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麵:

Sunshine City附近的拉麵檔(池袋)

和上次猛食拉麵相比,今次日本之旅因為地方逛多了,口味也相異(主要是本座和思力啦,另外兩人其實是沒甚麼所謂的),所以吃拉麵的次也急跌為四次而已。因為行程緊密的關係,我們跟本沒好好逛過池袋,所以即使知道當地有不少拉麵店,也還是沒有機會碰到。

終於在第二晚本座再也忍不住了,即使捧著剛吃完晚餐不久的飽肚,也還是拉著C1到酒店樓下的拉麵檔吃我們今次旅行的第一趟麵。看檔的大叔已是做慣遊客生意,看見我們一副遊客相的,未坐下已不停用生硬的廣東話介紹不同拉麵的價錢,本座似懂非懂的聽過後,還是挑了最貴的叉燒拉麵來和C1分享。但不管老頭如何吹噓自己的拉麵「好正!」,麵條似乎浸得有點太久了,類似豬頸肉的叉燒也只是平平,不過甘甜的湯底算是拉回不少分數──拉上補下,比起香港愛去的札幌拉麵水準差不多啦!不過價錢來說(900Yen vs. 93元連加一)就差了一截。



天下一品(新宿)

上次旅行中,最難忘懷的拉麵店就是「天下一品」那個限定的味卵叉燒拉麵,濃濃的湯底,讓本座回到香港仍是回味無窮。今次到新宿又特地花了一番功夫來找它的地址,沒想到最後卻帶來一個和預期天淵之別的答案。

冷氣和冰水的寒冷依舊,可是拉麵的質素卻全線下跌:以前充滿濃郁味道的湯底,如今只剩下一種感覺:咸。如果只是湯底太咸也還算了(不過身旁吃不得咸的幾位已大呼救命),只吃麵條也可以吧?但連味卵和咸旦一樣、叉燒也和咸燒肉無異就沒法原諒了:整碗都是鹽叫人怎樣入口?面對滿座抱怨的眼神,本座只好再一次砌詞狡辯:「上次吃的限定拉麵,是很美味的啦……怎麼今次沒有了的呢……」這時再次想起臨起行前吳博士對本座的忠告:「天下一品=垃圾」不禁再一次後悔起來。



山頭火(中野)

在逛完三鷹美術館後,由於團員們實在太肚餓(本座是吃不飽餓不死的,例外),所以不得不在中野站下車先祭一祭五臟廟。中野長長的商店街佈滿了食店,但由於正值午膳時間,到處也是水洩不通。但行著行著,竟給我們無意中發現了一間空無一人的麵店,就是這家在香港拉麵橫丁的山頭火。


全店黑色的裝潢和隱暗的燈光予人有點「黑店」的感覺,再加上我們還未坐定侍應就立即給了每人一碟類似糯米卷的東西,真的被他們嚇了一跳。幾經「交涉」後才明白這是免費的餐前贈品,而且味道也不差呢!本座點了限定的燒叉燒拉麵,無論是湯底、麵條和叉燒俱是一流,是為此次日本之旅中最好吃的拉麵店!(也有可能是今次吃的拉麵太差,對手太弱吧)後來看到日本網上的食評說這間山頭火的侍應是出了名的態度惡劣(難道這就是全店空無一人的原因?),不過在我們光顧時卻沒有這種感覺,是因為我們是遊客而獲得優待,還是已被香港惡劣的服務態度所麻痺了?puzzled



Tags:



金田居酒屋(大阪)

道頓堀其實有大量美食,但這一晚由於我們在七時多左右晚膳,大部份想去的早已高朋滿座,結果在我們懶行和不想等位的情況下,便胡亂找了這間居食屋連鎖店作落腳地。這間食肆予本座最深印象的並非食物,而是那部Touch Screen點菜系統,起初用的時候還有點兒不就手,不過用著用著卻越覺方面,比起將軍澳那部點菜機械人實際多了。另一「奇景」是在我們進食的對面檯坐著一位超似蔡瀾的日本人,他的對座還坐了一個美女,甚有「蔡瀾嘆世界」Feel。不過或許我們偷看得實在太誇張了,最後惹來了他不悅的神色……沒法啦,真的很像,只差沒照相。

今次本座叫的是鐵板切粒牛柳,味道和香港一般扒房相若,但肉質則絕對過之。份量方面算是相當充足,再加上早前才「偷吃」了一個烏冬,所以也不會喊餓──不過當天也是金田居酒屋在那一個星期最後一次搞任食牛肉燒和火鍋了……2000Yen的價錢實在超值,不能享用始終有點可惜呢……



