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周李中興之後,何故先生又再邀請到香港著名出版社正文社社長厲河先生蒞臨中文大學舉行座談會。正文社是最為人知的是兒童漫畫雜誌《Co-Co》當中雖有不少如《Keroro軍曹》之類的日本熱門連載,但另一方面也是本地年青主筆一顯身手之地。由於知日部屋已有記錄及完整錄音連結,這裡只作摘要及記錄在飯局延長戰時未有錄音的部份。



版權業務篇

厲河先生開宗明義地說,正文社的成功,其實取決於偶然多於完善計劃。他回想起當初到《正文社》任職時,少年漫畫市場已被文化傳信《Exam》佔據,少女漫畫《ComicFans》的版權也落在天下的手中;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唯有從尚未開發的兒童雜誌市場埋手,結果創造了《Co-Co》的成功。本座稱讚正文社致力培訓本地漫畫人材,厲河說這也是連載迫出來的。話說當時《Co-Co》出現了競爭者(應指青文社),很多預期會拿到的連載最後都落在他人手上,在內容不足的情況下唯有以本地漫畫家合作,結果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受歡迎。



相比起一般出版社的合作形式,《Co-Co》不單以本地漫畫家繪畫日本授權的題材,不用版權費之餘反而每期皆獲贊助,可謂一個特例。厲河回憶說最初找他們合作的,是「Duncan搖搖」的代理商。話說那時「Duncan搖搖」的代理商苦於搖搖銷路不振,於是便請《Co-Co》他們開始一個以「Duncan搖搖」為主題的連載;由於當時香港已出現一段不短時間的「搖搖真空期」,《Co-Co》這個連載受歡迎之餘更再次掀起了搖搖熱潮,看得玩具商BANDAI牙癢癢: BANDAI自己也有搖搖產品,卻因沒有連載支持而白白錯過了這個熱潮!

結果在「Duncan搖搖」的連載後約一年,又再開始了BANDAI Hyper Yo Yo的新連載,而《Co-Co》與各玩具商的合作亦開始緊密起來,而這亦破天荒開創了港日漫畫的嶄新合作形式:以往日本授權香港繪畫漫畫一般都要收取一筆版權費,但《Co-Co》不少本地作品不但不用付錢,反而是收著贊助費來畫。



Tags: , ,

Blogger新財源:Review Me?

[不指定 2006/11/14 19:00 | by henryporter ]



前言:這是一篇(可能)被付費的文章。本座雖堅持以自己的興趣為寫BLOG首要條件,但從不抗拒任何利用BLOG可發掘的財源。以前曾嘗試過Google Adsense,可是效果不佳,試了一會便乾脆放棄。今次從Herock那邊看到了Review me的介紹,隨意申請之下竟然成功了,又即管嘗試一下。



傳統網上廣告的形式多為單向性灌輸,發佈人最多只擔演中繼者的角色,但今次Review me卻打破了傳統,連Blogger本身也賦予了協助宣傳的責任:所謂的「廣告稿」不是由廣告商提供,而是要由Blogger親自撰寫!
最初參加Review me的Blogger,可以先從其網站中輸入有關自己和管轄部落格的資料,然後就可靜待「生意」上門;之後廣告商就會從Blogger輸入的分類和Tag中找出適合的Blogger,並向其提供Offer,Blogger若接受的話,只要在限期內完成廣告稿的撰寫,並在介面中輸入該篇廣告稿的連結,之後就能靜待報酬寄來了!

Review me另一個特色,是它的薪酬計算,或多或少和閣下的影響力有關:若閣下的Page Rank、逆向鏈結數越高,就能獲得越高的星數評價,這樣也就越能吸引廣告商的青睞,所得來的報酬也就越高:換言之同樣一篇廣告文章,不再是依靠用戶的點擊率,而是以Blog的質素來決定收入的多少。

這種新穎的廣告合作方式給予本座相當的衝擊,因為:

.廣告商不再是胡亂大規模發放,而能挑選有影響力或在該範疇有專長的Blogger,宣傳費用可作更有效的投放。
.Blogger若要完成廣告稿,就要親身認識產品本身並作出回應,這也是Blogger與廣告商的一種互動過程。
.Blogger若只一味撰寫廣告稿,最後只會他的讀者所背棄,這樣就會被降低評價而影響報酬,所以Blogger在賺取收入的同時,也要小心挑選Offer而不致泛濫,甚至也要好好保持部落格的人氣。

Review me並沒有要求大家寫「鱔稿」,只需要符合兩個條件:



Tags:

