當得太久,早已習慣對「下人」肆意指罵,大小姐受不了和「下人」收入差不多(甚至更少)的記者的冷嘲熱諷,一時氣頂卻欠缺急才,禍言自此衝口而出。

2. 典型的「專才教育」失敗例子:可能某些能力很優秀,但連一般中學生都能指出的基本邏輯錯誤卻會犯上;IQ可能高分,但EQ肯定0分。

3. 李國章「躁狂」之風直捲教育界,局長越是暴躁越被視為「能幹」、「敢言」,上行下效,羅太自然也毋須顧慮,口直心快、暢所欲言了。

教改出問題、教師壓力大,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大家都視而不見。相信必然有人聲言不要用死人作宣傳工具──對,本座感到悲哀的,就是大眾從來都要用悲劇來正視社會問題。在有人犧牲之前,這些問題早應就要解決吧?

李國章的火上加油

在羅太被迫「道歉」後,李國章又再以「責任不在教統局而在校長」、「學校不應申請額外資源」、「受唔住壓力有肥雞餐」三大名句把形勢火上加油。李沙皇似乎是「睇死」教育界這盤散沙是永遠站不起來了。



再貼曾美華

[不指定 2006/01/08 01:48 | by henryporter ]



還痴纏到將所有報導片段錄下再截圖的地步,不過當在火車上看到曾美華報導的時候,無論坐在那裡都必然會轉移至最佳位置觀看;而每當在家中看有線新聞發現輪到曾小姐「當值」的時候,則必定看至下一位報導員「替更」才作罷。(最長試過看重覆又重覆的新聞兩個多小時……)這種程度,應該還未算是變態吧……?



既然不肯截圖,就只好從討論區、新聞組那裡偷人家的圖來貼了……不過網上曾美華的圖實在少得可憐,
早前負離子造型和戴眼鏡的可愛樣子(聽說是眼睛有事才戴的),有沒有人有截下來呀……Orz。





再把Mola Lisa婚紗店她和《絕世神偷》飾變態大盜的尹子維的圖偷了回來,對不起店長,本座結婚的時候會把您放在首選……rz。



Tags:
分頁: 63/91 第一頁 上頁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