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和Helen

[不指定 2007/02/09 17:12 | by henryporter ]

因人脈有限,一直煩惱於為某「計劃」招募香港電玩界「寫手」。多得管家安排,讓本座能與傳聞中的日本麻雀(及Boardgame高手)魔女見面,全程皆相當愉快。沒想到相隔不久,管家竟提醒本座一直尋找的另一位目標人物Helen,竟為魔女的「男朋友」,於是相隔短短一周即再次安排第二次飯局。雖然是次飯聚的主要目標:邀請Helen為「寫手」尚待答覆,但本座能有幸認識到兩位在遊戲界別中「各有所成」的高手,已感幸運不已。



有關魔女

之前本座並不真正認識魔女,但多得可愛的部落格,讓本座得知有如此一號有趣的人物存在。在香港有關Boardgame的Blog本已不多,以日本麻雀為主題的更少;把日麻「概率化」、「精算化」去分析的更是絕無僅有──所以自從第一次瀏覽「魔女blog v2.0」以後,便驚喜於香港博客界竟有如此一號有趣的人物。

魔女為人相當謙遜,在飯局中一面推說自己其實沒甚麼出眾,而本座對日麻界的認識又幾乎等如零,所以要介紹他的背景實在有點困難,唯有在他的Blog中搜尋,僅列出如下:



.曾為黑白棋(蘋果棋/Othello)比賽的全港冠軍
.在全球知名的網上Boardgame平台:Brettspielwelt (BSW)舉辦的Boardgame奧運會中,在Cyalus此遊戲奪得銀牌,日常對賽的勝率為全BSW之冠──換個角度說,單以Cyalus這款遊戲而言,說魔女在全地球排名3名之內也不為過。
.港日連線日麻街機《麻雀格鬥俱樂部》(MFC)中目前稱號為「玄武黃龍lv.47」,屬全體玩家中最頂尖的1%。
.網絡上著名的日麻比賽平台《東風莊》中,取得R2150成績,得以進入只限頭50位玩家進入的激戰區,就連ch.2的日麻板也有專屬他的介紹。

或許在金錢至上、次文化被嚴重壓抑的香港,魔女的成就不值一顧,但他仍是一位了不起的Gamer,也很高興「計劃」能招得如此傑出的「寫手」(雖然範圍只限日本電玩)。希望日後能從他的口中、筆中,記下更多有趣的故事。



有關Helen

在見面前,已從多位朋友口中見識過Helen的「盛名」:「新之城打機打到響o酉朵的Helen」、「響街機圈子中一講Helen,大家都知係邊個」。無他,因為她是目前大受歡迎的《三國志大戰》首屈一指的女將。

相比起精算系畢業的魔女,由於Helen是文科出身,隨口說起故事已相當吸引,介紹她也不用多費心機:

.因為突然對《Avalon之鍵》產生興趣,在數個月之間又新手開始最高衝上過全港排名第二。
.在AL考試前夕,也還是每天沈溺於遊戲機中心,最後卻順利入讀香港大學文學院(好孩子的最差模範)


但這些還不及她在《三國志大戰》所經歷的來得有趣。



女性冠軍

即使電玩在女性間已日漸普及,可是就對戰味道濃厚的街機(Arcade Game)來說,仍是以男性玩家為主導;其中陽剛味甚重的《三國志大戰》,女將更是寥寥可數(或許NDS版的出現會改善這個情況?),更不用說以女兒之身嬴得冠軍了。可是,Helen偏偏就硬是從一眾男人中,取得過其中一次大賽的冠軍。

要知香港街機界素以「民風強悍」馳名,就算男玩者也將勝負等同於放上尊嚴的賭博,何況是被一位女性擊倒?問及身為女性玩家在街機世界中會否受到不公平看待,Helen說最難堪的是在勝出的時候被旁觀者說「還不是靠人家讓賽?」;到失敗的時候又被說「女人就是這種程度了!」為了擺脫這種性別歧視,她只有不停勝出再勝出,直到所有人也肯定她有一定實力為止──在為自己的排名戰鬥的同時,也為自己的性別而戰鬥。

直到現在,雖然仍有人為《三國志大戰》機台的「萬綠叢中一點紅」感到奇怪,但她卻早已習慣那種尤如「發現世界奇觀」的眼光,而且一班老玩家亦早已認同她的實力,本座甚至看到,有玩家和她打成平手後,還沾沾自喜地與朋友分享自己剛才的戰略,把之視為一種光榮呢!