重踏闊別4年的籃球場

[不指定 2006/11/14 18:36 | by henryporter ]



上星期六是中學母校Speech day,同屆的同學借畢業10週年的機會相約回校一聚。在席間一班同學提到了打籃球的往事,也即興約了第二天晚上球聚──想起來,已四年沒碰過籃球了。記得中學畢業後,和理科的同學們也還是依舊每週一次籃球聚會,這種聯繫甚至比文科的同班同學還要緊密呢!smile



Sony MDR-EX71SL

[不指定 2006/11/10 17:36 | by henryporter ]



隨著I-Pod Earphone日益殘舊(無論外觀上還是品質上……),C1送的BNO耳筒設計在戴除方面又不太方便,使得一向在工作間有聽音樂習慣的本座,一直心癢癢想買一個新耳機。既會要求買新耳機,對音質方面當然會有點點要求,但又不捨得在這方面花大錢,所以把價錢定在$300以內;由於耳朵很怕熱,戴Headphone會很不舒服;加上為方便工作,戴除容易是首要考慮,「耳塞型」是唯一之選。

在正式購物時也做過一些調查,發覺互聯網上一般都是以Shenheiser和Shure 為推薦品牌;不過自AIWA倒閉以後,對影音產品總有一種「Sony情意結」(這種想法在TV Game應會被譏為AIBO=Sony狗),所以還是以此為首選,最後以$298購入兩年前的舊款耳機Sony MDR-EX71SL。



這是首次接觸這種「密閉式耳筒」,那種連自己呼吸聲也能聽到的隔音感覺有點怪,不過習慣後,以往因為漏音而錯覺的一些較微弱音節和重低音現在都聽得到了,即使身處細微雜聲的環境,卻仍像在寧靜的個室中聽音樂似的,連敲鍵盤的聲音都隔掉了,感覺很爽!

至於音聲方面,一如討論版上所言,低音相當沈穩,效果不錯;但到中高音開始就變得很單薄無力, 不過本座一向追求重低音頻的效果,中高音頻只要不爆聲就可以接受,所以仍是覺得相當滿意。

現在剩下來要擔心的問題只有兩點,一是選用矽膠耳塞的問題:小型的會出現聲微漏音情況,中型的則略嫌太大,硬塞進耳洞後會過一段時間會有少許的不適,或許要從音色和舒適間來個抉擇了……至於另一問題則是隔音效果造得太好了,電話聲尚且不大聽到,敲門聲簡直是完全聽不到!不想想怎解決的話,工作就會受到嚴重影響了……

內文為Sony MDR-EX71SL,僅供參考:



Tags:



先旨聲明,本座下面寫的感想,幾乎九成以上的內容都會拿《槍火》與此片作比較:看過《槍火》的觀眾,真的有可能不和《放.逐》拉在一起比較嗎?
這不是本座的執著,然而當兩者的風格如此近似,而演員名單又有大量重疊的時候,就如真能不視其為《槍火》續集,也很難將其視之為一套獨立作品。



劇情

《槍火》故事簡單,節奏明快,《放.逐》的故事也無甚枝節,一條主線直落完場;但杜琪峰明顯不甘於只將《槍火》的格局複製一次,在今次嘗試加入一些男人友情以外的人生觀、義氣節理以提升作品的內涵:例如片中不停以擲銀選擇前路,最後卻在決定拯救阿嫂與否時直接把銀幣丟往水中;又或在搶得黃金後的那一番「互表心跡」。



可是本座卻嫌這些表達太過「畫公仔畫出腸」,害怕觀眾不明,非要把道理說白,使全片變得累贅,失去以往單憑一兩個眼神、動作來讓觀眾意會的爽快。結局更加不用說了,當男角們以簡單得可怕的手法把何超儀騙到手並一把推她出門的一幕,實在老套得讓本座以為在看《英雄本色續集》(注意:是真正的英雄本色續集,即有石天參演的那套爛片)!