烏冬(大阪)

這已是在分組購物時,和思力第二次進行「偷食」。我們也只隨便挑了一間來試,而得到的印象也不錯。本座挑的牛肉烏冬老實說牛肉只是普通貨色,烏冬更和香港買到的分別不大。不過其重心卻是湯底:那喝起來略咸的湯,卻恰好能將味道滲進那麵條中,使得普通的烏冬麵立時升級成不可多得的美食。思力吃的麥麵也有相當效果,單就這個湯底,已覺得今次「偷食 」不枉此行了。

海膽壽司飯(大阪)

思力多次聲明他這次來日本的主題是「吃」,而一眾食物中又有一個「主角」,就是在香港讓人「牽腸掛肚」的海膽。在新宿他雖一口氣吃了4個海膽手卷卻意猶未盡,今次來到大阪終於得償所願,在一間壽司飯專門店狂吃海膽壽司飯。本座雖不像他那麼瘋狂,不過好歹也陪他吃了兩次。其實每碗壽司飯最多可選三種配料,但思力通常都會隨意挑一款再和海膽來個「雙拼」;至於本座嘛,則只能規距地叫「三拼」,因為只是三份一的海膽伴飯來吃已是相當之「漏」。本座所點的幾款配菜,如甜蝦、蟹腳、北寄貝等,其實質素只是普普(只是多天來被美食寵壞了,其實已相當滋味);份量卻絕不少,第二次吃還試來了點搞碎的Toro,不過在和海膽搞混之後味道都給後者搶掉了。不過海膽的鮮味既為壽司飯的主角,也不計較那麼多啦!



在道頓崛的海鮮店舖其實本身已有著一個先天優勢:因為附近的黑門市場每天都能將最新鮮的海產送到,在材料上已立在不敗之地;一大湯碗面舖滿海膽在日本只需1180Yen而已,而且挑選其他配料作雙拼、三拼的話,價錢還有得再減!
試想同樣的壽司飯在香港要賣多少錢?還不擔保海膽及得上日本新鮮呢!怪不得思力在大阪時尤如渡過生命最後一刻般,不停地說要爭取時間吃多兩餐壽司飯……也罷!回到香港應該也沒有太多機會可以吃得到(或捨得吃),及時行樂也不過份。



Tags:

前言:在上機前,充當「團長」的思力已事先聲明,今次他旅行的主要目標是享受美食,所以要求一眾「團員」少吃多餐,務求達至一日五餐:早、午、下午茶、晚、霄夜的目標。即使同樣好吃的本座也被這個「狂食」計劃所震懾,但最後在「貪吃」這項原罪驅使下,倒也真能做到每日四餐的「壯舉」。



迴轉壽司(池袋與新宿)

在日本到步後的第一餐,就是思力指定的那一檔迴轉壽司。名字已記不清楚了,不過作為在日本的第一餐,可說相當滿意。不論是本座最愛的各種蝦貝類還是Toro,師傅都是處理得那麼出色。
其實賣的東西和香港的連鎖壽司店差不多,你只要把它們的水準再提升幾個等級就成了。吐舌頭

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的甜品也做得相當有水準,搞得本座最後吃甜品幾乎比壽司還多。當然還不得不談上面這幅照片,各位猜到是甚麼嗎?其實本座也不大清楚正確名稱,
始且將它稱之為「崩帶慕士」吧!因為它的外觀就是用崩帶將芝士慕士整個包起,再用茶匙在裡面挖來吃……感覺古怪卻很好吃呢。

第二次吃迴轉壽司的地點是在新宿,原因很簡單,思力被門口的海膽壽司所吸引著,不由自主的就走到店裡來了。相比起池袋,新宿店的價錢較平,但相對而言食物的質素就差了一點啦:壽司飯又冷又硬,一夾就散掉了,讓本座的印象大跌;
還好食材仍是日本壽司舖的一大優勢,就算壽司握得再差,味道也還是差不到那裡去的。思力一口氣吃掉了三碟海膽壽司,算是為日後在大阪狂吃海膽壽司飯揭開了序章。