Tags:



「我要做好呢份工」

上述宣傳語句一出,坊間指責排山倒海而來,主要指曾蔭權只把特區首長視為一份工作「而已」,缺乏一個領袖應有的視野和胸襟云云。持平一點說,口號喜歡與否視乎主觀意願,不喜歡的話總可找到一百個理由來批評。各位還記得董建華此號人物嗎?當年他是何等威勢,「八萬五」政策簡直要把香港多年存在的房屋問題一次過解決,又要把香港變成「數碼港」、「科學港」、「超曼克頓」,最後甚至連「中藥港」也搬出來了,結果呢?港人早起受夠這種治港「胸襟」帶來的痛苦。

另一方面看,「我要做好呢份工」反映曾蔭權只求打好份工,在任期內少做少錯,正符合「小政府大市場」的理念;至於貧富懸殊、環保、文化保育問題,壓力團體與民選議員自會迫使曾蔭權作(有限度的)修正──擁有改造世界使命的領袖往往「雖千萬人,吾往矣」,自以為要立大功必要有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決心,結果悲劇就有此而出;反之器量小的領袖縱使有再多缺點,都一定介意社會大眾對他的評價──只看他一被人指責工作時間用政府車參選便手忙腳亂;一見梁家傑參選立即急不及待減稅增開支,就算他鄙視黃毓民、李永達,但總不能忽視他們背後的那股民意吧。

一個度量狹小的領導可能不符期望,但總比一個不知自量的政治狂人好;港人不怕你幹不出大好事,就只怕搞禍才剛恢復元氣的香港經濟。



推介:競選心聲講你知:針對梁家傑在Yahoo!競選博客  (此乃真身)而設的惡搞Blog,至今已有三篇「特首心聲」,內容無聊卻抵死搞笑(最精彩是叫「保皇派」改「契弟派一段」),甚至有人誤認為「真身」而認真指責grin!趁未敕令關站前,各位趕緊前往一看吧。

/教育城

李國章以退為進

躁狂李沙皇近日又有新猷,被記者問及有關支持新特首問題,他一方面表示自己早已打算退休、再留任要先問過老婆云云,另一方面又搞了個爛gag,指「梁家傑連任會找張文光作教統局局長,為免失業會支持曾蔭權連任云云」。此狂人自相矛盾之處自不消提,但兩番話背後的動機卻值得深思。





匯豐信用卡

.匯豐信用卡的熱線是27484949,但假若電話清單上找不到你需要的服務,即使不停翻閱也只是無止境的電話錄音介紹,唯有選擇報失信用卡才終於找到個人來接聽──這不是間接鼓勵客戶濫用失卡熱線嗎?不太好意思地聯絡上失卡主任,也立即表明自己只想作清單服務以外的查詢,之後才知道在接通熱線後,按「#100」就能接駁客戶服務主任這個「秘技」──或許是本座「耳大聽過龍」在那堆刻板的電話錄音中聽漏這個選擇吧?

.一直不太明白匯豐信用卡究竟是以甚麼標準來轄免年費?簽帳額?還款紀錄?持卡年份?向客戶服務主任查詢後的回覆是:「沒有標準!」以本座為例,她說只要每年前往銀行櫃位或致電信用卡熱線就能無條件轄免了。這不是代表年費收取與否,只視乎持卡者是否有要求轄免!那信用卡優惠中以積分換取轄免年費,原來只為消耗用不完的分數而已……(今年還大幅提升至4萬分)但記得在去年從電話查詢能否轄免年費時,「狡猾」客戶服務員還是先「推薦」本座先選用積分轄免年費優惠(去年是一萬分),所以要審慎起見,還是先用盡積分或去櫃檯直接提出轄免為佳。



強積金

.以前因為轉工頻頻,積下一大堆強積金戶口,現在想好好統合的時候卻不知怎樣入手。之前向某人士查詢只得兩個辦法,一是向之前的託管公司逐個逐個查詢,二是在辦公時間內直至前往積金局辦事處直接查詢。前者費時失事,後者則至少要浪費半天年假,不甘心的本座唯有往積金局網站查詢,發現原來現在已可以用郵遞方式向積金局查詢保留戶口資料(不過只限戶口名稱和編號,存戶需要自行查詢如數額等進一步資料),只要在此處
下載表格填妥寄回即可。

