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鼓勵和動畫有關的創作,香港中文大學動漫畫研究社現正舉辦一項名為「全港動畫歌曲填詞比賽」的活動,希望能提供機會讓全港愛好動畫的朋友一展文才, 透過填詞作表達自己對動畫的喜愛、紓發感受。除獎杯和動漫畫相關獎品外,是項活動的獎品更增設現金獎

本活動由即日起接受報名,詳情可參考下面的網頁。
活動詳情:
http://www.cuhkacs.org/~ac...



Blog遊戲:讀書(改)

[不指定 2006/08/31 19:04 | by henryporter ]

前言:擅自把題目修改了一點,讓發揮空間更大grin。原本想連電視劇也加入其中的,不過電視劇看得不多,加上怕篇幅一發不可收拾……就此算了。

1.一本你不只讀了一次的書/漫畫/電影/遊戲



《西洋世界軍事史》

六舊厚厚的磚頭,讓本座讀了又讀,有時讀得洩氣放下了,隔了一段時間再拿上手時發覺先前讀過的內容經已全都忘掉了,周而復始,全套六冊在買了近七年的今天才總算完成了第四本──不過第一本的內容好像又記不得了……



《醜小鴨王子》

翻 看的漫畫其實有很多,剛剛翻著的就是這本。適合如本座般「少女漫畫抗拒者」的入門讀物,輕鬆搞笑之餘愛情線也舖排得不錯。每次翻看都是為了白鳥麗一和他二 姊的一段「雲雨情」,而每次看到最後都不禁要向作者抗議:硬把麗一和友美子搞在起,再將米士特作為二姊的補償,未免太落雨收柴了吧!



《坦克大決戰》

在有線電影台出現之前重看得最多的一套電影,由小學開始至現在應該重看了差不多十次了吧?描寫「突出部之役」的虎王對雪曼;即使以現今看來有點「搖控車大戰」Feel,但小時候看卻是相當沈迷。



《三國無雙》

由第一代起,玩了又玩,煲了又煲,以集齊所有終極武器為目標……花的時間應該是一眾遊戲中最多的吧?

2.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時想讀的書/漫畫/電影/遊戲





前言:「是的,在現實的世界中,我們並不需要阿久津老師,可是她反映出來的問題,我們卻不能因此忽略掉。」這原本是本座打算在撰寫《GTO》的感想即所用的前言,現在此文不了了之,因利乘便,移花接木。


圖片來源:http://blog.makotow.com/re...

由知道《女王之教室》將在香港播映,還要安排在星期日十點這個「半黃金時段」播映的一刻,本座已相當佩服無線電視的勇氣──既然它在日本已掀起要求停播的聲浪,香港豈會沒人聲討電視台「嚇怕細路(廣府話,即小孩)」、「污衊教師形象」?當社會初段出現一堆批判聲音後,無線電視特別另配一個新版本的宣傳短片,聲稱「阿久津老師因材施教」、呼籲「觀眾看到最後才作評論」、「家長應陪同子女觀看」。今次的反思篇,就由這三點作引子吧!



「阿久津老師因材施教」:或許部份看了特別篇的觀眾會讚同這種說法,但正如本座在劇情篇所言,六年3組只是一班普通不過的學生,就算找一般老師諸如天童老師來教,效果也相差不會太遠,犯得著採用這種非常教法嗎?何況依循阿久津老師的思維模式,無論是那一班她也會採用相同的教法,所謂「因材施教」,只是策劃「劇本」時的部署,地獄式教育對任何學生仍是一成不變。



「觀眾看到最後才作評論」:這是在討論區上「女王」支持者們常說的意見,但本座只認同一半。其實一般觀眾不用看到最後都應能預期,在劇末時阿久津老師必會展露關心學生一面,帶出「一切皆為學生好」的訊息──可是這並不代表阿久津老師曾對學生所作的傷害因此就能正當化:第一集不讓神田去廁所、只讓學生吃白飯自己卻吃咖哩、要求惠里子做間諜……無論背後的苦心為何,這些行為都不可能被認同。



至於「家長應陪同子女觀看」這點本座是同意的,因為這種扭曲現實的社會劇,不排除有小朋友真的因此而對學校產生恐懼:但大前提是家長們真的看懂了這套劇,懂得如何疏導子女們的情緒,還是比子女們更激動地大呼小叫?