有人說許紹雄安生保命的窩囊相,是與主角們重義輕生的決擇作一對比,也有人說是諷刺澳門回歸前葡國政府的無能。若是後者的話,本座只可說這種似有若無的「反諷」不如不做;若是前者的話,看到許紹雄那種硬滑稽與全片風格也是格格不入。



也不是所有地方都不討本座所喜的,如氣氛營造就是《放.逐》比《槍火》青出於藍的地方。《放.逐》的舞台由香港搬到了澳門,《槍火》的鬧市繁囂不見了,變成了具濃厚拉丁風味的鄉鎮式建築,主角們的衣服也加上了「Mark哥褸」;就連用色也由以往《槍火》的偏冷一轉而成昏黃的偏暖聲調──正好配合《放.逐》那種落難英雄的傷感。看著主角們一步一步走向末路,但最後卻能坦然面對死亡,「千山我獨行」的氣慨在完場後仍讓本座回味不已。



槍戰



Tags:

頹飯粗略考

[不指定 2006/11/07 00:00 | by henryporter ]



雖然早從思考口中聽到逸夫書院飯堂名正言順打著「頹飯餐」的消息,沒想到最後會成為新聞在蘋果直接刊登出來!不過一看附圖的餐牌,不禁想學《開心主流派》的曾志偉爆一句:「咁都叫頹飯?有無搞~錯!?」anger

每間大學都可能會有自己的「頹飯文化」,但在中文大學能稱之為「頹飯」,兩個共通條件是少不免的:一為價錢應為一眾飯類的便宜之冠;二為用料粗劣或欠特色,至於是否使用單手湯匙來進食,應不在條件之列。圖中所列的「頹飯餐」價錢竟達15元之譜,故除10元的魚香茄子飯以外全部可謂「不合格」;最諷刺的是下面的紙牌供購買「頹飯」的同學加3元換購紅豆冰或雜果涼粉冰──若進餐能享用如此奢侈的特飲,「頹飯」還能稱之為「頹飯」嗎?

「頹飯」之出現,是盡量以低成本來壓低售價的成品,為的是照顧一班貧困學生,故品質當然只會在「僅能入口」的水平;而「頹飯」的用膳者多為生活水平比貧窮線稍高(更低的連「頹飯」也吃不起,會轉攻杯麵和即食麵),進食只為填飽肚子而無甚要求,故一切省錢為上。而由於欠變化而味道不佳,長期進食就算不理營養問題,心理上也會間斷性出現沮喪、頹廢的感覺──若果菜色精緻得讓你擁有飽嚐美食的溫暖感覺,已不堪稱之為「頹」了。

回憶篇

未有認真考究中大「頹飯」的歷史,有人說此乃源自崇基眾志飯堂九元七角的餐肉雙旦飯,然而真實性存疑;以個人第一身經歷而言,90年代末期范克廉樓學生食堂(現已易手)的「中式快餐」和「西式快餐」(簡稱中快或西快)可謂頹飯的典型例子。雖然菜色花款算是略有變化,可是本座實在很佩服當時的飯堂負責人如何挑戰飲食極限:如栗米肉粒飯的難吃程度讓人賦予「栗米豬餿飯」之別名;「中快」「西快」雖具餐飲之名,但當你碰到「君子之交」可樂、「沙塵滾滾」豆漿和「壁壘分明」栗米湯(水歸水、粟米漿歸栗米漿)時,你會發覺有無這些附送其實差不了多少。每碟「中快」「西快」皆會夾些「時菜」給你,但自從親眼見到朋友那堆「時菜」有曱甴之後,本座已養成「唔該唔愛菜」的習慣。

崇基眾志飯堂和「范記」樓下的Snack Bar則為另一種類的「頹飯」。論食物水準,其實並不俗,但若光顧最平的10元飯餐又不要那些「頹炒飯」,
材料上就只有餐肉、香腸、火腿和雙蛋之間的配搭作選擇,一天兩餐皆進食「頹飯」的話就只能在餐蛋、腸蛋、腿蛋、餐腸、餐腿、腸腿之間不停重覆,本座稱之為「頹飯之地獄輪迴」。stupid



「頹飯」三吊詭





《武神 Gold》是《武神飛天》的一個外傳,講述前任黃金城主鐵梗如何奪位的獨立故事。



故事本身很簡單:一個很有實力卻是爛好人的鐵梗,為了別人作出各種犧牲而受苦,最後卻發覺狼心作狗肺,最後在怒火之下力量大增,並將前任黃金城主殺掉而奪權;以吞食黃金和首級、在回城後扣喉嘔出來的「人型運輸車」金豬、以及所謂「黃金暴屍刑」、「終極暴屍彈」,相對肥良以前的變態點子實在相差很遠;甚至書中的打鬥場面也是點到即止,在還未有甚麼驚世駭俗的招式洗出時,已匆匆落幕了。既然如此,為何又要特地為這本平平無奇的外傳寫一篇文章來呢?只因《武神Gold》流露出一種,只有長期死士如本座才能領略的快感。