一般人皆認為匯豐強積金信譽超卓,是統整保留戶口的首選;但其實它的管理成本最高,等同回報打上額外折扣,這點為挑選時不可忽略的考慮因素。如友blog reality就有文章指出,匯豐恆指基金表現每年落後大市複式落後2%,四年落後8%,40年後就落後55%。



.早前有報章指看好香港股市的可100%選擇「恆生指數基金」,這就等若以強積金供款全數購入盈富基金。但近一年匯豐、恆生等恆指基金全數落後同一銀行的香港股票基金。而匯豐、恆生兩大銀行的強積金表現大部份排名中均名列中後段。
此外富達投資近日在中文大學內部文件中被評為「表現落後其他對手,一無是處」,並考慮引入新的競爭者德盛,各位可以此為參考。有關各強積金表現可前往香港投資基金公會查詢。



前文:此文原貼於[日本之旅](九) 拾遺篇。本以為在飛機上看到的《県庁の星》因不受片商青睞,直至早前往戲院看《緣份精華遊》時,才發現前者已被更名為《星級大改造》並正式排期準備上映。 鑑於本座估計讀者多數會忽略附屬於遊記中的看後感,故特別獨立成文(其實最大可能仍是沒人有興趣看 ……),附送豬頭骨《求愛可人兒》與剩菜《緣份精華遊》。

《星級大改造》



在日本旅遊去程和回程分別在飛機上看了兩套電影:去程時看了織田悅二的《県庁の星》,回程則看《球愛可人兒》。前者看片名好像有點「睇頭」,但實際上內容簡單不過,若非有織田悅二和柴崎コウ,只能算是一套B級尾的影片:一位公務員精英因民間交流計劃而到了超市實習工作,在那裡學到了理想的制度與現實世界的衝突,最後將這種信念帶回縣政府,如此同時亦與超市的「資深兼職」柴咲コウ漸生情愫……



但日本電影工作者的確有其處理簡單故事的一套:快速的節奏、細膩的枝節再加上動人的配樂(完全是日本電影的強項),一幕幕感人的場面就很自然的展現出來。織 田裕二演刻板而帶點傻氣的小子自是駕輕就熟,柴崎コウ雖然演技水平有限,但那種惹人憐愛的味道還是能發揮出來。本座認為全片最難得的是處理織田裕二和柴崎 コウ之間的一段情,內歛得連接吻、擁抱的鏡頭也沒有,但兩者在片末那一個會心的微笑,卻讓觀眾感到勝過千言萬語。



有影評說《星級大改造》劇情太一廂情願而流於說教,或許作者忽略了那重要的一幕:當織田裕二在縣廳演說取得支持後,他那早已死心的同僚重燃鬥志,正打算投入改革市建設計劃書的「大業」時,卻發現織田的計劃書被露骨地丟進垃圾埇中──要改革厚重的官僚架構、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豈能單靠一場熱血對話就能成功?縣廳只是利用織田來提高民眾的支持罷了。

可是面對這種無力,就代表要放棄,變回尸位素餐的公務員/漠不關心的市民了嗎?導演為了解答這個問題,又特別在最後「翻兜」一下:在片初那部任由公務員添飲的咖啡機,已被加裝了錢箱,暗喻即使微小力量縱不能對抗諸如政府這樣的龐然巨物,至少也能逐少逐少的改變現狀。這個小小的枝節雖則沒有主線劇情(這是一齣愛情片嘛),但背後卻帶出電影對社會現況和如何自處的看法,也是港產片少見的。

雖然並非絕頂佳作且劇情老土,不過在飛機 上消磨時間,《県庁の星》實在是最佳選擇。



《緣份精華遊》

《緣份精華遊》其實是發生在聖誕至新年之間的故事,但發行最後要將它拖到07年1月中旬才上映,觀眾未免有點掃興。雖則本座從不主動找上這些愛情小品來看,但也從不抗拒,因為荷李活的導演和演員們總能把故事演活,最後很少會變成大爛片/大悶片。



Tags:

[漫之魄] 與甘小文飯聚

[不指定 2007/01/30 20:02 | by henryporter ]



不同一眾「小文死士」,本座因年紀關係錯過了被死士們讚譽為巔峰之作:在《玉郎漫畫》中連載的〈太公報〉,不過還是依稀記得初中時《笑王》與〈蛇果日報〉帶給本座的震撼。個人認為甘小文的作品是一種「健康的低俗」,因為即使作品中不免與性、粗口、排泄物有關,但其實也只為博君一笑而已,既與色情暴力無關,也無誨淫誨盜的企圖。在現今「偽.道德」盛行的香港社會中,間中放低身段,受低俗笑料所引而輕鬆一笑,又有何不可?