目前在各大討論區上其中一項爭持得最激烈的,是阿久津老師是否應將「世界上只有6%人口能過幸福生活」、「特權階級可以舒服地生活,凡人只能拿微薄薪金、納高稅」這種冷酷的社會價值觀灌輸給小學生?反對者說小學生接受這種價值觀會影響他們的心智成長,支持者說讓提早面對社會的冷酷未嘗試一件壞事──不過這個爭論可能由一開始,就完全搞錯了方向。

警告:以下含大量劇透,未看後面的觀眾請仔細考慮是否閱讀全文……



Tags: ,



慈善盾一敗還可推說狀態未足,然而對Middlesbrough在領先一球後卻被反勝,則明顯是缺乏集中力的懲罰;而今日的苦戰,也不是比數上可以看出來的:看罷車路士2比0擊敗布力般一役,不禁對Chelsea以後的表現愈加擔心。



若以上屆慣用的4-3-3來衡量,放走Crespo也無可厚非;但既然摩帥打算以4-4-2為主要陣式,保有3位世界級前鋒作輪替就有相當必要了。Shevcheko在質素上的確有其保證,但他與Drogba只要其中一個缺態或受傷,以今場來看,Kalou絕對擔不到大旗。



Ballack和Lampard出現「謝四林八排擠效應」可說是意料中事,所以在Blackburn一役摩帥特別再嘗試一個「拆翼陣」,排出Ballack、Lampard、Essien、Makelele的中場組合,希望在後兩者墮後的情況,前兩者有更大發揮空間──結果仍未令人滿意。Lampard是從季末至世界盃的低潮中逐漸回復了,但距離巔峰狀態還有很遠;Ballack則始終未能找到自己在球隊中的定位,每一次當Chelsea作攻守轉換時都出現進退失據的情況。
默契需要時間建立,目前以Ballack作中場線的「備胎」,以固定的後備時間讓其慢慢適應定位和打法,似乎是目前最好的方案:只是身為天皇巨星的Ballack會甘心這種安排嗎?



Tags:



劇情

直到現在,本座還是忘不了阿久津老師出場是的那種駭人的感覺。導演不讓這位新班主任一下子出場,鏡頭故意避開她的樣貌,只把她的腳步、身影穿插在學生們期待開學的片段間,頗有山雨欲來之勢;直到女主角神田在她面前跌倒,抬頭望上的一刻,在音樂的襯托下,真有點女皇駕臨之感。其後每當阿久津老師在學生們背後出現之時,那鏡頭變暗、陰風驟至的效果,本座都會感到毛骨聳然──或許是和本座在初中時期也曾遇過類似的魔鬼教師有關吧?那種等待上課前的沈重壓力,本座至今仍沒有忘記。fear



一般以教師為主題的劇集,如《GTO》、《3年B班金八老師》、《我Miss係大佬/極道鮮師》、《龍櫻》等,面對的都是問題多多的學生,從而引出各種戲劇性的橋段。「非常教師vs非常學生」我們可以接受(金八老師除外啦……),但「非常教師vs普通學生」呢?這種違反「常理」而給觀眾帶來的不安感,就是《女王之教室》最破格的賣點。



在《女王之教室》的六年三組,我們可以找到日常校園生活的班級縮影:神田和美是天生的領袖,班長的最佳人選、真鍋由介是令老師最頭痛的搗蛋王、西川貴一和進藤光是成績優秀,對身邊事情有點冷漠的乖乖牌、刈谷孝子最愛黏老師,卻因此惹同學反感、馬場久子是樣樣平平,存在感薄弱份子……正因為這一個班級典型得不得了,阿久津老師那種巔覆常理的教法才會那麼震撼。


警告:內容含超大量劇透



Tags:

前言:為了騰出放書的空間,唯有將多年間購入的正版遊戲全數丟掉……包裝的紙箱,再把CD和說明書留下。雖說不是真正丟棄,但看見那些包裝精美的紙盒,當中不少還是未曾開封的,不禁為自己數年間花的冤枉錢有點後悔。相信即使在以後,本座會重玩這些陳年遊戲的機會也不大,所以特此作一清單,以作記錄/紀念:



《風雲2之七武器》因工作關係免費獲得

經歷《風雲之天下會》那「畫面一流、系統九流」的衝擊後,續集會否痛定思痛?本座也不知道答案為何,因為那爆爛的3D畫面實在叫本座玩不下去……不過看網上評論對這款遊戲的風評不錯,而且故事以第二部為骨幹,能控制鐵狂屠、懷空、懷滅等人也頗為吸引(冷胭則因為缺乏女角之下成為了主要人物……)。



《CM 4》因工作關係免費獲得

自《CM93/94》已為忠實擁躉的本座(當時紐卡素還在乙組),在《CM Season 01/02》推出時還特地買了由hkcm.com高手們編輯的官方攻略本;而當知道能免費獲得正版遊戲的時候,更摩拳擦掌的準備狂煲一番──沒想到竟成為了最後一款玩超過十年的版本。到了日後《CM4》推出,當時那尚未成熟的「球場轉播系統」可能是卻步原因之一(常常看見那無厘頭的入球實在很脫力),但更重要的是本座實在沒有以往那種廢寢忘餐的空閒時間了。



《新仙劍奇俠傳》(林月如版)數年前漫畫節購入

作為《仙劍》的超級粉絲,當看到《仙劍》的重製版販賣時本已難以抗拒,更何況知道新版還有兩個隱藏的完美結局在其中?不過在玩到了比武招親後就停玩了。時間還不是大問題,不過少年版的李逍遙面目實在太可憎、出招時的那把爛配音也實在太讓本座脫力……最後只胡亂上網找了破關檔,看了兩個隱藏結局就擺在一邊。後來聽說玩到了後期其實很不錯,而成年後的李逍遙也不再那麼可憎,正想找回一玩之時,翻箱倒櫃後才發現光碟不知丟到那裡去了……
說回那兩個隱藏結局,雖然到了最後暗示這不過是一場幻想這點有點騙錢感覺,不過《仙劍》就是要有那種缺憾美才能成為經典嘛……不過在舊版本中不是已交待林月如已被傀儡蟲救治了麼?還特地弄一個隱藏結局,不是有點狗尾續貂嗎?



Tags:



《狗咬狗》的導演是本座喜愛程度僅次葉偉信的鄭保瑞。喜愛葉偉信更甚於鄭保瑞的原因,並不是指他們的作品水平高低的關係,而是因為鄭保瑞的作品比起前者更劍走偏鋒,作品總彌漫著一種叫觀眾不安,甚至是呼吸不順的壓力──這對喜歡舒舒服服看完一套戲的本座而言,當是不會是愉快的經歷。所以今次看《狗咬狗》,可說帶有一種近似「怕辣又要吃辣」的心態。



《狗咬狗》在開場的一刻,就是一種很「RAW」的演繹。今 次看戲前對《狗咬狗》的認識就是:一齣暴力片。但即使有如此的心理準備,也還是受到相當衝擊。在大排檔對峙的一幕,突如其來的槍擊和震耳欲聾的槍聲可說是 絕佳配合,就連本座也嚇了一跳;導演還特地運用大量第三身鏡頭和搖鏡,營造一種猶如餓狗求生時那種戰戰競競和壓迫感,亦讓本座坐立不安了好一會。



劇情

陳 冠希所飾演的鵬是一隻來自柬埔寨的野獸,思想簡單直接:完成被託付的工作,然後逃走;而所有阻礙這個目標的人都予以排除。也正因這種純粹的思想,他的一舉 一動都予人驚慄之感:在大排檔對峙的時候,他永遠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把人質幹掉,在要找交通工具逃走時,隨便殺掉司機/船主就可以了。但這頭野獸和殺人狂魔的最大分別是,他不視殺人為一種罪惡或藝街,殺人只是他生存的一種方法,因此我們不會看見鵬在殺人後會如何處理屍體、毀屍滅跡,也不會看見他在心理上有何掙扎,因為在這件事上,他從來沒有任何善惡判斷。