坊間常說肥良只在「有火」時才能創作出成功的作品:在《海虎》,肥良就是靠著對馬Sir的火來塑造出極具爆炸性的劇情;而《海虎II》中白次男在失去力量後怒罵白軍浪,肥老師也不諱言是源自他與父親之間關係的投射。不過自從肥良不再「叫雞」,修心養性的養妻育女和打Golf後,他一連串後續作品的劇力也就一落千丈;之後的《虎.狂.龍》、《殺手日記》雖以暴力掛帥,但明顯地只是「火」在表面上而已。肥老師一直把作品質素下降的責任推給助理不好好作畫,卻不知故事才是海洋作品的最大身賣點。不過錯有錯著,肥良這股對助理的怨恨不斷累積,終於在《武神Gold》中爆發出來。



和以前的誅九族、白醜男一樣,鐵梗在《武神Gold》中就是肥良的化身:他把助理、拍檔們視為家人般看待,甚至不執著於自己的收入多少,希望做到「大錢大家賺,大家開心」;但這班他視之如至親的助手們怎樣回應他?他媽的質素低劣的稿件,就如那些臭蛋和「終極暴屍彈」般,一輪又一輪的向鐵梗身上擲去。



Tags: ,



何故乘邀請李中興回中大電台做節目之便,特別安排了吳教授與這位漫畫編劇共晉午餐,本座有幸也獲列席機會。不計中途「夭折」的《中華拳王》,《街頭霸王》是本座第一本長追的「土炮」,而即使日後李中興的作品有再多的不是,很少人能否認《街頭霸王》是一部劇力萬鈞之作。

街霸篇

李中興在83年左右加入漫畫行業,最初入行的職位並不是編劇而是漫畫助理,主要工作是負責衫花等零碎工作。漫畫助理的起薪點當時只是七八百元,比起當年普通一份千多元的工作當然偏低,而當時加入漫畫行業的都是一批熱血年青人,也只當工作是一種另類娛樂。真正改變他的想法是當年玉郎機構上市,此直至此時李中興才發覺身邊稍有才華的主筆都已大把大把賺進金錢,他入行多年卻還是原地踏步。碰巧當時「大師兄」祁文傑要找人作《怪談》的編劇,李中興便把握機會轉成半職編劇,上午「度橋」,下午做助理,人工雖然依舊,但總算有了轉變。後來祁文傑看他越編越起勁,乾脆把他轉為全職漫畫編劇,而街機遊戲《Street Fighter II》熱潮捲至香港,可謂李中興人生一大轉捩點。

據李中興所言,當年的《街頭霸王》漫畫是純粹靠一股蠻勁促成的。話說當時正值《龍珠》等授權漫畫引入香港的時期,玉郎當時對版權問題可謂相當敏感,可是李中興極力游說:「角色名字不跟足,如Ryu改赤龍、Ken改賓尼;人物造型作小量修改,如讓赤腳的Ryn和Ken穿上功夫鞋,就沒有侵權問題了」在這番「甜言蜜語」的攻勢,加上祁文傑對版權尚未有太清晰的概念,半推半就下竟首肯《街霸》的出版。李中興回想起來,其實當時對版權概念也是一知半解,向公司提出《街霸》的計劃也只是搏一搏,若把次序倒轉,向祁文傑提議先購入版權再出版的話,或許祁文傑就會怕煩而駁回,《街霸》也就沒有機會面世了。至於為何《街頭霸王》日後會成為香港唯一官方授權的《Street Fighter》漫畫,其實是碰巧當時玉郎機構有一位日本友好與Capcom交情不俗,在一番商討之下便把香港的漫畫版權售予《街頭霸王》,而市面上所有同類作品也立時失去蹤影。



李中興不諱言《街霸》是他一生中最愛的作品。在當《街霸》編劇之前,李中興一直只能「度」《怪談》短篇漫畫的小故事,滿足感有限。那時他也有博覽群「漫」,滿腦子想的是假如他是《龍虎門》的編劇他會怎樣怎樣、假如他是《黑豹》編劇又會怎樣怎樣(結果蚩尤和老祖宗就演化了玄武天魔和神武天皇)……所以《街霸》的出版,可謂一個把他抑壓在腦子裡的各種怪主意一次過爆發的契機。

對於《街霸》的成功,李中興認為這是基於幾個機緣:首先他說許景琛其實並不擅長作角色設定,《Street Fighter II》本身固有的人設對他可謂幫助不少;其次是Capcom當年將漫畫版權給予《街霸》後,便任由其自由發展,沒有絲毫干預,這使得李中興能隨意將《Street Fighter》一代、甚至SNK《餓狼傳說》、《龍虎之拳》等角色也能加入其中;李說隨著授權制度日漸完善,日後的審查開始越加嚴格,出版社更須因應不同遊戲監製的要求,接受各種不合理條件:例如《BioHazard》的三上真司就曾要求要將原稿寄予日本審稿,並作修改後才可正式出版。