多得跨媒體創作人何故之助,今天又有幸和另一香港漫畫界知名人物小文老師飯聚,但不幸的是經過兩天的翻箱倒櫃,也還是找不出珍藏的《笑王》給小文老師簽名,最後只有空手赴會(忘記了書櫃最底還有本《火武耀揚》搞笑版),實在可惜。由於隔壁的漫遊者、吳博士已先後寫出是次聚會的記錄,何故也與小文老師製作了錄音節目,所以一如以往,想知有關此次碰面更詳細內容就請參考文末的延伸閱讀吧。這裡只憑本座記憶,扎下若干個人認為值得記下的內容。



甘小文不諱言創作上受《老夫子》王澤的影響最大,不過王司馬、日本的四格漫畫也為他帶來啟發。有關創作靈感,甘小文表示多數取自日常生活接觸的事物,例如〈蛇果日報〉中時常看到的馬圈術語「籮柚有白印」,其實自己也不清楚當中含意,不過當將其「擬人化」後卻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他再補充說漫畫家用來參考的題材有時可能根本一點也不好笑,這時就靠他的改寫功夫把它升級為精彩笑話。

本座向小文老師表示曾在不止一本日本漫畫上看到和他畫風有九成相似的角色(最佳例子為《球魂》中的乒乓協會會長),甘小文則回應別人向他參考的機會不大,似乎巧合的機會更大。說起參考,甘小文也說自己信手拈來的意念已多得搞不清源頭所在,也不介意行家之間相互「交流」;反而有些笑話如「柑蕉桔李蘿柚;雁鷲貂狸獅狒」最初見自簡而清作品,現今卻變成了甘小文的「Trademark」,感到有點尷尬。



Tags: , ,


這是只在26日晚上玩過一次。本座很喜歡《RISK》,因為其規則簡單容易介紹給新手,在「列強爭霸」的情況下靠交涉以影響戰局的機會也很多;更重要的,當然是見證各種人性的醜惡面:欺凌、恐嚇,還有本座最愛的出賣和背叛。



本座玩《RISK》的歲月中,曾試過擔演強秦,四出恐嚇對手:「邊個第一個攻我就拖佢入墳墓!」然後慢慢分而食之;也試過當齊王再世,被其餘四個玩家合謀圍攻,由稱霸兩洲排行第一驟然在短短兩回合間變成只剩兩城。但論最精彩的一幕,還是本座在思力家中與他及其弟三人互戰,本座坐擁歐非二國,號稱拿破崙再世,與思力的南北美聯盟決一死戰,卻不知在無謂虛耗國力之時,思力弟兼併亞澳的大國已悄然興起,國力甚至大得就算本座和思力聯手也無法破之;剛巧思力弟要去洗澡,在臨行時下了「1小時後就會發動總攻擊」的死亡宣告,本座與思力在沒有辦法下只好趁其洗澡期間,把客廳的時鐘調前,爭取喘息時間!現在回想起來既白痴又搞笑,但那時的歡樂卻是永難忘懷……



噢,扯得遠了,還是說回今次的「未來之戰」吧。在網上曾瀏覽過《RISK 2210A.D.》的線上互動介紹,當時的感覺是相當複雜:除了版圖多了水底和月球外,又有一堆有特殊能力的Commander和太空站,加入資金元素之餘功能卡也由原本單純的加兵變得多樣化……不過玩起來卻原來只要有若干玩《RISK》的概念,還是相當容易上手的。



一開局先要決定三處人畜皆不能進入的核子染地區,結果是整個東澳洲和冰島皆成為不毛之地。這個情況立刻把版圖的局勢扭轉:首先原來領土已小的澳洲進一步減至兩塊,變成最容易佔領全境獲得額外兵力獎賞的肥肉;其次北歐的污染把歐洲與北美洲在陸路上的路線斷絕,令兩者在防守上更為容易。

跟著輪到布兵環節,由於Joe姐和羅倫在本座之前已先後把澳洲填滿,所以本座的如意算盤是先拿下地理位置次好的南美,再伺機「進出」非洲或北美。不過有這主意當然不會只有本座一人,而此人除了宿敵某G君以外,還會有誰?布兵發展至後期更是一步一驚心:因為本座與某G君的兵力竟然全都賭在南美一戰!換言之誰要是最初的決戰戰敗的話,打後的回合都不用想翻身了。