一條餓狗闖進了鬧市,就是《狗咬狗》的故事



Tags:



多得何故兄的幫忙,得以出席《狗咬狗》的免費首映會:免費並不是重點,因為在趕往嘉禾港威的那程計程費,已和一張戲票無異,重要的是上次在中大講座聽鄭保瑞談《怪物》,早已因事前未有觀賞而只得聽的份兒感到後悔不已,今次能在放映後能與導演、編劇、演員作近距離交流,才是最難得的機會。



鄭保瑞和鄒凱光首先點出了,相對《愛.作戰》的「愛情」、《古宅心慌慌》的「家庭」、《怪物》的「母愛」,《狗咬狗》的主題就是「生存」──一班人為求生存而各自盤算的故事。

Windows Media Player檔案

《狗咬狗》預告片

接 著女主持人詢問大家,究竟《狗咬狗》應該一刀不剪的三級上映,還是剪輯成一個IIB版本?大多數的在場觀眾都表示支持原裝上映,不過也有觀眾表示血腥場面 太多,看得很不舒服。當鄭保瑞得知那位觀眾最不安的鏡頭就是陳冠希用石躉把張兆輝擊斃的時候,立時展露出欣慰的神情,回應道:「那個鏡頭我花了3個多小時 拍,用了很方法想強調那種震撼的效果,最終還是覺得單純重重的一擊最為滿意,你的反應讓我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他本人表示自己其實也是「三級派」的,甚至在送檢的時候,電檢處也給建議說:「這套電影不要剪,因為一剪,就會散掉了!」



依 循慣例,本座把握時間做了第一位舉手的觀眾,並向鄭保瑞首先表達自己對《狗咬狗》的感受:相比起「生存」這主題,本座認為「迷失」可能在作品中更為明顯, 尤其是片中那一句:「搵人搵人,不如搵番自己先啦!」更是「畫公仔畫出腸」。鄭保瑞回應說這是他們在電影中刻意營造的對比:相對目標清晰的陳冠希,李燦森 就是他的另一個極端。他們在塑造李燦森這個角色時,首要的條件就是要他有一種Lost的感覺,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突顯陳冠希生存目標的純粹。鄭保瑞進一步補充說,即使在片中李燦森真能在報仇後殘存下來,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得到了甚麼,接下來要做甚麼。



Tags: ,



能吊民在看後對本座的忠告是:「若你是『玉皇大帝』的粉絲,這套戲會令你失望;若你是《龍虎門》的粉絲,這套戲會令你更失望。」哈,正好本座總覺得「玉記」畫風與本座的喜好格格不入,《龍虎門》除了兒時在理髮店的依稀回應外並沒有太大感情,故此能以「港漫愛好者」這個界乎主觀與客觀的身份來觀賞這套繼《風雲》、《中華英雄》後的第三套「港漫電影大製作」。(好啦,本座知道《刀劍笑》的製作費也不少啦)



之前看過《龍虎門》的Trailer,加上座談會中黃百鳴說到拍這部電影時如何用心,心中也抱持著相當期望的──而事實上,《龍虎門》也的確絕不欺場:從一絲不拘的場景佈置、細心設計的武打場面、出色的音效,無一不予人「A級製作」感覺。本座常道,肯用心機拍出來給觀眾看的港產片已不多,單是「認真拍攝」這點,本座已認為值得購票入場支持。

《龍虎門》的劇情其實真的沒甚麼好談:失散多年的兄弟相認、想退休的黑幫老大身不由己、嗜武的魔頭追求武道至境與主角最終決戰……全都是快要爛掉的傳統港產片劇情。雖然說近兩個小時的電影要展開《龍虎門》基本的人物關係和連場打鬥後,已再難有時間舖陳劇情,但始終有點懷念當年《風雲》能從武打及劇情中作兩面兼顧的平衡發展。