橫濱咖哩博物館

上次東京遊和同伴由車站吵架吵到了門口,最後因賭氣過門而不入,原車番回新宿,是為一大遺憾。正如前文提及,雖然名為「博物館」,但除了幾塊展板之外,其實和香港的拉麵橫丁這類主題美食廣場沒有太大分別,只是主題轉為咖哩罷了。久別再來,發現上次宣傳單張所提及的咖哩食肆,不少都已轉成別家經營,當中最失望的,莫過於一直想試的「咖哩港式飲茶:翠亨村茶寮」的倒閉,咖哩叉燒包、咖哩蘿蔔糕、咖哩燒賣……全都沒了,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cry



沒了咖哩飲茶,但旅途仍是要繼續,所以唯有退而求其次地尋找其他食店。由於同行中有二人已表示吃不得辣,所以指引上所有超過3隻辣椒的就全都被列於考慮之外啦。幾經挑選下找了パク森:在介紹中被稱為人氣No.1的名店。這間咖哩店全都是以碎肉咖哩作菜色,差別只在於製法而已。我們亂點了水果咖哩、雞蛋乾煎咖哩和不辣的青咖哩。由於全都是白飯加上一大「餅」免治牛肉咖哩,所以相當飽肚;不過對於想盡試菜色的本座而言,就相當不利了。除了本座對雞蛋乾煎咖哩情有獨鍾外,其他人一致讚成水果咖哩為最美味的一款,僅供各位參考一下。



雖然同行眾人表示吃完後已飽了一大半,可是本座這位「咖哩痴」總不能就此罷休;於是在威逼利誘下,一行人半陪半被逼的進了第二間食店:琉球カレー。這間將咖哩融合於沖繩料理的店舖最出名的就是沖縄角煮(ラフテー)カレー,簡單來說,就是類似扣肉的東東啦……pig挑選這裡某程度也因為思力「我最愛吃肥豬肉」的宣言。可能也明白客人不能盡吃所有菜色的苦處,所以琉球カレー特別提供了特細容量的「試吃Size」供顧客選擇,相當貼心。相之前的パク森,琉球カレー是大手下蕃茄、偏濕的一類,辣度亦有若干提升,和前者各有千秋。至於那些角煮嘛,正如思力另一名句:「膽固醇是美食的根源」的確相當好吃……pig



Tags:



大阪城(7月15日,500Yen入場費)



在計劃行程時,本座早就再三強調到大阪時必須要到大阪城遊覽,只因在《信長之野望》和《太閣立志傳》的名城既在眼前,不去豈不可惜?「我要去大阪城!我一定要去大阪城!」本座當時的心態已和大河內三郎相距不遠了。



原打算在到大阪的第一天就去大阪城,不過因太過疲累,改為第二天的分組活動再去。在夏天去大阪城真是一個最差的時機,既無春天的櫻花、也無秋冬的涼快,剩下只有一片炎熱。大阪城公園實在太大,城池本身就橫跨了三個火車站,所以原本到「真田丸」看看的打算也只得打消。但即使直指天守閣,那越過兩道城牆、護城河和多個關口的行程,也還是讓本座和C1二人耗掉半條人命。在太陽暴曬下,拍照時本座連放下傘子也忘記了。幾經辛苦終於進入有電梯和空調服務的天守閣,若沒這兩項措施,就算回到過去讓本座當大阪城主,也還得考慮考慮呢。吐舌頭



大阪城樓高七層,我們也就先從最高的觀鏡台逐層參觀。其實大阪城的古址遠比大阪城公園為大,看見17世紀的城堡和現代建築相互穿插(這點大阪Hall做得最為成功),感覺相當新鮮。下面的樓層分開兩大部份,較高的主要介紹大阪城由築城完畢後的歷史變遷,而大阪城的夏、冬之陣更是重點所在。



這部份的展館主要將紀念黑田長政勝利的屏畫為主題,除了特備的影音節目詳細介紹畫中各細微的部份分別代表何支軍隊及軍民的舉動外,還特地以兵士模型將圖畫以立體方式重現,讓參觀者能更具體掌握戰爭的情況。



至於另一部份則簡介豐臣秀吉的一生,如何由一名小卒晉身成幕府關白的經過。下層部份又為文物展覽館,各種盔甲、頭盔、藝術品與文書大量展示,若非對後兩者無甚興趣,可能參觀至閉館也未能完成呢!
展館的影片部份制作得相當有心思,把秀吉的傳記分別在14部小電視上映,當中還特地加插不少立體效果呢!但是為了營造故事「推進」的效果,14部小電視每次只有兩三部同時播映,看完一部就要再往前等下一部開始接替播映,結果播映中的小電視很快就被人群霸佔了,在人頭湧湧的情況下也就唯有放棄觀賞這一部份啦。