不過在整個過程完成後,本座才發覺犯下一個驚天大錯誤:既然早已決定要決一死戰,那就應該把所有兵力集中,然而本座卻把他們平均分在南美兩地……《RISK 2210A.D.》其實是容許以金錢(其實在Game中是指能源)競投遊戲的先後次序,本可以藉此先發制人;但此時本座又犯下另一個錯誤:一元不付,白白讓競投的機會錯過,最後某G君擲骰的點數比本座大,換言之在本座集結之前,他可先以一倍兵力圍殲本座,也只好聽天由命了。

可惜,千算萬算,還是算不過一輪「邪骰」。



Tags:
  我們的 06 至愛口頭禪

有見最近大家都對回顧 06年的最愛興趣缺缺,聽取網友夜神建議,決定搞一個「我們的 06 至愛口頭禪」聯播選舉,以饗一眾 cuhkacs 的 bloggers 及某節目網友,選出 2006 年我們至愛的口頭禪。

投票將於 2007 年 2 月 28 日凌晨時分截止,選舉結果由
夜神的幽玄之間統籌,將考慮選出得獎者,有可能攪一場「爛 gag 聚會」作為頒獎禮。請各位踴躍參與!

以下為 06 年至愛口頭禪的候選名單,排名不分先後:


我們的 06 至愛口頭禪




前言:在開始記錄之前,請先聽聽本座這個星期以來的作業起息:12月25日晚,心血來潮的Joe姐提早一天約了本座與羅倫及幾位浸大棋會的棋友棋聚,由大約九時左右一直玩至凌晨三時多;完結後回家一口氣睡了十二小時,在26日下午三時左右又接到了開Game的電話,大約八時左右再去好景商場的聚腳地再戰,直至27日上午七時二十分左右才終於玩完,結果27、28兩天在公司都是心神仿佛,元氣大傷。

本以為在28日晚上睡個好覺,積累的疲勞就會全部消除了,除了在臨下班的時候又傳來「惡耗」……甚麼?又開Game!?之後在公司加班至十時半左右才又到好景,又以為他們應該會等不及先行一步,那本座就觀戰至12時左右回家就好了,誰料在本座抵達之時,還是只得Joe姐和羅倫二人……結果在半推半就之下,唯有又開A&A,又要戰至差不多上午八時直接往公司上班。換言之,短短四天之內,本座有三晚是「通頂」玩Game,遊戲時間長達28小時,其中兩晚更是沒有任何睡覺機會就直至接上班!所以今次的所謂「Boardgame三連戰」並不是以遊戲的數量,而是以遊戲的日數來形容……以下,就是三晚間的「血汗紀錄」。



《EVO》繁衍的深意

和上次玩的《CLANS》一樣是以上古時代為題材的遊戲,不過今次的時間由人類部落推至更早的恐龍時代。和《CLANS》一樣,玩者要在時刻變化的氣候和地形上面掙扎求存,然而前者的主題是「聚居」,《EVO》主題卻在「繁衍」。每位玩者在每個回合都能把自己擁有的恐龍作移動、戰鬥和生產。版圖上分佈著四種不同的地形,可是氣候只會讓某一種地形成為適合生存的地形,假若禦寒能力或防曬能力不足的話,就要不能生存的恐龍犧牲。



而在回合的結尾即會舉行一場「進化拍賣會」,而各玩者就能以自己的分數為代價,競投能增加行動次數的「腳」、提前行動順序的「尾」、加強攻擊力的「角」、提升禦寒能力的「毛」和防曬能力的「傘」。拍賣會可謂全個遊戲的精髓所在,因為這不但決定了你所屬恐龍集團的習性,更影響了之後的發展策略。



在25日晚上第一次玩的時候,因隱約感到繁殖的重要性,所以在起首一連兩個回合都競投了「蛋」回來,所以即使沒有足夠的生存空間,也還是能夠不斷「生仔」把死亡數彌補過來。不過自第三回合開始出現「角」之後,情況開始轉變:因為擁有「角」的恐龍在攻擊時,只須擲四或以下就能把對方殺掉(沒有角的情況下則只需要擲二或以下)!而當時恐龍數目最多的本座自然就成為了被開刀的對象啦……



Tags:



正如自稱「披著狼皮的羊」的預言者必會去看《狼羊物語》,本座自然不會錯過《巴別塔》。不過「看戲前避開所有介紹評論」這個習慣今次卻終嚐到苦果:在入戲院前一直以為是動作片,直至在放映之後才知道《巴別塔》是一套偏向文藝的劇情片……後來看回《Babel》的Trailer,根本就是將其當成特工vs恐怖份子的電影來剪嘛……再看台灣的譯名《火線交錯》,就算誤解也死得不枉。一來本座已不太喜好這類型的電影,再加上期望的落差,所以若想知道劇情或對此片讚譽有加的話,可參考友Blog何故部屋的文章,不用再看下面了。



《巴別塔》由三個故事、四條不同支線的故事所組成,表面上看似是由一枝獵槍誤傷遊客開始,引發的一連串連鎖效應(引用某人口頭蟬則為「蝴蝶效應」),但實際上幾個故事之間的連繫卻微乎其微:對墨西哥的故事來說,槍擊只是締造一個保姆不得不在兒子結婚當日看顧孩子的理由;而役所廣司的失槍也只為讓菊池凜子遇上她心儀刑警的機會。三個故事舞台在情節上各自為政,缺乏互動關係,讓本座感到只是三個「講古佬」在特定的題目下自說自話。



雪上加霜的是,為令到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巴別塔》能夠抓住觀眾的焦點,本座強烈感到導演故意把不同支線的高潮位平均分佈在電影的不同時間;結果這種剪接的取捨,全片(以劇情片的角度來看的話)當然很難說有甚麼悶場,但整體來說卻更是混亂,把數個故事強行堆砌的感覺更強。



不過就算舖排再爛,導演和演員的功力也還是不容置疑。



Tags:



不怕說,本座是一名史泰龍迷。雖然更愛的是《First Blood》,可是即使是《Rocky》第六集出籠,卻仍讓本座相當期待。《Rocky》是史泰龍的半自傳式作品,而《Rocky》變相也記錄了他一生的起跌。第一、二集是他奮鬥至成功的過程;商業味濃厚的三、四集是他名成利就、成為「大美國主義」代言人的風光歲月;在第五集時,史泰龍和片中的洛奇一樣,正陷入人生的最低潮。而第六集《Rocky Balboa》中的洛奇,或許也正代表史泰龍此刻的心境:名譽與地位他早已擁有過,今次東山再起不為這些,只為證明自己還能做到。



要看拳拳到肉場面的觀眾們或許要失望了,因為《Rocky Balboa》是一套劇情片,主題並非爭勝,而是史泰龍借Rocky這個身份就自己的人生作一回望與總結。這一集的洛奇不如第五集般飽受財政危機和傷患困擾,甚至擁有一間小餐館作優哉悠哉的生活──這可是在這個大部份人稱羨的退休生活,為甚麼洛奇還不知足呢?洛奇的兒子作為對史泰龍復出感到質疑的代言人,在片中向這位「老兵」提出了這個尖銳的問題:「人們記著的只是你的過去,你已風光不再,以60高齡復出只會成為笑柄!」



他在片中道出了重上檑台的原因:「不為取得甚麼,也不為證明甚麼,只是感到體內仿佛有隻野獸要脫籠而出,只有再打拳賽才能把它推走。」很多人都會以為那頭「猛獸」所指就是Rocky那對拳擊的熱情和鬥心,可是本座的看法卻略為不同:作為一個即將步入晚年的過氣拳王,因為亡妻的逝去讓他盡失鬥志之餘,又不能和自己的兒子好好相處,結果只能沈醉於自己的過去──這種不斷侵蝕他的人生的寂寞和空洞,才是Rocky心中的「猛獸」!Rocky重踏檑台的意義,不止於挑戰自己的極限,也在於重新找回生存的價值,這不但是退休老人的吶喊,也是所有生活失去目標的人的借鏡。



為了營造那種懷舊的氣色,《Rocky Balboa》鏡頭用色作了「舊化」功夫,攝影角度很少玩弄花巧,甚至連劇情推進也平舖直敘──這對《Rocky》懷有特殊感情的觀眾,自有一種緬懷從前的親切感。片中的洛奇起初只是打算在一些地區比賽中復出, 而現實中的史泰龍在把劇本拿去MGM作推銷時,米高梅的高層也只肯批出低成本製作的預算。只是沒想到這種平實對比充斥空洞大作的荷里活,卻反成一股清泉,讓人知道能鼓人心的不是畫面,而是感情。



Tags:
分頁: 48/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