至於最後一個機緣,則為李中興本身對遊戲機的熱愛。他表示當時的同類作品中,沒有一位主筆或編劇會像他般時常流連於機舖,時刻掌握香港年青人間有關《Street Fighter II》的最新話題,好像「皇者令」、「霸者令」等術語都即時融入漫畫之中(雖然其原意已被轉化),甚至連「昇龍」這個由外國遊戲雜誌堆砌出來的芭洛,也被引用成赤龍的父親。李中興稱自己當年每逢《Street Fighter》推出一個新版本,就會斥資購入遊戲機板以第一時間感受新元素;雖然李中興沒有直接提及,但本座相信「心魔」此一角色之所以能比12人版更早出現,就是因為那一股對《街霸》的熱誠。



Tags: , , ,

肌肉拉傷.恐怖酷刑

[不指定 2006/11/03 19:57 | by henryporter ]



各位讀者,本座正忍受著相當痛苦來完成這篇文章,不是心靈上,而是肉體上。kill事緣昨天在回家途中,腰後傳來一陣異樣的感覺,隨之而來就是強烈的痛楚,使得本座立時寸步難行。幾經辛苦撐到家門,痛楚亦稍加舒緩,本以為會逐漸平伏,誰料高潮尚未來臨。

次日起床,情況轉趨嚴重,因為所有要運用腰部肌肉的動作皆進行不能!在被子的輔助再加強忍痛楚下,幾經辛苦才起了床,之後才發現拉傷肌肉的恐怖之處:除了平躺在床上以外,幾乎所有動作都是他媽的痛!舉步為艱是自然的,但沒想到乾是站著也是痛;也不要說趨前身體打字,就連只攤著看網頁最多5分鐘就頂不住要回到床上了……這種坐立皆不安的感覺,只有鐵狂屠在玄鐵門為其卸甲失敗後,強迫全部門眾戴上的「絕魂鎖」可以比擬。(很想scan給大家看,但實在沒有力量找出來……)





Title: Reinterpret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An Ideological Battlefield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in ACG

Introduction:

As you may know, Japan & China have disagreements in historical issues. These disagreements can be reflected in the way they present the WWII in their ACG works. In the last few decades, Japan has produced many ACG works with right-wing ideology. China has been catching up in this respect. Sino-Japanese war has broken out in ACG. Following the rise of neo-nationalism in Japan in 1980s, right-wing ACG works also emerged after the WWII. Japan & China hold different views of the WWII. Japan has provided many ACG works to justify the war. Unlike the condition before the war, in the post-war period, it is public instead of the government to take initiative to incorporate the right-wing ideas into works.



Conflicts of Animation and Comics in the Last Century: Sino-Japanese Propaganda War through Animation and Comics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Let’s take a look how Japan & China use comics and animation during the war. Sino-Japanese Propaganda war broke out in the 1930s. For example, the Mans brothers produced about twenty patriotic animated short films.



Japan, at the same time, also filmed animation to promote patriotic ideas. This differed greatly from the situation in China. The most famous example was Momotarō the Sea Eagle, which Japanese Navy Ministry had participated in the production.



Momotarō the Sea Eagle was filmed in 1942. It mixed the Pearl Harbor Incident with folktale. In the film, Momotarō led the army of chickens, dogs and monkeys to fight against the demons in the Pearl Harbor. It was a metaphor of Yamamoto Isoroku leading the united fleet to fight against American navy. The model of the captain of the American navy was Bluto from Popeye the Sailor, adding with the horn of the traditional Japanese demons. Since the Japanese military government showed supports towards the animation, it was much longer and the graphics were in better quality when compared to the works produced around the same period. In short, this was a period of Sino-Japanese War in Comics and Animation. Besides the real battle, there was in fact another cultural frontline. It not only helped boost the national morale and emphasized the legitimacy of wars, but also condemned on the injustice of the invaders.



Deep Blue Fleet: a typical example of right-wing ACG

In the early period, ACG products which used the Second World War as the main theme, focused on traditional military ideas. One typical example isDeep Blue Fleet,1994. The story is about Japanese commanders like Yamamoto Isoroku, just before they died in the last phase of the War, were suddenly reborn before the War. In spite of the rebirth, they kept their memories. These people tried to form the “Deep Blue Society”, hoping to change the history.



分頁: 52/91 第一頁 上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