Tags:

前言:上次遊覽東京所遺下的怨念,總算在今次得償所願:三鷹美術博物館、Bandai Museum、橫濱咖哩博物館,在今次的旅程完全制霸!橫濱博物館其實和博物館無甚關連,所以留待飲食篇才寫,現在先談一下前兩者。



三鷹美術館(7月13日,1000Yen入場費)

這個吉卜力博物館真的很巴閉,不單要事前訂票才能入場,而且就算有錢也不是隨手就訂到:在香港訂的話,不單要攜護照往「日航天地」訂票,還要捱那貴近一倍的「食水價」。幸好Wendy幫助下找到了在Lawson訂票的大致流程,不過最後還是被「輸入收據上的姓與名間必須留一空格」這個無聊要求玩了許久……就算終於以原價買到了入場劵也還不能安枕,因為若過了指定入場時間30分鐘後,也是不能入場的……



總算依時趕到了三鷹站,不過還要再轉一次接駁巴士。前往Ghibili的巴士有兩款,一款是普通巴士,一款是如圖中略有包裝的觀光巴士,原本作為遊客當然想乘搭後者,不過當發現兩者同樣和中大校巴般擠得針插不入才起行之後,那股興緻立時就被打消掉。



到了門口已大排長龍等待分批入場,這個時候自然應該趁機啟動一下相機,因為入場後大部份地方都會禁止拍照的了。之前已在不少網站看過Ghibili的外觀,新鮮感不大,但現場感覺始終和網站有所分別──相信這就是旅行的目的吧!



入場後趁人數不多,先擠入放映館看場館限定的宮崎峻動畫「星をかった日」。短短的15分鐘動畫所包含的故事內容並不多,大概是說一位小孩由一寶石,慢慢「種植」一顆星球的故事。故事不及《天空之城》、《風之谷》等刺激,但卻和《哈爾移動城堡》一樣很有味道和想像空間──或許這和原作是繪本故事書有關吧?其後因某人不停聲稱本座與某名角色的睡相相似,最後被迫購入該角色的毛公仔乙個,現時正掛在上班的公事包後Orz……



Tags:



為怕此題目會與其他同類一樣隨著時間而被淹沒,日本遊記暫且壓下,先打鐵趁熱的寫寫書展。猶記得去年本座說自己沒資格對書展的種種不滿說三道四,沒想到今年已「庸俗」得和那些愛書份子們批判的一般市民沒有分別:

由於近半年已很少逛書局,所以書展對本座而言,就是能把繁體簡體一樓二樓多間書店一次走完的墟市;而口口聲聲說自己愛看書的本座,回望一下去年所記下的書單,不要說看完,當中絕大部份除了在記錄時約略翻過以外就再沒有打開過了……所以,今年本座也就和不少人一樣,高高興興的往書展趁熱鬧一番,即使平時買下而沒看的書已堆得像山高……



本座、GTO和吳教授已連續三年成為「書展團」的核心份子,然而上年的小芳、易一和Bill So卻因不同原因而離團而去,不過在加上剛從北京趕回,不用再如上年般前往立法會搗亂的能吊民和C1,陣容仍然鼎盛。即便挑了週五這個平日的下午前往,可是擠擁的情況卻和去年的週日相距不遠,當中不少更非學生或退休人士,難道他們都特地請了半天假前來?puzzled

大陸的參展書商似乎比去年更多,佔了主展館幾近三份一位置,由於對簡體書的熱衷已不如以往,再加上那邊永遠是人頭湧湧,所以乾脆不看,倒省掉了不少時間(隱約中看見尚書房以1:1匯價賣書,難到是良心發現?不過看真一點,尚書房前好像又加上了「深圳市」三個字……);主力推銷港版小說和工具書的大書商如三聯、商務、博益照馬看花的走過便算了,再加上一大堆基、道、佛書攤自然地「避開」,剩下要逛的其實只有約三份一左右。避重就輕之下逛得當然比去年輕鬆,但另一方面卻不禁有點意興闌珊,甚至不禁有一種「乾脆一本書也不買吧」的念頭。



Tags:

塔主外遊

[不指定 2006/07/09 19:25 | by henryporter ]



(寫於離家前5分鐘)看過今晚世界盃決賽後,將直接從思力家出發,前往日本享受7日8夜的假期。本想說旅遊期間暫停更新的,但回首一看這段時間的更新頻率,外不外遊根本沒有太大的影響吧……所以決賽的扎記(溫布頓男單決賽?)要待回港再寫了,另旅遊的過程是否會在這裡寫一下也還是未知之數……總之,先回來再算吧,趕著離開了。puzzled