文戲只為附庸,但編劇把王小虎與王小龍在小時候的情誼仍著墨不少;這段以兩個童星擔綱演出的同父異母的回憶戲份有點《童夢奇緣》影子,橋段老土依舊,卻也流露點點真摯感情,而更重要一點就是,把文場戲份交給了小朋友們,甄子丹這位「專業打手」演感情戲力有不逮的弱點也得以隱藏:就連羅剎女死的一幕王小龍也被設定成全身僵硬,只能目口目面送救命恩人逝去,不禁佩服編劇的苦心。

Windows Media Player檔案


由於葉偉信導演的提醒,本座在看戲的時候特別留意《龍虎門》的音響效果,也果然沒有讓本座失望:無論是木板的碎裂聲、殺掉王伏虎是那敲打鐵牌的沈甸聲響,甚至是馬小鈴前往找奇俠時佛珠滾動聲,都能做到相當出色的水平。但另一方面,相比起「風雲」和「天煞孤星」,「生死陣」作為《龍虎門》的主題曲,始終欠了一點味道。你可以質疑鄭伊健的唱功,可是他所演繹的兩首作品,卻出奇地與《風雲》和《中華英雄》的主題配合,每次聽到它們,都會立時想起電影中的場面──相比之下,《生死陣》只是一般年青勵志歌格局罷了。

《龍虎門》最受人爭議的大致應該為以下三點:背景設定、「三皇」選角與偏重「實打」。



Tags: ,

前言:不如能吊民,本身並非「玉郎大帝」、更非《龍虎門》的忠實擁躉,但一個座談會的講者陣容竟有「香港漫畫教父」黃玉郎先生、「金牌製作人」黃百鳴、本座最愛導演之一「靚仔導演」葉偉信和吳教授,無論講題是甚麼,大概也找不到不出席的理由吧。酷喔



回想當年《中華英雄》在放映前,也曾於漫畫節搞了個電影座談會,不過和這次相比卻有很大的分別。相比起當年漫畫節的人生人海,今次在三號風球和缺乏宣傳的情況下,人數只得寥寥三十人:作為一位中大動漫/Joint-U老鬼,這樣就算不是「黃金」至少也可算是「鋼鐵」的堅實演講陣容竟換來這個冷青場面,不禁痛心。但自問已「不問世事」多年,也只好「隨緣」了。但相對而言,會「冒風」前往今次講座的,除了大專動漫畫聯會的成員和「有心老鬼」外,其他大都是《龍虎門》的忠實擁躉,所以現場反應和討論氣氛反而比《中華英雄》那一次座談會為佳。

黃玉郎一開始就道破了《小流氓》的創作原點:就是60~70年代時期一班街童/年青人聯群結黨,在低下層社區糾集、生事的社會現況。看著這班「準黑社會」慣性的恃強凌弱、以多欺少,黃玉郎不禁興起一種「鋤強扶弱」的念頭,《小流氓》即由此誕生。《龍虎門》早在2000年本已有計劃進行電影化,可是在各方談不攏的情況下胎死腹中,一直拖至2005年,才終於將這個未完的願望託付給他的好友黃百鳴。

黃玉郎說當他將版權簽給黃百鳴的時候,也曾為這個冷清的電影市道為好友提出忠告:「這部電影不要大搞,拍一兩千萬就可以了」但黃百鳴卻不甘心把這樣的一套經典漫畫浪費掉,結果《龍虎門》全片預算最後「埋單」一千萬──幣值卻是美金。作出如此重大的冒險,在當時就連黃玉郎也嚇傻了,身邊冷水更是不斷的向他潑去。不過黃百鳴亦坦言,若不是CEPA給予香港電影打開進軍大陸市場的機會,他也不可能籌集這麼大量的資金。他進一步解釋說:「當我最初的一套試點《七劍》,在香港取得八百萬票房,在大陸卻得到八千三百萬票房後,就決心認真地拍好《龍虎門》。」



Tags: , , ,
分頁: 55/91 第一頁 上頁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