德意之戰

即使之前曾說過今屆德國隊相當好看,即使Lippi堅持誓死不出Inzaghi政策,本座昨夜力撐意大利擊倒德國之心仍是不變,除了某極討厭之人為德國躉之外(某板大師當然不在此列啦grin,也因為上仗德國對阿根庭一戰的「主場之利」,令球證在臨完場前「淆底」不判十二碼而過關的不滿。

但無論本座對兩隊的喜惡如何,無可否認德意之戰是一場非常精彩的對壘。在阿根庭一役,那種屯積中場、以「人海戰術」抵消敵人攻勢的悶蛋踢法曾一度讓本座以為德國再一度故態復萌,可是今場面對守力強橫的意大利,奇連士文卻重新「啟動」攻擊模式;相對Lippi在阿根庭一戰後也明白德國全場守和後十二碼的不利局面,即使排陣如何保守,也力必保留相當攻力,故此德國與意大利在全場大部份時間,皆保持「搏槌」格局,即使沒有入球也還是有相當張力。



意大利雖一直予人「防守力強」的感覺,可是面對德國不停策動的中場滲入,門前也還是屢屢出現險象環生的情況;能幸保不失,Cannavaro「睇通路數」的截擊力,以及Buffon的把關可是功不可沒──不知為何德國前線本有幾次黃金機會,結果卻不是射斜就是直射龍門,難道是Buffon的剎氣讓對手未戰先懼?又令本座回想起歐洲國家盃Toldo對荷蘭把關的一場……相反對面的Lehmann的制空能力也一點不弱,全場大部份由Totti開出的角球幾乎都給他的「攝鐵手」封殺,Toni空有高大身型卻未能從高大的德國防線討得任何甜頭,單箭頭陣式亦令前線的輸送缺乏接應,90分鐘內互交白卷是意料之內。



自下半場後段開始,Lippi對於十二碼的恐懼愈來愈大,逐步作出了一個比一個令人驚訝的調動:先以「契仔」Gilardino換走中鋒Toni,再以「偽.史基拉斯」Iaquinta換走勤力有餘建設卻不足的「負離子快翼」Camoranesi;最後再以「舊金童」Del Piero入替Perrota──至此意大利已變成4-2-1-3的超級全攻形陣式!怪不得有人高呼消失多年的4-2-4陣形再現了。奇連士文面對這個背水之陣的反應並不激烈,只把Borowski換回「小豬」Schweinsteiger以保持中場活力;「快馬」Odonkor入替Schneider作為抄截義大利防線的利刃;老將Neuville出場除了是利用其大賽經驗「壓場」外,也為即將來臨的12碼作一個保險。



有人批評德國在加時階段踢得太過保守,可是本座卻認為這只是相對意大利「全攻形」陣式所得來的錯覺,事實上在這種4-2-1-3的陣式下,德國每次反攻幾乎都能造成「3 vs 3」或「4 vs 4」的局面,若不是Podolski那一球單刀像失了魂般直射Buffon跟前,意大利早就被推往地獄深淵了。不過意大利既孤注一擲,攻擊機會自然較多,好像加時下半場Gilardino扭腰近射接Zambrotta的中柱勁射,足以讓雙方球迷窒息。不過運氣就是這樣,在下半場最後的2分鐘,後衛Grosso接應Pirlo的短傳,以一球救無可救的射門,終於讓列文投降。這個遲來的入球早已判了德國隊死刑,Del Piero在補時1分鐘錦上添花的入球,不過為這張「出局證明」正式蓋上圖章而已。德國出局。

由列文開始,德國隊在加時下半場最尾一段出現若干失準,就連節奏也因此被打亂,本座認為是德國隊不能堅持最後的間接原因;12碼給予他們的安全感,讓他們反而在最後階段失去平常心;反之意大利則背水一戰,先戰而後求勝,勝負關鍵即繫於此。



Tags:

前前言:文章本已一早寫好,但遲遲未貼,拖延之下竟連最後四強也出現了。由於已欠缺精力去更正,所以若各位看倌發現過時的資料,也不用指證了,就當是一篇十六強開打前貼的吧……

前言:原本打算在十六強開打前寫一個「十六強巡禮」,誰料想著想著,十六強也不知不覺間開打了……正如題目所言,先寫一個雜七雜八的記錄再算,再等的話就連世界盃也完結了。




本屆最好看球隊:德國

一直很討厭德國隊,紀律、機動的踢法從另一角度來看就是沈悶,感性上總認為自希士拿之後,德國已再無可以踢出悅目踢法的球員(恕本座不太懂欣賞史高爾、紐維利)。其實從德甲比賽近年多番大手交易,國家隊主攻的趨勢並非無跡可尋;只是沒想到當一隊如此刻板的球隊交到奇連士文手上,竟有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德國今屆奉行4-4-2陣式,可是中場線自Ballack開始,Schweinsteiger、Schneider和Frings四人皆為擅射之人,再加上不時後上助攻的Lahm,5人組成的「長程轟炸機大隊」讓對手只要稍一忽略禁區前沿地區的緊迫工作,即予德國「狂轟濫炸」的機會;但即使能封鎖德國中場火力,高路斯和普度斯基還是能乘防守力被攤薄的機會突破防線──兩人近4仗已轟入7球。



這種具創造成的打法比起以前只靠硬朗的中場攔截,再依賴奇連士文、比亞荷夫的頭槌攻門來得賞心悅目;但從另一角度而言,以往德國隊的風格也模糊不少:記得當年愛上由古烈治執教的車路士,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最初強調短傳推進的踢法,可說與當時英超最不相像;如今喜歡德國隊的主因,也是因為與傳統的踢法截然不同。所以倒想問問一直追捧德國的粉絲們,會否因為風格上的改變而唾棄她呢?(德國躉阿叔今屆就聲稱轉捧巴西,或許就是因為今屆的德國隊對他而言,實在太陌生了吧?)

有人認為德國全開火力換來的代價是放棄防守,甚至連波歷克在世界盃開始前也曾批評奇連士文未能,只是除了揭幕戰失掉兩球之後,已連續三場未失一球,且看次圈面對攻力最為銳利的阿根庭,會否打出一場燦爛的對攻戰。



誰幹掉了荷蘭?



Tags:

請從容、勇敢地面對

[不指定 2006/06/18 21:35 | by henryporter ]



不想趕這淌渾水,更怕被拖進無止境的筆戰泥沼,可是天生多事的性格,仍忍不住想就世澤兄近來招至的風風雨雨插上兩句。

有關世澤兄與網政廿一在六四晚會的衝突,正如世澤兄所言,李偉儀小姐甚或網政廿一成員若有被世澤兄動粗的疑懼,理應立即報警求助,而非在現場忍氣吞聲,卻在不同的寫作地盤就此事大造文章,造成「公審」局面;蘋果李八方一文雖看似立場客觀,對事件處之懷疑,實則處處諷刺,暗示「黃世澤打人」是心照不宣的事實,也對世澤兄不甚公平。

本座與世澤兄相識不深,但自大學時期,已從學生報或身邊好友等聽過世澤兄的事蹟;多年下來,或許對世澤兄的負面評價不絕於耳,但從未聽過他嘗試用暴力解決問題或報復。出社會工作後,曾從不同場合與其打過照面,在工作上也曾有過合作,從不覺得他會對他人行駛武力。

至於目前世澤兄是否仍是中大講師問題,依本人所知,即使是兼任講師,他們的聘任時間也是以學年為單位的,所以只要06/07學年還未結束,在該學年任教的講師的職務理論上仍未解除,所以世澤兄稱自己為中大政政系兼任講師並無錯誤。



不過就Sidekick事件而言,本座想事情拖了這麼久,世澤兄亦應該來一個了結。一個主觀的人,要承認/面對自己看錯東西、想錯東西、說錯東西並不是一件容是事,本座以前就曾在聞.見.思.錄中在未看清人家的文章前已胡亂發炮,其後尷尬得有好久的一段時間不敢再上那裡,可是在離開之前還是鼓起勇氣留了一個道歉Msg。既然找不到證據,視而不見的逃避只會讓事情越弄越糟,倒不如大方誠懇地道個歉,請求對方的原諒──即使從Sidekick那邊看來,未必就會簡單接受道歉,但至少也過了自己一關。

本座沒有後悔在中大校友評議會上投予黃世澤一票,也確信世澤兄能打破校友評議會被舊有團體壟斷的局面,更不要說甚麼「黃世澤入選會使母校蒙羞」此等廢話了。只是,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既對方打算堅持到底,世澤兄也請作出回應吧。附錄:蘋果日報:《隔牆有耳》06年6月15日



分頁: 56/91 第一頁 上頁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